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014


 爸爸 王军 42,185,65我的爸爸王军出生于农村,但相貌不俗。40出头人高马大,温文尔雅。大概和早年劳动和参军,还有一直保持下来的运动有关,爸爸一身健硕的肌肉。穿起衬衣西装来有模有样。起初在政府机关工作,后来入股朋友【王叔叔 王斌】的房地产公司,平日里当当水电工。我才看见老爸在西装革履与素服之间互换。

   一天,老爸在外应酬时,遇到了大手笔的客户【李峰】,李峰大腹便便,170出头,烟酒不离手。酒宴上几个大老板还有官员喝得热火朝天,老爸拙劣地向邻座李峰推销自己的房地产地盘,居然说动了李峰。酒宴上,两人就互留了号码。临别时,李峰还主动抱了爸爸以示友好。老爸醉醺醺得回到家,重重地扣门,老妈打开门怨怼了几句,扶着爸爸进了屋,老爸“苛噔”一声蹬掉了皮鞋,踉踉跄跄走到房里蒙头大睡。老妈看着老爸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关了外门,也进屋睡觉了。酒宴之后,李峰就联系老爸,老爸也好像遇到了相见恨晚的朋友,更是邀请李叔叔到家里做客。

   一次,正好老妈出了差,老爸亲自下厨做了几道下酒菜,我刚回到家就闻到扑鼻的菜肴香,我问爸爸:“是要招待哪位贵客啊?”爸爸说:“哈哈,是我常提起的大客户李峰啊。”我说:“这李峰当初答应得这么豪爽,怎么签字这事婆婆妈妈的?”爸爸说:“小孩子不懂别乱说,买房买店面还是慎重点好,再说,和他搞好关系,不也可以为我争取更多机会嘛。”我点点头回到自己的房间。不一会儿,李峰来了,一个胖胖的男人,个头不高,衬衣被肚腩凸起撑开,手上拎着几瓶名贵的酒。天,完全不是我所预料的风度翩翩,反而是大腹便便,一看就是商场上的老手,真为老爸的生意捏把汗。爸爸招呼着我喊人。我喊了声:“李叔叔好。”李峰点点头说:“好好,比你老爸还帅气!”我在饭桌上看着他们喝着烈酒,你来我往几个回合下来,两人居然都有些醉了。李叔叔说起了酒话:“哎,人到这个年纪就是不行了,酒量不好了,就连房事也不如意啊!”天,李叔叔竟会当着我的面说这样的话。而爸爸好像醉的也没意识到我的在场,说了句:“是啊,我都三年没过性生活了。”不是吧,爸爸你不会不行了吧,我心目中你可是金枪不倒的大丈夫啊!李峰笑了几声说:“我找小姐都得吃几颗药才能上阵。看王哥这么壮实,还以为王哥当水电工钻孔就用自己的老二呢,没想到也是这样……”爸爸原来就酒醉的脸更红了:“我年轻的时候可是让我女人下不来床的。”李峰说:“果然厉害,哎,我这啤酒肚把我弟弟都吞噬了,哈哈哈。”爸爸脱口而出:“这有什么,难道还能被吃完不成。”李峰接了句:“哎,短得只剩长长的包皮和龟头了,还被小姐笑过呢。”爸爸说:“真的假的。”李峰居然当即拉下拉链,完全无视了我的存在,天,你究竟在做什么。我尴尬地坐着留也不是走也不是。老爸居然伸出手抚摸李叔叔的阴茎,我顺势望去,真的是长长的包皮包着一个龟头。

  李叔叔被摸了说了句:“王哥,我怎么着也是大人物,既然你摸了我的,我可也得摸回来。”爸爸一改平时的儒雅镇静,豪爽地拉下自己的拉链,李叔叔迫不及待上前掏开灰色亚麻内裤。我居然能明目张胆地看一回孕育我生命的阴茎了,我好奇地睁大了眼睛。只见一条黝黑的阴茎垂了下来,李叔叔还硬掏出爸爸的睾丸,爸爸“呀”地吸了一口冷气,任李叔叔套弄。一副身经百战的阳具映入眼帘,硕大的龟头被包皮紧紧护着,尽管还未勃起,青筋暴起,睾丸也很饱满,两个蛋蛋耷拉着脑袋。

    李叔叔用手抚摸忍不住地赞叹:“不愧是当过兵的,现在看上去还这么棒。大兄弟,你怎么就不让小兄弟上战场呢?”

   爸爸耳根都红了,说:“唉,不知怎么了,没有了激情,爱人越来越松了,而且老喝酒,勃起时小弟弟都觉得不够强大。”李叔叔猥琐地笑了笑,这时,他居然翻开了老爸的包皮。

    老爸疼的叫出来,:“呀,做什么呢。”

    李叔叔问:“难道大兄弟从不翻这玩意儿?”爸爸有些好奇问:“翻什么?”没想到爸爸居然这么保守,连基本的性常识都不懂。

    李叔叔说:“大兄弟,忍着点,我翻开让你感受新的激情。”爸爸没有做声,李叔叔又动手了。爸爸的阴茎前端有一小段明显窄细的包皮,李叔叔轻轻褪开,快到龟头时,爸爸忍不住叫了出来。李叔叔没有松手,用另一只手慢慢扩大爸爸的包皮口,还吐了口口水上去。爸爸的阴茎上龟头露了个小尖角,沾着李叔叔的唾沫。李叔叔觉得口阔地差不多了,另一只手轻轻一拉,爸爸整个龟头出露。上面沾满了绿色黄色黏块,还有股难闻的味道。李叔叔笑到:“王哥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怎么没把自己小兄弟拿出来露露呢?”

   爸爸尴尬地说:“我出生农村,什么性经验都没有,就知道找个洞就狂干。”“走,咱们洗洗去。”“好。”爸爸回答。

   两人来到盥洗室,李叔叔示意爸爸脱下西裤。爸爸不假思索地蹬掉皮鞋,脱下黑色棉袜,往门口踢,然后解开皮带,松开纽扣,就急着往下拉,没想到皮带扣打在老爸的屌上,爸爸蒙叫了一声。李叔叔贴心地调好了水温就往老爸大屌上冲,爸爸看着自己的龟头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李叔叔见状,取了些沐浴露就往老爸龟头上打,左右上下地摩擦,刚出露龟头的老爸忍不住呻吟起来,慢慢地,爸爸的屌开始苏醒。先是缩紧了睾丸,继而大屌在慢慢上翘变粗,沐浴露慢慢被冲走。一根17cm左右,5cm粗的大黑屌却有着不协调的粉嫩大龟头,一层红色包皮嵌在冠状沟处。爸爸的阴茎真宏伟,粗度让人吃惊,龟头又大了茎身一圈。

   李叔叔关了喷头,又取了些沐浴露,解释道“第一次洗,洗认真些。”当他的手碰到爸爸的龟头,然后抓住时,我看到爸爸全身在颤抖,爸爸好像找到了新的激情。

在李叔叔不断摩擦下,爸爸全身抖动,臂膀上的肌肉起起伏伏地运动。爸爸刚出露的龟头哪能经得起这样的蹂躏,不到两分钟,爸爸竟然低声吼叫,吓了我一跳,只见爸爸的屌射出了精液来,白花花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出,最远的达到半米。爸爸爽完之后,李叔叔意犹未尽,说:“第一次得多摩擦一会儿,你这也太不行了吧。”李叔叔手速不比刚才慢,老爸快疲软的大屌又开始雄起,龟头涨红,青筋突暴,感觉比刚才还要雄伟。爸爸突然忍不住地喊停,说“不行不行,难受死了。”李叔叔说“忍住,快来了。”快来了,什么快来了,难道李叔叔早有预谋,就是想要看这快来了的东西?接着,爸爸的大屌又神气了几分,翘得老高,李叔叔没控制住,屌打在爸爸的肚子上,我看到爸爸无人控制的大屌黑的发紫,龟头由粉嫩发亮到大片发红。李叔叔一把拉过,把手指弯曲起来,爸爸情不自禁地前后抽动起来,腰在用劲地控制身体。李叔叔看着发情的老爸笑了,我看到他的裤裆出现了一点凸起的痕迹。突然,老爸口中“呜呜嗯嗯”的呻吟变成了狂野的吼叫,老爸停止了抽插,大屌还喷出了水来。

   老爸尿失禁了吗?我还没来得及思考,爸爸又喷了一股水出来。接着又来了三波。老爸这时酒力发作,身体无力地坐在地板上,李叔叔得意地笑着。看着呆站在浴室门口的我说,“还不扶你爸去休息,你爸真是精牛啊,我没见过射这么多的人,居然还会潮吹。”我听不懂精牛是什么意思,红着脸扶起爸爸。爸爸瘫在地上,脸上一股惬意的神色,我扶着老爸就往卧室走。老爸的大屌左右拍打着大腿内侧,只是累的没办法勃起了。我看到老爸龟头上还挂着水珠,还有身体的汗经由阴茎上的青筋一滴一滴滑下来。我脱下老爸的衣服擦干身体,给他换上内裤,我拉内裤时,发现龟头还是红着,没有复位,我刚想给老爸复位,李叔叔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说,“别,多挂几天,王哥的龟头太敏感了,没几下就射了,让它多摩擦摩擦。”“噢。”待我处理好老爸,退出房门,李叔叔也借口离开了。

   我锁上外门,想着今天发生在眼前的“生理课”,阴茎不自觉的勃起了。我想起老爸欲仙欲死的呻吟,走到了厕所,迫不及待地扯下裤子,发现李叔叔没清理干净的精液,我涂抹了些在自己15cm的粉嫩大屌上,想着刚才李叔叔说的多摩擦,我瞥见厕所门口老爸脱下的皮鞋黑袜,我拿过来,一股皮革和老爸浓重的汗臭味夹杂在一起,我把黑袜口打开套在皮鞋口,模仿爸爸前后抽动的动作,前后抽插着老爸的皮鞋,我也爽的射了出来。精液在爸爸皮鞋和袜子里流开。我急忙用卫生纸擦干净,放回鞋柜,用喷头冲洗干净地板。再回到客厅,收拾他们的残局。一场从中午延续到傍晚的酒宴,我也累的不行,到卧室里睡着了


第二章 敏感老爸被挑逗


当我被老爸叫醒时,我看到老爸穿着黑色衬衫,少有地换上牛仔裤,温柔地唤我起床。老爸转身坐在床边,有点脸红地看着我,问:“宝,爸爸喝酒喝断片了,昨天我们后来做了什么,你在哪里?”我急忙回答:“我看你和李叔叔只顾聊你们自己的,我就自己出去玩了。”老爸将信将疑地点点头,示意我出来吃早饭。我看着老爸不自然的步态,觉得奇怪,不过,看着老爸焕发活力的样子我又放心了。快到中午的时候,李叔叔又来电话了,说:“今天中午我就过来签约。”老爸在电话一旁无比高兴,自己准备了酒食等李叔叔来。中午时候,楼道出现皮鞋重重踩击的声音,我想一点是重量级人物李叔叔来了。果然,随后门铃声响起。老爸开了门,两人寒暄,然后握手,老爸照样招呼我喊人。李叔叔微笑点头回应。李叔叔这算什么,是老爸的性启蒙老师,还是纯粹的生意伙伴?两人热火朝天地喝开了,又开始蒙圈,但老爸有些清醒,频繁地转头看着我。我领会地退出酒席,离开家里。我偷偷留下了录音笔,打开了录音功能。等我回来时,已是下午4点了,我钥匙开门的声音显然吓到他们了,只听里屋窸窸窣窣的声音,待我进门,他们又若无其事地看着我,李叔叔问“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说“是啊,没有地方可去,就回来了。”老爸说:“渴坏了吧,来喝点水。”我接过老爸的水喝的一干二净,我悄悄取走录音笔,发现还好还没断电。

我进了房门,就上锁了,把录音笔连接电脑,打开最近的一段录音。只听我走后,老爸先开了口,“小李啊,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感觉一辈子都没这么爽过,也记不太清我儿子有没有看见我糗态。”“什么糗态。”李叔叔追问。

“就是打手枪啊,我记得昨天好像发生了这个。

“哟,我以为什么大事,小鹏早就离开了。再说了,两个大男人,还是父子,看看有什么的。

“我就怕影响不好啊,孩子放暑假,倒是学了性教育。”

“性教育有什么不好,总不能和你一样,连包皮都不懂吧。”

“是是。不过小李啊,我这龟头摩擦地老疼了,老是不自觉地勃起,得穿牛仔裤才稍微看不出来。”

“很正常的,刚翻出来就这样,很敏感。对了,你得多摩擦摩擦,昨天碰到你的冠状沟你就爽的不行,要射精。”

“是是。”

突然两人沉默了好久,李叔叔说要去上厕所。老爸应了声厕所位置,接着就是老爸自斟自饮的声音。李叔叔回来了,就说“想起正事了,我是来签字的。”随后传来翻动文件和沙沙作响的声音。两人入座后,老爸夸李叔叔豪爽,李叔叔回应“算不上什么大事。我也是发现,你这个人对家人很关心,尤其是老婆,想方设法锻炼自己,想给她性福。我觉得信得过你。”老爸只是嘿嘿笑着。李叔叔又发话了“老王啊,我教你性知识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为男人争光,一表人才总得有个相称的性能力吧。我今天教你如何更持久吧,我也是半路出家,从一家大保健店里学的。”随后是老爸脱去衣服和裤子的声音。天,他又猥亵我老爸。

李叔叔:“平常多按按这几个穴位好。”

“好。”

“尤其是前列腺,**的时候按摩前列腺会让你更爽的。”

“前列腺在哪。”

“我也说不清,要不你来感受下。”这时听到李叔叔解皮带的声音。"

“你这是做什么”

“王哥,别误会,我就想让你感受下前列腺在哪,还有怎么刺激它。你就捅进我肛门,在肛门里面不远,要是找对了,我就叫一声。”

“好……吧” 

“王哥,别用手呀,手指够不到的。”

老爸:“那我该用什么”, 

老爸可能醒悟“这不是鸡奸吗,小李啊,这不好吧。”

“王哥,你可千万别这么认为,这只是为了锻炼,让你找到感觉。”

爸爸似乎动心了,接着听到吐口水的声音,估计是润滑阳具吧,老爸呻吟了几声,随后又是一声吐口水的声音。

老爸:“小李会玩嘛,还要给自己润滑。我和我老婆做从来不润滑,来感觉了就干柴烈火地干起来。有一次做得太久了,阴道里面估计空气挤光了,要射的时候,我居然拔不出来,还好不是老婆排卵期,要不然可就惨了。”

“哈哈,王哥这么雄壮啊,哎,王哥轻点”

“噗,哺~”

“小李,你这也太紧了吧,我要用力了。”

“好,王哥,你进去没”

“别急,才进了龟头”

“滋滋……”“奥奥,小李你别缩紧啊,啊,啊,啊,我射在你里面了”

“王哥,你都还没全部进去呢”

“我太敏感了,对不起啊,我龟头太大拔不出来射在你里面了”

“没事,再来,精液就当润滑了。”:

“滋滋滋滋”果然有了精液的润滑,爸爸的大屌全部进去了

“奥,王哥,有没有觉得龟头前面有个软软的东西,你捅一捅它。”李叔叔显得有气无力的。

“好像有”

这时传来明显的身体撞击声,“奥奥奥,王哥轻点”

“对不起啊,诶,小李,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液体。” 

“这是前列腺液,就是因为刺激才有的。”李叔叔声音发颤。

“奥,我受不了了。”接着是“噗”的一声,估计是爸爸拔出大屌,接着是爸爸吸冷气的声音,随后是液体落地声。

“王哥你又射了,怎么还是挺多的。你就是太敏感了,多锻炼锻炼,还有,检查小鹏有没有包皮,让他提前锻炼着。”没想到李叔叔居然挂念着我。

“哎,嘿嘿。小李啊,这也太脏了吧。”

“对不起啊,王哥,我没灌肠就让你进来,我帮你洗洗。

随后两人离席搬动椅子的声音,接着厕所就传来水声。继而回席入座,窸窸窣窣,大概是两人穿衣的动作。"

“小李啊,你说亲子间怎么做性教育啊?我觉得很难开口啊。”

“王哥,你要不行,我来教。”.

“不不不,我自己的儿子,我自己来吧。”

“王哥,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明着来,可以用些药啊。”

“什么药,不会有副作用吧,孩子还要高考呢。”

“没有副作用,就是迷药。我这有一小罐现成的,拿去吧。

“小李,你怎么会随身带这玩意儿。”

“这……我……”

“好吧,不当问。这药有味吗,什么时候开始生效啊,药效多久?”

我也是这之后进门,估计李叔叔和爸爸在慌忙地收拾,估计是怕我发现迷药吧。我想起一饮而尽的水,有点后怕。我又认真听了几遍录音,确定老爸还没对我下手。

不知过了多久,外门重重地关上了,我想是李叔叔走了吧。我开门出去,看到正要叩门的老爸。老爸笑着对我说:“麻烦宝贝收拾一下残局。”说完,走到鞋柜蹬掉棕色皮鞋,老爸居然没穿袜子,然后踩着拖鞋回卧室睡觉了。我收拾着桌面,却总是回味昨天干老爸黑色皮鞋的画面,我居然硬了。收拾完后,我趴在爸爸卧室门上,确认老爸熟睡后,我抱起他脱下的棕色皮鞋来到厕所。我忍不住闻了闻,没有袜子的阻隔,皮鞋前端还有湿湿的汗水,老爸的汗臭味更浓,我却觉得这味道让我兴奋。我把阴茎放入皮鞋中,身体奋力抽插着。我突然看到洗衣橱里有一条爸爸的内裤,我拿过来,发现内裤上一大块精斑,我情不自禁伸出舌头,忘情地吮吸,然后套在阴茎上,干着皮鞋,由于爸爸夏天的皮鞋是镂空设计的,抽插时扑鼻而来的臭味更是让我性奋,不一会儿我就缴械射精了。把爸爸的内裤扔进洗衣机里,按下洗衣程序。我刚准备提起爸爸的皮鞋送回鞋柜,突然听到爸爸卧室的门开了,老爸走了出来,估计是上厕所吧,离厕所越来越近了,我的心怦怦直跳,怎么办,我该怎么解释。老爸走了过来,叩了叩门,问我是否在里面。我问“老爸你要上厕所吗?我刚进来可能时间会久一点。”老爸说“我只是想喝水”。虚惊一场,老爸果然只是到厨房倒了水就离开了。过了一会儿,我鬼鬼祟祟地拎着爸爸的皮鞋出来,放回原处。

我回到卧室吓得不轻,只是不知道为何,我开始对老爸的大汗脚和皮鞋感兴趣了,甚至一想到就勃起,流出前列腺液。" 

那时我还不懂小弟弟爽完也要注意清洁,第二天醒来,我发现阴茎隐隐作痛,我翻开包皮一看,我的龟头水肿了,估计是老爸汗脚的细菌入侵了吧,我也不好意思说,只好一个人跑到厕所用喷头清洗,我想起上次爸爸的爽样,也试着拿起沐浴露涂着龟头摩擦起来。oh,shit!!我忘记了水肿的存在了,疼的我眼泪都要出来了,大屌被唤醒了,更是拉扯开了水肿处,我更是痛不欲生。还好没有破皮,在难受了三五天后,我的阴茎又恢复了! 


第三章 威武老爸雄壮回归


老妈出差回来了,可老爸却也准备出差了,不过是公费旅游,一辈子没出过远门的老爸可高兴坏了。原来,他入股的房地产公司老板王叔叔【王斌登场】为了奖励老爸带来的大客户,特地犒劳老爸去三亚旅游一个月。期间,王叔叔,李叔叔也会陪同。

妈妈一回家放下东西就回公司了,爸爸一边哼歌一边收拾衣物,满面春光。我想老爸可不止为旅游高兴吧。当老爸收拾完衣物,准备收拾鞋子的时候犯了难,平日的大臭脚没少被人嫌弃,这该怎么带去呢?更何况平日穿的都是棉袜,夏天来了,往往袜子前端湿透了。老爸一双一双取出鞋柜的皮鞋和运动鞋,甚至一双一双地闻,有几双的臭味甚至自己也忍受不了我站在那里看着老爸吮吸,下体有了反应。老爸发现一双黑色皮鞋还塞着一双黑色袜子。天,这不是上次我干完之后塞进去的吗,我好像只擦了皮鞋外部的精液,却忘了把袜子拿去洗了。老爸拿出袜子,闻了闻,说:“嗯,都发酵了。臭小子,愣着干嘛,帮老爸丢到洗衣机去。”我装作不情愿的样子说:“你自己都嫌弃,还让我做。”老爸无奈地摇摇头,干笑着。老爸选定鞋子后,发现家里没有多余的行李箱了,只好出门去买了。怕是穿脏袜子吧,捡起扔在一旁,盛有我精液的袜子套在脚上,随便穿了双皮鞋就走了。老爸这么不注意卫生,怪不得大汗脚不见好转。

午饭之前爸爸就回来了,除了行李箱还有一盒清新剂。老爸蹬掉皮鞋,一股发酵的味道还有新混合的汗液挥发出来。老爸只好把它们放到洗衣橱里。“老爸,其实多洗洗脚和袜子,比熏十盒清新剂管用。”老爸说:“哎呀,大丈夫不在乎这些。”说罢,就匆匆下厨,然后睡个觉赶下午的飞机。

我心里盘算着,老爸要去一个多月,那我岂不是闻不到新鲜的皮鞋黑袜了。不行,不能让老爸把这双黑袜洗了。我溜进老爸卧室里,从衣柜里翻出一双黑袜,趁老爸不注意替换了洗衣橱里的袜子,顺便把衣物清洗了。我找了个袋子把老爸的黑袜好好封好,藏进书包里。我闻了闻手上残留的味道,阳具在慢慢涨大。

吃过午饭,爸爸就回卧室休息等待王叔叔电话。我也回卧室,想着这一个月该怎么过。突然老爸敲了敲房门告诉我要出发了。我们抱了下,爸爸亲了我的额头,就走了。我在阳台往下看,王叔叔的车就在楼下,王叔叔接过老爸的行李往车里塞,老爸顺势朝上望着,摆了摆手,对我笑了下,就往车里坐了。车子消失在地平线上,而爸爸的微笑却无限放大,渐渐淡化在这座小城的无边暮色中

在老爸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妈妈也趁机在外享清福,经常住在姐妹家里。而我常常在夜里,翻出藏下来的黑袜,一次又一次地释放自己的欲望,当然我吸取了教训,在射精完不忘清洗自己的老二。等到这双密不透风的黑袜臭到极限,我才把它丢到洗衣机里洗。之后,我玩遍了鞋柜里爸爸留下的鞋子。有时把阴茎伸入鞋带的缝里,再系上好看的蝴蝶结,有时解下鞋带,捆在阳具的根部,有时用皮鞋踩着自己的老二,有时把皮鞋放在地上,再深深浅浅地插入抽出。我的精液都快为老爸的皮鞋做了一层护理了。有一天,我突发奇想,跑到老爸老妈的卧室,翻动他们的抽屉。我发现了几盒黄色录影带,可是好像堆满了灰尘。难道真是老爸说的三年没有性生活了。

一个月的时间过得飞快,老爸从三亚回来了,大包小包拎的不少。晚上还宴请亲戚,分发礼物。老爸去了趟三亚,人却黑了不少。酒宴过后,不胜酒力的老爸刚被我和老妈抬上床,老妈就收到加班的电话。老妈倒也是信任我,交代了几句,就让我一人独当一面了。我脱下老爸的棕色皮鞋,发现老爸什么时候开始穿丝袜了,一双紫色丝袜湿了大半,我一并扯下。皮鞋还冒着热气,我问着久违的热气,性奋急了。我突然想占有老爸,我摇了摇老爸的身体。帮他脱掉衬衣,老爸结实的肌肉鳞次栉比地排列着,两个胸肌更是发达。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扒下老爸的衬衣。

我把手移向老爸的下体,顺势抚摸起来,软软的小家伙静静地躺着。我扒掉老爸的西裤,褪下黑色内裤。一只黝黑发亮的龟头映入眼帘,老爸的龟头一个月之前还是粉红粉嫩的,难道老爸晒了一个月的太阳?我继续褪下内裤,老爸的整只阳具暴露出来,老爸的包皮上翻,整只阳具没有红黑分明,而是自上而下全是黑色,明显大了茎身一周的龟头,黑的发紫。我试着翻动老爸的包皮,发现难以翻回。当我转个方向看时,发现老爸冠状沟两边居然左右各入了一个珠。老爸难道是为了减少冠状沟敏感程度,趁旅游的机会,入了珠?看着疲软的老二,我忍不住长大了嘴,向老爸的阴茎靠近,我含住老爸的龟头,轻轻蠕动,再用牙齿小力地啃着。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老爸也没能完全勃起。还未充分勃起的巨龙在空中摇摇晃晃,然后倒下。我试了十几分钟,整个人神经都快麻痹了,只好作罢。可惜我流了好大一滩水在内裤,看着老爸的丝袜皮鞋,我又有了新主意。我把丝袜套在爸爸的阳具上,我低下头一遍遍吮吸,老爸的脚臭味和前列腺液混在一起,我越吸越性奋,感觉都快把丝袜的味道榨干了。

我发现自己爽的不行,拿起老爸的另一只丝袜,套在皮鞋里,把皮鞋放在老爸身上,用力地干着。老爸的身体随着我动而动起来,就好像我在干老爸一样。没过多久,我就一泄如注,全部射在老爸的皮鞋里。我拔出老二,龟头上布满了精液和老爸的汗脚味。我脑门一热,撬开老爸的嘴,把龟头塞入老爸口中,老爸牙齿紧闭,我顺势把龟头上亮晶晶的液体擦在他的内唇壁上。然后我就后悔了,我怎么能让老爸吃这么肮脏的东西。我擦干净老爸身上的残留精液,帮老爸穿好内裤。穿好自己的衣服,取出塞在皮鞋里的丝袜往洗衣机里丢。我回到老爸卧室,听到老爸手机微信消息音。我看见王叔叔发来了一段视频名叫“我们的视频”,好奇心驱使下,我滑动老爸的屏幕,发现需要密码解锁。从前老爸不是嫌解锁麻烦吗,怎么现在反而上锁了。我把老爸手机带走,插在自己电脑上,还好曾经为老爸的三星手机刷过机,成功连接过电脑。我偷偷备份了老爸的社交应用和视频数据就把手机放回去了。 

我发现视频多是用手机拍的,几乎一天一个视频。而且多是老爸阴茎的自拍。我点开时间最早的视频,天哪,是老爸去旅游的第一天,而这段十几分钟的视频记录着老爸入珠的全过程。接着几天,都是老爸对着阴茎拍摄,说着心里感受。还有用布包着阴茎的黑色茎段,裸露龟头和新翻的包皮,在做太阳浴,怪不得老爸的龟头变得如此有魅力。而最后一段视频是回来的前两天拍摄的,明显这次多了王叔叔和李叔叔。画面一开始上下移动着,王叔叔说到“军啊,看你为了性生活努力了这么久,今天就是验枪的时候了。”画面对着老爸,老爸脸红了说“怎么个验法,还是操你和小李吗。”王叔叔笑了起来:“我和小李都是模具,该是找个真女人来了,我叫了个小姐来。”老爸忙摆手说别。老爸我最清楚了,最讨厌找小姐了。可是画面停止突然又继续,直接就是小姐趴在老爸身上吮吸老爸黑紫色龟头,还有小姐不住的赞叹。老爸显得很得意。老爸这是被王叔叔说通了吗?这时画面一闪,我看到李叔叔手上有个小药瓶,难道是他说过的迷药?

“奥奥,小妹,你好厉害,弄的哥好爽。”老爸放荡的叫出来。

“哥,还有更爽的呢。”说完小姐吐出老爸的龟头,转向老爸饱满下垂的蛋蛋,“哥,这是我见过最有男人魅力的阳具了。”又埋头先吸住爸爸左边的蛋蛋,老爸性奋的大叫,小姐又转攻另一个蛋蛋,老爸满足极了,一脸惬意。小姐把爸爸的两个蛋蛋全部塞入口中,老爸性奋地臀部抬起了。小姐放下蛋蛋,一口吞下老爸整只阳具,头左右摇摆。老爸爽的用腿夹紧了小姐的身体。小姐也性奋了,口的频率越来越快,老爸喘息声不停。小姐口了一会觉得累了,伸出舌头舔着爸爸的冠状沟和系带,老爸的阴茎瞬间上翘,青筋更加突出,龟头黑亮发紫,小姐发现老爸的兴奋点,卖力地舔着。老爸一改之前一碰冠状沟就射的状态,居然撑了五六分钟。小姐拿出套来,套在老爸阴茎上,就迫不及待地想坐上去,又抹了好些油在洞口。她抓着老爸的龟头往内捅,口中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老爸的阴茎被她的身体吞噬了一半多,她就坐了下去,自己上下运动着。老爸只是惬意地跟着哼哼呻吟。等到小姐自己动的累了,老爸翻身起来,一把推倒小姐,拔出大屌,首先在洞口打旋,入珠位置摩擦着小姐的洞口,小姐淫水直流。老爸将龟头顶向洞穴却不进去,如此几次之后。小姐欲求不满,娇嗔道:“大鸡巴哥哥快操我,操死妹妹。”爸爸一听来劲了,把阳具顶入洞穴,小姐爽的叫起来“奥,啊,哥哥你好棒,好爽,我的洞好满”爸爸更是一插到底,每次抽插都全部进入阴道。小姐痛苦却又满足的呻吟着。老爸干了半个小时,换了两次体位,却没有射精的意思。小姐全身都快虚脱了,哀求到“大 鸡巴 哥哥你快射吧,射在妹妹脸上好吗?”爸爸爆了句粗口“操你妈的,连这都受不了。”继续用力顶着! ~“

王叔叔突然走过来说“军啊,小姐的确累了,要不休息一会再战?我随便教你一招让小姐喷水。”老爸果断拔出阴茎,只听“噗”一声,老爸的阳具就出来了,套套上还挂着淫水丝。小姐如释重负躺着休息。王叔叔说“先用手伸进去扣阴道上面有些发皱的地方,那是女人的G点,多刺激几下,绝对喷个不停。”老爸领会地点点头,休息了五分钟,又提枪上阵了,小姐无奈地配合着。老爸按照王叔叔说的,不断用龟头顶住G点,小姐发出“哼哼,啊啊”的呻吟。配合着老爸用尽全力的抽插,小姐果然来了潮吹,小姐痛苦又性福地笑了。小姐被干的两腿发软,祈求老爸拔出。老爸只好拔屌,顺便扯下套,看见小姐丰满的胸部,老爸挺着大屌就往乳缝插,小姐的胸部被爸爸大手左右揉捏,阴茎前后摩擦,小姐淫叫着,喷出乳汁。爸爸看着更激动了,越卖力地干着,终于,过了五分钟,老爸缴械投降,精液从乳峰之间喷向小姐的脸部,头发。老爸抽出大屌,得意的看着王叔叔和李叔叔。画面终止了,整个视频长达一个半小时。

这不就是我幻想的金枪不倒的大男人吗?老爸的性能力居然如此之强。我射过精的大屌一直直挺挺地立着看着老爸表演。

我想起微信备份的数据,导出一看

老爸去三亚第一天的聊天记录

王哥:军哥,介绍给你的入珠店还不错吧

王哥:军哥,介绍给你的入珠店还不错吧,这几天先忍忍别急着过性生活,等珠子固定了,再爽也来得及。

爸:好的。这玩意真的能治好我的敏感?* 

王哥:珠子代替了冠状沟的触碰,不就减少刺激了吗? 

爸:也对。. p

几天后的聊天记录

王哥:军,听说你当过兵啊。

爸:是啊。 . 

王哥:我听说当兵的阴茎都大,看到你的我真的相信了。’

爸:哈哈,还要感谢你们帮我提升性能力呢!对了,小李一直找我按摩前列腺,王哥你要不要也来试试。

王哥:噢,好啊。先来段打枪视频吧,让我看看你技巧跟小李学的怎么样了。

爸:你不是还在外面见客户吗,成何体统。

王哥:客户还没来,我在厕所呢。快吧,大 鸡巴哥哥。

爸:视频通话 004: 

王哥:军哥,大鸡巴名不虚传

爸:明天灌完肠就来我床上吧,早点回来,别应酬太晚了。 

王哥:遵命。

几天后的聊天记录中王哥都给爸爸发来视频,还有爸爸的视频通话。

我看完瘫在椅子上,王叔叔李叔叔居然帮老爸锻炼阴茎,为了增加性教育还牺牲自己的肉体。

看完这些夜已经深了,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一是性奋,二是怀疑老爸怎么会这么做还有自己病态地迷恋老爸的皮鞋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