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01


素還真披著一身風雪打開睽違一個月的家門。

甫進內室,他便感覺到淡淡的氣息,俊眉淡淡一蹙,便見屈世途從長廊上轉出,朝他呵呵一笑,「你還記得回來就好,外頭一切都好吧?」

素還真頷首,秀逸的臉龐疲憊不顯,還有些輕鬆愜意。

他側身脫下玄色大氅,一旁身為其多年老友兼管家的屈世途自是心領神會,將衣物收進懷裡,碰到上頭融化的雪水,不住哆嗦了一下,「素還真啊,好不容易才回來一趟,梳洗完畢再休息吧。」

「多謝好友了,家裡有客人嗎?」素還真這句話在嘴邊轉了半圈,還是選擇直接開口相詢。

「啊?自然是沒有的,除了我這個老人家跟你的寶貝兒子外,什麼人會在你不在時拜訪呢?」聞言,素還真也沒再追問,只像以往一般回道:「當然有啊,誰都知道屈大軍師如今紆尊降貴在咱們琉璃仙境──」

「停,我什麼都不曉得,我這就去給你放洗澡水,吃過飯了嗎?」

素還真順手撫平了袖口的摺痕,隨著屈世途的腳步進入大廳,在坐上自家舒適寬大的沙發椅後,他才終於流露出一點平日的鬆散隨意,「不忙,續緣呢?怎麼沒見他?」

屈世途正要回答,便聽聞樓梯口傳來一陣腳步聲,「爸!」

「續緣。」素還真看著少年尚還濕濡的髮梢,很快地壓下了一閃而逝的猜測,「頭髮還沒吹乾嗎?可別著涼了。」

素續緣微微一笑,他身材纖瘦,溫潤如玉,方才出浴不久,臉膚透著薄薄的紅,看來很是稚氣,「是,剛洗好就聽到開門聲,稍微整理了一下才下來,我馬上去。」

素還真見兒子這般親近自己,心裡也是歡喜,「身體要緊,父親就在這裡。」

「唉,你總是沒休息到幾天就忙得腳步沾地的,續緣也是怕他父親一會兒就跑沒影啦。」屈世途雖是嘆著氣,到底還是眉眼帶著笑,跟著素續緣的步伐上樓給這屋子的正牌主人放熱水。

素還真打量著家中環境,一切井井有條,還有著溫暖的生活氣息,他一直都感謝有老友的陪伴,能讓自己聚少離多的兒子得到足夠的呵護與關懷。

算起來,素續緣也滿十六歲了。

素還真揉揉額際,起身往飯廳倒了杯白開來喝,沒一會兒再回到大廳,素續緣已經吹好頭髮在等著他。

「爸,你這趟出門比之以往還算早了些時候,一切還順利嗎?」素續緣畢竟是他的兒子,對時事政局向來敏感,素還真唯一能做的就是每次歸來,從那麼幾段短短對話中,向素續緣提點兩句而已。

「別擔心,只是氣候不佳,原定來訪的人員推遲了時日,我不過順勢調整了後續安排,也算偷得幾日清閒。」

素續緣點點頭,神情雖是鎮靜,素還真卻觀察到他放鬆的肩頭,知道愛子為自己擔憂,不由挪了位置,輕輕拍撫著兒子的肩頭,「你呢?學校可好?」

素續緣當然都答好,素還真以前不放心會問問屈世途,屈世途卻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續緣是個溫暖而堅強的好孩子,還是你名人素還真的獨子,又怎麼會是任意被欺負的對象。」

當時素還真笑了一陣,是笑自己竟會有瞎操心的時刻,兒子聰慧,還比自己更為謙和溫文。手握大權的日子太久,素還真早已忘了什麼叫溫柔體貼,只有面對什麼人時,得有什麼樣的應對思考。

也只有回到家中,與老友、孩子,或是上門討杯茶喝的舊識、戰友,他才多少能從幾句閒談中舒緩這不曾消停的爭鬥與暗流。

「嗯,考試都已結束,快要放寒假了,就是明日要健康檢查。」

素還真一頓,將還剩了半杯的白開放在大桌上,慢聲問道:「是要檢查第二性別了嗎?」

「是。怎麼了嗎?」素續緣的臉蛋在廳內柔和灑落的白光映耀下有些朦朧,素還真唇邊是難得柔和的笑靨,「沒事,你會緊張嗎?」

這下換素續緣愣住了,見自己兒子沉思的模樣,素還真微微歛下眼睫,兩人似乎各有心事的模樣,搞得後頭正想喊素還真上樓洗澡的屈世途有點尷尬。

「好友怎麼了?這時候倒跟我客氣起來。」素還真發現了屈世途,也就把話題揭過,上樓洗澡去了。

屈世途知道他們方才談論些什麼,前幾日素續緣就把通知單交給他看了的,「續緣,你別太緊張,第二性別是我們生下來便具有的,只是當生理逐漸成熟,便會隨著第二性別而有所變化,這只是個必經的過程。」

「屈伯伯,續緣不緊張,就是怕父親失望。」素續緣望著那杯素還真放在桌上的水杯,聲音有些飄忽不定。

素還真地位超然,是整個中原除了有「第一人」之美譽的一頁書外,最傑出的Alpha,足智多謀還不足以形容他,更有些人背地裡說他擅權弄政、黑白兩吃,偏生又是個極為優雅清逸的男子。

身材高大頎長,骨肉勻稱,將Alpha所有的優勢、甚至只屬於素還真才能擁有的風采,完美地呈現在人前。

素續緣卻是深刻知道他的父親是怎麼樣的人,並非會因為那些溢美之詞,而改變自己的目標。

只是在他心中,也曾隱約期待自己能幫上父親的忙。

「你是他唯一的孩子,他疼惜你都來不及,又怎麼會苛責你什麼?」這麼優秀的孩子,再加上自己老友的強大,屈世途覺著這第二性別怎麼想都是很妥當的。

「好啦,續緣,明天還要身體檢查,得養足精神才是。」見素續緣仍是心事重重的模樣,屈世途拉著他起身,「別想太多了。」

「屈伯伯……你與父親都是Alpha,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屈世途曾經與素還真在檯面上鬥智鬥勇,甚至在幾次戰事上親自替中原出謀策劃,有個傳奇名號為一線生。

彼時,還是將軍的素還真,其麾下唯一的參謀便是他。

後來接手照顧年幼的素續緣後,慢慢淡出舞台,正式在琉璃仙境過上退休生活。

「哈哈,就跟平常一樣,成年後即使身體基礎能力比他人強,在軍中還是以訓練為前提的,沒有人是能不勞而獲的啊。」

素續緣倒也認同這說法,沒在上頭多加糾結,很快便回房休息去了。

屈世途也正要回房就寢,險些忘了家裡還有個剛洗完澡的素還真。

只見男人穿著灰色浴袍,慵懶地打了個呵欠,屈世途道:「你可真拖,老人家就不奉陪了,我也得睡了,明天得幫續緣帶點簡單的點心,讓他檢查完可以吃。」

素還真這是一個月以來第一次有了睡意,當然是點頭附和,「還勞煩好友操心。」

「明天他回來以後,你得好好跟他說一說,我看他挺擔心的。」

素還真默然片刻,若有所思地應道:「嗯……我有一事,希望好友幫我一個忙。」

屈世途聽他詳細說了一段,當即不認同,「你這樣做合適嗎?」

「屈世途,你明白我的心情,我只是希望凡事都有個準備,不至於事到臨頭發生任何我無法挽回的遺憾。」

遺憾這件事,素還真生平只有一件,屈世途是一路看著他走過來的。

如果可以選擇,誰都不願意有那樣的遺憾。

「唉,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隔天一早,素還真親自開車送素續緣上學。屈世途看這情景,十分欣慰。目送他們父子離去後,便像往日一般整理起偌大一個琉璃仙境,心情卻是愉快非常。

素續緣輕輕撥開書包校徽上的毛線團,正想著是不是勾著了哪件外套,便聽前頭開車的素還真道:「續緣,今天檢查的時候要多注意清潔衛生。」

「嗯……」聽這話,素續緣有點疑惑,檢查的時候都是學校請來的醫護人員協助,抽血方面的針頭也都是一次性的,且入學時就有一次檢查,素還真今日特別叮嚀,倒讓人有些提心吊膽。

「你應該知道,不是每個人的第二性別都在這個時期分化吧?」素還真轉動方向盤,車輛駛進了通往學校的那條大道上,道旁種植著高大的長青松柏,在下著小雪的冬日裡,別有一番景趣。

素續緣的學校與多數高中相同,第一個學期是常態分班,第二個學期開始會進行一階一階的能力分班,而標準卻非依照成績好壞,而是以整體能力而言,包含學習取向、身體素質的綜合評分來進行每一階段的班級編制。

素續緣的班級是學校在新學期篩出的第一班,班上同學學習成績不一,卻大部分都有著良好的體能與耐力,尤其以插班而來的白衣以及與素續緣國中就是同窗的洛子商為當中翹楚。

素續緣身體素質是班上中等,可學習成績卻是全校第一。三次大考中,他的總分一次比一次高,直要逼近滿分。

至於為什麼會如此頻密的進行分班,就在於早年施行分班制度時,原是以學年為準,而部分學生性別分化會因為種種環境因素影響,提前到來,若整班都是Alpha與Beta還能控制,但若有Omega正處於發情期當中,血氣方剛的少年少女很容易因此爭得頭破血流。

在素續緣求學階段,這些事情早已成了過往施行制度不當的「個案」,是極難想像突然有誰發情期來到,就讓班上同學大打出手的失控場面。

但既是素還真出言提醒,素續緣自當謹記在心。

「續緣明白了。」

素續緣才進教室,就發現大夥兒零零散散的,都在等待第一節就要開始的身體檢查,洛子商跟白衣正在角落下象棋,看見他進來,洛子商招手道:「早啊!」

也就只有這兩人敢明目張膽的帶娛樂器材來學校,素續緣偷笑了一下,白衣朝他頷首示意,「早上好。」

「你們早,洛子商你應該沒偷吃東西吧?」素續緣想起國中健康檢查也要抽血檢測,有人竟吃完早餐才慢悠悠地走到集合地點。洛子商擺擺手,無所謂地笑,「沒有,憶兄從昨晚就說了一通今天這檢查有多重要,連宵夜都沒讓吃。」

洛子商的養父憶秋年,是個神祕的隱逸人士,素續緣見過幾次,性情溫和又風趣,行事悠然自處又面面俱到,是個令人心生嚮往的人物。

白衣神色淡淡的,似是對身體檢查不太在意,「既然是成長必經過程,自然而然就會知道的。」

素續緣心裡有事,也不想在這話題上轉悠,只道:「不管怎麼說,也是要保護少部分人的安全。」

「這倒沒錯,雖然我不覺得我們班能有什麼危險。」洛子商順過額前劉海,也沒看白衣最後一步棋,便站起身兩臂環著後腦往外走,「先記著,回來贏你。」

「素續緣,我們走吧。」白衣拍拍沉思的素續緣,三個少年隨著人流前往檢查地點。

檢查的過程一切順利,唯有抽血發生了一件令素續緣在意的事情。

護理人員看見他的名字,認出他是素還真的兒子,素續緣從小到大已習慣於這樣的詢問與關切。

怎知正在替換針管的護理人員在交談過程中,不慎戳破了手指,素續緣微感訝異,面上還算鎮定。

只見一滴血珠子滴到了針管上,另一名握著他手腕準備抽血的護理人員略有尷尬,忙接過針管擦淨血跡,並換上新的針頭,就戳破了他的血管抽血。

素續緣注意整個過程,應是無任何問題,心下卻有些躁動難安。

回到教室上課鐘便響起了,洛子商和白衣俐落地收起棋具,正襟危坐等待任課老師進來。

素續緣後來一直在想,如果當時自己有要求換針管,接下來的事情是不是就不會發生了?

因為大考已經結束,任課老師著重在新學期模擬考試的進度,窗外冷冰冰的風透過縫隙吹到臉上,素續緣卻是一個激靈,身體有些不正常的發熱。

發燒嗎?感覺不像。

「欸,為什麼我聞到一股花香味?白衣你有聞到嗎?」坐在前頭的洛子商跟白衣小聲說著話,白衣側臉上的神情依舊平淡,卻點點頭,「嗯,很淡,不知道是什麼花?」

「冬天能有什麼花啊?」

兩人的談論聲忽然變得遙遠起來,素續緣發現自己股間有濕意,而那奇怪的花香味圍繞在自己身邊,越來越濃。

素續緣一直忍著這異樣的不適,下體卻起了反應。他莫名其妙地喘著氣,呼吸紊亂,心跳也跳得好快,他到底怎麼了?

任課老師知道他們剛身體檢查完,也就順勢提早下課,素續緣正覺得解脫了,同學之間的騷動卻越來越明顯。

有幾名同學發現他的異常──更確切地說,是發現他身上很香很香的味道,令人忘情的甜膩香氣。

「你們想做什麼?」洛子商發現身邊幾個同學的神色不太對勁,白衣也站起身,終於知道那濃郁的花香味是從何而來。

「續緣!」素續緣聽見這聲喊,瞬間世界天旋地轉,他被人撲倒在地上。

「喂!素續緣!」洛子商跳起來,也發現身體對那股香味十分眷戀,甚至還成為了一把延燒理智的火。

但是他與白衣打小成長環境就不同他人,自制力強悍,當即拉起撲住素續緣的男同學,照臉就是一記直拳。

素續緣全身癱軟,股間的淫水沾濕了褲底,他咬破舌尖換了一次清醒,將正打算低頭咬自己脖子的女同學狠狠甩了一巴掌,對方幾乎被他這出奇不意的反擊給搧得懵了,「不要碰我!」

「素續緣,你快跑,我們來拖住他們。」白衣冷靜的聲音中有著情動的顫抖,素續緣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洛子商跟白衣有心保護他已經是仁至義盡,他強迫自己動起來,撐起身子就往外跑。

「別跑!他是我的!」一個男同學擋在他面前,猛然抱住了他,素續緣只覺得渾身血液凍結,他無法抗拒身體天生對Alpha的渴望,想要被結合、想要被標記、想要屬於某個人,這是身體的本能──因為他是Omega,還是個發情中的Omega!

可是,他是素續緣,不會因為他是Omega就不是素續緣!

素續緣猛烈掙扎起來,身體綿軟得沒有什麼力氣,根本無法造成任何威脅,他掐著自己的腿肉,膝部使勁上頂,對方自然想避開,也就這瞬間的空隙,一枝掃把頭朝那人劈頭蓋臉的砸過來。

「去你的,別想碰他!噁心死了,也不看自己什麼貨色。」

洛子商與白衣各拿著一枝掃把,宛若耍槍桿子般流暢而鋒利無匹,立時掃退想靠近素續緣的人流,「續緣,快去找老師!」

白衣臉上布滿細密的汗,洛子商也不好受,在自控與慾望之間,還得分神打鬥,但兩人依舊拚了命要為素續緣護航。

他也沒那個時間道謝,跪著爬著總算出了教室,股間的淫水如潮,不斷從體內湧出,腦子熱燙得無法思考,他滿眼滿臉的淚珠往下滴,不知道是悲傷還是因為情慾無可宣洩而流的淚。

這般折磨之下,素續緣勉強靠著樓梯間扶手站起,正打算下樓,卻踩空了,直接滾了下去。

素續緣混亂中本能地護住頭部,心底空蕩蕩的,有著極欲發洩的恐懼、不安、痛苦,喉間卻似被什麼梗著,連一聲嗚咽也不願發出。

他怎麼就遇上了這樣的事情?

全身上下無一不累不倦不疼,在即將撞上轉角處的磚牆前,被人撈了起來。

「不要碰我!」他大聲叫著,猶如驚弓之鳥。

「素續緣,你先冷靜下來。」這熟悉的男聲讓他渾身一顫,茫茫然抬頭,見是一名身著與素還真同級墨色官服的高大男子。

男子蓄著一頭玄黑的髮,髮間幾縷雪白,面容英俊冷俏,神情肅穆威嚴,聲音是絕對的強勢靜穩,終於讓素續緣安了心神,「一頁書前輩……」

一頁書看他認出了自己,安撫性地點點頭,一手便抱起他在半空,低頭咬破自己的手指,將指尖的血珠子塗在素續緣額心,「我送你去醫護室,靜心,我會掩蓋住你的氣味,你抓穩。」

素續緣這時才意識到自己未來將會與Alpha有多大的差距,這樣的體能與堅毅如鐵的意志力,正是最佳的戰力。

他頷首擦去腮邊的淚水,眼角卻已決堤,怎麼也擦不淨眼淚,「前輩……我該怎麼辦……」

一頁書知道素續緣情況特殊,初次覺醒卻面臨到如此可怕的場面,心下也不忍再苛求他什麼,「不用擔憂,素還真就是擔心你,才先讓我走一趟。」

素續緣一愣,想起素還真早上的叮嚀,心裡更是憂懼,神智卻是清明起來。

父親……恐怕是早一步察覺了吧?

走到醫護室半道上,也有被那股甜香吸引過來的Alpha與Beta,但都在覺察一頁書的存在後,無人敢越雷池一步。

素續緣疲憊地靠在一頁書懷裡,身上一會酥麻、一會疼痛、一會痠軟,若不找個東西填滿自己,就像是要了他的命一般。

分泌出的淫液甚至沿著一頁書的手臂滴到了地上,素續緣卻咬著牙拚命忍耐著那巨大的羞恥感。

甫進入醫護室,擔任護理老師的淨琉璃便迎了上來,像一頁書道:「老遠就感覺到你的氣息……這是續緣?發生什麼事了?」

一頁書搖搖頭,只說:「先讓他鎮靜下來。」

淨琉璃引著一頁書將素續緣放在床上,替他拭淨手腳的髒污,而後打了一劑強效鎮靜劑。這是用來面對突發狀況時所準備的注射型藥劑,能夠強制使發情的Omega進入沉睡,有效抑制Omega所散發出的氣味與分泌物。

副作用便是昏睡時間會依照當事人的身體狀況而定,可能造成短期甚至長期的昏迷,可素續緣的狀況已經不能再等。

「續緣,好好睡一覺,醒來就好了。」淨琉璃溫和地說著,撥開素續緣頰邊散亂的髮絲,素續緣點點頭,睡意沒一會兒就如洶湧的浪潮,將他深深吞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