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26

6526


四月初夏的時節天氣不再總是陰陰冷冷的,青年閉著眼躺在浴桶裡舒服得快要睡著,長長的眼睫下是被熱水熏紅的臉頰,

待水溫漸涼才起身擦水,青年赤裸的身體只披上一件樸素的藏青色錦袍,腰間的衣帶只隨意打了個鬆結,兩片布料才勉強收住,遮掩不住白皙的頸子和胸前鎖骨,春光都露了大半。不過他不在意,那個人不在,而他不喜旁人貼身侍候著,屋裡不會有第二個人。

走動的兩條腿因為剛泡完熱水還顯得紅彤彤的,青年想著待會要做些什麼來打發時間,書房裡新添的幾本書已經看完了,這些天來也新編了一曲琴譜,那人離家出征邊關數月未回,他總要做些事來分分心,才不至於放空的時候腦袋總想著那人。

漫步走回寢間,他想他可以抄抄書,練練字,然後把最喜歡的話本再看一遍,然後,然後……

然後他就看見那人坐在房內茶几旁的凳子上,一手支著頭,挑著眉似笑非笑,欣賞著美人出浴景。

青年腳下一頓,又邁步往前走了去,面前那張俊逸好看的臉沒怎麼變,只多了些來不及理去的鬍渣,男人長手一撈讓青年坐在自己腿上,捧著他的臉壓過去在他的唇上親了親,又埋頭嗅了嗅青年身上剛沐浴完的清香氣味。

「想我沒有?」手指一下一下地摩娑著青年的後頸,細緻柔膩的手感令男人愛不釋手。

「嗯。」

「嗯是什麼意思?」

「……想了。」

男人又吻向青年的唇,仔仔細細的親了遍,然後撬開牙關伸舌掃進那片柔軟,揪著青年的軟舌吮吻不放,待在頸上的手沿著背脊往下摸,經過腰間時掐了掐,又伸掌在渾圓的臀肉上揉揉捏捏。

被吻得迷迷糊糊渾身發軟,兩唇分離時青年的唇已被吻得紅潤水亮,

 

「你……」

「先幫我弄一次,好嗎?」按著那隻摸在跨間的手不讓他抽離,男人故意湊近青年發紅的耳尖,他知道青年最受不了自己低啞著嗓音靠在他耳邊說話。

 

鬆開男人的褲腰,勃發的性器挺得昂揚,青年猶豫一瞬,伏下身體跪在男人身前張唇把東西含進嘴裡,小舌滑過柱身,在前端孔洞上輕輕舔弄,身前的人僵直了身後發出一聲舒爽的喟嘆。

他原先是想讓青年用那雙漂亮的手幫自己紓解過一回,沒成想那甚是害羞的人居然主動為他做了這樣的事。溫暖濕潤的口內包覆著陽根吃進最深,圓頭頂到了喉嚨有些難受,軟舌上上下下舔著,時而收緊口腔吸吮,青年染了媚意的桃花眼悄悄往上瞧,向來從容的俊帥面孔隱忍得直繃著,呼吸也開始不平穩起來。

埋在自己跨間的人嘴裡吞吐著他的陽物,一頭烏黑細軟的長髮如瀑,精緻漂亮的美顏因為嘴巴開始發痠皺著眉,卻還是努力想讓他舒服而輕輕抽動,下身與視覺的雙重爆擊差點讓男人馬上繳械。

離家數月沒有美人在懷,這下他得用多大的意志力才能忍住不讓自己立刻在青年的嘴裡洩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