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

off

北村


-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 伊弉冉一二三 × 観音坂独歩


- 看完BL漫腦熱之下的衝動產物,寫得不嚴謹尚望輕鬆看待



清晨淡薄的日光從窗帘織料的經緯縫隙間過篩進來,房內的事物一一透露出朦朧的剪影。

6:40──今天是休假日,伊弉冉看了看床頭的電子時鐘──是這個時間沒錯,明明想睡到自然醒卻在就寢後僅僅幾小時間再度甦醒。

偶爾也會有這樣的日子,不滿足健康意義上的睡眠時間卻比任何時刻都要清醒;沒了二度入睡的慾望,伊弉冉走向客廳外的陽台抽了根菸。

這個時刻的空氣像是薄荷口味,比起其它時段令人更加意識到「呼吸的感覺」,也只有如此停下生活腳步的片刻能仔細注意鳥鳴與街道的樣貌……超然於時間之外,將瑣碎的煩惱阻隔於上一個片段。


「一二三我不是叫你不要直接把牛奶拿起來喝嗎!!!杯子呢、杯子!!」是他的室友兼青梅竹馬──観音坂独歩,有時也可以等同於伊弉冉的老媽子。

「我知道、我知道啦!……不過你看,」

高中生兒子指了牛奶罐上的標示接著說,「這罐牛奶快過賞味期限了哦,我這是在幫忙解決!」

「那真是謝謝……等一下下,牛奶快過期跟你直接拿起來喝並沒有什麼相關吧!」独歩再次爆炸,原本的倦顏似乎變得更加乾枯。


伊弉冉第一次看見睡不好的独歩從房間走出來時,覺得那場景簡直像女鬼從古井爬上來一樣,現在則是相當習慣了。

他倆相識廿餘年,彼此的關係說是「自然而然」更像是「無從選擇」。独歩常在幫伊弉冉善後時說些嫌棄他的話,但每次依然會回到他們共同生活的公寓。


那些話究竟有多少真心呢?


「啊,独歩你要弄早餐嗎?我可以幫忙哦。」伊弉冉露出微笑,這個笑容独歩看過很多遍,是犯錯的孩子獻殷情的笑容。

「不用了,我有自己的節奏。」頭撇也沒撇一下,繼續著手邊的作業。

「欸──独歩好冷淡哦……」雖然裝作失落的樣子,其實伊弉冉一開始就沒打算幫忙。

被独歩碎念,雖然這樣說很奇怪,但他多少有點喜歡;一來一往的話語中築起彼此的連結,不斷重複的傳球、接球,時而漏接、時而暴投……傳球的軌跡就像彩虹──那是天空中能令人鬆懈的魔法。


「我喜歡你。」

當伊弉冉發現生活只有彼此的日子似乎已經維持很長一段年歲時,這句話不小心從唇齒間滴漏而出。

「……哈?」独歩瞇起眼看向那位坐在沙發上木然的同居人,繼續說著,

「剛才這段時間有哪個點可以讓你說出這種話?……不、『喜歡』?你又在搞哪一齣?」

「我……」伊弉冉花了一些時間回神,慢慢組織起語言;

「我想到哪天你交了女朋友,不再來找我了該怎麼辦?」接著他走去抓著對方雙臂,投以真誠的眼神將他一閃而過的天才計畫說完……


「所以我覺得只要我們兩個交往,就可以永遠在一起……」

「吶、独歩,『習慣』真可怕啊……我好像已經不能沒有你了……」

「不過我不是同性戀哦,就只是讓我們的關係加一層保障……」


…………

……


独歩覺得他的胃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