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0日,哨声吹响的那一天|马各庄社论

12月30日,哨声吹响的那一天|马各庄社论

Source

谨以本文,向不幸承受疫情伤害的、勇敢为抗疫付出的、以及共同经历这一切的每个人,致以崇高敬意。(本文结尾部分有删减)

在几乎所有的灾难片里,故事的开头总是埋藏在平静的日常生活中,在公园里嬉闹的小朋友,匆匆走过的上班族,普通的一顿餐食,然后突然间,镜头捕捉到一点异象,从这个时刻开始,一切朝着不可回转的崩溃方向奔涌而去。

回望过去一年好莱坞电影一般的生活,对于许多武汉医疗系统以外的普通人来说,这个镜头是2019年12月30日微博疯传的两张红头文件[1]。这两张抬头为“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红头文件扫描图让一个叫“不明原因肺炎”的名词登上热搜。其中一个文件的最后一行赫然写着:“未经授权任何单位、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救治信息。”

这几张图片并不是后来李文亮医生因之被训诫的SARS病毒检验报告。但据李文亮事件的通报透露,

那么,是谁最早将这张“不明原因肺炎”的图片上传到了网上?ta是一个卫生系统的官员吗,是一个医院的感染科干部吗,是一个“临时工”吗?这个人又是怎么将文件传上了热搜的,是直接将图片传到了微博上,是通过微信群逐渐扩散,还是偷偷发给了某个违背“不要外传”承诺的好友?这个人后来是否也遭遇了艾芬医生和李文亮医生所面临的训斥?但倘若ta没有上传这则信息,武汉卫健委还会在一天后的下午发出通告吗?……

这些问题至今无人知晓,或许将永远的留存在一个人心中——我希望ta为自己做的这件事感到骄傲。在12月30日这个节点,不止一个人吹响了哨子。

12月30日是一个微妙的时间点。

哨声吹响两周前,根据两篇于一月份发表在《柳叶刀》上追溯早期病例的论文[5],可追溯的第一例患者于12月16日就诊。

哨声吹响两天前,即12月27日,被认定为最早上报肺炎疫情的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重症科主任张继先,通过医院逐层上报了收治连续相似病例的情况。在《健康报》二月份的报道中[6],张医生在27日前后两天接诊了7名症状相似的肺炎患者,七人中,有四人为华南海鲜市场职工,但更早发病的其余三人居住在距离海鲜市场两公里左右的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附近,报道并未确认这三人的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距离海鲜市场两公里左右//

谷歌地图


不晚于同日,依据《财经》二月份的报道[9],武汉市中心医院得到18日接诊患者的肺部灌洗液病毒检测的口头报告,报告检出“冠状病毒未分型”,医院遂向疾控中心进行口头报告。

在二月份李文亮医生猝逝引发的舆论海啸中,社交媒体上有一种声音将体制内上报的张继先医生说成“真正的吹哨人”,似乎暗示有另一个“虚假的吹哨人”。

央视网在2月13日的报道中这样写道:

不过,制度的制定者与执行者之间关于上报的定义显然存在分歧。哨声吹响半年前,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曾夸下海口[10]:中国已经建立了“覆盖全国全境”的信息直报系统,一旦出现传染病,能够让卫生部门“在六小时之内知道”。但同一篇《财经》报道却写道:

无论最早检验出病毒的武汉市中心医院,还是连续接诊相似病例的张继先医生,都没有选择采用这套可以直通国家卫健委的信息直报系统。

《冰点周刊》三月份[11]的报道指出,信息直报系统应该“更加‘敏感’”。《财经》于二月底的[10]分析则认为,“监测系统过于繁复”。缺乏书面报告导致疾控中心难以全面把握疫情情况,这很可能是30日武汉卫健委发布《市卫生健康委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的背景。全球疫情爆发后,诸如此类官僚系统龃龉拖延的情况,在各个发达或发展中国家并不少见,甚至可以理解为全球大流行的重要帮凶。

2月16日发表在《第一财经》,署名为“经济学家华生”的社论[8]提出了一种来源不明且更加骇人听闻的说法: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12月30日夜间通过吹哨的“传闻”才得知武汉出现疫情的信息。倘若这个消息为真,只能说明吹哨者对社会的贡献,与既有卫生预警系统运转的崩坏,恐怕远大于论者的预期。模棱两可的侧面证据包括中国疾控中心首席专家吴尊友于2020年11月在《财经》年会上发表的讲话:

国务院新闻办6月发布的《中国抗疫白皮书》中可资参照的记录是:

吴尊友的措辞暗示国家卫健委并没有在30日得到武汉卫健委的正式通报,至于高福主任是通过武汉卫健委干部的“口头通报”还是吹哨人的响亮哨声得知武汉的新发疫情,当事人以外的人恐怕不得而知。

无论是否无意间推动了中央对武汉疫情的关注,深圳《晶报》四月的报道明确指出,2019年12月30日的哨声警醒了深圳疾控中心。

吹哨人的出现挽救了失效的信息直报系统,本可以改变历史的进程。

仅仅在12月30日这一天,“不明原因肺炎”和“SARS冠状病毒”这两则披露出来的信息事实上指向了新发疫情的两个重要侧面:第一,武汉出现了疫情;第二,病原体与SARS病毒很相似。前者来自于包括张继先医生在内一系列武汉一线医生的经验预警,后者来自于多家第三方检测机构的快速反应。哨子是吹哨人所吹,但哨声基于过去一个月医疗共同体内部各方的共同努力——它本身并不是体制崩坏的表现,恰恰相反,它是专业体制运转良好的结果。来自医疗系统的哨声本可唤起社会的及时注意。可是,在艾芬医生的回忆中[12],哨声吹响当天,武汉卫健委还发布了第三则通知,再次要求“关于不明原因肺炎,不能随意对外发布”。

正像后来官方宣传所反复强调的,战胜未知疫情不能仅仅依赖于医疗工作者的前线奋战,还需要全社会在后方的共同努力。在哨声吹响前的一个月里,武汉的医疗系统已经快速识别出正在发生一种新型传染病以及其潜在的严重威胁。但是,在承认出现疫情的同时,官方通报将其严重威胁性被替换为一系列否定句式和限定词[2]。强调新发疫情与SARS的潜在关联或许在政治上具有风险,却也是激发起人们十七年前抵抗“非典”的相关记忆的最好方法,它足以令社会上绝大多数人对这个拗口的“不明原因肺炎”提起重视、着手预防。这正是 “武汉怀疑出现SARS疫情”在互联网上激起巨大波澜、以“不明原因肺炎”之名登顶微博热搜的原因。

但是,哨声所唤起的免疫反应被切断了。

哨声吹响一天后,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发布《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称“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目前对病原的检测及感染原因的调查正在进行中”,“病毒性肺炎……可防可控……”[2]。

同日,国家卫健委派出专家组入驻武汉。根据《第一财经》的总结性报道[4],从武汉卫健委第一则通告,到泰国通报肺炎疫情的两周内,武汉卫健委发布了六则通报,均强调“没有明显人传人的证据”,而即便是改变口径的第七封也仅仅修改为“不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

哨声吹响五天后,1月3日,“八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训诫书与调查通报[14]都着重强调了训诫的理由,乃是将新发疫情与SARS作了不够严谨的关联。同日,中国向世卫组织和美、日、韩、英、欧盟发出通报,谈及为何只对外公布,吴尊友坚持:“因为我们之间的沟通是专业内的沟通,即使有些不清楚,我们互相理解,可以互相提醒。当一个问题不清楚,我们向社会公布的时候就会造成社会的恐慌。”[18]

哨声吹响八天后,1月6日,央视新闻报道“武汉不明原因肺炎已排除SARS病原”[3]。1月13日,国家卫健委将这种新发疾病命名为“新型冠状病毒所引发的肺炎”,这个拗口的名字随后被简化为“新冠肺炎”。

1月23日,香港有线电台的记者在广州花市开市时吃惊地看到大量不戴口罩聚集的人群,一位接受采访的阿姨与女伴搂抱着比着V字手势表示:“有政府,有政府不怕!”这一形象被内地以外的媒体广泛污名化为拒绝科学、迷信政府的愚昧形象。可是,相信政府是她的错吗?

疫情发生不足一个月之前,有医院接诊鼠疫患者的消息在京城不胫而走,同样源于医生吹哨,同样奉行外松内紧,同样被官方一篇语焉不详的通报潦草回应,除了转发通稿,整起事件仅有一家机构媒体和一家自媒体跟进报道,社会对事件细节一无所知,人们只能相信政府。尽管鼠疫事件的结果是,政府在不惊动社会的前提下成功平息疫情,仅仅一个月之后,类似的操作带来了不同的结果。

与全球大流行相伴发生的,是一场被称为“信息疫情(Infodemic)”的社会危机。在西方国家,它表现为人们不信任机构媒体和专家机制,转向一系列缺乏可靠来源和交叉印证的假新闻,导致低估了新型传染病的严重危害,拒绝遵从防疫指令,或乱用药物,扩大了疫情的伤害。在中国,它表现为国家机器对社会自发性的阉割,导致社会对医疗系统的发现和报告反应迟钝。当哨声已经吹响,社会却必须等待统一调配。由于国家近乎完全接管了舆论机器,后者不仅难以及时地对疫情进行正面报道,还要配合暴力机关大力地掩盖刺耳的哨声。

这两者同等可怕。

公允地说,事后来看,由于“新冠肺炎”远超SARS的传染力,我们不能说倘若事情是另外一副样子,我们就一定能成功的扼杀疫情于萌芽。但亦不可忽略的是,粗暴掩盖哨声所造成的伤害,远比直报系统的无效要严重得多。

新型病毒不会因为不为人知而停止传播。到1月底,艾芬医生所主管的急诊科接诊量达到“往常最多时的3倍”。在专访中,她尖锐地指出:

这个判断被《央视网》歌颂张继先医生的报道侧面印证:

艾芬医生在《人物》专访中沉痛地表示:“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我,「老子」到处说。”[12]而对社会自发性瘫痪所带来的严重后果的反思,激发了疫情期间一系列社会行动,……,它们表现了一个处于创伤中的社会自我反思的努力。

只是,反思微弱的烛光,在风云诡谲的2020年,迅速被一种“胜利”的叙事与“遗忘”的渴望掩盖了。

2020年2月,……

2020年3月16日,《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推送《中国以外87182例,反超了!》。[13]

2020年4月,……

2020年12月,……

与2003年一样,我们在胜利的凯歌中结束了2020年。

[1] 2019年12月30日【维基百科】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File: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pdf&page=2

[1] 2019年12月30日【维基百科】市卫生健康委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

https://zh.m.wikisource.org/zh-hans/市卫生健康委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

[2]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武汉市卫健委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

http://m.cnhubei.com/content/2019-12/31/content_12584904.html

[3] 2020年1月5日【央视新闻】最新消息!武汉不明原因肺炎已排除SARS病原  

http://m.news.cctv.com/2020/01/05/ARTIYx08HRPtYqveTiChqD0t200105.shtml

[4] 2020年1月21日【第一财经】从“未见明显人传人”到“人传人”,复盘武汉疫情二十天

https://www.yicai.com/news/100476157.html

[5] 2020年1月24日【柳叶刀】中国武汉地区 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临床特征

https://marlin-prod.literatumonline.com/pb-assets/Lancet/Hubs/coronavirus/translations/S0140673620301835.pdf

[6] 2020年2月6日 【健康报】张继先:最早发现了这不一样的肺炎

http://wjw.hubei.gov.cn/bmdt/ztzl/fkxxgzbdgrfyyq/yxdx/202002/t20200206_2020334.shtml

[7] 2020年2月13日 【央视网】“疫情上报第一人”张继先:国家有机制,必须要上报

http://news.cctv.com/2020/02/13/ARTIf79BVl7C5ASCu3j2lTG6200213.shtml

[8] 2020年2月16日 【第一财经】经济学家华生:如果群殴高福是搞错了对象

https://www.yicai.com/news/100507289.html

[9] 2020年2月19日 【财经网】谁是第一个基因检测出的新冠肺炎患者?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gncj/2020-02-19/doc-iimxxstf2808664.shtml

[10] 2020年2月25日 【财经】投资7.3亿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因何失灵28天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NTM4Njk2Mw==&mid=2665968779&idx=1&sn=3fdbd7a3736f53d81a139b4a15bb27a7&scene=21

[11] 2020年3月5日 【冰点周刊】武汉早期疫情上报为何一度中断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MDQ3MTEyMQ==&mid=2653326957&idx=1&sn=c95fecc2e1e4fa34bb0c0078780ecc75&chksm=bd9668d38ae1e1c5661dfe95678ae789d836f775af5ceb26dd245006f30fccc6774eb987e870#rd

[12] 2020年3月10日【人物】发哨子的人

https://matters.news/@2020Era/%E5%8F%91%E5%93%A8%E5%AD%90%E7%9A%84%E4%BA%BA-bafyreihrpvzudkmtakoxvquhhw75ajqvhkn4oxb4pges3od5rqusa436ba

[13] 2020年3月16日【人民日报公众号】中国以外87182例,反超了!

https://mp.weixin.qq.com/s/Wl9fppLRhC7ZByub74Cdlg

[14] 2020年3月19日【央视新闻】关于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有关情况调查的通报 

http://m.news.cctv.com/2020/03/19/ARTIrEO6nz5wKzeVnNlyBgTM200319.shtml

[15] 2020年4月4日【晶报】深圳抗疫十问① | 深圳为什么那么早就发现新冠肺炎“人传人”?

https://www.sznews.com/news/content/2020-04/04/content_23031583.htm

[17] 2020年6月7日【新华社】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

http://www.gov.cn/zhengce/2020-06/07/content_5517737.htm

[18] 2020年11月25日【财经】中疾控首席流行病学专家吴尊友:防范疫情不能“把路堵死”,要警惕无症状感染者对疫情的影响

http://economy.caijing.com.cn/20201125/4717538.shtml

[20] 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

http://www.gov.cn/banshi/2005-08/01/content_1897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