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08

Lifa

#8.亲亲抱抱和口红能解决的问题

Joker的状况一直很令蝙蝠担心。截止到这个周末,他确认怀孕已经满十三周了,这可不是个吉利的数字,所以更加得多加注意。但他的体重一直于标准比较都过轻,偏偏在这个时候,Joker的状态还比以前更差,食欲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什么都吃不下去。

Joker的身体内环境被判断为适合着床,唯一的风险是他的轻微营养不良。平日里小疯子就严重挑食,更别说是现在,激素的异常还在不断地刺激他的胃,以及精神。

他试着进行一些陪伴和劝说好让Joker的精神放松下来,然而这只在开始的几天有效。当然,无论什么时候,Joker都不会讨厌蝙蝠陪在他身边,可是未解决的问题搁置得越久,他的心结就越重,再加上他仿佛被无形的枷锁束缚了全身的健康状态……他最大的愿望甚至已经不是让哥谭市落到他的手中陷入毁灭,而是赶紧把这见鬼的孩子生下来继续活蹦乱跳地活着。

蝙蝠感到很头疼,他感觉自己算不上是一个好父亲——至少他在照顾怀着幼崽的Omega这方面,经验比较匮乏,尤其是人选这么棘手的情况下。

所以他必须在这种无能为力的情况下让Joker至少保持规律的作息。

当然了,晚安吻啊,拥抱啊,包括把他从客厅带到床上去这些事,Joker想要多少就会有多少。近来为了避免发生意外——他会叫醒裹着电视毯迷迷糊糊睡着在沙发上,整个晚上精力根本没集中在节目里的Joker,然后牵着他的手,把他带到卧室去。

“今天我也没吃多少东西。”看得出来Joker好像也很懊恼这件事,都不笑了,“我知道这对孩子不好,但我很难受。”

“没事的。”蝙蝠想尽可能地让他放松心情,“每个人在这个时期的表现都不一样。”

“你知道我习惯各种各样的折磨了。”他贴到蝙蝠的颈间轻声说,“可是这一次我还不太熟练。也许我需要多来几次。”

“如果你感觉这是种煎熬,那么我们就不要第二次了。”Bruce把唇压到Joker蓬松而柔软的发丝里小心翼翼地亲吻着他,“你没必要刻意让自己习惯于疼痛。”

“不,其实,你知道吗,我尽可能想跟你多地……”Joker闭上眼睛喃喃道,“天哪,我突然感觉自己像个消磨完了夫妻感情只能拿孩子说事的怨妇,Basty。”

“没有。”Bruce感觉这个说法有点滑稽,嘴角微微上扬起来,他没有立刻命令这只纠结的小丑严格按照就寝时间上床睡觉,而是放任他那么抱着,依靠着自己,向他保证道,“我们的孩子会与我们的事情完全脱离开,我们还会和以前一样,只是多了一个流着我们基因的小麻烦而已。”

“这真是史上最伟大父亲发言啊,你的前一个孩子应该已经长到了听见你这番话会别扭好一阵的年纪了吧。”

Joker嘟囔道松开他,步履蹒跚地爬到床上去,抱着毯子窝着侧躺在床上,背对着蝙蝠的方向。Bruce在他的身后赶过去,把他怀里的被子扯出来抻平,盖在他对寒冷的空气格外敏感而微微颤抖的身体上,然后在背后抱住了Joker。他知道离这只小丑真的入睡还会有好一会儿。

“你知道,我能为了你安定下来的,Basty。”过了好一会儿,Joker感知到Bruce的体温已经在自己的身旁贴了很久时,才开口说了这句话,但他本人都好像对这一观点持怀疑态度,所以他又试探地问道,“……对吧?”

“你竟然愿意谈谈这件事了?”Bruce对此感到很意外,“只是,你不去外面惹麻烦,这对谁都好。”

“但是如果我不那样做,你就不会喜欢我了。”Joker喃喃道,抓紧了身下的床单,“我们的关系会因此改变的,我们不再是宿敌了。”

“有比宿敌更好的选择。”Bruce环住Joker,轻轻地吻着他,他感觉Joker在不安地颤抖,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Joker会这么偏执,觉得恨之入骨的价值大于爱情,“或者你愿意,我们可以永远维持这种你觉得好的关系,但我依旧会阻止你犯罪。”

“这比我爱你还要浪漫。”Joker变得有一些开心了,他转过身来,把脸埋在蝙蝠的怀里语调快活地说道,“你会给我们的孩子,讲我们的故事吗?”

Joker这么好哄让Bruce还是很意外。“我会……挑一部分?”Bruce斟酌了很久,觉得这个答案是最对的起自己的良心,也最能让Joker高兴的,“挑我们两个人都比较开心的那些事。”那可真是太少了,这很难。他在心里默默地抗议道。

“…我总是很难以控制,Basty。”Joker的声音听起来很轻很轻,他抓紧了Bruce肩头的布料,像只冷血动物一样努力地,贪恋地汲取环境里的温暖,“我会用……那些人们觉得疯狂的方式抒发我每一次频繁的失控,但现在我变脆弱了,就像夏天被拿出橱柜的纸杯蛋糕上的糖霜一样不堪一击,只是在伤害自己,比以前还要糟糕……”

激素紊乱让他的思维变得比以前更加敏感了,以前Bruce总觉得Joker像个残忍的诗人,他自导自演的的每一场血腥的,冲动的,或匪夷所思的闹剧,都像是,在谱写寄向自己的那份独一无二的情书。他天赋异禀。可是,现在Joker在这之余,还是他的配偶,他表达爱意的方式逐渐地笨拙起来,纠结起来,和一般人坠入爱河时一样不能免俗,却又极端难缠,易碎得令他有些忐忑。

Joker很少害怕的,尤其是面对自己时。

“你的确像是糖霜。”蝙蝠想了很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缓缓地抚着他的背,平复着那瘦弱的胸腔里频率异常猛烈的心跳,让Joker知道,他还在。他感觉Joker的呼吸逐渐平稳下来,还在神经质地自言自语地叨念着异常的状况,只是声音越来越弱,好像有点昏昏欲睡了,“哥谭的天气还冷,你没有必要担心会现在融化的。”

“……嗯,可是,然后,等到天气热了,我就有我冷酷的大蝙蝠了…我就,不会融化了。”Joker一个人迷迷瞪瞪地咕哝着,疲倦终于打败了他的神经质,“Basty,我困了…”他伸展得像一只看上去很长的猫咪,“我想你亲亲我。”

这不难。蝙蝠低下头实现了他的愿望,“还有什么想要的?”他问道。

“想要之前我相中抢劫失败的那家口红。”Joker开始趁火打劫地敲诈。

蝙蝠好像慢慢回忆起了半年前的这件事,他有点印象。那家店的惨烈损失是Joker流产恢复之后意气用事的结果,虽然最后他没成功。他很纳闷,Joker应该是不缺钱的,至少不会缺买那个牌子口红的五十美元。不过Joker的脑回路本来就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解读。

“……嗯。”Bruce应允道,“买给你。”

“我想要很多颜色的。不是只有一支。”Joker趴在他胸口轻声地说着,“在你负担的起的范围里,我觉得比你后来贴给那个可怜专柜的一笔钱还要便宜呢……谁让我皮肤太白,涂什么都好看。”

Joker这种自恃自己拥有的一切的模样,不知道让Bruce怎么形容才好,对于正常人来说,时时刻刻都保持低调是一件难事。而Joker可以完全忽视包括这些社交规则在内的一切秩序,一直都对自己的疯癫和漂亮的样子高傲,真的很让他喜欢。

“都买。”Bruce说,“待在家里时少胡思乱想,努力地吃些东西。”

“我会乖乖的。”Joker软软地蹭着他,打了个哈欠,暂且将不愉快的事情都赶走了,恢复了平时那副模样,“然后……等到这一切相对风平浪静了,我们之间的问题就好解决得多了,Basty,用你的方式——制裁我,在我不那么听话的时候。”

他的用词很暧昧,Bruce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这只变得欢快的小丑指的是什么。好吧,他的Omega怀孕很久,想要他也是理所应当。鉴于Talia怀孕时离他很远,他没有过这个经验……但蝙蝠直觉告诉他,一切需要小心行事。

“早点和我们的小公主进来打个招呼嘛。”Joker看他没反应,于是眨了眨眼,“或许等我不那么想吐的时候,小蝙蝠也能走运一把呢。”

蝙蝠什么也没说,他给Joker垫好了枕头,把他放在柔软的床垫上,掖被子到肩膀的位置,Joker看着他,把它向上拉了拉。

“睡觉。”Bruce装作正经,立场很不坚定地说道,“晚安。”

Joker哼唧着,跟他道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