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21+3

NAGI:我躺著也中槍

「我說大叔啊。」

「幹嘛,七五三?」

「……我要問你一個問題,你先做好心理準備。」

「呃,這麼殺氣騰騰,我是要做好什麼心理準備?」

「因為視情況我會決定要不要從沙發上跳起來揍你。」

「喂喂哥哥我最近可沒做什麼虧心事對大家也很溫柔喔?!」

「你確定?」

「……我剛想了一圈真的沒有呀,我拿ナギ的限量抱枕發誓。」

「你拿他的抱枕發誓有什麼用啊?!不管我要問了。」

「請問。」

「你跟一織……正在交往嗎?」

「……」

「你噴啥啤酒啊!!!!好髒!!!!!!!!!」

「抱歉抱歉……等等我是在對沙發道歉,不是說做了虧心事的意思,你先坐下。」

「我給你三十秒解釋的機會,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太短了吧?!」

「有就不錯了!!!今天要是九条在這質問陸的話你已經死了!!!」

「呃,聽起來好可怕你不要讓我想像……好吧好吧讓我想想該怎麼說……」

「哼。」

「……正確來說是追求中,這樣行吧?不行了你還是打死我吧,我現在就想死了。」

「你給我起來講清楚說明白!!!我是不會輕易把一織交到你手上的!!!!」

「這是兄長大人要親自把關的意思嗎?」

「我弟弟這麼可愛怎麼能隨便被奇奇怪怪的人拐走!!!」

「我應該不能算在奇奇怪怪的人的範圍吧?」

「哪有人自己講的啊?!算了,既然是認識的勉勉強強算你過第一關。」

「謝兄長大人。我能先問問您是怎麼發現的嗎?」

「你沒有發問的權力!!!」

「我是真想不通哪裡漏餡的,除非……哎好吧,你也知道イチ裝得很成熟骨子裡純情得很……」

「我就知道你幹了什麼好事!!!!納命來!!!!!!!!」

「等等等等我只是普通的告了個白而已!他說這幾天給我答覆的!」

「你真的沒做什麼奇怪的事?!」

「真沒有好嗎!你到底把我想成什麼了!」

「哼,暫且饒你一命。接下來你給我把過程一字一句的交代清楚。」

「兄長大人……」

「我還沒准你這麼叫!!!!!」

 

 

相聲講不完,累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