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ginning

Beginning

炎緋 Enfey

*6/10南部History茶會交換糧食計畫無料內容


*HP AU,人物和故事線放進HP世界觀


*CP夏邱


*角色屬於越界、背景屬於羅琳阿姨,OOC屬於我


*慎入







 

「嘿、你聽說了嗎?這次來了三個從亞洲來的轉學生耶。」

 

「最近很多突然發現力量的學生,占星學也有提到……」

 

「喔、拜託!別跟我提崔老妮教授!」

 

邱子軒一邊吃著早餐,一邊聽著來自身後餐桌的交談聲,手上的預言家日報正好也看到相關的報導──潛藏的力量,更多的亞洲學生湧入霍格華茲,是好事或凶兆?

 

「嘿、邱,等等魔藥學的作業你寫完了吧?」

 

身邊的聲音打斷他的閱讀,邱子軒眨眨眼,看向正抓著一卷羊皮紙的室友正生無可戀,看向他的碧藍雙眼彷彿他是世上最後一盞亮光。

 

「當然,但我說過、我不能借你抄,親愛的路易。」邱子軒瞥了一眼對方的作業,然後優雅地合上報紙,收拾起自己的東西。

 

「噢、兄弟,拜託,我就剩一吋了……」路易說,他看上去快把羊皮紙看穿一個洞,「我真的不知道我還要對毛糞石提出我多愛它的感想……」

 

「Well,我想你可以提出它的產地和什麼樣的物種共生,進而衍生出它還能有什麼樣的效用和用途,我確定這個你沒有寫到。」

 

路易瞬間亮了眼睛,來回巡視自己的手稿兩次,趕緊抓起羽毛筆唰唰地書寫起來,「天、邱,你真是我的救星……」

 

「你可以下次多請我兩杯奶油啤酒。」

 

「當然!但等我先寫完,上次石內卜已經警告我絕對不能再偷少一吋了……」

 

「那我先去教室了,你可以在老位置找到我。」

 

「OK、晚點見。」

 

邱子軒無奈地笑著搖搖頭,抱著自己的書本和作業就步出大廳,往魔藥學的地窖走去。

 

轉學生是昨天來的,聽說正好分別到了葛來分多、赫夫帕夫和史萊哲林,好像都是三年級生的樣子、小自己一屆。當初小學時和死黨賀承恩一起接到魔法學院的入學通知時他們也不相信,是學院派麥教授來迎接他們時,他們才楞楞地跟著她帶來的港口輪來到斜角巷,連買齊了所有用具時都還在懷疑這一切不是真的,直到真正進入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搭上猩紅色的特快車,親眼見到霍格華茲的校園,兩人才終於相信了。

 

在分類儀式上,賀承恩被分到葛來分多──他的確很適合,就是頭熱血的獅子;而邱子軒則是被分到雷文克勞,以聰明才智著稱的學院,他也非常滿意。儘管學院不同,他們還是常常保持聯繫,外出去活米村的假期也會聚在三支掃帚碰面聊聊天。

 

兩人也對魁地奇產生興趣,賀承恩在球隊擔任了追蹤手,邱子軒原本也是,不過在一次受傷意外後轉而擔任守門員。雖然魔法學院的醫療資源簡直強大到不可思議、雖然傷及筋骨卻完全沒留下任何後遺症,但邱子軒覺得只要能為球隊盡力、什麼職位都沒關係,況且他還可以提供作戰計畫,總是能幫雷文克勞在球賽中贏下幾勝。

 

邱子軒想著賀承恩的個性,覺得他搞不好會拉著轉學生,一開口就安利魁地奇有多好多好,忍不住笑了出來。分心的思緒也沒注意到一個身影從轉角竄出,整個人猝不及防地撞上對方。

 

「噢!」邱子軒手上的東西有點多,被強大的衝擊力撞到、書本和羊皮紙嘩啦啦地散了一地,連手腕都生疼。

 

「啊、抱歉。」那人見狀,自動地蹲下身替他收拾起地上的東西。

 

他吃痛地揉揉手腕,也蹲下撿起幾本書,對方看見他的動作,忍不住出聲關心,「抱歉、我不是有意的,你還好嗎?」

 

邱子軒這才看清對方一臉東方人的五官,劍目星眉、俐落的輪廓,很好看的一張臉。他搖搖頭,「我沒事,謝謝。」

 

「那就好,」那人笑開,快速把一沓資料都塞回他手中,本來想離開的腳步又尷尬地停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頭,「呃,你可以告訴我變形學的教室在哪嗎?我第一天來,對這裡不熟……」

 

「你是葛來分多的轉學生?」看著他橘紅色的領帶,邱子軒問道,「變形學的話在你來的方向……你沒有跟你們學院的人一起嗎?」

 

轉學生點點頭,「我早上去大廳的路上遇到皮皮鬼,好不容易才甩掉他,但也過了用餐時間了。」他無奈地笑、聳聳肩。

 

竟然可以單純用腳力甩掉皮皮鬼,這可是一大創舉,爆發力一定很強……邱子軒訝異地挑挑眉,才又問他,『聽得懂中文嗎?』

 

聽見他的口音,對方眼睛一亮,『你也是台灣人?』

 

『嗯,』從剛認識的人口中聽見熟悉的語言,這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不管幾次都讓人感到開心,邱子軒笑得眉眼彎彎,『你學長有一個叫賀承恩的,不知道你聽過沒有,他也是台灣人、是我朋友。』

 

『喔、是喔,』聽到賀承恩的名字,他臉上表情有些垮下來,『那……你也要叫我打魁地奇?』

 

不明白對方的重點,邱子軒疑問地歪歪頭,『魁地奇很有趣啊,如果你有興趣可以試試看,怎麼了嗎?』

 

『就……我不是昨天才剛轉學來嗎,交誼廳辦了簡單的歡迎餐會,結果快結束時他就突然抓著我不放,知道我會說中文後瘋狂跟我說魁地奇有多好多有趣,又問我以前打過什麼運動,不管我說什麼他都說很適合……』

 

邱子軒看著他翻了個大白眼,忍不住失笑,『他就是那樣,不要在意,不過我看你的樣子體育不錯、可以試試看喜不喜歡,如果真的沒興趣也沒差啊。』

 

『不是啊,幾個人追著球飛來飛去,還有人亂打攻擊球,重點是最後不是進幾球得幾分勝利、是要抓到金探子才能結束,就完全不懂哪裡好玩……』

 

那人大概看邱子軒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自己有些心虛,但又覺得自己講得沒錯,『怎樣,我有講錯嗎?不然你也要跟我說這樣的遊戲很有趣?』

 

『你一定沒有真心喜歡或珍惜的東西吧?』

 

『哈?干你屁事啊。』忍不住下意識回嘴,對方撇過頭、不去看他。

 

『我和賀承恩是因為真心喜歡魁地奇,才會希望你也試試看,而且你說你本來就擅長運動、我也覺得你滿適合的,但還是算了,我會幫你跟承恩說、請他不要再去煩你。』邱子軒制式化地回答,順便理了理手上的資料。

 

『欸、你──』

 

「嘿、邱,你怎麼還在這?再五分鐘就上課了耶!」

 

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兩人爭執,剛才在飯桌上趕作業的路易搭上邱子軒的肩膀,碧藍色的視線才發現還有另外的人,「東方人?你的朋友?」

 

「不、他只是迷路了,找不到變形學的教室。」邱子軒撇過頭、甚至沒留給那人一個眼神,便逕自抱著文件離去。

 

「噢、變形學,你從這條路直走到底右轉、上樓梯後第二間教室就是了,」路易同樣指著剛剛他出現的方向說著,「不過你得快點,我記得上課鈴響後樓梯會換位置……嘿、邱!等等我啊!」

 

那人看著離去的兩人,嘴中忍不住嘟噥起來,『莫名其妙……』要離開的腳步才發現剛剛自己的長袍下面還卡著一卷剛剛沒有撿到的羊皮紙。

 

他彎下身撿起,打開一看,整面滿版的英文遠遠超出他可以理解的範圍,只知道好像是有關命運相關的探討論文。

 

視線落到右上角的名字──Chou Tzu Hsuan 邱子軒。

 

『難怪賀承恩一直說什麼軒也在打魁地奇……』

 

夏宇豪默默把那卷羊皮紙收進包包裡,然後往剛剛兩人指示的變形學教室方向奔去,打算晚點吃飯時再把東西還給人家──藍色的領帶,雷文克勞,應該不會找不到人。

 

 

 



 *沒有後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