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21


二階堂大和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第一個映入眼簾的便是緊蹙著眉頭的一織,正從上方俯視著他。

他花了一點時間重新找回對這個世界的感知,摸了摸自己的臉問道:「嗯……我是不小心睡著了嗎?ミツ……還有ソウ呢?」

一織沒好氣的回答:「哥哥我已經扶他回房間就寢了。逢坂さん則交由四葉さん和六彌さん處理。」

「唔哇,出動了兩個人啊,真是大陣仗。」大和咋舌,「所以我就一個人孤單的被丟在客廳?哥哥好傷心哦。」

「醉鬼在沙發上睡一晚也只是活該而已。」他冷淡的答道:「下次請不要在宿舍裡這樣喝酒了,其他人會很困擾的。要不是隊長因為睡沙發而感冒會影響團體工作,不然我還真不想管您。」

被酒精充塞的腦子果真有些不太好使。他看著一織,過了一會兒才突然笑了起來:「我知道了,這就是ナギ說的傲嬌的嬌對不對?」

「……我真的要丟下您了,再見。」

「欸欸等等--對不起啦是哥哥的錯,我過兩天給你換造型便當的圖樣當作賠罪好不好?」

「誰想要啊!那個才不是重點!」一織終究還是怒吼了出來。

 

好說歹說之下他硬是死皮賴臉的纏上了看起來一臉疲憊的高中生,雖然感覺差點被丟出宿舍門口,但一織還是堅強的負起了將他扶回房間的重大任務。イチ人真好啊,要是能夠再溫柔一點就好了,他樂呵呵的想著,身體一半重量隨著左手臂壓在別人的身上。

「……您說出來了哦,二階堂さん。」

「嗯?是嗎?那也無所謂吧,イチ確實對我太冷淡了。」

「那是因為二階堂さん作為大人實在太讓人不省心了。」

「大人都是這樣的啦。」

「哥哥和逢坂さん都是優秀的模範,請不要用大人當藉口。」

「會用大人當藉口本身就是一種大人的展現了。」

一織聞言頓了頓,歎了口氣說道:「……大人真是太狡猾了。」

「所以哥哥有那麼一點不希望你太快長大呢。」興許是醉意使然,大和忽然有種衝動想要親吻他的臉頰。敬那些曖昧不清的感情,敬那些無法言說的快意。

 

 

 

「為什麼いおりん的便當連著變了一個月的圖案啊?不公平!」午餐時間打開便當盒蓋,環不滿的叫了起來。

「請別問了!」一織怒氣沖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