part

part

Easter


吴磊踟躇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门缝中溢出的光顿时流进了他的眼睛里,随之而来的还有屋内诡异的情景

胡歌全裸着躺在丝绸一样的床单上,一只手遮住了脸

老人跪着趴在他的两腿之间贪婪的吮吸他的大腿两侧,发出恶心的水渍声。两只手一刻不停的在他的身上探求着什么一般摩挲着却就是不去碰已经高昂起来的性器

串了铃铛的乳环随着胡歌每一次的颤抖代替他发出呻吟,老人因为这些声音越发亢奋略微有些神经质的连舔带嗅着,让人觉得他好像恨不得把面前的青年生啖进肚子里去

“歌儿...你舒服吗?”

老人用一种吴磊在此之前难以想象的讨好,甚至卑微的语调问到

胡歌整个人颤抖着,好像就要哭出来了,没有给出他想要的答案

老人似乎一瞬间有些恼火,但表情很快又柔和了起来

“...就像我们第一次说话时讲过的那样,我喜欢你的气味。而且事实上你并不知道自己散发出了什么味道这才是令人兴奋的地方”

他自顾自的说着,拼命把舌头伸长,戳进了蜜穴里

这老家伙已经失去性能力了,他正在用舌头操他的情妇,吴磊有些发蒙的想

胡歌登时绷紧了身体和铃铛一起呜咽了出来,他的两只手转而举朝上面抓住了枕头,这才终于得以窥见他已经哭得眼角通红,努力隐忍住欲求的脸

吴磊忽地有些明白过来老人的话

因为那表情就像拼命在告诉别人:碰触我,抚摸我,拥抱我,占有我。却又是那样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吴磊惊讶于下身已经涨得开始发痛,缓缓深吸一口气站直了身,小心翼翼地逃回了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