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8

1348

1348

在我方当中,能进行回复工作的也就只有宁亚而已。所以自然就承担起回复的任务了,然而,如果自己倒是还好说,对于别人到底受到什么程度的伤,在没有充足的实战经验之前是很难判断的。特别是像希丝那样不怎么将感情表达出来的人,恐怕很有可能在发现不妥之前就超过了极限而倒下了。因此,希丝和王子的动向要更加注意才行的。仿佛就像右手在做着什么事的同时左手在做另一件事那样,忙得不可开交令人混乱。

但是,不这么做不行。

王子不停地施放着攻击魔法,而希丝则是用小刀挥切着恶魔同时也受到一些砍伤。他们各司其职完美地完成着所承担的任务,在这之中只有自己办不到这样丧气话是绝不能说出来的。 

「<重伤治愈>」

判断着希兹身上的伤势变多了的宁亚,启动了从魔导王那里借来的魔法道具,向希兹施展了第三位阶的治愈魔法。

「原来如此!」

宁亚通过直觉察觉到无脸恶魔的视线向自己转来。

大恶魔的那句话大概意味着知道了最初应该要击溃的回复者是谁了吧。实际上,大恶魔将王子的魔法无效化后还以余力向宁亚放出攻击魔法。。

「<冲击波>」

像是全力挥出的战锤般、不可见的冲击向这边袭来。


从体内发出让人感到不快的嘎吱声,剧痛在全身翻腾乱窜。

比起水元素巨魔所使用的魔法要来得更加痛。无法相信原来希丝是一直若无其事的正面吃下这样的攻击。终于明白葵拉特·卡斯托迪奥为何能够占据天才之名了。就是这般如此强烈的一击。

「噫噫噫噫!」

即使咬紧了牙关也无法抑制住而发出了嘶哑的悲鸣声。

「没事吧?!」

「没、没事!」

宁亚回答了担心她状况的王子

「接下来就是把蓝蛆全都——」

「——不行。宁亚由我来守护」

希丝张开双臂,用像是袒护一样的姿态站着。

大恶魔身形高大,使得希丝的身形则很小。因此即使这样做也是能完全看得到宁亚吧。不过,心理上确实是非常高兴的。

「什么?啊啊!」

大恶魔发出了嘶哑了般的声音。看来是希丝采取了什么行动对它产生了影响吧。

(是不是用了什么特殊的能力呢?或者是魔法?)


虽然不清楚到底做了什么事、但宁亚仿佛大恶魔的杀意有所削弱的感觉。当然,应该是错觉吧。

毕竟在这个瞬间大恶魔没有任何减弱敌意的理由存在。

要是再来一击,是和刚才那样的程度相当的魔法的话应该还是可以忍耐下来的。不,是想要忍耐下来。

在与水元素巨魔作战时所消耗的魔力都悉数恢复了,然而<重伤治愈>还能用多少次是未知之数,因此还是尽可能地保留着来使用比较好。但要是想尽可能踩着线治疗的话,只要有半点差池就会突破临界点。要准确看准正确的治疗时机是非常困难的。

「还有她所持有的武器是、由安兹大人借出的这把弓!」

对于希丝来说是相当大的声音了。恐怕是想夸耀魔导王而发出的高声吧。虽想说现在是在性命攸关的战斗之中吧,但却又说不出来,这是在我方之中最强的,也是展现出久经沙场的氛围的希丝作出的举动,想必是有什么打算也说不定。

「什么!是那个魔导王的!」

亲信恶魔高声表示惊讶。不愧是魔导王。这个亲信一定是从亚达巴沃那里听说了是必须要警戒的对手吧。

「对!是由卢恩而制的弓!」

听见了不可忽视的话语,宁亚发出了警告。

「希丝!别让对方知道我们的底细!」

「什么!原来那就是用失传已久的技术、卢恩符文而制作的武器吗!要是使用那样的武器的话,说不定可以杀死我的啊!」


为什么要做出这么清楚的说明呢,正这样想着的宁亚立刻感到了羞耻。现在可是和绝对的强者在拼上性命地战斗着的。像是自己这样的弱者根本没有一丝的余裕去思考这样的事情。

「居然是卢恩啊!真是了不起!」

亲信恶魔用着非常警戒似的声音继续说到。这可能是为了让宁亚注意力涣散,才作出这样的行动也说不定的。事实上——

「卢恩?」

背后传来了王子惊讶的声音。正因为如此,宁亚必须要说。

「不是啊!并不是这样的武器!」

当宁亚大叫出来时,她感觉到希丝与亲信恶魔的动作有那么一个瞬间好像停了下来。一定就是那样吧。就是当他们势均力敌时,只能互相紧盯对方却无法作出进一步行动的那样,肯定是这样。

「卢恩……」

「不是!」

不顾一切的大叫,让亲信恶魔只能「咕呣」地低声念着。

「是吗……。那接下来、那么……<盲目化>[Blindness]」

突如其来的魔法使得宁亚视野被漆黑充满了。这么做想必是为了让治疗者无力化。

宁亚所借来的魔法道具终究只是让她可以使用<重伤治愈>而已,并不是连从盲目状态中回复的魔法都能用。

要是这里有神官或者是信仰系的魔法吟唱者在的话想必会轻松恢复吧。然而,可惜的是并没有这号人物在这里。

这个魔法的黑暗持续时间不明,但要是对希丝进行治疗的话,必须近到能触碰到的距离才能——

「我的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了!」向同伴传达自己被做了些什么是非常重要的。「希丝!要是受伤了的话请告诉我好吗!」

「…………嗯。」

「抱歉!吾并不会从这样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的魔法。」

「请别在意!」

回答着身后传来的谢罪声,宁亚拉紧了弓弦。对于那样巨大的躯体,凭记忆也应该能射中的。这是从与水元素巨魔的一战中,得到了不少与巨大体型的作战经验的结果。嘣的一声弓弦音响起。

「——咕噢噢噢噢!」

听到了来自亲信恶魔满是痛苦的悲鸣声。

「成功了!看来是想回避却起了反效果的样子!射得漂亮!」

听到了王子的说明,明白到这是何其的幸运啊,宁亚向魔导王祈祷着。

「…………就这样继续坚持下去。」

「诶!」

「嗯!」

虽然四周响起的蓝蛆与暗影恶魔战斗声使得要听清楚这边的动静非常困难,但宁亚还是将全身心的注意力,放在了希丝的负伤程度,以及亲信恶魔的所在位置上,并不断地进行着攻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了伤之后,发现了要是不先将希丝击倒的话自己就会输掉的缘故,将攻击全部集中在了希丝的身上。而且想一口气使其无力化——就像施展在宁亚身上的<盲目化>那样的魔法不断施展着,但是基本上都被抵抗掉,好像并没有发挥出效果的样子。

要是那样的话只要继续紧逼上去就好了。

差不多在王子的魔力用光的时候,胜利像似理所当然般的收入囊中。那个瞬间,王子欢天喜地的叫声甚至可以说很烦人。

四周一同奋战的蓝蛆们虽然也是有所减员但还是获得了胜利。

然而——宁亚的魔法仍然没有解除。视野仍然一片漆黑。虽说如此,不过也绝不是永远失去视力的魔法就是了,相信只要经过一定的时间效果就会解除的。能持续到现在恐怕只是单纯的因为葵拉特·卡斯托迪奥的魔力很强大而已吧。

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身边的气息可以感受得到蓝蛆们正向这边聚集着。

「王子!您没事真的太好了。」

「啊啊。……国母殿下的遗骸请庄重地吃掉把。」

要吃掉的啊,宁亚在心中吐槽了起来。

要庄重的,既然是这么说了,那只能接受了是他们一族特有的凭吊仪式吧。

「宁亚啊。人类的头要怎样处理?汝等要吃掉吗?」

「不、不是的。我们人类是没有这样的下葬方式的。我们会庄重地运会城市里去。」

「这样啊……人类的葬礼还真是奇特啊。不,对于汝等来说也会这样看吾等吧。这恐怕就是所谓的文化差异了。另外对于汝等真是感谢不尽。要是只有吾等的话是绝不可能——」

「——等下。已经没时间在这里继续聊天了。开始移动吧。」

听到远处传来了骚动的声音。看来是往这边行军的解放军终于发现亚人联合了。或者是听见了刚刚的作战声音的士兵们向这边过来的声音吧。无论是哪一方的原因都表明了此地不宜久留。

「说的也是呢,希丝小姐。那么就如预定那样,请让解放军协助攻略卡林夏吧。」

「唔呣。我明白了。你们!」

「是!我们会尽快展开行动的。王子和人类们要进入桶内吗?我们将您们运送到城外为止。」

虽说因为看不见而不明白情况,不过多多少少还是感受到一旁的希丝散发出犹豫的气息。理由很清楚,是嫌弃那个桶子吧。宁亚也是相同的想法。

「…………我们也帮忙吧。」

「嗯嗯。等我从盲目状态中恢复过来后也来帮忙吧。」

身后的王子像被捕获的鱼那样活蹦乱跳。那是欢喜的雀跃。连这种事都能理解,宁亚对自己的适应性感到有点消沈。

「战友要出发的话,那么吾一同启程吧。当然,魔力已经几乎耗尽了所以也放不出什么大型魔法,那么就给汝等施加强类魔法好了。」

「王子!」

「别吵了。你们是要说让吾成为为战友送行的雄性吗!?」

「…………到此为止吧。要走了。」

希丝催促着。像是迫不及待要逃离那个桶子似的。

「那么就送到我们多数同胞聚集的地方吧。请进。」


-第六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