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父攻子受没毛病的。

“说实话,你有没想过在上面?”

被韩信这么一问,李白双眼里都快闪星星了,但是还是得表现得克制一点,便沉了沉嗓子回答到:“想过。”

“想过?真想过?”

韩信一直摸着李白屁股的手一下蹭到了股沟处,中指在狭窄的细缝里暧昧地磨蹭着。

“想过…!我又不是没在上面过!”

李白臊红了脸,只能换个方式强行解释为自己解围。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还满意么?”

韩信已经完全忘记了要答问卷这回事,在李白身下的手动作开始大了起来,灵活的手指在穴口的嫩肉上流连,另一只胳膊紧紧圈住了李白的腰不让他逃跑,下巴搭在李白的肩头,对着他的耳廓吹着热气。

“满意…啊……能不能先好好答题?”

“答题?”

韩信在李白身上的动作不停,两腿撑起来用膝盖夹住了李白的腰,腾出另一只手滑了滑鼠标,把后面还未答的题目全部给李白浏览了一遍。


[初次H的地点?]

[当时的感觉?]

[当时对方的样子?]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

“你觉得这些还适合回答么?”

韩信伸回手来,直接撩起了李白穿的他的宽松T恤,在他胸前不轻不重地捏了两下。

“这他妈是谁给的问卷……啊…”

勾人的呻吟声已经不能再多藏一秒。

“而且我觉得很多问题你可能还不太清楚吧。”韩信并没有搭理李白的问题,自顾自地继续撩拨着他的欲望,“要不要实践一下让你明确一下答案。”

韩信问要不要只有两个选择,不是“要”或者“不要”,而是“顺从地要”或者“反抗后再顺从地要”。

李白知道今晚难逃一劫,也不做声,而是回过头去吻上了韩信的唇与他的舌做着缱绻地缠绵。


“第一次是在我家,你十五岁的时候。”

而现在是在我们的家。

“这个我怎么会忘!”

毕竟第一次是他自己主动的。

“当时感觉很纠结,因为你是我儿子,可是我又喜欢你。”

韩信的手在李白身上四处点火,感受到他逐渐升高的体温后,蹭了把胸前冒出的薄汗,直接脱了李白的上衣。低着头含住了李白胸前的敏感,含糊不清地问到:“你还记得你第二天早上起来说什么了么?”

“啊……我说,我要赖你一辈子。”

在这一点上李白确实是说到做到。

韩信一边问话一边吻着李白身上每一处的敏感带,李白被吻过的每一处都如火烧一般燥热。而韩信一直在他屁股上的手一直没离开过,这会中指的一个指节已经艰难地探了进去,却不深入,只在浅浅的地方四处刮蹭。

“我还记得你当时的样子,嗓子都快喊哑了,最后还晕过去了。”

这些李白不可能不记得,而且不但不会不记得,因为之后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太多次,反倒是记得越来越清楚。

“你是不是该做点记录?”韩信一直在浅处的中指忽地深入,在内壁上细细地抚过,“我手占着,你来。”

韩信从李白身后环抱着他,将李白整个人压在桌子沿上,还故作好心地将李白已经脱力的双手搁在键盘上。

“才不要……回答这种问题。”

李白体内的欲望正在一点一点被唤醒,但还保留着一丝理智,做着最后的抵抗。

虽然他知道抵抗也只是暂时的。

韩信一手在他身后细致地做着扩张,另一手覆上他的手,手把手地在键盘上敲打着。


[每星期H的次数?]

三次左右。

“你骗人,明明不止三次……”

李白记得很清楚今天已经是这周的第四次了。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每天都做。

“怎么?你觉得三次不够?”

韩信又探入了一根手指,感受着李白紧致的后穴紧紧咬着自己的手指,他其实已经比以前能忍很多,如果不是因为他今天想好好逗逗李白的话。

“每天……?哈,怕你不行。”

“你要是想,没什么不行的。”

韩信熟稔地找到李白的敏感点,毫不犹豫地向弱点发起了猛攻,像是在教训李白方才不知天高地厚的言论。


[那么,是怎样的H呢?]

这样的。

“啊……啊!什么…什么叫这样?”

李白一直迷迷糊糊的意识被突如其来的快感搅成一团,也意识不到自己现在翘着屁股紧贴着韩信已经褪去外裤的硬物的样子有多主动。

“就你现在这个骚样。”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这个你自己最清楚吧?是哪里?”

韩信撤出了在李白体内搅弄了许久的手指,两只手都在李白全身做着探索——虽然他对李白的敏感点明明都一清二楚,却一直绕开李白最敏感的地方,在无关紧要的地方开始兴风作浪。

“不是……不是那里。”

李白有了前所未有的焦急感,对于韩信这种装傻的行为,他却无可奈何。

“哪里?”

腰。

李白自己在键盘上缓慢地敲了答案。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韩信的手放在李白的腰上后抚摸了两下,李白整个人就瘫软了下去,脊背弯成优美的弧线,被韩信托着腰才不至于从桌沿上滑下去。

“我看你在说谎吧?”

韩信松开了一只手,在李白的胸前点了点。

“我看是这里。”

“啊……不…”

那罪恶的手又滑到尾椎骨处,在一开一合的穴口处打了个转。

“那就是这里。”

“呃…啊……!”

“还是这里?”

一把握住了李白已经挺立了许久的性器,在顶端的小口上蹭了蹭。

“都……都是。”

李白的脑子乱作一团,只能胡言乱语了。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骚狐狸。”

韩信的粗大抵在李白的穴口,一点一点朝里顶弄着。

“怎么?不认同?”

李白伏在桌面上没有动作,软在键盘上的手胡乱按着,在屏幕上打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字母。

韩信接着就是一个深顶,比手指粗了不知道几圈的性器彻底填满了李白的后穴,过于尖锐的快感突如其来,李白一声呻吟拉长了调子,听得韩信强忍住现在就狠狠肏弄身下这个他深爱的人。

“这还不骚?那你倒是说说我是什么样的?”

“变态……禽兽!”

又是一记深顶,韩信的欲望全部埋了进去,停在里面细细感受着李白抽动着的身体带来的细微痉挛一点点地吮吸着他。


[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我变态我禽兽,但是我看你还挺喜欢。”

韩信看李白的身体差不多适应了自己的粗长,便加快了速度开始九浅一深地占领着被他蹂躏过不知道多少次的甬道。饱满的顶端一下一下戳到李白的敏感点上,穴道里的淫液被韩信剧烈的动作带出不少,在两人交合的肉体上淋湿一片,发出了羞人的水声。

“你混蛋……啊嗯!”

“怎么就不肯说实话呢?”

韩信见李白嘴硬,也没了节奏开始随心所欲地顶弄起来。李白猜不到韩信下一个动作是深是浅,是轻是重,反倒体内一股痒劲爬了出来,惹得他不得不去迎合韩信的频率,才能让每一下都戳到他的敏感处。

“喜欢!”

李白已经没有力气去动键盘打字,只能在嘴上回答着韩信。


[H时有什么约定么?]

“喜欢?那舒服么?”

韩信紧握着李白的腰,免得身下跪趴在沙发上的李白被他顶得重心不稳直接倒地。

“嗯……舒服…”

“舒服就叫爸爸。”

“爸爸…”


[您觉得对方很擅长H吗?]

“爸爸肏得你爽不爽?”

韩信伸手握住李白已经颤颤发抖的肉柱,上下撸动了几下,又停下来问起了话。

“爽……”

李白身前身后被同时侍弄着,一个是体外的刺激来得直接,一个是体内的洪流满满激涨,即便是这样的欢愉,却只能勾得他的欲望愈加高涨,总感觉还是空了一大片的地方需要被填满一样。

“我还要……”

李白身上明明已经没了力气,但后穴咬着韩信却一直没松过口。

“你吸得我也很爽。”

听到了想听到的话,韩信心情大好,决定好好奖励李白。

“这就给你。”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韩信将腰上的力气全部聚在小腹,一下接着一下短促地向着李白体内更深的地方戳着,明明已经到了不能再深的地方,却还是不知满足地占领着李白体内每一寸的宝地。

“韩信…重言……”

李白含含糊糊地唤着韩信,话语间尽是化不开的甜腻和欲望。

“我想看你……”

韩信得令后动作利索地将李白翻过身来,注视着李白绯红的面庞。

半闭着的眼神迷离而诱人,秀气的眉峰微蹙,嘴唇上水淋淋的水色显得唇色更为娇艳,从里面传来的呻吟几乎要磨掉韩信所有的自制力。

“你不是要看我么?闭着眼看?”

李白闻言睁开眼来,和韩信来了一个对视。

眼里出了深不见底的欲望,比欲望更甚的是怎么也看不够的深情。


[您对SM有兴趣吗?]

“卧……槽……这都什么……嗯……!问题……”李白哼哼几声,后穴里的肉棒在他说话的间隙又往深处顶了几顶恶意打断他的抱怨,始作俑者则是坏笑着看他被情欲媚得潮红的脸,吻上他的眼睑。

“在我面前就不用装纯了吧……嗯?”说罢就把托住李白腰的手转而去扯松领带,李白一个激灵,赶在身体往后一头栽地下之前双手环紧韩信的脖子,回过头来韩信手里已经晃着被解下来的领带。

“……”李白咽了口唾沫,感觉大难临头,但还是强装淡定:“你……想干嘛……”

韩信把头一歪,“你猜。”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骚包地打了个蝴蝶结将他的手桎在身后,韩信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成果,对上李白被邪欲折磨得饥渴难耐不知所措的脸。

“现在……你就没法保持平衡了吧。”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不要……”

李白被束缚后没法抱住韩信在过于激烈的动作下保持平衡,身体被顶弄得一摇一摆。然而可以依靠的人就在眼前,却无法紧贴着他,李白宛如海浪中漂浮的浮木,被卷着荡向最深的情潮。

“真的不要吗?”

韩信停下了动作,卡在狭长的穴道中间一动不动。

空虚感盈满了全身,李白没法容忍哪怕是一秒的空虚。

“要……”

事实说明根本不存在不再索求的情况。

“那求我。”

只会更加索求。

“求你了…重言……给我。”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韩信俯下身子吻向李白的额头,探出一点舌尖留下了一小滩水迹,顺着帅气的的五官从含泪的双眼吻到薄薄的嘴唇,一边用嘴唇抿着,一边用舌尖舔舐。

“你他妈是狗吗舔我一脸口水。”

“那你倒是说你喜欢被亲哪里?”

韩信终于停下嘴上的动作,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而对李白下面的嘴,却还是毫不留情。

“嘴巴……”

“真巧,我也是。”

韩信歪过头含住了李白的唇,毫不费力地就攻入了他的口腔,本就气喘吁吁的李白被占去了仅有的呼吸空间,想去推开韩信,却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还被捆在身后,只能发出轻微的呜咽声去和韩信表示抗议。

“你喜欢吻我哪里?”

李白被松开了唇,大口喘着气,被韩信这么一问,又主动迎了上去。

只不过自己实在没有力气,仅仅能挨一下就要被下身传来的酥麻感激得软下身子去。韩信见李白主动迎合,自是不会轻易放过,扣住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本想浅尝辄止的吻,又加快了身下的动作。

呻吟声全部被堵住,快感全部被释放。


[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两人的身上沾满了白浊的粘稠,李白精疲力竭地躺平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感受着韩信在他体内留下的痕迹正在一点点被始作俑者引出去。

韩信抬头见李白呆呆地盯着天花板,便伸出手指在他还十分敏感的内壁上划了一下。

“啊……!你干嘛?!”

“想什么呢?”

“这什么变态问卷,拒绝回答。”

韩信终止了正在清理的动作,直接把手指抽出,里面的液体便悉数流了出来——李白能明显地感受到这种冲刷的瘙痒感,他只好拉住了韩信还没拿远的手。

“想你什么时候能清理完。”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清理结束后李白已经昏昏睡去,韩信替他掖好了被子,看了眼电脑屏幕里文档上的最后一题,不知道李白什么时候已经提前作答。

我爱你。


得逞的笑容浮现在脸上,毕竟这个问卷本来就是他在网上找来的。

他才不会把这些问题分享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