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007


朱厚潤發現自己的眼睛近來越來越不能控制地在兒子黝壯的肉體上打轉。25歲的兒子朱彪已長得人如其名,散發著一股強壯粗野的男性力量。自從朱厚潤12年前離婚後,很少管教兒子,這小子卻自己給自己爭氣,比他當年強多了。朱厚潤有個天大的秘密瞞著兒子,這些年他一直在圈子裏混,他是個很棒的0號,幹過他的人都稱贊他功夫好,夠騷夠賤,可一開始都會很懷疑,“你真的是0嗎?” 因為他的身材,那麽多毛性感,1米75高81公斤的樣子,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喜歡被搞的,所以他每次都笑瞇瞇地回答:“你日一日就知道了!”然後他就開始脫衣服…

今天他沒有約小華來。小華是個26歲的裝卸工,171/78,雞巴有23厘米長,認識他第一晚,在他的臥室裏整整一晚上都在操他,蹂躪他,連尿都撒在他嘴裏,他一晚上都興奮地又不敢發出大聲怕吵醒兒子,自後小華就兇蠻地把他霸為己有,不許他再找別的男人,而他也心甘情願成為他的專用性具。他到1點才起床洗澡。他知道兒子今天出去不會回來,所以沒有衣服可脫地直接走去衛生間,近來精力顯得很旺盛,每天起床後肉體就覺得空虛虛的,尤其是那個洞。他的淫性又起了,返回臥室拿了一根假陰莖。

只見鏡子裏一個中年壯男一手舉著根手腕粗肉色的棒子向嘴裏抽插,一手將左乳頭狠狠地揪長又換右乳頭,隨後,弓下腰將潤滑好的假陰莖熟練地對準自己的淫洞,嗤地一聲捅進去,足足20厘米長的大家夥幾乎全根盡沒。他突然想到兒子,就好象這是兒子的大雞巴在操自己一樣,忍不住直起腰來將大家夥緊緊地夾在屁眼裏前後搖擺著,想象兒子的手揉捏著自己的乳頭、肉棒……就在這時,一陣敲門聲傳來,挺大,挺不耐煩的。一定是小華 !滿腦子正沈浸在被兒子奸淫的快感中,聽到熟悉的敲門聲,他像等來了救兵,馬上就要沖出去,想了想,拿了一條小毛巾裹縛住雞巴——看起來反而更挑逗——這才淫笑著沖出去開門。

剛打開一條縫,他楞住了!哪裏是小華,是兩個不認識的年輕人!看見門打開,一個小夥子張口就說:“叔叔,朱彪在家嗎?”突然,他們臉上的笑容凝住,眼神盯住他,從打開的門裏看的出,他沒有穿衣服,襠裏則是奇怪騷隆的一大團!門裏門外幾乎都呆了足足有一分鐘!朱厚潤猛的一驚後,眼魂立即被兩人壯碩的身材吸住了,雖然裹在長體恤裏,他們的胸肌腹肌仍然那麽輪廓鮮明,他幾乎移不開自己的註意力,那股淫意再度強烈地上升,堵在嗓子眼!

“朱彪今天、今天不回來!”他硬生生地壓抑住自己,他不想因為自己而給兒子帶來任何麻煩——假如他們知道朱彪的父親這麽下賤淫蕩的另一面。那兩個男人沒有轉身要走的意思,聽了這話,反而笑著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個“既然來了,我們就在朱彪家裏坐坐吧!”說完曖昧地看著朱厚潤,伸手就把門推開了,一前一後地走了進來!朱厚潤只有閃在門後,把門關上。現在,兩人站在客廳裏,目光都在門口這個光溜溜的男人身上打轉。不由得他們不看,不想,只見這個他們稱做叔叔的人,從頭到腳只有搭在雞巴上的一條小毛巾,其余一絲不掛,他的身材屬於肥壯形,粗壯的腿上布滿黑毛,凸起的小腹上一條毛線直延伸向兩塊肥厚的胸肌之間。他臉上的表情充分流露了內心的欲望!朱厚潤站在門邊,知道他們在看自己。他們不僅產生了欲望,而且知道自己身上就有幫助他們發泄欲望的消魂通道!

緊張中小毛巾松開掉落地上,裸露的雞巴在空氣中彈跳了幾下,他窘迫地轉個身彎腰去撿毛巾,他那還插著巨型假陰莖的屁股,卻毫無遮攔地展現在那兩人的視野!等他站起並轉過身來,他看見他們目瞪口呆,下面已頂起一個包。他們對望一眼,在沙發上坐了下來,也為了掩飾自己的沖動。現在,他們發現自己已被朱叔叔勾起了一種邪欲“原來朱叔叔還好這一口啊!早知道的話,也不會今天才來了哈哈哈……”朱厚潤木然地站著,也不想找件東西遮住自己的騷根。“你們……不會對朱彪…..我…..你們說吧,只是……”他不知道該怎麽說。

這證實了兩人剛才的猜測,眼前這個朱叔叔確實是個同性戀,光看樣子就是特別騷情的那號。“這也沒什麽,關鍵是,”又曖昧地一笑。“朱叔叔今天也讓哥倆舒服舒服嘿嘿……”

這倒是求之不得的好機會……只要玩過自己後他們肯定不會再拿這來敲詐了… “行,你們……想玩就玩吧,叔……我保證你們…不白來!” 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朱厚潤忍不住.盯向他們的胯下……

朱厚潤知道了他們倆,個兒有22/172/76的叫武斌,個兒有25/176/80的叫馮越熊。都比他小20來歲。他們隨意地坐在沙發上,他們只需等待接著發生的事情。屁眼裏的假陰莖讓朱厚潤走路的姿勢搖頭擺尾。他們看著朱叔叔給他們拿出冰啤酒,放在面前,他們的眼睛幾乎沒離開過他,及他屁眼外蠕動的假陰莖頭的圓球,當他彎腰時一個就忍不住從旁邊用手抓住朱厚潤的半邊屁股,一只手放在圓球上,輕輕一拉!朱厚潤像觸電般地一抖!嘴裏不禁啊地一聲淫叫出。



“這地方彈性蠻好的,比女人的摸起來還有手感!”武斌先眼饞地動了下手。“叫的也不錯!再來幾下!”馮越熊也色咪咪地笑著。武斌將肉色的假陰莖抽出來,又猛地插入!朱厚潤接連啊,啊,噢,喔地淫叫著。他將假陰莖全拔出來,兩人雖然見過女人用的假陰莖,但男人的屁眼裏塞著這麽粗,這麽長的一條,比他們威風的真家夥還猛,真不知這男人的屁眼是用多少根雞巴操出來的!他又狠狠地將它全塞進去!這樣玩了十分鐘之久!

然後他們喝著冰啤酒,朱厚潤將茶幾搬開,跪在他們腳前,為他們脫下鞋襪!哇!好男人的兩雙大腳!那麽厚實,那麽有力!還帶著走了路的腳臭味。朱厚潤急忙抱起一只,濕熱的舌尖繞著腳指頭打轉,又張開紅潤的雙唇吮吸著,他還試著將整個前腳掌都吞進口裏,一前一後地用男人的大腳日自己的嘴!等他把四只腳都服務完,兩人已覺得夠刺激,夠舒服,性欲早已沖天!激動中他們站起來,扒光了身上的衣物。朱厚潤看見兩具肌肉筋結的裸體呈現在面前,年輕就是不一樣,比比自己雖然健壯,然而畢竟已是中年,沒有這怒氣沖沖的氣勢了——兩人的胯下都是黝黑的亂草叢,草叢之中,兩條粗物昂著血紅的頭正對著他!

等不及了,兩人都圍到他身邊來,輪到馮越熊將假陰莖抽出插進,武斌使勁地擼他他紫黑的大雞巴,他的睪丸 ,捏他的胸肌,乳頭。過一會又用手狠狠地掐著朱厚潤的脖子,一張嘴伸過來和他粗暴地接吻,使勁地吸著他的舌頭,吸掐的他幾乎喘不過氣來!朱厚潤的欲求早已暴漲到了極點!他們剛松開他,他急忙跪在武斌兩腿間,張嘴就含住了那條張牙舞爪的大雞巴!武斌哦地一聲,太爽了!從沒體驗過的爽!一個如此強壯的男性尤物正在為自己的雞巴服務!他兩手用力抱住朱厚潤的小平頭,把雞巴全捅進男人喉嚨深處!無法喘氣的朱厚潤體驗到一種受虐的快感!他的臉漲得通紅!馮越熊也忍耐不住了,他已知道這肛門的大用,於是彎腰擡起朱厚潤的大屁股,使勁拔出假陰莖,一手扶住他的腰,一手握住雞巴,對準他仍然張著的粉紅屁眼向前一送!很容易地就入洞了!喔!好暖和,好濕潤!

三個人這麽站著搞了有十分鐘,馮越熊看見茶幾擱在一旁,又有了主意,他抽出雞巴把茶幾搬回沙發前,武斌就坐在沙發上,而朱厚潤跪在茶幾上,雙肘撐在武斌兩腿邊,嘴巴剛好吞進武斌的雞巴,只見他塌腰翹屁股,屁眼就在馮越熊的雞巴前,這樣一個狗奸式,令三人都亢奮異常,又幹了足足二十分鐘,馮越熊終於顫抖著雞巴,嘴裏惡狠狠地叫著:“操你!操你這條賤狗!操死你!”雞巴大進大出了十幾下,便將一股股濃精射了出來!朱厚潤察覺他要射了,急忙吐出武斌的雞巴把屁股一縮,喊著“來射到我嘴裏!”就在茶幾上轉個身,張口將馮的雞巴含進嘴巴,一股股濃稠的男精熱騰騰地射入了他喉嚨深處!他不停地吞咽著,吞咽著。武斌看到朱厚潤的屁股對著自己,仍不忘高翹著成狗奸式,馬上將被他舔得油光發亮的粗雞巴,對準他布滿黑毛的股溝裏,那始終張嘴嘻笑的淫洞插了進去!朱厚潤再度感到後洞火熱飽滿的充實,不禁一邊吞精一邊“啊!噢!噢”地發出含混不清的淫吟。

已經過去三天了,朱厚潤仍然時時性不自禁地回想起那兩個年輕人,和那天被他們大肆日插的情景。躺在床上,不由得他又春心蕩漾地回想——那天他們都在他嘴裏射了精,啤酒的尿意也上來了,馮越熊問:“老屁眼!衛生間在哪?”這個粗野的年輕人已沒了對朱厚潤的半點尊敬,同時,他在幹過這個剛剛還在叫“哥噢,日死我!”的叔叔後,實在找不到合適的稱呼,他懶得去找,反正一會幹時又會改口。“廁所在,”朱厚潤仍然狗一樣地翹屁股趴在茶幾上,仰頭閉眼砸著武斌射精後的黑雞巴。聽到問話,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喝尿的情景,一股熱意從襠下竄起,當下說道:“就,就在這兒……”他擡肘指著自己的嘴巴。

“廁所?”馮越熊一怔,醒悟了,他要喝尿啊!馮越熊看過金評梅,對西門慶讓兩個女人喝他的尿一節,總覺得夠刺激,但現實裏那些騷娘們舔舔雞巴還湊合,卻都不肯為他喝尿。今天這個朱叔叔不光肯舔雞巴,居然自動提出喝尿的要求!他不禁輕蔑地看著這個虎背熊腰的男人,雞巴又慢慢勃起了。“好個浪貨,等會還有你好受的!”他說著,“小武,你先上廁!”武斌道:“就在這兒?流出來就臟了。”看著朱厚潤。他忙說道:“沒事,我 能接住!”說完爬下茶幾,跪在武斌面前,用手扶住他的雞巴對準自己的嘴巴,饑渴地看著武斌。武斌就將漲大的雞巴放回他嘴裏,一邊笑著問:“你這嘴跟屁眼都這麽有用,這叫個啥名堂?”朱厚潤淫淫地答:“我這嘴不叫嘴,叫藏精窟,還能當尿盆;這屁眼嘛,叫泄火洞,….”馮越熊插上一句:“那我們該把你叫啥?” “叫啥?反正不用再叫我叔叔!只要你們肯日我,叫我老朱,叫我朱挨操,叫我兒子都行!馮爸!武爸!”朱厚潤被體內的欲求支配著,說著令自己都覺得淫賤的話語!

“好兒子,乖孫子,來,喝爸爸的熱尿!”激亢的刺激讓武斌對準朱厚潤的喉嚨,將膀胱裏積攢的廢液汩汩餵進他的雙唇!“咯咯咯嚕!咕咚,咕咚!”朱厚潤大口大口地吞咽,興奮之極!武斌有意識地一控一放,一泡尿持續了兩三分鐘!接著輪到馮越熊,他卻命令朱厚潤躺下,自己跨到他魁梧的胸膛上方,瞄準那張開的方形大口,將尿水滋入!


控制著尿速,尿的更長,但瞄準是很難的,一小半都滋在朱厚潤的鼻子眼睛臉上脖子上了。朱厚潤一副享受的表情!男人的尿又酸又澀又鹹,然而朱厚潤並沒有意識到這些,他只意識到這是自己自願的讓男人在男人嘴裏撒尿,自願的往下吞咽,並由此感受到自己身心整個部位都在這兩個男人面前毫不羞恥地下賤著,像一條發情的公狗,不,母狗!做一條狗,似乎更符合自己此刻的願望!而健壯的自己,只配做一條喝尿的狗!甚至不配同時被兩條雞巴操!他睜開眼看,怕他們就此不在了,或失去了興趣,不再想玩弄自己。等他看到他們淫褻的眼神,他知道他們還沒打算突然放棄。至少下面的洞,今天不會餓著了!“爸爸快些日兒子!爸爸快些日兒子!兒子的屁眼好癢啊,要癢爛了啊!”朱厚潤躺在地板上,多毛的屁股在地板上擦著,精壯的身子妖媚地扭來扭去,一只手揉著自己發達的胸脯,一只手撫摩著旁邊的大腳,剛喝過尿的大嘴張著故意探出的舌尖在雙唇上輕挑!“乖兒子想讓爸爸怎麽日啊?”

“怎麽都行,日死兒子吧!”朱厚潤急不可耐地要求著,扭動著。馮越熊抑不住在他腦袋前蹲下來,兩只有力的大手掐住朱厚潤的脖頸向後折起,使他張開的紅唇、喉嚨和自己蹲著的雞巴在一條直線上,然後望裏一送幾乎連兩顆蛋也插進他喉嚨深處!朱厚潤本就被掐的沒氣喘,這下被堵得臉漲得通紅,雙手在地板上胡亂撐,雞巴卻更硬挺!馮越熊拔出來後,他喘氣喘的就像一條狗。然而他愛死了這種被插滿嗓子眼的感覺!他配合著馮越熊一次又一次深深地插入,並竭力每次都將他的卵蛋含進嘴裏!

武斌在一旁,這時他用力抓住朱厚潤的硬雞巴往上牽,使他的身體弓起來,又猛地一松,便聽見他的屁股啪地擊打地板的聲音。他幹脆將朱厚潤的雙腳架上肩,又幹起他的後門來,朱厚潤覺得後洞一緊,禁不住吐出馮越熊的雞巴,哎咬叫出聲,他努力地一收一松自己的屁眼,來迎合武斌的粗野沖撞,他覺得自己簡直要飛上天了!

“好爸爸,棒爸爸!你把兒子日美了!嗷!嗷!”朱厚潤使勁叫著。武斌抽出雞巴,把他翻了個身,讓他雙手撐地,這下將他的大腿抱在腰間,雞巴又插進去,“來,好兒子,往前爬著轉圈圈!”他就像推著小車那樣推著朱厚潤用手走路,在客廳裏邊打轉邊一抽一送。朱厚潤興奮地爬著,叫著。”兒子,說,朱厚潤是什麽啊?”“朱厚潤是條狗!汪!”“是條多大的狗啊?”“朱厚潤是條四十六歲的老騷母狗!”

“這條狗怎麽樣啊?”

“這條狗長得又高又壯,一身黑毛,還長了副狗雞巴!”“胡說!母狗還長狗雞巴?”

“這是公狗變的母狗!汪!”

“這條狗會幹什麽啊?”

“會給爸爸舔屁股,會喝爸爸的尿,會叫爸爸日狗嘴狗屁眼!”

“爸爸日夠了幹什麽?”“爸爸就把朱厚潤這條老母狗殺了吃狗肉!”

馮越熊和武斌不禁大笑起來。“爸爸要是舍不得呢?”

“那爸爸就把狗兒子從屁眼到嘴串在雞巴上帶走!”

“這倒是個好主意!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