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ginning

Beginning

RDJ的下睫毛



捲動漂浮著泡沫的水繞著漩渦沉下排水孔,好似正鼓動紛亂的心思。緊抓著旁邊小蓮蓬頭的紐特,視線完全不敢離開自己正沖洗著的雙手,暗自祈禱只要避開眼神,心思就不會像桌上攤開的雜誌大剌剌呈現在葛雷夫面前。


但這種鴕鳥心態可逃不過正躺在躺洗椅之人的深褐眼瞳,微笑早在不知不覺間滑上葛雷夫嘴角。


真是個迷人的人。不論是掩不住愉悅的靦腆招呼、建議髮型樣式時親切卻又不失自信的專業語氣、打出滿頭豐厚泡沫卻不會漫過髮際的謹慎細心,都像咖啡讓葛雷夫上癮。


當初是屬下蒂娜.金妲介紹自己的妹妹奎妮在這間新開的美髮工作室工作,為了捧屬下的場才光顧,但沒想到才過一年,葛雷夫就覺得自己已戒不掉這個溫厚的男人了,即便他們連閒聊都沒搭上過幾句。


也不知是不是近來較少案件,讓心情難得地不再緊繃,才讓他情不自禁稱讚了面前的年輕人「有一雙巧手」,在葛雷夫心裡,紐特的技術甚至比一堆創立自有品牌髮品的美髮師更符合他的心意,在他眼中幾乎跟擁有魔法相去不遠,而葛雷夫也不否認,自己的稱讚裡包裹著些微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心思。


「天天碰藥劑跟水,粗糙脫皮很正常,剪刀拿久了也會磨出繭,這種粗硬的手有什麼好的,連握的觸感都不好......」邊避開葛雷夫朝上、充滿邀請意味的掌心,紐特邊顧左右而言他地迴避著,同時也將自己的不確定與自認不該有的期待,通通藏進手心、收回身後。


被前一段感情狠狠傷過後,紐特就習於將真實的自己埋藏,唯有在工作時才會不經意流露出特有的細膩溫柔,但這些刻意掩飾的真實,在長於側寫觀察的葛雷夫眼裡根本無所遁形。


老被局長皮奎里調侃是人性X光機,葛雷夫的觀察力精準犀利,工作時話不多,但總能發掘出最一針見血、直指人性的線索,而那些通常也藏在人心最腐臭髒污的角落。瑟拉菲娜總說還好葛雷夫意志堅定輔以心臟夠強,否則每日舉目所及盡是人們最糟糕悲慘的際遇,一定覺得人世間毫無光明與希望。


或許是因為如此,當覺查到紐特就只是安靜待著、不具任何侵略性而又真實澄澈到近乎透明的心思時,就像在黑暗中尋覓到一絲火光的飛蛾,特別受到吸引,因為這是現實中有如鳳毛麟角般曖曖內含的溫暖光燦。


紐特給人的感覺如同溫潤柔和的微風輕拂,葛雷夫覺得自己原本來自工作壓力的神經緊繃,總會隨著每次紐特指腹的按摩撫觸、溫水的沖刷下,和水流一起被帶走、消失無蹤。但他的心留下來了,被吸附留駐在那雙因為仔細洗潤、修剪頭髮而微眯、但掩藏不住其中無限美好的薑黃眼睫裡。


「我不介意,因為柔軟的是你的內心。」葛雷夫寡言,但不代表拙於言辭。而他也總有著若這次不明說,面前的人就會從自己生命中逃開的預感。雖不多話,但為了紐特,他不介意自己破例。


「況且,你每次都在我需要修剪頭髮時『恰巧』職班,我有觀察到過去一年以來皆是如此,這麼做並不完全只因為我是你店裡的忠實顧客,對吧?」

「你有專門洗頭的助理,但若遇到我時你都會主動接手,不假他人,連咖啡都幫我親自泡,還知道我喜歡燙口的溫度、喜歡加幾匙糖....這些細節我都看在眼裡。你是這間美髮工作室的店長,很多雜務都可交由助理代勞不需親力親為,你卻沒這麼做。我從未懷疑你的服務熱忱,因為那對你的人格是種侮辱,但我也相信你並非對所有人都一視同仁的好......」

「還是你要反駁我說,一切是我的錯覺?」

「我可以認為,自己在你心中至少有那麼一丁點不同嗎?」


「…..我知道你、也知道你的工作,葛雷夫.....先生。」


「記得一年前你調查過的一樁縱火案嗎?那樁案子的嫌疑犯是我的朋友....他是老實人,每天安份努力的工作,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會被栽贓陷害,當時的案子有上新聞,因此我知道當時查清案件、還給他應有的公道的就是你。從此我就開始注意到,原來你常光顧我的店,我認為....親自服務你是表達謝意的方式之ㄧ….」


「所以是我自作多情了?」葛雷夫馬上假設對方並不願意接受自己的感情,帶著微微失望的口氣,眉頭也隨著語尾話音的下沉,不自覺皺了起來。


「不、不算是....我對你....不只是感謝。」反射性的低下頭,掃上緋紅的雙頰直接被葛雷夫盡收眼底。


「既然這樣,你應該也不介意收下這個吧?」眼底燃起希望的微光,隨即遞出個印著柯沃斯基花體字的紙袋。


「是你喜歡吃的麵包,我特地去問過了。給你當今晚的宵夜。」

「我還知道你喜歡喝茶,有鑑於比較像樣一點的英式茶館離這裡如果不塞車要二十分鐘.......斯卡曼德店長,你介意今日下午放自己三小時假嗎?」


映入眼簾的是紐特疑惑中帶著驚訝的眼神。


「是的,這是約會邀請,幸好你已經知道我是誰、我的職業,否則沒頭沒尾說出這種話的我應該會被當成騷擾狂吧。」

「你還沒正面回答我,請問我是否有這個榮幸邀你喝杯下午茶?」


「現在不也是你的上班時間......?」紐特不知是否該答應,但他也很明白自己並不想拒絕,只能丟出個不像否決也不像詢問的躊躇問句。


「才剛結束一樁案子的調查,長官不會介意我在下午開個小差,否則我待在局裡會一直挖舊案跟找她麻煩。」挑眉微笑。


「..........」


「不願意?」


「店長,你就去吧,今天下午剛好沒有其他預約不是嗎?」奎妮正笑吟吟捧進一疊毛巾,折整齊塞入櫥櫃,動作很刻意地比平常放慢一倍。


葛雷夫暗自發誓,從今以後應該對姓金妲的人更好一點。


當然,從那天下午開始,葛雷夫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望進那對薑黃眼睫、握住那雙自稱粗糙帶繭的手、吻上泛著紅暈的雀斑聚落、熨貼上那有著展翅翱翔雷鳥的背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