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轉蛋.我們的輓歌/ 原創 / 音夕

[19] 轉蛋.我們的輓歌/ 原創 / 音夕

。主題:「愛人自死亡之地回歸」


≣ 你的選擇是?

► 1. 願你在沒有我的世界裡也能幸福

► 2. 傾訴未能完成的悔恨

► 3. 請帶我走吧




月光穿過朦朧霧氣,照耀在夜間的森林中。


馬車壓過朽葉、越過寂寥的秋與凜冬的交際,往沒有道路的深林前行。此起彼落的狼嚎伴隨著不遠處蝙蝠振翅的聲響,層疊的音調奏成令人不安的交響樂。


突然間,徐行的馬車完全停下來。


半揭的車簾露出少女容顏。「怎麼了?」


車夫道:「前面起了大霧,沒辦法前進。要不要折返?」


短暫沉默後,「喀嚓」一聲,車門緩緩開啟。


「辛苦了,接下來我自己走就好。」


車夫表情有一瞬空白,「不不不,我怎麼能放您一個人呢?」


「這是給你的酬勞。」少女在車夫手上放了數枚銀幣,迷霧下,黑色眼眸漾著一縷紅光。「你載了一個慷慨的貴客,從貴族老爺那裡拿到這些酬勞。」


「若您出了什麼狀況,我會……是的,小姐。」車夫表情茫然地對她微微欠身行禮,行屍走肉般走回馬車。他稍微拉下帽沿,對少女行禮。「祝您一路順風。」


馬車駛離的聲音漸行漸遠。




少女緩緩開啟玻璃音樂盒,箱中有一對戀人在湖邊共舞華爾滋。


少女上緊發條,清脆的樂曲撥開了濃霧,悠揚樂曲引導她在幽暗中前行。


四周的景色隨著樂曲不斷變換,先是莊嚴的聖堂、嘈雜的市集,緊接的是行駛在鄉間小道的馬車——


那是被時間凝固的兩人,終於能在精緻的盒中世界共舞。


越過幽暗的林地、踩著枯朽的葉子穿越深邃的洞窟,抵達世界盡頭。


穿過幽暗的洞窟、穿越過瀑布與流水,「呀——呀——」的烏鴉嘶鳴鑽入腦袋,窩在枯朽的樹枝上休憩。


緋紅弦月高掛在天邊冷笑,陰冷的月光落在黑色大理石棺木,也落在黑髮青年仰望的側臉上。


被音樂聲吸引的青年稍微回過頭,一副驚詫的表情。


「音,」悅夕輕輕扣住戀人的手,「是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音助剛從沉睡中醒來,仍帶著幾分初醒的茫然。他撓著腦袋。「當然記得,親愛的小姐。哎,妳怎麼哭了……」


沒有回答,她就這樣安靜無聲地落淚。音助忍不住伸手碰觸,沿著面頰滑下的眼淚微涼,卻帶著淚水笑起來。


「我本來以為絕對不可能成功,所以,這是喜極而泣的眼淚。」說著用袖子抹了抹眼淚,鼻頭因為哭過微紅。


悅夕本來還想說些什麼,抬頭看音助卻「噗嗤」笑出來。


「頭髮翹起來了。」


悅夕本來伸手想替他撫平,不知何故卻縮回去。


彷彿碰觸什麼易碎物品般,碰觸頭髮的力道很輕。這種試探性的碰觸並未因此停止,從頭髮到肌膚、嘴唇與肩膀,彷彿在確認他的存在。


起初音助還帶著好奇笑看她的動作,漸漸地沒有那麼從容,在悅夕的手鉤住腰的瞬間阻止她的進犯。


「等、等一下,這麼摸我會害羞。」


「……真的是你。」悅夕輕倚在戀人的肩膀上,稍微蹭了下肩膀。對她來說,這樣可愛的撒嬌動作可真是難得。


對方趁他怔愣的一瞬,踮腳偷走一吻。


——出乎意料的是,音助愣了一會兒,臉上微紅。他本來想說些什麼,卻在看見對方臉上表情的瞬間愣住了。


黑色的柔順長髮及腰,漆黑的眼眸中映出緋紅弦月。


曾經的見習修女眼眸夾雜一股赤紅,純潔而邪氣。


外表看似柔弱的她,也曾經用這樣的視線凝視著他。執拗又帶著渴望,黑眸帶著強烈的執著。


音助很久沒看過她這種表情了。


「你消失之後,已經過了兩百年。在那之後,我花了很多時間才找到這個音樂盒。這裡是我透過音樂盒創造的世界,只要樂曲停止,你就會消失。」


在玻璃音樂盒上共舞的戀人漸漸緩下來,音助看著自己的身形逐漸變得透明。


一陣劇烈的頭痛襲來,最後的記憶終於浮現。


這一切肇因於一次失敗的任務。


音助失敗被俘,所幸悅夕幸運逃脫。敵方為了從他身上榨取情報,用銀色十字架將他固定在牆上日夜不斷地折磨。在確定無法得知任何有意義的情報後,用精緻的玫瑰十字架釘入他的胸口。


彷彿還能感受到十字架刺穿胸口的痛楚,敵人在耳邊嘲謔的冷笑。


真正消失之前,停在耳畔的則是悅夕的慟哭。


「奇怪,我應該已經死……不,應該說是消失?我們怎麼還能像這樣見面,是因用了什麼特殊的魔法嗎?」


「這都得感謝魔王陛下,如果沒有她,我早就放棄了。」


時間未在血族少女身上留下痕跡,即使已經相知相識數十年、甚至數世紀,她仍是初遇時的模樣。即使外表仍帶著少女特有的青澀,那股與文靜外表相左的衝勁卻不曾隨時間消逝。


音樂盒流淌的曲調漸緩,輕快的曲調竟有些憂傷。


「音,帶我走吧?就跟之前一樣。」


沒有立刻回答,音助想起與她一起離開教會的時候。


他們曾在神的面前親吻,交付彼此的真名。一身見習修女服飾的她很隨意就交付真名,在他看來不但大膽還有些欠缺考慮。當時他還曾想,或許她會為此感到後悔,可這種揣測純粹是因為對她不夠了解。


少女纖弱有禮的容貌之下,是與外表完全相反的果敢。


——正如她的演奏。


「這次你也會達成我的願望,對吧?」


過去與現在的景象重重疊,今夜,仍是悅夕提出邀請。


交換彼此的真名、逃離教會之後,時間對他們已經不再重要。受到永生詛咒的他們不受忘卻的祝福,執著於過往無法掙脫而自毀的同族也所在多有。


曾以為就會像這樣共享彼此的時間,直到世界終結。


「沒有你的永恆對我來說實在太長。」


悅夕的聲音很輕,幾乎隨時會被夜晚的冷風吹散。


想像著悅夕等待的兩個世紀、獨自走過的長路,笑容從青年的臉上消失,神情看來有些嚴厲。


背對著深紅色的月,音助露出微笑。


「好啊,我們一起走吧。」


在最後的旋律結束前,音助牽著她的手回到棺木中。


毋須提問,亦不必懊悔。


他們有著相同的願望。不願獨自永恆,只願在有彼此的黑暗中腐朽。


玻璃音樂盒落地,奏響的樂曲被埋入柔軟的朽葉中,無人聞問。


在這之後,鄰近的小村諾德開始有了奇怪的謠言。


只要在滿月高掛的夜晚拜訪森林,就能夠聽見悅耳的歌聲。


倘若越過迷霧,往森林深處探索,還能看見青年與少女並肩行走的朦朧身影,以及兩人眼中那抹妖異的紅。




音樂盒:

。消耗靈魂維持「存在」的道具,不宜長久使用。

。可能是魔王從諾德之書中找到的特殊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