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ZS ③

XZS ③

花朵性福关注协会

然后他们开始约会。

如果他愿意,Sean可以成为一个完美的恋人,他要做的只是填补空缺的部分。

然后他们开始做爱。

Sean有足够的经验在床上一点一点地引导这头纯情的小斑比。循循渐进,慢慢开发这迷人的身体则是他最大的乐趣。Eduardo会在床上软软地拖长了调子喊他‘Sean’,会满脸潮红地求他进来,会用瘦长的双腿夹紧他的腰诱惑他‘给我更多’,Sean真是见识了巴西人的热情奔放,感谢Mark从未见过Eduardo的这一面,不然他怎么会舍得放弃?


Sean后悔了,也许他们能有一个更好的,更罗曼的开始,而不是这样靠细水长流挽回一颗心,Eduardo永远值得更好的,只是总是人生路漫漫,总会和你开几个玩笑。

除去那些藏在心里细微的刺,生活简直不能更好,Sean甚至有余兴把Eduardo的睡颜po上Facebook,贱贱地配上一句,猜猜发生了什么,附带一个emoji表情,得意,jpg。

然后回复Chirs说yes,对Dustin说别傻了。


那时候的生活简直不能更美好。

Sean曾经想过,如果他要收下毒苹果,也应该是由Eduardo亲自来送到他手上,再看着他咬下去,这样他或许还能等到Eduardo变回白马王子来救他一刻,而不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个包裹。


生活在Eduardo失踪之后就改变了。


一开始他并没有意识到那是失踪了,他的男友在做投资方面的生意,事关大笔资金的流动,工作并不会轻松,忙起来的时候飞来飞去也是家常便饭。


Sean只是以为对方太过忙碌了,以至于电话都没时间接,也许正在开会无暇接听,也许正在趁着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小憩一会儿。等到他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痛恨自己的大意迟钝,他痛恨自己不能更早一些发现端倪,在看到包裹寄来的光盘内容后他无比地痛恨自己,恨得几乎绝望。


那是一段录像,一段全程强迫的性爱录像,只不过主角是他的爱人Eduardo和该死的不知道哪个变态男。Sean从来没有这么怒火攻心,又六神无主。


显示屏平静冷漠地播放着录像内容,那完全是性事上的虐待,过程甚至详细得令人发指。Eduardo躺在床上,浑身赤裸地,他的嘴里被塞了口球,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他在发抖,也许是因为愤怒又或者疼痛,又或者是害怕,可能不着寸缕让他身体很冷;他的眼眶中堆满了泪水,在每一次颤抖地眨眼时流下;他的双手双脚都被锁链铐着,拴在了床头或者床尾,他甚至不能合拢双腿。


Eduardo挣扎着,呜呜地想要说话,胡乱地摇着头扯着双手,只有铁链发出的响声。他的下身很干净,这不仅意味着他被清洁了,连毛发也一并刮干净了,这个认知让Sean很不好受,而且怒火中烧。一个涂满润滑剂的跳蛋被塞入了Eduardo的体内,他绷紧了身体,然后渐渐地在跳蛋的作用下扭动身体,嘴里胡乱发出声音,Sean见多了他这个表情,而这个认知更加刺痛了他的心,这一切本该属于他。


只有他见过的Eduardo,只有他享有的Eduardo,只爱他的Eduardo,而现在,有人强行偷取了这一切,破坏了这一切。


Eduardo扭动得就像一条脱离水的鱼,体内的道具很快就不止于一个跳蛋,一个巨大而充满了凸起的假阴茎也跟着被塞了进去,穴口被撑大,同时挤出了许多汁水。假阴茎太大了,塞进去的过程很不容易,Eduardo痛得发抖,他一直想往上逃开,却又一直被锁链强行留在原地。


那根东西被Eduardo完全吃了进去,柔软的通道将它吸得紧紧的,连抽动都显得很不容易,那个作怪的手终于打开了开关,黑色巨物震动起来,泪水很快在Eduardo的眼里凝聚,欲望把他逼到了巅峰,他颤抖了许久,身体颤抖得完全不受意识控制,最终他的前端吐出来一些浊白液体,而泪水也顺着眼角脸庞满满地打湿了头发与床单。


行凶的那双手再次出现了,粗鲁地拔出了那根假阴茎,上面沾满了液体,Eduardo的肠液与润滑剂的混合,还有那个粉色的嗡嗡作响的跳蛋。Eduardo身体挺起又落下,好像已经花光了他所有的力气。罪大恶极的东西出境了,一个男人的阴茎,真的,勃起的,龟头戳着彻底放松的肉穴,Eduardo甚至没有力气挣扎一下,穴口只是反射地收缩,男人的阴茎趁机插了进去,而他发出了呜咽声。


这个时候镜头侧了一下,Eduardo的口球终于被脱掉了,他立刻大口地呼吸,胸膛不断地起伏着,绷紧着,像是一个刚被救上岸的溺水者,而肇事者的无机质声音只是冷淡地说道:“我觉得你可能想说什么东西,对你的同居人,不打算对他说点什么?”


这个人是冲着我来的!Sean瞬间下了结论,惊吓与怀疑终于将他不堪重负的内脏搅碎打成汁,再随着马桶一起冲走了,只留下一个脸色苍白的空壳。Eduardo只是无辜被牵连的!这个认知让他更加恐慌,凭什么,凭什么要让他遭受这种罪,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开始Eduardo只是在摇头并用尽力气求饶,出去,不要,放开我,求你,不要这么对我,他甚至不能缩起双腿,或者合拢它们,渐渐地变成了毫无章法的呻吟,却同时也哭得更凶了,他的求救多么单纯,又那么地奢望,他喊得那么地无助,而又绝望,明明只有几个简单的单词,却比过去的任何甜蜜爱语更扣动人心。


Sean,Sean,救我……Sean……


Sean的心都要碎了。


他爱Eduardo,Eduardo也爱他,他们属于彼此,他本应该躺在爱人的怀里,互相说些工作日常上遇到的琐事,彼此分享刷推特时看到的好笑段子,交换一个温柔又绵长的吻,就在这温情中活到地老天荒。而不是在一个不配拥有他的男人身下呻吟,他正在伤害他。

而Sean却无能为力。


一颗残酷的子弹精准果决地命中了他,带走了他的思想,带走了他的爱与热情,带走了他的体温,留下的只是一具冷冰冰的行尸走肉,一个被悲伤与怒火占据的容器,一个誓死要保护挽救Eduardo的复仇者。


该死的光盘,那个该死的光盘!该死的包裹!而那里面除了光盘什么内容都没有,这件事太私密,对方的威胁太赤裸裸,Sean甚至没法报警。


Sean是个天才,作为一个16岁就被FBI找上门的天才,他有的是方法追踪线索查找犯人,然而对方的扫尾工作做得非常完美,Sean有点无从下手,这是他有生以来见过这么棘手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