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為什麼要接近我?

少年在以前問過少女這問題,聽到的少女只是尷尬的笑著,搔了搔自己的頰。
他等著她的回答,不發一語的等待著,但是最後聽到的回應,沒有超出少年的意料,令他覺得可笑。

「因為,我很好奇加斗君──!所以才想接近你啊!」

這什麼可笑至極的原因,他看向了對方,與往常一般的回應「……算了吧,你這樣也會被厭惡的。」
少女無法理解的問了對方,究竟是為什麼會這樣說,他低下了頭,「你之後會知道的。」

說完這句話的他在也不發一語,少女也大概理解,對方說的意思。
感受到的惡意眼神,並不是針對著自身,而是針對著少年。

常常在少年身邊都會感受到的惡意,似乎也會連帶影響到他身邊的人。
無法理解會這樣啊,她想著。

「他們都曾經接近過我,聽到我的背景之後,就開始鄙視起我。」

少年看出了少女的想法,少女又無法抑制住好奇,再次的問出,少年似笑非笑,目光繼續擺在書本上。

「──因為我是獨生子。」

解答了少女的問題,他才闔上了自己閱讀到一半的書籍。
鐘聲隨後響起,少女依舊站在他的座位旁,他轉頭看向對方,歪著頭說著:「上課了。」

「噢、嗯!」急急忙忙的跑回去了座位,他看著對方那面無表情的側臉,嘆了口氣。

どこか、寂しげな、横颜も 「ただそれだけのこと」も。

『就只是因為這樣,加斗就被排擠嗎?』少女邊想著,邊書寫著筆記,紀錄著上課的內容。

她接近對方的動機很簡單,一切都只是單純的好奇,為什麼那人都獨來獨往。
但是不斷接近就會發現,其實對方是個好人之類的事情,而開始漸漸喜歡著對方。
當然,一切都是好友的喜歡。
不論對誰都是如此,少年對於少女主動接近,一開始是厭惡的,但是之後也不知不覺喜歡上對方的開朗,而開始接受起她的接近。
但還是改不了口出惡言的狀況。

這天的放學,少年卻主動接近了少女,少女感到意外但是也沒說任何的話。

「……瀨古,我能問你一件事嗎?」
「可以!平常都是我問你啊!」

瀨古步優毫不猶豫的回應,木田加斗只是垂下了眼,笑了出來。

「明日私が消えるのなら、君は笑ってくれますか?」

少女聽到這話,吞嚥了口水努力的撐起笑容,才好不容易回答「在亂問什麼呢?這玩笑不好笑啊,加斗君。」
「明天放學,頂樓見吧?」
少年沒正面的回應問題,最後少女才回答:「啊!好的!沒有問題!」兩人最後分離。

在到了隔日放學,少年之後走到了鐵欄杆旁,然後坐了上去,擅自開始說著一堆話語。停下言語先是轉頭看向了地面,才又轉回看向了少女,露出了少女目前為止見過,最溫柔的笑容。

揮了揮手之後,身子往後傾倒,最終墜落。

她即使想要奔跑到他身邊,伸出手抓住那人,也來不及了。

夕暮れの火、君を隠して。
……夕暮れの火、君を隠して。

來不及了,少年的聲音永遠只會存留在自己的腦海。
再也不會對自己說話,再也不會露出笑容,再也不會跟自己相處……
再也無法見到他了。

泣いて、泣いて、泣き疲れたら。
──そのまま落ちて ××××(おやすみ)

「我都還沒對你說出啊……」
即使你認為沒人需要你,還有我啊──!

哭泣著,無聲著的傳達出的話語,那人無法聽到。

結果最終的我,還是沒有聽出來……
他一開始就想死的訊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