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秋魂

GV AU

伉儷/王朴

林在範第一次看到Jr.是在公司的攝影棚,眼角剛好看到他從走廊走過去,身上只穿了一件襯衫。

他的攝影棚在隔壁,說是隔壁大概也還要走上好幾公尺,Jr.理應是不會走出攝影棚的,尤其他還穿著拍攝用的衣服。

他之前就知道Jr.是他們公司的演員,無奈案子接得少,即使他已經入社好一陣子了也從沒見過他本人。

真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為了Jr.而進的公司。林在範心想,就算一年只有兩部片這樣稀少的產量,Jr.還是在GV界可以佔有一大席位算是屆內一大不可思議。最神奇的是只要跟Jr.對過戲的人,沒有不稱讚他的。

說他反應給的很夠又不假,長得好看更甚影片中的美貌,重點是幹起來真的很舒服。

唯一一個跟Jr.搭過兩次戲的前輩這麼對林在範說,然後又哈哈大笑說真的是做了之後會上癮的程度。

「Jr.在隔壁拍嗎?」他順口問了一句。

「是的,但他的攝影棚是不能進去觀摩的。」工作人員解釋了之後就領著他走過去,林在範也沒有多想,應了一聲就跟上去,走之前轉頭又看了一眼Jr.的背影。

不料對方正好轉過頭看了他一眼,衝他一笑。

絕對不是他自我感覺良好,他確實看了他一眼,絕對,就是這樣了。

他甚至可以確定那絕對就是Jr.。

Jr.的本名只有圈內人會知道,甚至跟他對過戲的人都得簽保密條款為了避免他的身份外漏,甚至連在拍攝時都會戴著面罩以起馬賽克般的作用。

說起來這樣也能爆紅真的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也許是不需要靠著臉蛋也可以引起人的慾望,或是他的聲音,身材曲線等等一舉一動都可以又發出每個人心裡最深處的性慾。

就像即使他穿著襯衫,就算臉上的眼罩沒有脫下,他還是可以確定從蕾絲中間透出的眼神確確實實在空中交匯了。

「如果可以的話真想跟Jr.拍一次。」林在範嘆口氣說。

「有機會的。」工作人員敷衍地說,催促著他趕緊進房間準備。這場戲需要換上的衣物已經放在桌上了,更衣室裡角落放著擴張會用上的道具,儘管林在範並不需要用上,他還是向前看了看那些小道具,假屌,按摩棒和一瓶潤滑劑。

工作人員已經暫時離開了留給他一點個人空間,就算等等拍攝時全裸,他們公司還算是友善的願意留給演員一些隱私空間。可能有著像Jr.這樣的先例也沒什麼好說的。

所以理論上他在準備室的時候不會有任何人來開門才對。

可是門被爽快地打開了,林在範反射性地轉身:「誰?」

「是我呢。」

那是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他一轉身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穿著襯衫,手上拿著一條蕾絲布:「對不起,東西放在這裡忘了拿。」邁開他的長腿,幾步湊到他身邊彎腰拿起林在範剛才在把玩的玩具們:「打擾了。」

林在範這才反應過來,身邊這個人就是剛才在走廊遇見的Jr.,目送著他的背影直到他開了門才愣愣的喊了一聲:「朴珍榮?」

然後Jr.轉頭對他嫣然一笑,把食指比在嘴唇前,對他比了一個「噓」的手勢,才關上了門離開。

這是林在範跟Jr.第一次見面。


林在範在得知Jr.的身份很快就知道為什麼他要以眼罩遮面,甚至拒絕以本名出演,到為什麼公司願意用那麼高的價錢去聘請一個拍片量那麼少的演員。

用朴珍榮這個名字拿去街上問,不敢說每個人都認識,但是至少也有一半的人會認識以演員為身份在螢幕前活動的他吧。

作為一個演藝人員朴珍榮近乎全能,能歌能舞演技也好,在時下年輕人眼中大概是夢中情人的程,林在範不敢說是粉絲,至少對於他是十分有好感的。尤其在他之前缺錢時去參加了一部戲的舞蹈臨演,朴珍榮那時已經小有名氣,對於他們這些小臨演不斷噓寒問暖,一個一個拿著暖暖包要他們別再這麼冷的天裡著涼了。

明明在下雪天天氣還只穿著一兩件單薄長袖的人是他。

那之後只要朴珍榮有電影上映他一定二話不說掏錢去電影院看戲,只要他能力範圍的一定會支持,這麼好的人,他想,說什麼也想讓更多人認識他。

萬萬沒想到除了演員之外的朴珍榮也是一個GV男優。

後來進入拍戲過程的林在範還是情不自禁地想起朴珍榮轉頭對他的笑容,還有他襯衫下兩條光滑漂亮的腿。

那天回家他馬上進入公司的網頁,付費把Jr.拍過的片全部下載下來,包括那個跟Jr.跟合作過的前輩的片全部都看過一次,然後把垃圾桶裡的衛生紙把包好丟到陽台上暫時擱著。

真想跟Jr.合作一次,不免俗的,他開始了跟所有公司人一樣的夢想。

Jr.在片裡幾乎不跟人接吻,除了那位前輩,在片裡幾乎沒有看到。真是,明明拍電影時都不知道跟多少人親過了,在這方面卻意外的矜持。林在範莫名的覺得這樣的他也可愛,接著開始忌妒那位前輩為什麼可以擁有Jr.這麼多的特權,唯一接吻的男優,唯一合作過兩次的男優,看他的姿態一副跟他很熟的模樣。

他知道Jackson入行很早,可是這感覺根本不是年資問題的差別,而是他本身就跟Jr.有著不一般的感情。

眼下如何擠進朴珍榮每年兩次的合作夥伴名單裡,成為林在範的待辦事項排名第一。


林在範平常也有自己的職業,身為作曲家和製作人的他因為不需要露面,接案等等甚至在現在網路發達的時代也不需要碰面。就跟所有只是兼職做男優當興趣的人一樣,他拍的片子也不多,沒有經紀人,只有公司聯絡用的電子郵件,一個星期開一次的程度。

那天他把工作處理完,百般聊賴地打開信箱,就看到公司難得進了封信來,說臨時加了一個片,問他有沒有興趣,是難得的機會,對方說非他不拍,所以這一切取決於林在範答應於否,先是承諾了題材絕對會讓他接受,在做愛方面也有著絕對的自由,只有簡單的背景介紹跟台詞,唯一的缺點是在拍片前他不會知道他的對象是誰,時間也還沒確定。

林在範想想手邊並沒有急件,最趕的剛剛也已經交出去了,只對公司說了如果對象是跟他現實有交流的人的話他保有拒絕的權利,公司也迅速的答應了他。

沒多久之後公司跟他敲定了時間,同時也附上了劇本。

對此林在範感到十分疑惑,多半GV的劇情要求不大,甚至可以說對演技的需求也不高,一般不會做到提前發劇本的程度,以他的經驗就是開拍前在準備是裡給他們簡單看過,台詞背一背就可以,反正應該也沒有多少人看GV是為了看演技,導演大多也不會咖,就順順地過,只在意做愛的畫面和兩個人的體位吧。

如此想著打開了劇本的檔案,背景在教室,因為學生期末過不了所以跟老師交易一次性事以換取及格的分數,劇本開頭寫了林在範必須穿著襯衫和眼鏡,而對方也是會以好學生的打扮出現,然後大幹一場。

哇喔,聽起來真不錯。

由於對方還是不同意讓他知道他是誰,拍攝當天他也就平常那樣簡簡單單地去了攝影棚,在工作人員的引導下進了準備室。

他看到角落已經放了一個背包,顯然對方已經到了,不過也正常,一般零都是要先到準備,在片場沒有人會願意等你擴張和潤滑的,林在範遇到的那些演員大多都會在開始前就準備好,除非今天拍的戲有其他需求。

接著他看到摺得整整齊齊的戲服就放在一邊,淺褐色的襯衫,現在正流行的復古圓眼鏡,正猶豫著什麼時候該穿上的時候,工作人員在外面喊著要他快點,要出來化妝。

林在範看了深處的浴室一眼,到現在還是不知道裡面的人是誰,只聽到水聲,逼不得已還是隨口應了一聲,心情還不錯的邊哼著歌邊換好衣服,包括內褲內衣都換上了拍攝要求的款式才推門出去。

他在化妝的時候聽到了準備室的門被打開,無愧對於他身為音樂人的耳力,眼角餘光看到有人在他旁邊的座位坐了下來,「就像平常那樣就可以了。」那人說。

林在範急急忙忙地轉頭,看到朴珍榮對著他笑,穿著一身筆挺的襯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