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3.

兔芽joy

3、

张日山惊讶的望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男人,更闻到了扑面而来浓重的酒气,而男人只是一言不发的用双眸直勾勾的盯着他。

“佛爷,您回来了。不早了,您喝了酒,我先扶您回房……”张日山尽力镇定下来,微微低头躲开了佛爷的眼神,他上前一步试图扶住对方,但却被对方甩开。

“我回来了…你却要走……”张启山低沉的声音里含着咄咄的怒意,说完他便将身后的门关死,并步步紧逼的走向张日山。

“佛爷…我…”直面佛爷的怒火和质问,男人向来的霸道和强势,都令张日山不由的向后退去,他为难的开了口,可到底什么也说不出来。

“张日山,你竟敢…说要走…”张启山的滔天怒火已被今晚下肚的酒精彻底点燃,眼前这个一辈子没有忤逆过他半次,为了他连命都可以不要,说过誓要追随他战死在沙场的人。如今竟对他说要走,只要想起张日山的离开,他张启山就觉得好像被什么东西堵在胸口,那口气沉不下去,更呼不出来,几乎令他窒息…他不会接受,更无法宽恕,他的人胆敢弃他而去…

“佛爷…唔…”张日山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佛爷突然捉住了他的身子,并俯身狠狠地吻住了他。

男人如同暴怒的野兽将他压在墙上,桎梏在双臂之间,那充满占有欲的啃咬着他的唇瓣,修长的手指用力捏住了他的下巴,强迫他张开嘴巴,用霸道的舌尖勾缠着他的不断纠缠,渐渐深入,渐渐强烈,渐渐不受控制。

佛爷的味道和刺激的酒精味同时汹涌的充斥在张日山的口中,似乎让他也跟着醉了,他闭上眼感受着男人对他的褫夺,那近乎撕咬般的亲吻,从鼻尖,唇角,下颌,一路向下,甚至已撕开了他的衣服,那指尖正亵玩着他的乳珠:

“呜……”粗糙的摩擦和湿润的挑逗,带来的是痛苦和欢愉的双重触感,张日山不由自主的挺起腰,贴近身前的男人,身上的衣裤都在不知不觉间解离,但在金属扣环叮当作响落地的那一刻,他有些回神,试图推开压在身上的人,手臂却丝毫力气都用不上,男人的双眸充满了高涨的欲火,还有让人不寒而栗的威慑。

“…你还想跑?”张启山眯起的深眸里尽是不悦,说完就倏然握住了身下的人已半挺的欲望,在手里恶意的套弄圈动起来。

张日山立刻失了力气,仰起脖子发出加重的喘息声,双腿忍不住发软,但身体被迫靠在墙壁上,不给他半分躲避的机会,那张白皙的精致脸庞因染上情欲而泛着诱人的颜色,最脆弱敏感的下体因为佛爷的触碰而越发的兴奋,不受控制的电流在身体里穿梭着,连指尖和头皮都在发麻。

见此情况,张启山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味,不顾这具剧烈颤抖着的身体,他仍在那人隐秘的部位,不断的玩弄挑逗,那吐着温热气息的唇凑到了圆润柔软的耳珠舔咬起来,同时将那刻意羞辱的话语送入了耳中:

“张日山,你被爷玩的这么舒服的时候,还会想那个女人嘛?嗯?”

正深陷情欲深潭之中的张日山,忽得被这言语一激,整个人被灭顶的快感混合着难以言说的羞耻感淹没,瞬间绷紧了身子泄了出来,才刚从唇缝间溢出了一丝呻吟,张日山就觉得身子腾空,被佛爷抱住了腰,整个的将他托起,跌落在了不远处的床笫之上……

没有温柔的开拓与润滑,只有迫不及待粗暴的挺进带来撕裂的痛感,腥膻咸湿的味道混杂着的空气里的血腥气,在鼻腔里来回的打转,可这真实清晰的痛楚,让张日山在此刻意识到他几十年来思念至极的人,终于亲密无间的与他融为一体,酸楚的泪意从心底弥漫出来,打湿了睫毛,他慢慢抬手主动抱住了佛爷的结实的背,并伴随着几声细碎的轻吟:

“…佛爷…啊……”

“张日山…你不是很享受吗?不是还清楚记得吗?怎么就偏偏忘了…你早就是老子的人…”张启山在肆意的驰骋冲撞中发泄着他心中的愤懑与不甘,望着在他的占有下已被情欲染透的人,他仍不能有一刻停止宣告对这人所有权。

“说…说你是我的…”张启山的嗓音嘶哑慵懒,下体仍凶狠的抽动着,甚至以此逼迫着人顺从他,臣服他。

“…佛爷…啊…我是…是您的……”张日山不再抗拒也不再掩饰,他心甘情愿的敞开了自己的身体和真心。因为只有他知道,或许,这是今生最后一次,他能够与佛爷亲密无间的拥有彼此了。

“张日山,我不许你忘了,你到底属于谁……”张启山看着眼前的人朦胧的泪眼,心间倏地一痛,说完后捏起张日山的下巴,再次用力的吻住了那早已红肿的双唇蹂躏着。

几乎整晚,佛爷都逼着张日山不停的回答他,霸道,不容抗拒。

反反复复,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最后一次那滚烫的液体留在了体内,腥白与暗红的痕迹已沾染得到处都是,大汗淋漓的张日山脱力地瘫软在了床上,而佛爷却始终牢牢的手臂将他困在怀里,直到身后那呼吸声从急促渐渐变得平缓绵长,张日山始终没有闭上眼睛睡去。

强忍身体的不适,张日山小心翼翼的从已熟睡的佛爷的怀里离开,颤着双腿下了床,难以启齿的地方顺着大腿留出了浊白的液体,让他难为情的咬住了嘴唇,从地上捡起些衣服随便穿上,张日山步子有些艰难的走进了浴室……

简单的清洗过后,张日山拿了热毛巾出来,体贴细心的给佛爷擦拭着脸和身体,泛红的眼角却悄悄地滑落一滴透明的泪水,他急忙用手背抹去,不想被这眼泪模糊了视线,他还要好好的,再好好的看看佛爷,他要牢牢记住佛爷的一切:

“佛爷…对不起……”

一声道歉随着张日山轻轻落在佛爷唇上的吻,悄然消逝在了浓重的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