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审维权老兵:杀人,还要诛心!

公审维权老兵:杀人,还要诛心!

佳士工人声援团

4月19日上午,山东平度、江苏镇江两地的维权老兵同时被公开宣判,罪名是聚众扰秩、妨害公务、故意伤害。十六名老兵分别被判二至六年不等。

法庭镇压维权老兵不久,央视新闻、新华社、央视网连发三篇新闻稿,将老兵们定性为职业“非法”上访户,只为找政府“挣快钱”和积攒声望。

轰轰烈烈的斗争行动落下帷幕,拿木棍的没敌过开防爆车的,穿布鞋的没敌过穿皮鞋的。自从去年12月,几大官媒联合出击,公然把维权老兵污蔑成“一小撮有犯罪前科的暴徒”以来,我们便能够清晰地看到,近日的这几篇报道,只不过是官方“维稳”组合拳的最后一环。新华社们想要做的是——

杀人,还要诛心!

不得不说,新华社向来是避重就轻、混淆是非的典型。

“非法上访”、“非法聚集”、“发言煽动”……每一个词都看似客观,实则充满恶意,极力想要把被捕老兵形容成唯恐天下不乱的暴徒。

原来群众上访就是非法行为!原来集体行动就是非法聚集!好一套定罪的逻辑!这是哪一条法律、哪一条公理规定的?新华社能不能做出详细的解释?

如果诉求是无中生有,维权是别有用心,那么老兵们凭什么一呼百应、一呼千应?集体维权行动凭什么能屡屡上演?人民日报,敢不敢出面回应?

通篇报道细致地回顾了几位老兵的心态和动机,却对维权事件为何发生避而不谈,对老兵们的生活情况避而不谈。难道成千的老兵可以被个别几个人代表吗?难道他们全都是无中生有、闲着没事干搞搞事来玩的闲人吗?

官媒用春秋笔法向我们展示了几位唯利是图、不劳而获、无理取闹的老兵形象,声援团却要问:老兵们都得到该有的安置了吗?该给的编制给了没,该明确的待遇明确了没?

都不用再找更多的材料,从新闻里我们都能够窥见一二:

在镇江充当现场“指挥”的白俊国,1989年入伍,1992年退役,安置到河南巩义一家地毯厂工作,后来到邮电局工作。2001年,他因企业改制下岗后,一直打零工谋生。

零工,也就是临时工。一位退伍的军人,打了十来年的临时工,整日为了生计愁苦奔忙——这就是国家的安置政策吗?这就是“让广大退役军人顺心、安心、放心”的方式吗?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揪着所谓的“别有用心”不放,却看不见老兵们生计的困苦和窘迫,是谁让他们“贪图钱财”的,是谁让他们走投无路、只能诉诸集体上访的?

明明是自己安置政策不落实、面对诉求不回应,导致老兵们孤身投诉无门,才不得不寻求集体的力量。却把他们污蔑成非法的暴徒,到底是谁在抹黑“退伍军人”的名声?

白俊国也并不是个案。

90年代服役的退役军人李青,在一次训练中骨折,退役后本来应被安置到“待遇比较好的政府部门”,但最后只去了一个效益很差的国企,几年后,企业便倒闭了。另一名希望匿名的河南老兵称,自己的职位当年遭到“关系户冒名顶替”,因此去了差的单位。
BBC中文网报道:山东平度老兵抗议,官方称犯罪前科人员“暴力袭警”
越战老兵滕兴球说,自己作为复员无业的越战老兵,既没有拿到过复员军人的定期定量补助,也没有享受湖南省对无业的参战退役人员发放的补贴。
BBC中文报道:一个中越战争老兵的艰难维权路

“兵果果”发布的《2018年退役军人就业数据报告》告诉我们,2018年转业进入事业单位工作的退伍军人占全体的26%,自行创业或待就业的加起来占全体的51%(这说明一半以上的退伍军人都没有享受到安置就业的政策);只有一半的退伍军人正常参保,月收入水平集中在3000元左右。而当问及退伍军人满不满意转业后的工作时,71%的退伍军人都觉得不满意。

这份数据报告并不完全聚焦于老兵,甚至这其中大量的样本是来自于刚退伍不久的年轻人的。但是社会常识告诉我们,年轻人的就业机会和就业待遇,往往是要比中老年好得多的。在现有的退伍军人转业安置制度下,就连新退伍的年轻军人尚且如此,镇江和平度的维权老兵还能好到哪里去呢?

2014年4月28日,千名越战老兵到中央军委挺习总打老虎、要求落实《军人优抚条例》第三条;

2015年6月,三千老兵到中央军委信访局请愿,要求落实国家对参战老兵的福利待遇;

2016年10月,数百名退伍老兵在北京军委八一大楼请愿,要求解决就业安置、抚恤津贴的问题;

2017年2月,数百名退伍老兵在中纪委门前请愿,要求解决就业安置的诉求;

2017年12月12日,山东泰安数百名转业军人到市政府门口请愿,要求落实退伍安置待遇;

2018年7月24日,山东烟台数十名退伍老兵计划乘火车进京上访,在烟台火车站被围堵;

2018年9月10日,上千退伍老兵在成都街头请愿维权

……

2014年4月越战老兵维权

老兵们的维权行动此起彼伏,被判刑的镇江和平度老兵从来都不是个例。对个别老兵人格和品质的攻击,也决不能够抹去老兵维权的合法正当性。

平度老兵在维权中被打的血流满面

墨写的谎说,掩盖不住血写的事实。

为什么喉舌宁可撒谎、宁可出丑?

因为中国的退伍军人有5700万,正在每年以几十万的速度递增,数量庞大。显然,官府并不希望对这么庞大的群体负责,也更不希望维权的老兵能起到示范作用。安置了一批,就会出现更多批。所以官老爷们宁愿与老兵们为敌,宁愿对他们动粗。

平度特警扔烟雾弹

在官方眼里,人民不是人民,而是维稳的对象。

为什么要大张旗鼓地公开审判、为什么要上新闻联播?

杀人诛心,不是诛给当事人看的,是诛给观众们看的。

公审老兵,是要公审给所有老兵、所有维权群体看的——杀鸡,儆猴!

但是抗议和斗争会因此止步噤声吗?如果他们果真抱有这样的幻想,很快现实就会教育他们的。

2019年已经过去一季有余,声援团目睹和见证的群众运动就已经是此起彼伏:矛盾向来无法单凭主观制造,也向来不能被主观消灭。

退伍老兵的公审,只不过标志着一次维权行动的暂时落幕,而不会是任何运动的结束,声援团相信,退伍老兵的战斗脚步,绝不会因此停下。

在此,我们支持退伍老兵的一切维权行动,对官方公开审判退伍老兵、抹黑退伍老兵的行为表示严正的抗议!

当人民要张嘴呐喊的时候,没有人能扼住他们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