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13】

补档

——。


不知哪处喊来的声音划破空寂的天空,驻扎在营地的士兵一窝蜂涌了出来,从银时的面前飞奔而过迎接归来的部队。

看似懒洋洋的神色此时也终于真正放松下来,他打了个哈欠换姿势,骨骼错位的脆响在闹哄哄的营地里几乎听不见。

身边有人向他走近,平稳的脚步声与周遭混乱的一切有点格格不入,银时灵敏的耳朵却捕捉到来人还未平复的呼吸。

他抬头看看天,还是湛蓝纯澈地过分,暂时没有天人的飞船碍眼。不等对方开口,他出声:“除了个逃走的大少爷,一切正常,很平静。”

太平静了。

银时转头,桂的面色依旧凝重。

他环视一周,伤者一波波的来,便有人跑着一波波送去医疗队。死伤不少,可身在战场总要习惯,

士兵战后的表情总会是郁郁不乐。气氛还没到压抑的程度,似乎能感觉到很多人都长吁一口气。

银时掏了掏耳朵:“胜仗?”

“啊。”桂简略地回答,又蹙起眉头,“赢得太简单了。”

不带一丝轻蔑与沾沾自喜,打了胜仗可桂一点都放松不下来。

银时更是憋屈的要死,猛地踹开脚边的石块当是泄愤,语气恨恨:“守了一天,连个鸟毛都没,幕府到底想干什么?!”

下了撤兵令后幕府就再没动静,墙头草大将倒是倒了不少,中途有个提前偷跑了的,剩下的都是准备正式宣布后光明正大跑了的。他在营地待机一天都没人偷袭,战场上也顺利地让人安心。

安心到让他们心烦意燥。

“喂喂谁这么手贱,石头是能乱砸的吗?!”某嗓门十分大的家伙从远方飘来声音,引得四方忙碌的人们瞩目。

银时被喊得烦,回头就吼:“你爷爷我用尊贵的脚丫子踹过去的服不服??”

“金时!太过分了吧你连句道歉都没有!炸成这样干嘛我可不是高杉哦?”辰马摸着被石头正中的鼻梁,一阵灼烫让他感觉鼻梁快塌。

听见高杉两个字,银时周围的气氛明显变了变。

桂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又很快了然。

……你了然的地方错了脑洞快住手好吗?!

银时长叹了一口气,无力地蹲下。不想和这群智障待在同一个层面呼吸。

辰马也没再揪着银时不放,傻笑几声扯回正题:“假发,人员基本安置好了,消息打算什么时候公布?”

“不是假发是桂。再等等吧。”桂叹了口气,这段时间他真是心力交瘁,跟老妈子似的管着全军。

“那几个吐得不停的,是新兵吧。”银时指了指,站起身,“喂喂,这怎么还让新兵上啊。”

新兵的死亡率绝对比老兵大,明明躲过这一次后他们还可以有更好的出路。

“新兵分配好了后哪个大将参战手下就跟着去呗,再说这又不归我管我怎么知道。大家现在都焦躁得要死啊。”桂耸肩。偌大的战场,高层里除了贵族和他们这几个人,自然还有别的大将,否则光是管理军队他们就得累得交代在这。——让人庆幸的是,腐朽的经济上层社会还是有人心怀大志的。

不过就算如此,失去幕府的支持后物资也要短时间匮乏。

桂拍了拍银时肩膀:“行了,你也别闷闷不乐了,让你一人守着这也是无奈之举嘛,这儿估计只有你能单枪匹马抵过大批部队了吧?”

辰马插嘴:“不是还有高杉嘛。”

银时狠狠地瞪过去一眼,辰马不明所以,桂回:“他得管他的鬼兵队。”随即给银时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银时面无表情踹过去。

……所以说他为什么提到高杉反应就这么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