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42

我不知道我在寫什麼

事情是怎麼變成這樣的呢。二階堂大和在餐桌前正襟危坐著,面對兩道冰冷的眼神,不禁流下一絲冷汗。

到底是怎麼漏餡的?雖然沒打算瞞上一輩子,卻也沒想到會這麼快被監護人(大概)抓來當面對質。合理懷疑是タマ那邊擋不住ソウ的質問就十分沒用的全招了,嗯,肯定是這樣。畢竟面對手拿凶器的ソウ正常人都無法反抗的。話說回來,要做飯就趕緊專心做飯,可以放下手上的菜刀嗎?

和泉三月清了清喉嚨,十分嚴肅的開口道:「現在一五一十的全說出來吧,大叔,你是怎麼和環搞在一塊兒的?視情況我會,呃,努力拉住壯五的!」

逢坂壯五沒說話,面色陰沉。他覺得和泉三月的保證一點可信力都沒有。

事已至此,大和只能硬著頭皮開口:「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

「說重點!」

「你確定想聽後面兒童不宜的內容?你們敢聽我還不敢講……」

壯五和三月面面相覷。雖然在場的都是成年人了。

良久,壯五痛心疾首的說道:「他還只是個孩子!」

三月好心提醒:「雖然已經成年了。『最想被他抱的男人排行』今年還前進了一名哦。」

壯五頓了一下,還是十分沉痛的說:「環くん他……他什麼都不懂……」

「這倒是真的。」大和涼涼的補充道:「我的老腰到現在還在痛呢。」

三月一愣,突然驚覺他們好像弄錯了什麼重點。他拉著壯五到一旁竊竊私語了一陣子,最後回來沉重的拍了拍大和的肩,語重心長:「你也是不容易啊。」

「不是……你們回來!不要不說話!讓我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