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佐納Zona

我不敢說、我不能說。

那個詞、那兩個字。

有人企圖撬開我的嘴,就差那麼一點,這個詞差點溜出來。

我摀住嘴巴,用力地將這個詞鑲在我的齒、困在我的舌,甚至企圖嚥下。

哽在喉中、不上不下。

憂鬱的、黑色的、純粹的他掐住我的臉頰,燻痛我的雙眸,刺耳的聲音敲擊我的耳膜,試圖讓我失去抵抗的能力。

他不是壞人。

他甚至不是人。

他是我、他不是我、他是誰?他是我。

我是誰?

我的舌尖嚐到字彙的苦楚,我的鼻腔充斥著酸澀。

終於忍不住我吐了出來。

他看起來很滿意、但他不是壞人。

他是「無常」。


「死亡」被我吐了出來。

夏雨打著窗扉,冬雨之後是夏雨,春雷已經消失很久了,但死亡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