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

bo


01. Soundwave

 

當恢復意識時,發現面前的是從未見過的碳基時,Soundwave頓時不知道該為那陌生生物的出現,或是自己的體型竟跟碳基同樣大感到驚訝。然而這少有的情感表現並沒有持續太久,雖然他也未曾在臉上表現過情緒起伏,更正確來說,應該是根本不會有任何生物能看到他面罩下的表情…前提是它還存在的話。


「Shockwave.」


Soundwave是這麼稱呼眼前的碳基。

肯定句,因為這種擬化成碳基生物的方式是他們兩個共同的研究成果,為的是一個從名為Sam Witwicky的碳基中取得重要情報的任務。理所當然的,這個研究計畫隨著任務的失敗而中止。

Shockwave沒有說話,只是拿了個小型手電筒對著他目前的視覺接收器。他皺起眉,不單單只是因為強光造成的反射動作…他感受到光的熱度、以及對方放在他額頭上的手傳來的體溫,但這種擬化方式並不能完全模擬碳基的感受神經,而他們的傳導系統也沒有細膩到能感知如此細微的溫度差異。


「原先我想讓我們全數擬化成碳基。」Shockwave收起手電筒,遞了一台NB給他「但為了能長期潛伏而不被發現,我打算換個方式…你是第三個成功的案例。」


「在我之前的是誰?」


「Barricade。我不能在火種轉移技術尚未完善時貿然移動你的火種。」


火種轉移,在從前的Cybertron時是種被禁止的技術。當時的領導者對外的說法是聲稱這種技術,不僅僅是隨意拋棄創造者所給予的機型,更是企圖違反Primus的旨意,因而大力查緝所有試圖嘗試火種轉移的TF。但它被禁止的最大原因則是在於火種轉移時的不穩定。

Soundwave曾經試過以這種方式創造他的磁帶們,不過即使他成功擁有四名磁帶部隊,也還是無法穩定這種技術…更別提是兩個物種間的轉移了。


Soundwave看著自己跟碳基一樣的脆弱手臂,再度開口「過多久了?」


「三年,我是第一個恢復意識的…那幫TF居然沒有仔細確認我們的火種是否確實熄滅,我還以為這些年來他們終於有些長進了,沒想到還是一樣天真。」Shockwave順手塞了個盒子過來,Soundwave發現那好像是某種藍星低營養價值的食物…名為披薩,而這時他才注意到這個地方散落了很多相同的盒子。


Shockwave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深海海底,他花了段時間才將所有一息尚存的Decepticon運送到他們其中一個藏敝處。考慮到現有能量的取得不易,以及Autobot正聯合著碳基全力搜捕著殘存的Decepticon,他幾乎是立刻著手於讓火種轉移的技術逐臻完美,雖然過程犧牲了大多數從那次大戰中倖存下來的Decepticon,但終究能穩定地讓火種轉移到碳基的身體上。


「為了能立即使用全新的軀體,我只能捨棄重新製造碳基的方案。」Shockwave邊說邊將空的披薩盒疊在旁邊的垃圾堆中「唯一的好處是,這星球上有無數的實驗體供我使用。」


雖然Shockwave盡可能地找出排斥反應最小的實驗體,但還是犧牲了不少尚存的寶貴火種。而那時的情況在他的邏輯演算下,Decepticon其實已經毫無翻身的可能性在了…作為孤逐一擲,他最後以自己來當實驗體。


「結果你也知道了。」


Shockwave暗紅的眼看著Soundwave。

他們仍然活著,即使是以這種方式苟延殘喘。



Soundwave看向手臂上的Decepticon標誌,第一次露出了好似微笑的表情。








 

 

 

 

 

 

 

02. Shockwave


作為機會主義者,Soundwave很快就能接受目前這矛盾的身體。

心臟的位置被火種取代,外部保護以一般碳基互相殘殺的武器來說是絕對破壞不了;而支撐的骨架也全數被替換…據Shockwave的說法,他目前正在考慮部分變形的可能性,但礙於地球上原料受限及金屬探測的麻煩作罷。

同時擁有碳基跟TF的特徵,他其實很佩服Shockwave的創意跟才華,短短太陽時三年的時間居然能做到這種程度。


在完全習慣這個新身體之前,Shockwave並不同意他隨意外出,因此Soundwave除了例行的復健外,唯一的休閒活動便是看著這三年來Shockwave所留下的所有研究資料。而同時地,Shockwave仍然坐在電腦前不知在敲打著什麼數據。

Soundwave曾提出盡早開始Decepticon的復興及尋找目前仍生死未卜的Megatron,但卻被對方以他尚未完全恢復機能一口回絕,雖然他也不覺得Shockwave會主動進行這些任務…


「你…」他停頓了下,碳基在隱藏感情方面實在不如TF方便,他試著讓說話的方式更加平板「跟Decepticon無關、目前的首要任務是?」


「工作。」

「工作?」這時就無法藏住語氣中的疑惑了,這方面應該多加練習。

「要藏住一棵樹最好的方法是在森林中,因此取代一名既有的存在是最簡便的方法。這個實驗體從事的職業跟資訊技術有關,對於我們接下來的行動會有幫助。」


「那我是什麼?」


Shockwave在鍵盤上移動的手稍微停了下,隨即又恢復速度「什麼也不是。」


「不可能。」


「事實,沒有第二種可能性存在。」Shockwave明顯拒絕深入這話題。

 

Soundwave只好轉而向目前僅有的第三者詢問。

Barricade在值勤時(選擇一名警官作為他的身分隱蔽算是種惡質玩笑吧)抽空來到了他們的住所,他被要求每天定時送不同的食物過來,以免Shockwave真的成為披薩店的VIP。

「我不知道。」Barricade在桌上放下午餐及慣例的甜甜圈「當這身體恢復機能時,Shockwave已經著手於將您的火種轉移,連軀體都準備好了。」

 

他仰起頭看著Barricade藏於墨鏡後的鮮紅眼睛,雖然目前仍然沒辦法使用讀心能力,但他還是能透過觀察得知一個人是否說謊…而眼睛總是洩漏最多訊息的部分。

 

「你可以走了。」Soundwave有些失望,Barricade並沒有隱藏任何事。

紅眼的員警戴上帽子,草率地向他鞠了躬後離開。

 

 

Shockwave每天都會仔細檢查Soundwave的軀體。

據本人的說法是避免火種剛轉移時所造成的排斥反應,但按時來送三餐的Barricade反駁說他可沒這麼好福利,一醒來便被踢下實驗台不只連床都沒得躺、還得供人使喚時,Decepticon的攻擊指揮官冷著張臉(雖然他平常也沒什麼表情)表示那是因軍階而造成的優先順位不同。

 

Shockwave摘下了Soundwave的橘色護目鏡,仔細地詳端著那普通碳基不會有的鮮紅眼睛(當然是經過特別改造),手從眼旁沿著臉部線條慢慢下滑,在觸碰到頸部時他的身體微微緊繃…他一向不太喜歡被觸摸到這個部位,即使現在早已沒有任何需要保護的精密線路,但頸部仍是生物最為脆弱的地方。

 

「只是檢查。」Shockwave在耳邊低聲說著,他才慢慢放鬆下來。

因為身高差距的關係,Shockwave幾乎遮去了所有的視線,他抬頭看著那波瀾不驚的暗紅雙眼,其中仍是什麼情緒也沒有。Soundwave曾經試圖去讀過Shockwave的芯裡在想什麼,但過於精細的線路使得稍有入侵便能輕易發現,一次過後他再也沒有做過嘗試。

 

Shockwave半跪下來,伸手解開了他的襯衫釦子,粗糙的手在滑過鎖骨後停留在胸前的Decepticon標誌上「不經同意外出就是為了這個嗎?」

 

雖然不被允許外出,但Soundwave在不久前曾趁Shockwave不在時短暫離開過這個居所。

他搖頭「不盡然,但也是原因之一。」

 

Shockwave沒有說話,只是繼續觸碰著那略顯纖細但肌肉分布勻稱的軀體。

他微微低頭看著Shockwave剛毅的臉部線條,然後不止第一次對這新的軀體產生不滿。雖然經過特殊強化,但相較之下仍然太瘦弱、太脆弱了,更別提他得要抬頭才能仰視Shockwave或是Barricade。

 

 

此時站在一旁的Barricade被現場的氣氛弄得天人交戰。礙於階級問題,他不能在未經得同意下隨意離開這個房間,但又不確定自己是否要出聲提醒自己的長官…『光靠看跟摸最好是能檢查出什麼、旁邊的儀器是擺假的嗎!?????』這算是另類的職場性騷擾嗎?但兩個都是自己的長官他能稟報給誰?報警有用嗎?

 

雖然身為Decepticon的少數倖存者,Barricade卻不能保證自己能在喊出上述的話後還能安然站在這。但普神還是有眼的,Shockwave這時終於停下那動機存疑的舉動,正經八百地作出了結論「可以進行到下一階段。」

 

我的長官一定是有著我所不知道的特殊能力,Barricade如此說服著自己。

 

 

 

 

場景轉移到了Shockwave特別布置的實驗室,據他所言第二階段將是碳基大腦的改造。

碳基的大腦無法存取他們記憶體內的大量資訊,也不足以承擔使用心靈感應時造成的負荷,但不知為何Shockwave並沒有選擇直接改造這軀體的大腦。

 

「你的機體受損程度過於嚴重,甚至連記憶數據庫都部分損毀。我試著結合你留在Nemesis上的備份來修復,但效果卻不怎麼理想。」

Soundwave坐在實驗台旁,看著Shockwave一邊說明,一邊將將些叫不出名字的管線接到他的軀體上「不過作為優先順位的數據都沒有損壞,等改造完成後我會將第二優先的記憶資料匯入……」

 

「問題。」他開口打斷了Shockwave「為何要事後才進行改造?沒效率、多此一舉,不符合你的行事作風。」

 

Shockwave剛放上他前臂的手停了下來,抬起臉,他們倆的視線重疊。Soundwave潛伏在這星球這麼多年來,一直認定碳基是種被情感所左右的生物,而這認知在看見Shockwave眼底的起伏後被再次加深。

 

「……」Shockwave的手包覆著Soundwave的,交會的眼中已恢復平靜,方才的情緒轉瞬即逝「我沒有選擇。」

 

「當時你的火種已經無法負荷轉移時帶來的衝擊,我不能冒險繼續拖延下去。」

 

Shockwave的眼中壓抑著一些無法理解的東西,這部分的相關數據應該是存放在第二優先的記憶庫中吧。Soundwave這麼想著,然後望向在一旁調整著儀器的Barricade「他在這裡有任何用處嗎?」

 

「我事先將所需資訊全數匯入記憶體內了。」不顧Barricade僵著張臉,Shockwave繼續說著「最近人手不足才出此下策。」

 

「了解。」Soundwave躺回實驗台,閉上眼之前Shockwave正在將有麻痺四肢感官的藥品裝入注射器內「無法自行下線,碳基真是不便的物種。」

 

「是啊。」

 

 

 

 

他站在那令人懷念的故土。

高聳入雲的建築跟穿梭在其中的高架道路,空氣中瀰漫著機油味跟機械運轉的聲響。

交通中樞充滿著趕著回到工作崗位的TF,而街道上一群幼生體們不疾不徐地踏上前往學校的路。

 

這裡是Cybertron的黃金年代,無比的繁榮、和平跟了無生趣。

甘美的外表隱藏了腐朽發爛的部分,巧妙的平衡即將崩毀。

 

 

戰爭爆發,長達數千萬年的內戰抹去了曾經的繁華。

高樓倒塌,殘存的則布滿各式武器留下的缺口。街道上什麼也看不到,新生的幼生體在第一次變形前就先拿起了武器。Decepticon的標誌逐漸進駐這星球上的各大城市,Autobot退居在檯面下,戰爭幾乎變成了單方面的屠殺。慘叫及哀號聲此起彼落,隱藏在面罩之下的臉露出了少有的微笑。

他的身邊站了個身材高大的TF,他想轉過頭叫對方的名字,但所有的景象卻在此突然靜止,一片寂靜,就連欲出口的稱呼都被埋沒。

 

畫面化為了點點像素快速消散,當他意識過來時已經身處在充滿螢幕的黑暗空間之中。滿布的螢幕斷斷續續地播放著他曾經的記憶。

他仰望著他曾有的記憶,然後注意到了在不起眼的一角,有個畫面充滿著雜訊。

走向前,他伸手觸碰著那個螢幕,試圖從中讀取中僅存的片段。

 

飄移在太空的日子,他駭入了這星球最主要的通訊中樞,從中過濾著所有必要的資訊。畫面跳動,他不斷地在其中尋找無關任務的訊息。

 

『 ,請回報任務進度。』

「…沙…沙……」

『 ,請回報任務進度。』

「……沙……」

『 ,請回報任務進度。』

「…………」

 

畫面跳動,雜訊中出現了滿目瘡痍的街道,倒塌的建築跟扭曲的鋼骨,瞬間竟有仍身處那遙遠母星的錯覺。

他的身體被貫穿、撕裂,什麼人在喊著自己的名字,隆隆炮火聲中唯獨那聲音清晰可聞。他想回應,但該喊些什麼?也罷,因為直到眼前一片黑暗之前他什麼也沒再聽到。

 

他們都不在了,構成他的元件不再完整。

一個使力,螢幕掉落成了滿地碎片。

 

 

 

 

Soundwave醒了過來,眼前是Shockwave毫無情緒起伏的臉。

是不是沒有臉部裝甲久了,就算突然有五官也會不知該作何表情?突如其來的想法讓他勾起了一絲笑容,但就算面對如此突兀的狀況Shockwave仍是連眉毛都不曾動過一下。

 

「你已經能使用心靈感應,記憶庫也全數匯入。」

 

Soundwave點了頭,位於房外,Barricade對於現況的不滿確實傳入他的中央處理器中,然後在他試著以精神攻擊後爆出了一聲髒話。

 

 

他第一次由衷地讚美Shockwave,也是第一次讀到那人毫不隱藏的深深失落。

 

 

 

 

 

 

03. Starscream

 

「請吧,長官。」

Barricade不甘願地打開自家住所的大門,然後回過身做出個極度虛偽的笑容,但卻因此牽動臉上的傷口,而成了個接近齜牙咧嘴的怪異表情。

只見那人不屑地嘖了聲,一臉厭惡地瞪著他「你就住這麼個破爛地方?」

 

「這副軀體的原擁有者就住這裡,我可沒那麼多選擇。」Barricade冷著張臉,話語中早已沒了先前的虛偽敬稱「不滿意的話你大可回Shockwave那裡,Starscream。」

 

 

 

 

這天的稍早之前,Barricade如往常般翹班來到Shockwave的住處。

他一進門就感受到不怎麼尋常的氣氛,一問之下才知道兩人正為了Starscream的火種轉移問題僵持不下。

 

Shockwave表示Starscream對於他們目前的處境一點幫助都沒有。Starscream不只一次想要取代Megatron成為Decepticon的領導,在當前Megatron下落不明的情況下沒有人敢保證Starscream會乖乖執行尋找Decepticon領袖的任務。除此之外,心高氣傲的Seeker發現自己竟是以向來最看不起的碳基身分甦醒會有何種反應,這又是另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他僅有的利用價值會隨著他的甦醒蕩然無存。」Shockwave別有深意的加上這麼句話。

 

「Starscream是Decepticon的第二指揮官,既然他還存活,我們就不該。」Soundwave這麼說著,但只換來Shockwave不以為意的冷哧聲。

 

正當Barricade考慮著要不要把午餐丟了就走,留給他們慢慢商討時,Soundwave卻突然偏過頭詢問起他的意見「你曾經是Starscream的下屬,對於現況他會有任何幫助嗎?」

 

他有些意外Soundwave會詢問自己的意見。他從醒來後就一直執行Shockwave的指令,就算現在只有他們三個轉換成人類型態,他也不認為兩位決策中心會讓他介入比較機密的事項,不過仍然比不上Starscream還活著這點讓他感到驚訝。他沒有立刻回答,一些片段的記憶閃過,但他並沒有讓自己陷入過往太久,尤其是在有辦法讀取你心思的人面前。

 

「沒有。但我認為有其必要性。」Barricade不清楚自己是基於何種原因講出這沒什麼說服力的話,Starscream的存在怎麼想都對現況沒有幫助。他亡羊補牢地再補上一句「放棄他對我們沒有好處,就現在的情況來看多一個人總是比較好。」

 

「贊同。但人手不足並不是目前的緊要事項。」

Barricade有些訝異Soundwave會同意自己的意見,後者這時回過頭看著Shockwave,說出了讓他震驚的情報。

 

 

「Starscream知道Lord Megatron的下落。」

 

 

 

 

 

聽到這消息,Barricade幾乎要掩藏不住臉上欣喜的表情(要知道,跟兩個面瘫的人在一起久了也漸漸習慣性地不讓自己的情緒外露),既然說是『下落』就意謂著Megatron還活著,而他們的領袖將會帶領他們走出這困境……Barricade不過這股喜悅很快就被澆熄。

 

Shockwave冷冷地接上一句「這對我們的劣勢會有任何轉機嗎?」「從我們來到這星球後,」

 

「難道你打算取代首領的位置?」Barricade想也沒想地脫口而出,Soundwave掃了他一眼後閉上嘴

 

「前兩次的失敗難道還不足以證明Megatron的無能?」Shockwave半瞇起眼,其中散發著濃濃的壓迫感「邏輯推論,我才是帶領Decepticon的最佳人選。」

 

「無法同意。」

 

「你已經盲目到無法辨明利弊了嗎?」

 

 

Barricade注意到Shockwave從頭到尾都是針對Soundwave在說話,而後者卻還是維持著那副波瀾不驚的表情,絲毫沒有半點動搖。

 

「我才是能帶領Decepticon走出劣勢的最佳人選,你不得不承認這點。」

 

「我聽從你的指揮」一直沉默不語的Soundwave「但不會放棄我的堅持」

 

「既然Autobots對這顆泥巴星球情有獨鍾,那就讓給他們。」「在我們把能源掠奪一空後。」

 

 

 

 

 

 

 

幾天後

他不清楚Shockwave是因為什麼再度同意進行Starscream的火種轉移。

 

 

 

Starscream的火種在火種舱,

 

 

 

 

 

 

 

 

 

 

 

 

 

他想起了自己被奪去了雙眼,忍不住開口咒罵。

他憎恨那群肉蟲碳基,自從來到這充滿泥巴的星球後他們節節敗落,而這些不堪一擊的脆弱生物居然與他們的死敵聯手,將他們逼到了如此絕境。他曾不下數次想過要如何報復噁心的肉蟲們,也想過要將這星球上的能量掠奪一空後直接炸毀…但事實是如此的殘酷,他們輸了,輸的一敗塗地。

 

 

 

 

 

 

 

 

 

這一定是場噩夢。

 

 

 

 

Soundwave機靈的摀住了耳朵,在Starscream發出了不愧對他名字的尖叫後奪門而出前,然後憤恨地發現就算Starscream不穿著那雙高跟靴子卻還是比自己高的事實。

 

Barricade回過神來,立刻抓起車鑰匙衝了出去「我去追他回來!」他邊喊著、同時憤怒的發現另外兩名根本沒有任何要動作的意思。

公寓四周已經完全不見Starscream的蹤影在,他自嘲地想著這至少確定軀體及火種的相容性非常良好,就算變成碳基也絲毫不減Seeker的速度優勢。

 

 

即使數次面對著Megatron的怒火,甚至多次被那核融砲(?)直指著火種倉,恐怕也不及現況所帶給他的恐懼。

跑在喧囂的街上,高樓群立之下天空第一次離他如此遙遠。

他迷失了方向、不知該何去何從。

 

 

 

 

 

 

04. Barricade

 

 

 

 

 

05. Homesick

 

某天的夜晚,在Soundwave準備進行例行的休眠時,他感覺到一股溫度欺身壓了上來。

 

這不是Shockwave第一次向自己求歡,當他們遠在Cybertron上,甚至是來到這顆星球後,他們一直維持著這種互益的關係,即使是現在這種不太熟悉的肉體

 

對方溫熱的氣息撒在頸間,他忍不住瑟縮著脖子,然後極力克制想要躲開的衝動…他不排斥跟Shockwave的對接行為,但礙於雙方體型上的差異,這過程一向是痛苦大於愉悅,然而情況並沒有隨著這身體的體型差距縮小而獲得改善。

 

 

他幾乎喘不過氣,只能緊緊抱著對方藉此舒緩極大的不適。

 

 

Shockwave抱著 ,頭埋在他胸前…既是碳基心臟也是他們火種的位置。

 

「Cybertron還存在嗎?」

Shockwave的聲音跟平常一般冷靜,但緊貼的身軀卻藏不住顫抖

 

「絕對存在。」他閉上了眼,腦中浮現的是三年前被 扭曲的巨大星球「無法置否。」

 

 

心中缺失了很重要的東西

他回抱著Shockwave,說出彼此心知肚明的謊言。

 

 

 

 

 

 

 

 

06. Beside the story

 

那是發生在Soundwave剛甦醒不久後的的某一天。

 

他準時地在早上七點整時起床,依照八小時的睡眠跟早晨七點會是最能恢復軀體機能的時間。這國家的碳基習慣於一早清洗身體以提升效能,而他同意這方法確實有助於提高各項效率。

 

走進淋浴間,他注意到了掛在

 

Shockwave沒有說他可以離開這,但卻也沒特別禁止…他看桌上留下的紙條,最後拿走了在主臥房書桌抽屜裡的碳基塑膠貨幣,離開

 

他穿著從衣櫃中翻出的衣物,因為不合身的關係

 

直到他拿出了那張金卡

 

 

 

「你不是有在我身上裝了衛星定位?」

 

他第一次看到Shockwave如此失措的樣子

 

 

 

 

 

 

 

 

 

 

 

 

 

 

 

 

 

 

 

 

 

 

 

00. If…

 

 

 

Shockwave拉著他的手,兩人躺在早已面目全非的Cybertron土地上。氧氣濃度極低,雖然他們的軀體早已不需要呼吸,但大氣成分中對碳基有害的元素占大多數。

 

他們逃走了,從那顆不屬於自己的星球上。

 

眼前逐漸模糊,

閉上了眼,他們的火種回歸於普神的懷中,永不離去。

 

沒有如果,因為它從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