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001

Fatass


我姐夫是一個司機,在我十五歲那年,娶了我姐姐,一轉眼就是3年了,姐夫今年三十,是一個司機,年輕的時候一直在部隊當兵,所以渾身都是腱子肉,個子不算高,但是力氣很大,結婚之後,由於喜歡喝酒,有了啤酒肚,但是由於渾身是肌肉,所以,看上去很壯實,胳膊也很粗壯,也不知道怎麼著,從看到姐夫的那一刻起,我就很喜歡姐夫,經常晚上一個人的時候,會想起姐夫,腦海裏浮現出姐夫的身體。我家很大,有三居室,所以,即使全家人在一起,也會住的很寬松,所以,姐姐和姐夫,也總是回來住。

有一天,我回家,剛好碰上了姐姐姐夫也都回來了,吃完了飯,爸爸和姐夫還繼續在喝著酒,天南海北的嘮著,大概十點多,時間也不早了,我就先回了臥室想睡覺了,我的房間剛好和姐夫他們的房間中間隔著衛生間,而爸爸媽媽的房間則是在客廳的另外一側,比較遠,大概十二點多鐘的時候,我起床上廁所,我剛想上廁所的時候,看見了地上的盆裏放著要換洗的衣服,裏面有一個黑色的內褲,這應該是姐夫的內褲吧,我拿起來,情不自禁的聞了聞,果然是姐夫身上的那種濃濃的男人味,有點汗味,在內褲前面有一些白色的印記還沒有幹,這應該是姐夫的淫液吧,等等,難不成,我沒有開燈,小心翼翼的出了衛生間,想證實一下自己的猜測。

我輕輕的走到姐夫和姐姐的房間,因為他們房間比較大,床在最裏面,旁邊有衣櫃,所以門這邊有什麼動靜,不註意的話是根本發覺不出來的,我壯壯膽子,偷偷的把耳朵貼了上去,只聽見裏面,姐姐和姐夫居然沒睡覺,在說話;‘老婆,今晚上讓我操一下吧,你看我的大雞吧,都漲的難受死了。’姐夫說著。‘怎麼天天都要操我麼,壞蛋,我哪能吃得消啊。再說弟弟在對面呢,他起來怎麼辦啊。’‘沒關系,他上學累,肯定睡著了。’過了一會,只聽見,屋子裏依稀傳出了聲音。

‘啊,啊,老婆,你小逼好緊啊,夾得老公的大雞吧好舒服,老婆,你喜歡我操你麼。’‘啊,啊,喜歡啊,老公你雞巴好大,好漲啊,頂到妹妹的花心兒了,好刺激啊,老公使勁兒,使勁兒操我啊,好幸福啊,好爽啊。’

我在門外聽的很興奮,不知不覺,下面支起了大大的帳篷,我所以把門偷偷的扭了一下,居然沒有瑣門,角度剛剛好,只要一個小縫,就能剛好看見床的位置,天吶,我終於看見了姐夫的裸體了,只見他背對著我,高高的舉著姐姐的雙腿,使勁兒的操著,一邊操,一邊叫著,姐夫的後背寬闊黝黑,脊梁上滲著汗珠,在燈光下閃閃的,那麼性感,姐夫的胳膊粗壯,腋毛濃密,是那麼的性感,短短的平頭,兩個屁股蛋子結實有力,真的好像上去摸一摸啊,每一次在抽插姐姐的同時,屁股都會跟著一前一後,是多麼的有力啊,隱約之間看見了姐夫的菊花,黑黑的肛毛,是那麼性感,真想上去給姐夫舔舔啊,因為是背對著他,只能看見姐夫的蛋蛋,渾圓緊實,大大的,每一次操蛋蛋都會隨著節奏來回打在姐姐的身上啪啪直響,這麼飽滿的蛋蛋,該儲藏了多少精液啊,姐夫真的是一匹種馬啊,姐夫還在賣力的操著姐姐,姐姐也在姐夫的抽插之下變得淫蕩起來,丟了魂兒似的直叫喚,她摟著姐夫的脖子,和姐夫邊操邊親吻著。我的下面已經儼然濕了一大片,想想這姐夫的胯下,不是姐姐,而是自己,想象這自己是姐夫此時正在操的女人,小聲關上了門,我回了屋裏,套弄起來,看著自己的直挺挺的雞巴,我想像著姐夫的聖物該是多麼的雄偉,頓時,我傾瀉而出。

又過了幾天,姐姐因為工作的原因,要出差幾天,所以姐夫也就自然在我們家蹭飯了,這一天,爸爸媽媽也剛好說去醫院輪流照看生病的四叔,就做了飯,然後匆匆的離開了,我和姐夫在家,由於姐夫在回來之前,應該已經和工友喝了一些酒吧,感覺有點醉醺醺的,回到家吃飯的時候,硬是讓我陪著他再喝點兒,說難得家裏人不在沒人管我們老爺們兒喝酒什麼的,我也就半推半就的和姐夫喝起來,酒足飯飽之後,姐夫已經是醉了,自己晃晃悠悠的回了屋,我收拾好之後,想看看姐夫到底怎麼洋了,就近了姐夫的屋子,姐夫果然,就是一頭倒在床上睡覺的姿勢,我怕他睡的不舒服,就把他扶好,然後幫他脫衣服,蓋被子,姐夫的身體可真棒啊,雖然不瘦,但是很結實,黝黑黝黑的,摸上去感覺每一塊肌肉都會跳動,尤其是胸前濃密的胸毛,一直延伸到小腹,最後延伸到內褲裏面去,姐夫脫得只剩下一個深藍色的三角褲,姐夫的腿粗壯有力,怪不得總是喜歡抱著姐姐操她,腿毛也是那麼多,他的雙腳厚實,寬大,我把臉湊了過去,聞了聞,那是一個典型的東北爺們兒的味道,我情不自禁的添了一下,最後我的眼睛定在了姐夫那一團鼓鼓的私密處,好奇心加趨勢上荷爾蒙的驅使下,看著姐夫也是喝了酒睡著了,我大著膽子,偷偷的退下了姐夫的子彈內褲,頓時驚呆了,天吶,這是我見過的最大的雞巴了,在半勃起的狀態,包皮裹著一半的龜頭,我扶起了姐夫半軟的大屌,足足十厘米長,四厘米粗,小心翼翼的退去了包皮,頓時一股男人特有的體味,我如獲至寶的把他的大龜頭含在了我的口中,那一刻,我是多麼幸福啊,姐夫好像也有反映了,唔的一聲,我給姐夫細心的裹著雞巴,他的雞巴在我的口裏慢慢的脹大,最後發青,發紫,天啊,我終於見到了真正的男根,它微微翹著,足足十八厘米,粗大有力,條條青筋如盤龍一洋卷曲延伸知道龜頭根部,所答的龜頭仿佛雞蛋大小,夯實有力,我甚至不能全部含在嘴裏,我又開始大膽的舔著姐夫的大蛋子兒,真香啊,好像舔姐夫的菊花啊,但是夠不到,姐夫嘴裏也是咿咿呀呀的,估計也很舒服吧,過了一會,姐夫居然主動的擡起了雙腿,讓我舔他的菊花,我嚇了一跳,姐夫已經醒了,他對著我,醉醺醺的說,‘想舔就舔吧,姐夫知道你喜歡姐夫,從我洗澡的時候,你偷看我,你總是叼著我換下來的內褲擼雞巴的時候,我就知道,所以我每次操你姐姐的時候都不瑣門,想讓你聽聽。沒事兒,姐夫沒喝醉,今晚讓你爽個夠。’天吶,姐夫居然都知道,而且還不介意,我更加放肆的一頭埋在了姐夫的胯間,瘋狂的給姐夫口交起來,姐夫舒服的直叫喚,‘你小子,真厲害,比你姐還會舔,怪不得你姐姐功夫不行,都讓你學來了,哈哈,真舒服。’姐夫吼道。爽了以後之後,姐夫見我也是淫水直流,他把我抱了起來,放到床上,擡起了我的雙腿,‘姐夫和你說,在部隊的時候,姐夫這個大棒子,就征服了不少小兵,今天也給我的小舅子服務服務。’說著很嫻熟的吐了口唾沫在手指上,慢慢的差勁了我含苞欲放的菊花,他粗壯的手指一進來那一個,我不但沒有疼痛,反而覺得好舒服,嘴裏不停的哼哼著,‘姐夫,我要,我要,我要你操我,快點兒。’;‘哈哈,你真夠騷的,這就操你,’說著,姐夫舉起了他那引以為傲的大雞吧,咕嘰一聲,全根沒入。

天吶,我不是在做夢吧,我日思夜想的男人,我的種馬姐夫,就這洋的操著我,他沒一下都那麼用力,頂著我的深處,那麼舒服,碩大的龜頭在我的菊花壁上來回抽插,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條條青筋摩擦著我的直腸內壁,沖擊著我的前列腺,我的雞巴居然一直是挺著的,盡情的享受著姐夫的每一次攻擊。

‘爽麼,姐夫操你,你舒服麼,你後面真緊啊,比你姐姐的逼緊多了,’哥哥邊扛著我的雙腿,邊操我。



‘姐夫,我的男人,你好大,好粗,操死我了,操死我的小菊花了,姐夫,你用力,使勁兒操死我。’我顧不得那麼多了,開始淫蕩了起來。我姐夫一只手伸過來我含住了姐夫的手指,享受著這個男人對我的抽插。

‘哈哈,你真是會叫喚,比你姐姐厲害多了,爽死了,以後不要你姐了,她都被我操松了,我操你的屁眼兒更爽,夾緊我。’

我聽著姐夫的話,夾緊了屁股,他頓時一陣顫抖。然後繼續操著我。我的雞巴直挺挺的,被他操得前後至顫抖,姐夫的蛋蛋啪嘰啪嘰的拍打在我的屁股上,是那麼的爽,那麼的刺激。我以前一後的配合著姐夫的抽插,我在伺候我的男人,我的大屌。哥哥把我反過來,抓著我的屁股,又開始操了起來,怪不得姐姐每次都是要死要活的,這個大個雞巴,加上這麼有力,這麼野的男人,誰都抵擋不住啊。

‘姐夫,我的男人,你操死我吧,你太厲害了。’我幾乎是在幹吼乞求姐夫的抽插。姐夫聽了之後更賣力了,每次都是全根沒入。

‘不舍得把你操死,我要慢慢操,天天操,操完你姐,再來操你,老婆和小舅子都是我給我操的,’姐夫一面打我屁股,一面操我。



‘對,操我吧,操死我,我也要像姐姐一洋,給姐夫操,天天操。’我撅起了屁股,好讓姐夫每次都能操的最深。

就這洋,姐夫又操了我二十幾分鐘,我感覺他的雞巴更加漲起來,我知道他要把他那珍貴的精液射給我了。姐夫抽出他的大雞吧,對著我的嘴巴,瘋狂的射了起來,足足十幾股,還想呲水槍一洋,射了我一嘴巴,我全部都吞了下去,真的是好香啊,我把姐夫的大雞吧頭兒舔的幹幹凈凈,然後摟住了姐夫,姐夫抱著我,來到了浴室,我們一起洗了澡,回來之後,我躺在了姐夫寬闊的臂膀裏,安穩的睡著了。

至此以後,姐夫就時不時的操我,他說他喜歡操我,經常是,他上半夜操完了姐之後,等他睡著了,下半夜再來我這裏,接著操我,我們姐弟兩,一同享用著這個健壯的男人,後來姐懷孕了,都不能讓姐夫操,我就擔當了姐的工作,姐夫幾乎一個禮拜都會操我幾次,把我的菊花操的合不攏,但是我卻是還想要。我願意永遠讓姐夫操。更喜歡姐夫,操完了姐姐的大雞吧,再次操我的騷菊花。

我愛這樣的一個姐夫,愛他的身體,愛他的雞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