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eving but dearest.....

grieving but dearest.....

子灯




Hawks幫轟炎司買了一束花。


花是為了探病而買的,今天是探病的日子,轟炎司剛好在外地出差,雖然趕得回來,卻來不及買花。正是因為如此,Hawks接受託付去買一束探病時要帶的花。


反正他這陣子正好待在靜岡,前一個機密任務剛結束,他因傷休養中,也得配合英雄公安委員會的調查,暫時無法從事英雄活動。HAWKS趁這個機會提議與奮進人事務所合作,他可以在情報分析方面提供協助。


轟家大宅Hawks來過幾次,並不陌生。轟炎司事前吩咐過家裡的管家,Hawks才到門口就有人開門讓他進屋。


他帶著買來的花直接走去廚房,意外地與廚房裡的另一人打了個照面。那人蓄著銀白色短髮、一副大學生模樣,看上去年紀跟他差不多。對方見到Hawks時有一瞬的怔愣,然後在看到Hawks抱著的花束時,眼神立刻變得陰沉不善。


那樣的眼神Hawks熟悉得很,即使眸色全然不像,但冷酷的神情幾乎是如出一轍。


「是夏雄吧?這還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呢。」Hawks刻意忽略對方不友善的態度,一派輕鬆地打招呼:「打擾了。我是Hawks。」


「那傢伙叫你去買的嗎。」


轟夏雄一臉嫌惡地看著Hawks,接著看向他懷裡的花。


「是說這束花嗎。」Hawks找來一個寬口的長頸罐,將花束暫擱在裡頭立起。「奮進人先生出差中,我也是臨時被拜託買花過來。不然平時都是奮進人先生親自去……」


「你不用幫那傢伙解釋。」轟夏雄打斷Hawks的話,「不管是那傢伙自己買還是託人去買,都不會改變他很差勁的事實。」


Hawks被打斷後就不再多說,他放好花就可以走了,沒有需要留待的理由。在他轉身的同時,轟夏雄看見Hawks背後的翅膀只有一側安穩地收闔在背後,另一側不自然地垂落,像是失去支撐力似地舉不起來,較長的飛羽拖在地上,赤紅的色澤蒙灰般黯淡。


「對你來說,那傢伙是很棒的英雄吧。」轟夏雄說,「我知道你們有合作關係,而且那傢伙還從敵人手中把你救了回來。」


Hawks停下腳步,面對轟夏雄,他沒有因為轟夏雄的尋釁感到生氣或難受,相反地,他那敏感易察的『個性』讓他知道,那些反而是夏雄的情緒。


「對。你說的沒錯,我確實是這麼想。」


對於Hawks堂堂的承認,轟夏雄發出一聲冷笑。


「可惜了,你所尊敬的英雄奮進人,其實是親手毀掉一個家庭的敗類。」或許是想激怒Hawks,或許只是看不慣把混帳老爸捧得高高的人,那些人只崇尚轟炎司英雄的一面,那麼轟家過去承受的痛苦、他承受的痛苦又都算什麼?


「那個時候,沒有任何一個英雄能夠拯救我們家。」


轟夏雄很清楚地認知到,在他的成長過程中只要走岔任何一步,今天的他就不是個平凡的大學生,而是眼前的英雄所亟欲剷除的敵人。


有一種急切的衝動快速孳生,連他自己都沒想清楚為什麼要這麼做,就先脫口而出:「Hawks先生知道我的『個性』是什麼嗎?」


「喂、你──」


「雖然一直不被臭老爸看在眼裡,不過我認真起來也不弱。」轟夏雄緩緩張口,在說話的同時呼出一口氣。「搞不好連斷了翅膀的前No. 2英雄也難以招架呢。」


周遭的氣溫瞬間變得冰涼,且體感可感受到溫度還在下降,空氣中飄著肉眼可見的霧白氣團,Hawks臉上戴著護目鏡很快蒙上一層薄薄的霜色。這個小鬼來真的,就算在自己家裡,隨便發動『個性』也不被允許的。





「我回來了。」


遠遠地傳來年輕女性的聲音,打破了廚房裡一觸即發的緊繃氣氛。轟夏雄回過神來,空氣中冰冷的霧氣很快消融,不見蹤影。


轟冬美的聲音來自玄關的方向,漸漸靠近。「小夏到家了嗎?家裡是不是來了客人?」


Hawks掀開護目鏡,架在頭上,他飛快地看了一眼轟夏雄,轉身就換上一派輕鬆的笑臉,正好迎上轟冬美。


「啊、原來是Hawks先生。」


「冬美姊,我把花買回來了。」


聽到Hawks稱呼自家姊姊的方式,轟夏雄臉色一變。雖然沒有發出不滿,但心細的轟冬美很快察覺到弟弟的異狀,以及空氣中些許還未消散的奇異氛圍。


「這裡、怎麼有點冷?」


「木造的房子總是很涼爽呢。」Hawks輕巧地回道。


「對了,Hawks先生是第一次見到小夏吧?」轟冬美輕輕拍了拍弟弟寬闊的肩膀,介紹道:「這是我弟弟,夏雄。」


「我們剛剛稍微聊了一下。」Hawks說,「請多指教了,夏雄。」


「……」


「爸爸應該快回來了,Hawks先生要不要在客廳等他?」


兩個杵在廚房裡的男生很快被請了出去,將地盤留給轟家長姊。Hawks才要往客廳走去,又聽見轟夏雄在背後小聲地說道:「真好啊,當自己是轟家的孩子一樣,喊得那麼親密。」


又來啊。在轟夏雄看不到的角度,Hawks無奈地弩起嘴。


「這個家有什麼好的?除了資產與名聲──」


「小夏、」


語音未落,轟夏雄才瞥見Hawks回頭的殘影,還沒來得及眨眼,Hawks忽然就逼到他面前。沒有護目鏡的遮蔽,Hawks眼裡鷹隼般的目光異常銳利。


「我想要的比你想像的還要更多,而且,我是那種一旦想要就一定要得到手的性格。」


此時的Hawks彷彿一隻真正的猛禽,在走廊薄暗的陰影之下,他盯著轟夏雄的方式就像盯上一隻獵物。


「小夏要妨礙我嗎?就算是你,如果變成阻礙,我也不會手下留情。」


「……你這樣還算是個英雄嗎。」


「是不是都無所謂。」Hawks取下頭上的護目鏡,戴回眼前,將鷹隼的雙眼藏了起來。「這是我的決心。我想知道的是,小夏有同等的覺悟嗎?」


躲在護目鏡的反光後頭,Hawks觀察轟夏雄的反應,知道自己說的太多,也太過了。他再一次為自己怎樣都無法忍耐的性格嘆息,但也不是真的遺憾。


「希望我們能好好相處呢。」


Hawks調轉腳步走開,折斷的單邊翅膀拖在地上,深紅色的羽毛隨著行進方向,整片曳開,如一張華麗卻帶缺口的披風。


─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