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孩童一般哭泣的權力,我希望我自己是還有的。
  即便只是個妄想論。


那是我小時候的事情,我開始發覺到異常是我五歲,當我知道實情是十歲。
我跟那男孩的相遇,正式理解一切的開端。

嗯、我說過嘛,爸爸在我小時候就常常跑出去了,媽媽都在哭著。
直到長大我才知道,爸爸啊,其實不是花心愛上了另一名女子啊。
……是從來沒有愛過媽媽。

他們只是單純門當戶對,媽媽又不顧一切的愛上了爸爸,最後結婚了。
但是一切都明曉了,媽媽的內心充斥著的悲傷也是無法解決。

所以那名女子的孩子才比我早誕生,大我一歲。
聽說那名女子最後知道父親結婚了,也帶過那孩子上門過,最終獲得的答案,讓她精神崩潰。

我的小時候就是這種狀況。
最後那名孩子遭受到的狀況我也不清楚,只是聽說他最終在頂樓意外墜落身亡。
但是我覺得那是謊言,不過也不是我可以去接觸的範圍。

只是因為這一件事情,我卻被找回了老家。
因為壓力過大,所以找了個理由,要求了爸爸讓我可以搬出去。
至於媽媽的狀況,我也不能說些什麼。

……因為知道永遠得不到爸爸的愛的媽媽,在我十六歲時,自己選擇「消失」了。

去年的我也被說著要好好忍住淚水,可不是孩子了。
但是去年的我也才十六歲,應該,還可以算是孩子吧?
在葬禮結束之後,回去房裡開始嚎啕大哭的我,告訴自己撐住也無法。

這樣的家庭是正常的嗎?
數次這樣想著的我,還是無法離開這個家庭。

藤崎家的孩子很乖巧呢。才不是,我都因為受不了逃走了。
面對很多事情都很認真。才不是,我只是不想對不起自己。

在他人面前努力的塑造好的評價。
才可以不丟臉,雖然是個笨蛋,但還是很努力的狀況,這就是我。

……所以,不要丟臉。
不要一個不小心就在他人面前哭出來。
不要一個不小心就在他人面前表現出自己的負能量。

不要一個不小心就去選擇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