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ther

Another

HICHA


*CP:Erbluhen x Arme,2p色Arme x Arme

*腦洞有


有些故事很喜歡在睡前跑來找我嗚嗚嗚(揉眼)

然後就把我的睡意趕跑了……





曾經遭受魔族侵襲的村莊和城鎮在艾爾搜查隊的努力下回歸城主手中。



最近收復的一處領地在離主城不遠的位置有間神殿座落林間。


始終關切艾爾之石狀態的Arme Thaumaturgy向艾索德一行人簡單說明緣由後隻身前往神殿巡查。



原本Erbluhen Emotion想陪Arme Thaumaturgy一起去,但考慮到夥伴在這段期間的疲憊和與魔族戰鬥留下的傷,擁有治癒之力的Erbluhen Emotion最終決定留守,並與Arme Thaumaturgy約定若大家的情況穩定後會立刻前去支援。



「只是巡查而已,艾爾搜查隊就拜託你了,Erbluhen Emotion。」Arme Thaumaturgy柔聲安撫Erbluhen Emotion的情緒,他能感應到對方內心的不安。


兩邊都是要緊事不能耽擱,Erbluhen Emotion也深知這點,於是給Arme Thaumaturgy一個深深的擁抱。


「請務必小心,Arme Thaumaturgy。」





神殿周邊的環境曾遭受魔族蹂躪,不見昔日林木蓊鬱、綠蔭遮天的景象,動物的棲息地被烈焰吞噬,死亡的氣息揮之不去,顯得寂寥冷清。




踏入神殿的Arme Thaumaturgy很快便查覺不尋常───


神殿的結界已不復存在,可建築本身或內部的雕像壁畫等裝飾物,甚至是艾爾之石本身都安然無虞。


聖地沒有被魔族大軍毀壞固然欣喜,但Arme Thaumaturgy沒有天真到相信眼前的一切純屬巧合。


此地不宜久留,Arme Thaumaturgy打算看一眼艾爾之石就打道回府。



Arme Thaumaturgy小心翼翼走上祭壇,接近閃爍著動人光澤的艾爾之石,他輕輕撫了下光滑的表面。


然而就在那瞬間,他的手像是觸電般迅速抽回。


艾爾之石周邊冒出了大量的紫煙,那是魔族的術式。乍看為青色的寶石褪去純淨的姿態,恢復原本的樣貌,深邃純黑,那是魔族的暗黑艾爾。



糟了……是陷阱。



Arme Thaumaturgy感覺身體正逐漸喪失力量,暗黑艾爾對他造成的影響宛如劇毒。



但這還不是最糟的情況,他看見自己投射在牆上的倒影正在汲取暗黑艾爾的能量,模糊的身影越發清晰,最終從牆面分離,成為獨立的個體。



那人擁有與Arme Thaumaturgy相仿的外表,頭髮與眼睛卻呈現艷麗的紅色,如黑夜綻放的血紅薔薇。



一襲暗紅滾邊的深黑長袍讓他看起來就像魔族的高級幹部。當Arme Thaumaturgy與他四目相接,那紅色的眼眸瞇起端詳,勾起的唇角優雅卻帶著輕蔑,令人不寒而慄。


他靠近勾起Arme Thaumaturgy的下巴吻上,Arme Thaumaturgy感覺對方的舌入侵卻毫無反抗之力,那煽情火熱的吻帶著毒,麻痺了全身上下的神經;對方的舉動不如Erbluhen Emotion那麼溫柔,是霸道且帶有侵略性的。



氧氣被全數掠奪,就要不能呼吸了……


眼前的視野逐漸模糊起來,此時對方突然說話了。



「吶……那名神官碰過你嗎?」

耳畔送來的聲音與Arme Thaumaturgy相同卻語調輕佻。

Arme Thaumaturgy無法回應,但男子卻彷彿透徹了他的一切。


「還沒有,是嗎……?也難怪你的身體如此生澀,卻散發著禁慾的氣息呢~」



既然如此,我就代他好好滿足你吧。




……必須反抗。Arme Thaumaturgy告訴自己。


男子正除去Arme Thaumaturgy身上的衣服,手指在雪白的肌膚上游走,男子的體溫異常高,即便戴著手套,被觸碰時宛如被烙鐵熨燙的感受讓Arme Thaumaturgy不住顫抖。


Arme Thaumaturgy趁男子不注意時使勁喚出投影,男子因此踉蹌地後退幾步。



「不錯嘛,」他擦去嘴角滲出的血絲。


「獵物掙扎的越厲害,越有其征服的價值。」



赤紅的眼染上瘋狂之色,Arme Thaumaturgy奮力的抵擋,但仍不敵對方經暗黑艾爾增幅的力量,被牢牢壓制在地。


「好了,束手就擒吧,Arme Thaumaturgy。」男子微笑。


背部貼在冰冷的地上,涼意滲透骨髓,Arme Thaumaturgy已經分不清是因為生理的冷還是心靈上的,名為絕望的情感將他包覆。




Erbluhen Emotion……


下意識呼喚Erbluhen Emotion的名字,下一秒Arme Thaumaturgy對於自己身為女神的差使在面臨危急的第一時間並非向女神虔誠祈禱感到驚訝。


原來,Erbluhen Emotion在他心裡一直是這樣巨大的存在,他卻直到現在才……




「我在這裡。」


收到回音讓Arme Thaumaturgy和黑Arme Thaumaturgy都向聲音的源頭看去。


Erbluhen Emotion的手中捧著原本放在神壇的暗黑艾爾。



從Arme Thaumaturgy眼裡讀到了擔憂,Erbluhen Emotion為了讓對方安心柔聲說道。



「……我接受艾伊特的時候,其中一個願望是希望能夠幫助人類。」


「於是,艾伊特誕生了全新的型態,以我的情感和它本身具有的艾爾之力相輔相成,這也使我不再那麼容易受艾爾之石的波長影響。」



暗黑艾爾在Erbluhen Emotion手中慢慢化成了碎片,黑Arme Thaumaturgy的身軀也逐漸消散於空氣中。


「呼……你們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黑Arme Thaumaturgy的聲音迴盪於寂靜的神殿。



───只要暗黑艾爾仍存在的一天,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只剩下一張臉浮在空中的黑Arme Thaumaturgy看向Erbluhen Emotion的方向露出意味深長地笑。



"也許下次就能把另一個你……也叫出來了。"





「你沒事吧?Arme Thaumaturgy。」Erbluhen Emotion上前關心。


Arme Thaumaturgy輕輕點頭。


「抱歉,我應該可以處理得更好……但是……」Arme Thaumaturgy陷入深深的自責,Erbluhen Emotion看著對方的模樣好生心疼,連忙將自己的大衣披在對方身上。


「總會遇到意料之外的狀況,不是嗎?」Erbluhen Emotion向Arme Thaumaturgy伸出手,臉上的笑容像和煦的微風吹散陰霾。



「淨化的工作結束後就回去吧,大家都在等著呢~」


「嗯!」握住Erbluhen Emotion的手,Arme Thaumaturgy重新提振精神聚集權能,在兩人攜手合作下,找到被藏匿在隱蔽處的艾爾之石,神殿再度奏起聖音,光芒將黑暗驅散,乾涸的淨水重新自女神像的雙手湧出。




離開前Erbluhen Emotion若有所思地回望神殿幾眼,黑Arme Thaumaturgy所說的話縈繞在他的腦海。


若暗黑艾爾具備將心的黑暗面分離出來的力量,那將會是最難對付的敵人吧。




106.5.3   HI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