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噠、嗒、噹,一、二、三。

敲打著玻璃杯的你,最後只讓聲音不斷的浮現。

叮叮咚咚、咚!


掉下來了!這樣大喊著的你,看著破碎的玻璃碎片,紮進去了某人的肉裡。

笑了,你看著這樣的人笑了。

然後拔出了紮進他肉裡的碎片,聽著他刺痛的慘叫聲。


笑了。

你笑的猖狂,他哭的疼痛,你笑的宛如孩子,他哭得泣不成聲。


「吶吶、接下來還要陪我玩什麼?大人!大人!」

「你這小孩--!」

「對哇,我是小孩啊!吶、繼續遊玩吧!說好了喔!要陪我玩到地獄盡頭!」


外表純真的孩子,把玩弄他當作樂趣。

你確實還是孩子。


只是個把毀壞他人當遊戲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