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

iii


III. 

友情提示,下面的内容是:米达麦亚元帅一个字都不想听的那些事。


“你看看这个——杨威利就是这样看我的吗?!”伯伦希尔的司令官休息室里,莱因哈特捡起乱扔在地上的众多纸团中的一个,暴躁地扯开它向罗严塔尔展示上面印着的色情漫画。

究竟是哪个不嫌事大的家伙,还特地打印出来给他看啊。罗严塔尔腹诽着。

“我保证他不是……这只是心理战。”

“我知道是心理战,但是……”莱因哈特抓起茶几上的玻璃杯,看起来下一秒就要把那个可怜的容器摔出去。

“别再摔了。”罗严塔尔抢了一步上前,把杯子从莱因哈特的手上接过来。

“你就不生气吗?他们把你画成一个侏儒,还长着一根大得离谱的……”莱因哈特没说出那个词,秀美的双手向胯部做了个手势,气急败坏的样子把罗严塔尔逗得前仰后合地笑。

看到罗严塔尔笑得那么厉害,莱因哈特的心情反而稍微平静下来,走到靠近舷窗的沙发上坐下,修长的双腿在家居服的下摆下面交叠着。

“我不介意,即使我真的是那副样子,一样可以是个优秀的指挥官。同样的,如果你像他们画的那样是个酷爱蓬蓬裙的双性人,”罗严塔尔将水杯放回茶几上,金银妖瞳里带着促狭的笑意:“那也会是个伟大的双性人皇帝。”

“不敢苟同。如果我们是那个样子,一开始就不能进入士官学校。”深灰色的丝绒面拖鞋在莱因哈特的脚尖上微微晃荡着,纤瘦的脚踝被衬得很苍白。

“如果可以的话,那样的社会不是更理想吗?”

莱因哈特沉默了数秒,蓝眼睛在思索中更加清澈起来:“的确是。”

想象着一个更加包容和公平,公民完全不被身体特征和性取向所拘束的人类社会,皇帝显然被打动了,那是将是令所有前人仰望的成就。


“你竟然会想到这些事,你很适合做统治者。”

“而你不需要去想。你的三个元帅当中,只有一个人的眼睛是正常的,你甚至都没留意这件事。”罗严塔尔坐到沙发扶手上,顺势揽着莱因哈特的肩膀:“你是天生的。”

“你的眼睛没问题,”皇帝侧过身,双手捧着罗严塔尔的脸直直地望进那对异色的妖瞳中:“它们完全正常。”


内心敏感的一角被触及,罗严塔尔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他的脖子被揽住,然后是皇帝柔软的嘴唇贴上来。罗严塔尔回吻着,耐心地慢慢加深亲吻,富有技巧地轻吮他敏感的舌尖,一直吻到莱因哈特的喘息声都变了调。

“如果你是个女孩,”左手摸到皇帝的两腿之间,一直向下摸到会阴:“这里一定已经湿透了。”

“你怎么敢——”

“嘘……别破坏气氛。男人也是会湿的,要不要试试看?”


*


所有的情侣、夫妇都是这样吗?

只要两个人独处的场合,随时都可以这样亲密。

莱因哈特内心疑问着,已经被罗严塔尔摸得有点五迷三道。

但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让人无法拒绝,他自己也已经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到罗严塔尔的衬衫里面。

“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尽情做爱更能解气了吧?”

家居服的系带一拉就解开了,精瘦的身躯半裸着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罗严塔尔低头就在沟壑分明的腹肌上落下几个亲吻。

“这是什么歪理,”莱因哈特抱怨着,却配合地抬起腰让罗严塔尔将他的长裤褪下来。

罗严塔尔跪在皇帝的腿间,握住胯部拉向自己,分开那双修长的腿使敏感的入口暴露在自己面前。

被视奸的感觉让莱因哈特奇怪地更加兴奋,不自觉地用牙齿咬住下唇。


罗严塔尔俯下身亲吻那个隐秘的入口,敏感的黏膜被舌尖触碰的感觉让莱因哈特一下子绷紧了身体。“太舒服了吗?”看到莱因哈特的前面已经硬起来,罗严塔尔故意取笑他。

他耐心地舔湿紧密的穴口,满足地听到莱因哈特压在喉咙里的一声声呻吟。直到他觉得那里足够放松了,才将手指推进炽热的肠道中。

“哼……嗯哼……”莱因哈特皱紧眉头,被刺激得不停喘息。

“里面已经有点湿了,能感觉到吗?”罗严塔尔轻轻抽动着中指,无名指也沿着指节滑进去。

“啊……”莱因哈特的双手抓紧了沙发的扶手,两腿发软地打着颤。

“不痛吧?”

吻住黄金狮子柔软的唇瓣,罗严塔尔的手指顺势抽插着,刻意搅动着刺激肠道分泌更多的汁液。莱因哈特抓住他的元帅的肩膀,身体因为快感而后仰着。手指直接插入的感觉有点涩,却刺激得体内更加敏感。

“虽然不像女性能湿得那么快,慢慢来的话还是可以。”

“嗯……嗯嗯……唔……”

莱因哈特已经说不出一句话,手指不断搓弄体内的敏感带让他更加濒临崩溃。

“还是很敏感呢。”

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快,甬道里已经开始发出水声,罗严塔尔乘胜追击,直到液体从穴口涌出来。其实过去莱因哈特也有感觉,在做爱的时候体内会变得更湿。但是因为用了润滑液所以不那么明显,而现在他的身体反应完全无法掩饰。

“你看……”把包裹着透明的液体的手指递到皇帝眼前:“湿得很厉害吧。”

莱因哈特也觉得自己是走火入魔了,居然含住罗严塔尔伸到自己嘴边的手指。

罗严塔尔刻意用指节上摩擦着年轻人敏感的舌面,满意地看到那双蓝眼睛里露出完全沉醉的神情,金色的睫毛脆弱地颤动着。

“做得好。”

“别像对小孩一样对我说话。”莱因哈特低声抗议着。

罗严塔尔轻笑一声:“要不要试试看那个漫画里的姿势?”

“什么?!”

“刚才那个漫画里的——可以插得很深哦。”情场老手故意用低沉的声音诱惑着。

“你是疯了吧……我也是疯了。”莱因哈特红着脸,自暴自弃地转身跪趴在沙发上。

“如果那个是杨威利画的,他还真有天分。”

“别再说——唔……”

罗严塔尔让他的情人分开腿,握住臀瓣揉捏着,拉着穴口使粉色的肠壁露出来,随着一下下拉伸的动作,穴口不断发出粘腻的水声。

“啊……你……唔嗯……”莱因哈特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趴倒在沙发椅背上,他能感觉到体内还在变得更湿,敏感点膨胀着渴望刺激,滑滑的肠液不住地往下淌。

“准备好了吗?”

“嗯。”莱因哈特将前额枕在自己的前臂上,听到罗严塔尔解开腰带扣时金属发出的轻响,调整着自己凌乱的呼吸。


硬透了的阴茎抵在入口,已经被充分开拓的穴口立刻吸住了前端。

胀大的龟头推开层层叠叠的肠壁,一直抵到了最深处。

“啊啊……嗯……”被顶到最深处的酸胀感抽空了莱因哈特的力气,金发的皇帝抱着沙发靠背,指甲深深地陷在黑色的皮革里。

罗严塔尔湿漉漉的手掌包裹住他硬得发痛的前端,温柔地爱抚着。

“啊……奥斯卡……”莱因哈特感觉到阴茎在体内继续胀大的形状,呻吟声都破碎不堪:“我不行了……唔……”

前液像失禁一样淅淅沥沥地滴下来。

“莱因哈特……莱……”

在皇帝的耳边喊着他的名字,罗严塔尔把阴茎更用力地顶进他体内,手上又揉搓了几下,莱因哈特果然颤抖着射精了。高潮时的后庭紧紧绞住的感觉也把罗严塔尔逼出了一层薄汗,他俯身吻在莱因哈特的肩膀上,待他放松下来后又开始新一轮的侵略。

罗严塔尔的手臂紧紧环住皇帝的腰部,后面毫不留情的撞击让他失去力气,连穴口都弃守了一样变得放松。莱因哈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嘶哑地发出呻吟声。每一下插入都被顶到敏感点,迅速堆积的快感很快让他又一次冲上高潮,精液从还没有恢复元气的阴茎中淌出来,显眼地滴落在黑色的沙发上流成白色的一滩。

罗严塔尔也达到顶峰,紧扣着皇帝的腰部顶到最里面。莱因哈特能感觉到他在自己的体内喷发,浓稠的白液被阴茎堵在肠道中。

依然硬着的阴茎在不断痉挛的甬道内停留了一会儿,罗严塔尔拨开金色的长发亲吻着莱因哈特的后颈,那里有一些刚长出来的头发细细软软的,可爱地打着卷。

年轻的皇帝依然趴在沙发靠背上,潮红的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右手摸到罗严塔尔抱在自己腰部的手上,扣住那只骨节分明的手。

“消气了吗?”

“……嗯。”

随着体内的阴茎慢慢退出,体内的液体也被带着涌出,白浊和透明混合着顺着皇帝的腿根淌下来。

费劲地转过身,无力地斜躺在沙发上的莱因哈特依然能感受到高潮的余波冲刷着脊柱。

“还能再来吗?”罗严塔尔为主君拨开汗湿的金色浏海。

莱因哈特红着脸点头。

“好孩子,”罗严塔尔坏笑着朝皇帝眨眨眼,随手捡起地上的另一颗纸团:“让我看看那群共和狂徒还画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