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扩散‼】蒙古族人民反抗“双语教育改革”下的民族压迫:决不能割掉我们的舌头!

【紧急扩散‼】蒙古族人民反抗“双语教育改革”下的民族压迫:决不能割掉我们的舌头!

中国无产阶级斗争报 读者来稿

频道链接: t.me/proletarianstruggles


我是一名马克思主义者,得知了这个世界和国家的一些真相,我也是蒙古族,亲眼看到了许多民族压迫的实例!希望所有能看到这个文章的人务必尽快帮忙扩散消息,因为我们蒙古族人民正在经历保卫民族语言文化权利的艰苦斗争! 

近来在内蒙古等少数民族地区展开“双语教育改革”,内容是要将少数民族人民学校的全部学科由蒙古语/朝鲜语等民族语言授课的制度改成汉语文、思想政治、历史等核心课程汉语授课的制度,改用纯汉语的新教材授课。而且之前的“汉语文”要变成“语文”,我们从小到大说着长大的母语反倒变成了“蒙古语”、“朝鲜语”,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蒙古族人民学习和使用本民族语言的权利就这样被这样阴谋剥夺了! 

当年社会主义政权庄严地宣布少数民族在民族自治区域当家做主,宪法白纸黑字规定了各民族一律平等,都有权利使用、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化,为什么又蜕变回了“非我族裔,其心必异”的民族歧视和压迫呢?蒙古族人民在这片土地上世世代代说着本民族的语言辛苦奋斗,建区以来一直在用本民族语言当家做主,保卫着祖国的北疆,对民族团结并没有做出任何威胁,而且蒙古族人民付出了无数的代价,为什么沦落到了连自己的语言文化都不能保持的地步?!是什么样的大汉族主义者压迫我们让渡了无数权利的小民族,不得不让我们放弃我们的文化语言呢?! 

我含着悲愤写下这篇文章,主要叙述了最近蒙古族人民反抗“双语改革”的英勇事迹,更是要让大家知道,以官僚资产阶级为首的帝国主义者们口中的“民族团结”究竟是何等虚伪的面纱。 


一、为何我们把民族语言看得和生命一样重要?

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是各民族劳动人民共同斗争的结果,这一点尤为体现在各少数民族地区的革命上。就像新疆的三区革命,还有内蒙古人民在乌兰夫等将领的带领下,在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指导、支持下完成的民主革命,将封建王公贵族、喇嘛佛爷、官僚资本主义、买办资本主义和帝国殖民主义全数清洗干净,建立了内蒙古自治区。当时的革命中革了很多汉族人的命,以此就有后世的人污蔑这是民族分裂的运动,对汉族造成了无端的压迫,但大家得擦亮双眼,我们革的是什么人的命?是汉族蒙族剥削阶级、地主老财和买办汉奸的命!这些人搜刮蒙古族牧民的民脂民膏,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动不动就扬起鞭子抽打穷人,不只是蒙古族,就连活在内蒙的汉族劳动同胞也叫苦不迭,难道不应该灭掉这些社会的寄生虫吗!

新中国成立后,各民族劳动者之间的阶级感情与融洽的民族关系越来越浓,一时间产生了无数佳话,如内蒙古主动接纳了三千名上海孤儿抚养的故事,感人至深。内蒙古也受到了国家的不少支持,一五计划期间,苏联援助内蒙古的156个工业项目中有五个在内蒙古,全部集中在包头,奠定了包头工业中心的地位,也为内蒙古的现代化工业化打响了第一枪。

然而,改革开放以来,蒙古族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八十年代到新千年初,是蒙古族最黑暗的时期。蒙古族的政治经济地位开始越来越下降,高层之中真正是蒙古族的只占极其少数,地方政府和人大被汉族官僚主义者占领。占有了政权的汉族官僚和资本家开始勾结蒙古族上层权贵,在经济上排斥贫穷的蒙族牧民,借蒙古族不熟悉汉语的弱点,以欺骗、威胁,甚至暴力相向的方式将蒙古族赶出他们的土地,解散畜牧业合作社,把土地划给汉族地主和富农,或者矿主。很多大企业主以极低的价钱长时间租赁蒙古族的土地,把我们从自己的土地上赶出去,不但满足了资本对生产资料的需求也满足了对雇佣奴隶的需求,岂不美哉!

经济上的压迫必然带来文化上的衰微。无数的蒙古族人看到教育资源的极不平等,看到了蒙古教育的落后以及蒙古族在政治经济上被打压的现状,非常沮丧,就纷纷让自己的子嗣上汉族学校,给他们取汉族名,让他们尽可能与汉族显得一模一样。我父母就经历了那个时代,在我上学的时候他们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上蒙古族学校,这遭到了旁人,尤其是蒙古族同胞的鄙夷,他们有些嗤之以鼻,看着我爸妈说“难道凭你们要救蒙古族吗?” 有些更加过分,他们直接斥责我父母不为孩子的未来着想,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大家可能会问,你们宣扬这个不就是在宣扬民族分裂主义吗?不是这样的,你们想想,被矿主赶出土地的蒙古族同胞固然可怜,那么被矿主剥削的体无完肤的汉族矿业工人不可怜吗?每年工矿地区的汉族无产阶级同胞的了肺尘病更是苦不堪言,他们的孩子也因为重金属污染导致畸形,没有因为重金属污染畸形的,也被垄断的蒙牛奶粉整畸形了!资本就是这么的血淋淋!这么的反人类!

随着蒙古族发现了自己的土地被侵蚀殆尽,自己的权利被消灭无几,自己的后代无法适应别的文化体系后,痛定思痛,一时间产生了极其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由于蒙古族没有藏族和维吾尔族一样有占据统治地位的宗教文化,因此语言成了蒙古族唯一的民族标志。因此母语被抬到了无比高的地位,我从小到大接受了很多关于母语的重要性的意识,各路蒙古族文学大家的重视语言、民族和故乡的诗句成了我们从小传颂的经典。外蒙古作家德·纳楚克道尔吉的著名诗句:“从小学习的母语是不可忘却的文化,连尸骨都要埋葬的故乡是不可分割的地方!”小、初、高都要学,这句诗也出现在了各个学校的大礼堂、大门等地方,一时间成了蒙古民族精神的象征。蒙古语里语言是两个字组成的,一个是“说话(hel)”,另一个是“书写(biqig)”,连起来就是“hel biqig”。其中“hel”也有舌头的意思,这个意思赋予了语言以生物学的高度,很多人都说“不要自断舌头!”说的就是不要忘记母语!从这我们也可以看出来蒙古族的语言民族主义多旺盛。

蒙古族有的,也是唯一拥有的就是语言了,正如十九世纪的德国只剩哲学了。心爱的母语是我们最后的归属,最后的心理防线。可是,官僚资产阶级想要夺走我们蒙古族人民学习本民族语言的权利!同样地,他们也早已用各种合法、不合法的方式,剥夺了各民族无产阶级受教育的权利!

难道我们是在搞独立吗?

我们是在搞分裂吗?

不,我们都是无产阶级!

是一起被动卷入私有制和自由市场中的被统治者!

是创造了一切但是被自己创造的一切压迫的受难者!

是无日无夜的往地狱死亡行军的殉道者!


二、今年的双语教育风波 

我于这两年接受了马列毛主义的熏陶,开始看清资本主义的本质,也开始看清我们自身所处环境的本质。由于疫情,学校放假,我呆在家里和父母聊了很多我的所思所想和我对现实的批判。刚开始父亲批评我,认为我太过年轻气盛,太过没有经验,太过愤世嫉俗,我没有多解释,我只对他做出了几个预言,其中第一个就是“哪一天要把你们的舌头割断!”就是不让我们学习母语了。他刚开始嗤之以鼻,结果今年年中,我的预言就开始实现了。 

首先是五六月份的时候,坊间流言要说要进行“双语教育改革”,要把原来全科蒙语教学中的汉语文、思想政治教育和历史改成纯汉语教材教育,一下子引起了轩然大波。我的朋友圈里大家到处都在转发这条消息,并发出反对意见,抬出了习近平曾经说过的“认为任何文明比自己文明低等是愚蠢的行为”等言论为自己正名。不过我知道自己的小资产阶级局限性,我没有办法,更没有胆量做出这种抗议行为,毕竟从去年刑法修正案把微信等聊天软件纳入刑法证据之后,这个警察国家的独裁程度真的让我胆寒。但另一方面,我其实是半信半疑的,因为这个东西是违反宪法第四条和相关法律的,而且在既没有经过中央政治局会议,又没有经过常委会讨论,更没有国务院的红头文件的情况下公然破坏、僭越自己的法律,是非常愚蠢的行为。我相信,虽然现行的行政体系非常低效低能,不过不至于干出这种事儿······应该吧? 

于是没过多久就有了辟谣声明,说一切照旧,让蒙古族人民松了口气。但还是那么的突然,八月中旬开始,要改变蒙古族教育的说法又出来了。而且这次更具体:从今年新学期开始,小学、初中的所有少数民族学校的“汉语文”课程改为“语文”,都要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汉语)的教材,不再使用原来蒙汉兼容的汉语教材。然后从第二年起,将思政改为汉语教材,同理第三年起将历史改为汉语教材。但只有个政策解读,依旧没有红头文件,也就是说依旧不合法,而且就算有红头文件也没有公开,更没有下发到基层教育部门和学校。 

关于统编语文教材方案的解读,毫无逻辑性可言。没学过前六年汉语文的初中生怎么办?初中生到了高中是要用汉语学历史、政治吗?那么地理还是蒙语?高考文综卷一会儿用蒙语一会儿用汉语这么反复横跳吗?


点此看完整的政策解读

这样而来蒙古族民众悲愤交加的状况更加明显了,我的全朋友圈都炸了。大家都在疯了似的转载那个政策解读的文件,并声讨这个文件传达的精神。更有甚者直接改写了都德的《最后一课》,借助微信推送到处传。甚至我的一些在军队的朋友们都不顾安危打电话来跟我询问。长时间以来积攒的愤怒决堤了,因为这个碰到了蒙古族群众的最脆弱的底线: 

我们让渡了土地,你们并没有像你们的故土一样对待它! 

我们让渡了权利,你们并没有像你们的亲戚一样对待我! 

我们让渡了金钱,你们并没有像你们的朋友一样给我花! 

还要让我们让渡我们的母语吗!!! 

就连我们最后的尊严也要剥夺吗!!! 

我的朋友圈被各种保护民族语言教育权利的言论所充斥,我家族群里的哥哥姐姐们在转发一大堆保护民族语言的言论。从高级教授到底层小主播,无论是谁,顿时沉入了汪洋大海般的惆怅和悲愤之中,这是我无从感受过的。 

我小时候发生过一件事情。一个辽宁来的煤老板酒驾撞死了一个牧民,轻蔑的说了一句:“不就是个牧民吗?陪个四十万就完事儿了!”当时也出现了群情激愤的状态,认为这是对民族的歧视和压迫,顿时军队警察开始再次进驻大学校园,包围住所有的宿舍食堂等设施。有人错误的把这次的事情看成是民族矛盾,有个乐队演唱了一首叫《起来!我的内蒙古!》的歌,鼓动蒙古族反抗,成员全部失踪。但试想一下,这真的只是民族矛盾吗?假如他撞得是某个蒙古族官僚的爹他又会怎么样呢?所以说工友们(我一个学生可能这么说不太适合,请见谅),这是阶级矛盾啊!如果被撞的是个汉族农民,那他也只会说“不就是个农民吗?陪个四十万就完事儿了!”资本主义逻辑下我们的命就是这么贱啊!同志们!但那次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如此大的反响和激动,而是被冷处理了,并没有这次这么闹得大。 

有些民族情绪极强的老师在听说双语教育的事情之后,马上开始建立微信群,鼓动家长们进行主动的抗争。我原本以为一向沉默老实的蒙古族家长们会逆来顺受,但并没有这样,大家也非常愤怒,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欺骗!觉得自己孩子的前途,民族的未来开始被掐断! 

我的高中老师是个极其小心的人。他曾经也穷过,也在工地干过活儿,也被人害过,所以他对人情世故认识的非常透彻,万事都非常小心。但这回他也忍不了了,到处发激进言论的文章,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我的表婶,也是一位老师,听到消息在课堂上和学生们痛哭流涕,这样的景象比比皆是。 

我的新老同学们更疯了一样。他们开始到处疯狂的转发各种爱护语言、爱护民族的文章,甚至是誓言书,发誓要保护母语,与母语共存亡。还声称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宪法和法律所赋予的权利。不过此时的我已经不相信这个了,中国政治的一大特点就是: 

法律,不存在的! 

制度,不存在的! 

胜利,就是要在规则之外找到规则! 

在制度之外找到制度! 

到时候,宪法都给你改了,把你杀的骨灰都给你扬了,你还能剩个什么?!他们制定的宪法,他们制定的法律,他们出台的修正主义,他们难道不能随便改吗?!工友们是不是?你们见得应该不比我少吧?维护合法权利的人却终究被关进监狱! 

同志们! 

什么叫颠倒黑白?! 

什么叫徇私枉法?! 

什么叫资本主义?! 

我是第一次见识到了,也彻底失望了。除了推翻一切重新再来没有别的想法了。工人的国家,无产阶级民主的国家,为什么变成了今天这幅德行?对内实行阶级压迫和民族压迫?连少数民族最基础的文化权利都要剥夺?! 

八月下旬,消息炒热到一定地步之后,已经有人开始思考系统的抗争措施了。最后大家决定九月一号开始实行罢课,没开学的不去开学,开学了的家长拼命把孩子带回来进行罢课(蒙古族很多居住在农村,因此蒙古族学校大多是住宿式的)。并在九月一号开始进行游行示威。消息一传出,我所在的甘旗卡镇的所有公职机关都吓得魂飞魄散,要求自己的公职人员不能参加任何活动,要提高“政治意识”,避免这些东西(甘旗卡镇蒙古族占绝大多数,因此也是很有震慑力的)。开会的频率越来越高,不求稳住思想,只求拖住公务员们。 

八月二十日到二十八日之间,很多社会名流和著名学者都开始发布声明,抵制双语教育改革,支持全科蒙语授课,这里有大家熟悉的安达乐队、额尔古纳乐队等著名乐队。有些学校召开了紧急家长会,想要提前警告家长们放弃这种“愚蠢的行为”,但是大部分学校和老师都“警告”的十分出色!比如一位老师,他在开紧急班会时没说一句话,没收了所有家长的手机,在黑板上写了一句话,“大家要有脑子啊!”其中“脑子”用了大大的红笔写的。大家顿时心领神会,是不是有一种《最后一课》里面韩麦尔老师的形象? 

各乐队关于反对双语教育的签字画押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些激化情况的小插曲。我们当地受人尊敬的教育工作者,甘旗卡初级中学校长,充满民族情绪的斯xx的电话被录音举报,声称其破坏民族团结。斯校长在我们本地乃至整个内蒙古地区非常有影响力,他被举报无疑是非常令人心寒的。他能够工作到今天,能不是如履薄冰过来的吗?他想说的心里话不肯定是对最亲近的人说的吗?最亲近的人就这么点了他,可想情况多么的恶劣!斗争多么的残酷!这更激起了一部分人的愤怒,有些甚至对一切不宣传的蒙古族扣上了“叛徒”的名号,不过这种情况不多。 

为了将学生拉出学校,八月二十九日有些已经开了学的学校的家长开始聚集到学校去进行示威,要求放出学生。本文完成于八月三十一日,截止今日,抗争活动已经进行了两天了。下面,我将着重阐述这几天以来的抗争活动。 


三、八月二十九日、三十日的抗争 

首先,必须要说,这次抗争借助了大众传媒的便利性,参与人数非常广泛,组织性和积极性都很高。 

上文提到过,八月二十九日之前,就有很多民族主义强烈的老师在自己所在的各个微信群中发布相关消息,号召蒙古族同胞们联合起来共同抵抗。这里我想以我们这儿的一位老师为例。吴xx,甘旗卡第一中学教师,教授音乐,有很强的民族意识。她一听说这个消息后,立马组织了一些微信、QQ群,宣传鼓动了很多蒙古族同胞参与抗争。据测她鼓动了接近五百名家长参与抗争。 

八月二十九日当天清晨,天还是阴的,甘旗卡蒙古族初级中学(下简称甘镇蒙中)门前大批的保安、警察和老师严阵以待。吴老师带领一大堆学生家长在门外与校方对峙,坚持要领回孩子们。起初只是家长方面在声嘶力竭地吼而已,后来警察大队副队长公然使用暴力踢了一些家长,家长们怒不可遏,情绪变得十分激动。他们开始唱起一些带有民族情绪的歌曲,如《我是蒙古人》等来进行抗议。到了上午十点多左右,带头的吴老师被警察抓捕,家长们围堵了押送的警车很久,最终还是让他们送押走了(当天下午吴老师发“一切安好”)。 

视频:家长们集体唱歌抗议
视频:家长们聚在门前抗议
视频:吴老师被抓

下午,有蒙古族群众看到了吴老师被押走的视频,非常愤怒地骑着电动车从乡下来到了学校门口,声称:“我在视频里看到蒙古族群众被抓,我就立马到了车库想开车过来,结果车不在,我就骑了电动车从乡下赶来了。这是什么事儿?!我跟大家说,我们都是蒙古人,我们可能不认识,但是要还敢抓你们的话,你们抓几个!我就跟几个到你们警察局!”在场响起了一片掌声。 

视频:上述段子中的小哥

在离甘镇蒙中不远的育红小学的门口也堵了很多激动地学生家长,他们愤怒的要求学校放开学生回家,不过由于学校的坚决反对当天并没能放行。大批家长们等到了很晚。我在当夜九点多过去看情况时,身边过了好几辆装满警察的机车。甘镇蒙中门口已经没有家长了,但是小学门口依旧很多家长围着,大家都在等着学校释放学生(根据一条短视频说当晚还是放了一些学生的,不过我不能确定其准确性,可能只是误报)。 

夜晚聚集的群众
视频:声称“旗委来放学生了,家长们回来取”

当天除了甘旗卡镇之外,其他地方也爆发了家长们抢学生的抗争行动,大部分都在当天获得了胜利。库伦旗的蒙古族中学学生的家长们把孩子拉出来的时候好像从集中营里拉出来似的,还有扎鲁特旗等地方都进行了相关活动并取得了胜利。有些学校甚至玩起了“两面套”,当政府的面唯唯诺诺,劝学生回校,背面直接发公告告诉家长们要“有脑子!”我的一个在呼和浩特市的同学打电话给我,她的弟弟二十九号要开学,他有十几个同学没有去学校,他老师给她打电话说大学生不知道这些理吗?她弟弟也不想去学校向我征求意见,可见在这个事情上群众的统一性。我考虑到此事的复杂性,本来和她提了谨慎的方案,先去观察,若第二天上学人数太多还是送去吧,她同意了。但第二天,并没有任何学生正常开学。 

视频:库伦旗学生出学校的状况

二十八日,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内蒙古自治区区长布小林在一个小学的家长发言中提到:“就双语教育的问题我们会与家长们沟通的,我们有印好了两版教材,新版的和旧版的,到时候会根据情况发给大家的。请大家放心!”但是群众显然不买账,人们都在说“没有红头文件不能信布小林区长的话!” 

关于不能相信布小林区长的话的图片

第二天早上,育红小学和甘镇蒙中陆续放开学生回家。家长们都欣喜若狂的手舞足蹈。在地方,海斯改等地小、初学校也放了学生。不过学校虽然开放禁令,不过各班情况不一,有些班级全班罢课,有些班级教师为了自己的职位不放走,或只放走了一两个人。还有些学校学生自行走出校门,可谓是很具有抗争意识的一代! 

视频:海斯改初中学生出校门
视频:学生自行出校门,学校不明
视频:家长们高兴地手舞足蹈的视频

就此可以说抗争行动得到了初步的胜利! 

第二天开始示威和辩论扩大化,农牧民家长们和高高在上的教育官僚不断地进行着辩论说理,而官僚们只能用故作镇定和陈词滥调搪塞家长们,别的一无是处。封锁的范围也逐步扩大,人们也变得越发不可收拾。 

视频:学生家长和校长的辩论,大意是要求校长听取老百姓的话,视频中的男性是前一天的骑电动车来的小哥

最具影响力的是通辽蒙古族中学(下简称通辽蒙中)学生的自发性示威。要我没猜错,那应该是下午下课后。学生们不能出校门,聚集在校门口向外面大声嘶吼着爱蒙古族、爱蒙古语的诗句,大声唱着歌,带着哭腔唱着歌!老师们名义上出来制止,实际上在录这些学生的视频散布到网上去。空前危机的氛围笼罩在每一个人的身上,使人民群众紧紧地拧成了一股绳!学生们一直在对着大门外唱着歌、念着诗,青涩的嗓音和泪水打动了每一个看到那视频的人。当天晚上,据说舍博吐小学还发生了学生跳楼自杀以示威的事件,现已不治身亡。听着视频里医疗车警笛的声音,我们每个人的精神都紧绷到了极限。 

视频:通辽蒙古族中学学生高唱歌曲,朗诵诗歌抗争的场景
视频:营救舍博吐小学跳楼学生的救护车

据最新消息,各地方即将出动警察、军队,将用最可耻的方法挑衅家长们的暴力行为,甚至要在家长面前撕毁焚烧成吉思汗像,让家长们采取暴力行为再进行镇压。这种违法的可耻手段都用上了,说明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了。但是由于今天时间有限,我不能把我所知道的关于这荒谬的政策的起因和出台全部写的一清二楚。  

十万火急!恳请所有看到此文的朋友迅速扩散,尽快让大家看到,扩大此事的影响力。希望无产阶级兄弟们能支持我们的抗争行为!抵抗对少数民族权益的不法侵害! 

这就是抗争目前的发展阶段,已经使我个人的精神非常紧张且兴奋了。我终于看到了死水一滩的故乡泛起了一阵波澜!我也终于看清了马恩列毛革命前辈们的文章中的真理在实践中的表现!终于看到了群众政治在现实中的体现!我将关注事态发展,更新消息,直到最后。 


编者注:本文完成于8月31日,9月1日投稿。以下是来自作者的最新消息: 

昨天(9月1日)开始各地高中也开始了抗争行为,现在几乎所有蒙古族学校都停课抗议了,这表现了这些反动派的羸弱不堪。

呼和浩特等大城市已经全面封锁了,有些地方一开始就出动了警察,但一方面警察怕事儿,另一方面家长们也没提出太强硬的诉求,只是把学生接回家罢课,而且警察中也有很多蒙古族,所以暂时没听到大规模镇压的事情。

像甘旗卡第一中学(蒙古族高中)本来不想放学生,早早地开学了,今天家长们围到了校外,校内学生们也群情激愤,旗委书记最后还是怂了,要学校放学生。还在发生抵抗的有内蒙古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蒙汉合并的高级中学,内蒙古最优秀的中学之一),学生们罢课了一天,要求回家,但最终还是没熬过封锁回去上课了。

然而,特色开始开动舆论宣传机器,让汉族小孩穿上蒙古袍录制支持改革的视频,简直无耻至极!斗争还未结束,请继续保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