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game

Let's game

苍九

西奥单膝跪在地上,汗顺着鼻梁滑下,轻声喘息。

他的下巴还在隐隐作痛,就在半分钟前,连姆用他有力的右勾拳给了这块下颚骨致命一击,腾出手摸了摸下巴,手指下的皮肤多出几道不该存在的浅浅印记,西奥现在十分确信眼前这个小混蛋作弊露出了利爪。他抬起眼,目光追上连姆自上而下的视线。

只见那双刚刚隐去黄色的眼里多出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连姆舔了口嘴角的裂口——只是个被西奥回击倒地时石子割破的小伤口,这种小伤本该早就消失了,可连姆却控制着不去自愈。他望着矮了他半截的西奥忽然笑了,不同于以往清爽的笑,而是像笑意中蕴藏着最锋利的剑,下一秒就要割开西奥的喉咙,接着他开了口。

“舔我的伤口。”

“……什么?”有一瞬西奥都没意识到这是在对他说话,紧接着他领会了,抬高一边的眉峰,“现在?就在这里?你确定?”

“我说现在。”连姆起先是环顾周围的树丛,随后他抛掉顾虑,用更为平静且强硬的语调,看着西奥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像个动物一样,舔我。”

归根结底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罪魁祸首只是埃里克那根愚蠢的锁链,兴许还有连姆的放纵和西奥的推波助澜。只是西奥没想到第一回合输的人会是他罢了,第二轮可就不好说。摒除杂念,西奥愿赌服输地站起来拍拍裤腿。

一步步地缩短与他的距离。

“遵命,我的男友。”西奥的呼吸几乎全都打在连姆的皮肤上,“……主人。”最后一个音节被西奥自己吞进嘴里,他用舌尖轻轻触碰细小的豁口,一触即放地湿润刺激得连姆微微颤抖。西奥再一次抬眼望进蓝如海的眼里,从喉咙里发出野兽般地咕噜声,他以连姆的下巴为起点一路舔上去,最终把微量的血液卷进嘴里,品尝他的味道。

“还满意吗?”西奥的叹息就在连姆的唇边。

“……继续。”连姆从来都不是个好演员,哪怕是不用心听,陡然加速的心跳声也直直地灌进奇美拉的耳里,西奥继续舔舐着微不足道的伤口,细心地一遍又一遍,直至他的皮肤恢复如初,西奥也没有停下而是一路往下,在连姆的脖颈上留下一道长长的湿痕。

既然游戏已开始,西奥就没打算半途而废,他想要看到连姆的脸上流露出隐忍的快感,想要给予他至高的享受。把头搁在连姆的肩膀上,西奥呼出一口气扭头盯着他,“你得给我更明确的指示。”他极为熟练地为自己覆上新面具,只有想让连姆快乐的心情毫不作假,在连姆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西奥的吐息上时,他的手早就滑到下方扯开了皮带扣,“任何指示,任何。”

“用不着顾虑,我是你的所有物。”

连姆忍着倒抽一口冷气的冲动,西奥还是注意到狼人的心跳跃动得更为剧烈,最终渐渐地归于平常的节奏。

“除掉皮带。”连姆寻到那双眼,他从那里看到了西奥以往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袒露的沉甸甸的情绪,他知道那是只为他而展露的,只允许他窥见的东西,所以那眼此时此刻看起来是如此之美,如此令他沉迷,在胸腔中膨胀的情绪的鼓动下,连姆加上了补充之词,“不准用手。”

要做还是做得到的嘛。鼻尖蹭了蹭散发着热度的脖子,西奥顺从地蹲下身子,牙齿咬住冰凉的皮带扣,连姆的手顺势伸进他柔软的长发中。光是用嘴想要扯掉皮带还是有些费力,西奥耐心地埋首在连姆的双腿之间,下巴好几次有意无意地蹭过连姆开始有些抬头的地方。

皮带之后是长裤,再然后是内裤,没再等候连姆的指令,西奥自发地做到底。当脆弱的物件被含进温润的口腔中,连姆还是没忍住发出喟叹。

连姆的五指嗖地收紧,拽着几束发丝将人往后扯,不在预料中的疼痛让西奥仰着脖子向后倒去,唇与硬物脱离时发出的响亮声音,即刻让红色晕上脸颊,连姆定了定神。

“谁说你可以这么做了?”

“没经过你的允许是我的错。”

西奥没想到连姆学得这么快,深藏在他体内的狼性完完全全地暴露在西奥的面前,他抓住西奥的衣服将他提起来,惩罚似的给了西奥一个带有血腥味的吻。

狼齿甚至咬破了西奥的嘴唇和舌尖。

“……西奥。”连姆看着顺着唇线淌下的血迹忽然变得不知所措,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气势一泻千里,西奥倒是好心情地一笑,他凑近了些,额头相抵,鼻尖相触,“没关系的,连姆。你可以不用停下来。”他任由自己沉溺进幼狼的清澈蓝眼中,“我是你的。那意味着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西奥含住连姆的下嘴唇,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含糊不清,但那言语清晰地撞进连姆的耳中、心里。

“我喜欢你,我愿意承受。只要是你。”

“取悦我。”

几乎是下意识地连姆脱口而出。


连姆靠着树喘息,手指上绕着西奥的头发,实际上他根本没有心情去玩那头棕发,全身的血液与精神力全都聚拢在下半身,在西奥的嘴里。

当一切尘埃落定,西奥甚至没想着退开,将那些属于连姆的东西咽进肚中,他抬起头扯开惯有的笑容,“我没想到你真的可以。”

“那不都是因为你这个混蛋吗!”少年还没从余韵中走出来,捂着嘴巴强迫自己深呼吸。

西奥站起来一把揽过他的腰,全靠手臂支撑起还有些腿软的连姆,“我发现这还真是个好游戏,下次继续?”

“你想太多了!走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