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mony

Harmony

南国

坂田银时不是温室的花朵,他能够承受来自过去的压力,高杉晋助相信这一点,无条件的相信。


银时闻言有些疑惑,但高杉没再给他发问的机会,一手按在他的右肩膀上将人按在了地上。然后高杉小心翼翼的脱下了他的上衣。


被扯到左肩已经凝血的伤口时,银时还是条件反射的皱了下眉,然后他看向高杉被血浸红的腰腹。高杉注意到他的目光,笑着伸出一只手缓慢的解开自己的第一颗衣扣,他凝视银时的双眸,低声道:“你想脱我的衣服吗?”


银时老脸一红。


高杉不急不缓的解开第二个扣子,深沉的绿眸直直看着银时,用着与之前相同低哑的声音与缓慢的语调道:“你想和我做爱吗?”


银时暗暗磨牙,这人仗着脸皮厚耍起什么诱惑play来了???他沉默了两秒钟,然后抬起头对着高杉,猩红的眸子在热度的催化下暗沉红润。他轻轻动了下腿,大腿就在跨坐在他腿上的高杉的胯间磨蹭了几下。


坂田银时没有说话,但笑着的眉间很明显的透露出暧昧的神色。然后银时的手搭上高杉的衣领,轻缓的为他退下了领巾。


高杉低下身在银时的眼角落下一枚亲吻。


两人自此不再磨蹭浪费时间,大刀阔斧的拉扯掉彼此身上碍事的衣衫,双手在对方布满伤痕的躯体上来回挑动。


高杉一手摸到银时的微挺的下身揉搓了几下,感受手里的东西颤巍巍的立得愈发起劲。


“性致很高啊银时,”高杉咬了两口他的颈脖,笑道,“是不是期待这一刻很久了?”


银时哈着气,红着脸感受下身穿来的阵阵快意,后穴也条件反射的收缩着。高杉另一只手在那里抚摸了一下,感受到那处细小的穴口收缩得更为快速,坏心眼的用食指抠挖了两下。


银时狠狠打了个哆嗦,抱在高杉腰间的手向上抓住他的耳朵,恶狠狠的扭来扭去揪了两下。


高杉侧头去叼住银时的嘴,舌头伸进去探索那一处不同于自己的潮湿口腔。他又探手从外套里摸出一包扁平的东西,单手摩挲着撕开,手指伸进去在里面抹了一手润滑剂后退出来重又摸上银时收缩的后穴,轻轻按揉了几下,他便探了一根手指进去。


银时不适的唔了几声,被高杉堵在喉咙管里只发出咕咕的两声抗议。他的手抓抱在高杉的头颅上,费了点力气才把人给掰开。


身下作乱的手指已经增加到两根了,银时抖着腿踩到高杉肩膀上,动荡变幻的眼眸中略显不满。


高杉无言的又增加了一根手指。


三根手指不安分的体内搅动,银时双手手肘着地半支起上半身更是不满了。可过了一会儿,他喘着气后脑抵在了地板上,半眯着眼由着高杉折腾了。


至少把阿银的前面照顾得很舒服,管他呢,现在坐起来也太麻烦了,还是躺着吧。


高杉晋助收回开拓的手,另一只手还在不停摩挲银时的下身,带着薄茧的手指蹭到铃口,给银时带来一阵腰软的快感。然后银时半朦胧半清醒间感觉一个硬热的东西抵在了自己屁股上,还没来得及反应,一阵被剥开的剧痛就从后面冲击而上。


“啊疼疼疼!!!滚出去滚出去!!”银时一个激灵翻起来,撑着高杉的肩膀喊着不做了。


——开什么玩笑啊!


高杉眼明手快的搂住银时的腰,托着他的屁股一插到底。


“嗷——!”


银时嚎了一声,只觉得后穴以及内里的肠道都一阵火辣辣的疼。他抱着高杉的脖子坐在他胯上,抽着鼻子委委屈屈的一点也不敢动了。


高杉探手在交合处摸了一下,道:“没、没事,没出血。”银时一口咬在他肩膀上。


高杉摸摸他的头,扳过他的脸与自己靠在一起。银时很顺从的接受了他的动作,急促的呼吸开始放得缓慢。他闭上了眼。


高杉动了起来,一下一下从轻缓的抽插开始。他也闭上了眼。


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一道由温和的星光蜿蜒着在空间里扭曲,紧接着另一道凌厉的光追了上来,一寸寸缠绕上温和的光子。


趴伏在高杉肩上的银时这时候大力的喘息了一声,颤抖着缩紧了身体,一股无言的快感从精神世界的深处汹涌而来,击打得他几乎迷乱的尖叫出声。


高杉晋助此时身体的动作也愈发的快了起来,阴茎在窄小的穴道内来来回回,带出里面逐渐分泌出来的肠液,将两人的下身都弄得湿乎乎的。


高杉偏头准确的吻上银时,精神上的紧密连接让两人心尖都在颤栗,而身体上的快感又源源不断的传来紧密结合的消息。他们精神的光子相互交缠越来越近,精神上的快感几乎让人溺死其中。他们身体的动作也越来越粗暴越来越快,啪啪荡漾的声音在装修华美的结合室内来回响亮。


终于,当他们的星子头与头碰撞的时候,银时猛睁开眼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身体骤然紧绷,前面也喷射出了精华。高杉晋助也同一时刻睁开了眼,单眼与银时的目光紧密相连,牵扯不断的星光从此端架起桥梁通向彼端。高杉晋助在这样的强烈震撼与极致的快感中也释放了自己的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