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深夜的電話

1.深夜的電話


雪山銀燕一家人在這年的寒假舉家到加拿大度假去了。他們的小堂妹在那留學,新曆年時還在適應環境沒回來,念女心切的史羅碧當然是年假前一日就會搭當晚的飛機出發,而小弟到哪他也跟著到哪的弟控史艷文自然也跟著過去。大概是為了避免只有兩人過去的尷尬,他索性全家都帶過去替自己找了個『過年就是要團圓。』這冠冕堂皇的理由。

 

大學的寒假放得比所有人都早,當銀燕正要告訴劍無極今年過年他們全家不在國內時,沒想到對方卻早先一步開口說寒假要帶著始回日本,當作他考上大學的禮物。

 

往年都出現在史家年夜飯桌上的風間家兄弟,兩家人如此剛好地在同時出遊。

 

銀燕扭頭想了想,這好像是他們相識以來第一次沒有一起過年。

劍無極笑著,一如往常地調侃他。

 

今年沒有我在,笨牛不要太想我啊。

 

還來不及回話,劍無極就朝著站在宿舍大門外的風間始跑了過去,倒是記得轉頭向他道別。

 

 ※

 

史艷文租了輛車,憶無心沒課時載著大家到附近的景點,而碰到她要上課的日子就各自解散。

 

銀燕醒來的時候剛好趕上飯店的早餐時間,來到餐廳時只有兩位哥哥在。據大哥所說他們兩老一大早就出門了,也不知道父親是否成功勸退叔父偷溜進無心的大學觀察她的交友狀況。三人很有默契地不再提到那兩人的行蹤,默默地吃著早餐。

 

史仗義三兩下扒完盤中的食物後,拎著背包包就往大門走,史精忠即時叫住他提醒回來的時間。

 

沒有特別計畫的銀燕緩慢地消化早餐,而這時喝完最後一口茶的史精忠收拾好杯盤站起,他才注意到大哥已經完全是外出的打扮了。

 

「大哥也要出去嗎?」

「嗯,以前很照顧我的前輩就住在附近,要去找他敘舊。」離開前他同樣也提醒了銀燕要在時間前回來。

 

抱持著對自家大哥為何要一直強調時間的疑問,銀燕剛回到房就聽到被遺忘在床上的手機不斷傳出訊息聲。連思考都不用就知道是誰傳的,會這樣洗他板的也只有一個人。

 

劍無極一連發了十多張照片,快速滑過,大多是景點照,最後一張是他跟始的自拍,在一座普通的小橋上,看不出是哪裡。滑到最下是一通未接來電,跟幾張問號貼圖,還來不及回覆,那人又再度打了過來。

 

「笨牛你在外面?」

「沒有,剛吃完早餐。」

「現在都幾點了還吃早餐?都在國外度假還睡懶覺你也太浪費了--看到照片了嗎?你等下要去哪?」

 

即使早就習慣劍無極的語速,但碰到連發的問題還是有點暈頭,他先從最有印象的開始回答,而這正巧也是目前他煩惱的事。

 

「還沒決定,大哥跟二哥都出去了,父親他們也是從早就不見人影。」

「你們一家子怎麼沒一起,無心呢?」

「她今天有課,所以父親說今天各自行動。」

 

話筒另一方短暫地沉默,銀燕這時才注意到有風聲,對方似乎不在室內。看了下時間,日本應該是快要晚上十二點。

 

「你在外面?還沒回旅館嗎。」

「早就到了,只是裡面不方便講電話。」說到這劍無極突然笑了出來「還記得我是住膠囊旅館吧?就是史仗義那臭小子說像停屍間的那個。」

 

銀燕想到那天劍無極跟小空吵了老半天的情景也忍不住笑了,他按下擴音,仔細看起剛剛傳的照片。

 

「你們今天去京都?」

「沒想到笨牛光看照片就知道,我還刻意不傳那些知名景點的照片。有沒有看到那個銅牛的雕像?聽說摸了牛會變聰明,怎麼可能--」

 

心知對方拐著彎在說自己,銀燕有些窘地岔開話題「最後一張照片是哪?」

 

「哪張?這張喔,這裡是我跟始的老家附近。」劍無極的語氣突然緩和下來「那條小河跟以前一樣都沒有變。有沒有看到兩邊的樹?到了春天會開滿櫻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再看一次。」

 

陷入回憶的他說話的聲音很輕,彼此所處的環境都非常安靜,銀燕聽著那有些失真的呼吸聲,不自覺地脫口而出。

 

「下次一起去吧。」

「--什麼?」

「去看櫻花,就我們兩個。」

「呦、笨牛開竅了,沒想到那麼浪漫。」

 

劍無極噴笑出來,銀燕頓時覺得臉上有點燙,還是繼續說下去。

 

「今年來不及,我們明年去。」

「別鬧了,光這一趟已經花光額外的存款,而且始才剛上大學。」

 

想到那人家裡的狀況,銀燕開始後悔自己竟然毫不考慮地就說出邀約,正想道歉時,卻聽到劍無極收起笑意,意外認真地回覆他。

 

「短時間不可能,至少也要等到他畢業……五年後吧。」

「好,五年後。」

 

銀燕正經八百的回答讓劍無極再度笑出聲。

 

「你這笨牛就不能深情點嗎,這麼好的氣氛被你搞到好像上課回答老師問題。」

「我是認真--」

 

反駁的話被對方突然壓抑的大叫聲打斷。

 

「笨牛!現在幾點了!」

「幾點?現在……十一點多。」

「都忘記時間,竟然錯過了--」

 

銀燕完全不明白對方在扼腕什麼。

 

「第一次在國外過年本來想倒數看看的,算了。」一掃剛剛的失落,劍無極馬上振奮起精神,再度開口「新年快樂,銀燕。」

 

「新年……」他這才恍然大悟,難怪大哥要提醒他們回來的時間,明明沒有特別約要去哪。

 

「喂喂喂你不會忘了吧,你是出門玩就忘了時間的小學生嗎?雖然那邊還要等十三小時才過年。」

「……我真的忘了。」

 

劍無極啞口無言。

 

「罷了罷了,本來想今天沒有我在你會寂寞,枉費我還特地等到現在。」他打了個呵欠,聲音也不像剛接起電話時那麼有活力「晚安了,笨牛。」

 

知道對方是特意等著自己,銀燕有些動容,但向來不擅言語的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此刻的心情。在聽到對方作勢要掛電話時,行動搶先了思考一步。

 

「劍無極!」

「按怎?」

「以後都一起過。」

「哎笨牛在說什麼,我不是每年都去你家蹭飯?」

「不只這樣,我們可以一起貼春聯、一起圍爐守歲,還有放鞭炮--」

「等等等等!你今天是吃錯藥了嗎!」

「我是認真的。」

「你呀……全都在你家過,是要我嫁過去不成?」

「你不願意嗎。」

 

向來伶牙俐齒的劍無極被這突如其來的告白堵到一句話也說不出,沒料到銀燕會毫無徵兆地說出這話,差點連手機都被嚇掉。銀燕默默地聽著話筒另一端傳來手忙腳亂的雜音,過了好一會兒才再次聽到他開口。劍無極的聲音有點模糊,聽起來像是摀著臉在說話。

 

「……笨牛,這種事當面說是常識吧。」

 

銀燕確實開始後悔透過電話說出這番話,只因此時的他必是難得的滿臉緋紅。

 

「對不住。」

以為他又下意識道歉的劍無極語中帶著點不滿「我說你啊──」

 

「等你回來,我再說一次給你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