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續

「 」續

佐納Zona

「死亡未嘗不是一種解脫。」

當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一瞬間是茫然,隨即是同意,再來是困惑。

我離死亡,或許沒這麼遠,至少從世俗上來看;但我離死亡或許也不近,從心理上來看。

說到底,我終究是不能理解吧?又或者是,儘管偶爾的時候渴望,終究是捨不得。

捨不得讓我痛苦的人事物,還是捨不得自己的慾望?大概都有。

人有八苦、七宗罪。我終究是人,我終究貪婪,我終究捨不得。

我或許太年輕、我或許太無知,我不敢輕易說這兩個字,只有在創作的時候才敢輕易地嘗試,因為我發現這個字並沒有小時候(或是中二時期)想得如此輕盈。

有些人過得了,有些人不能,有些人即使不想也不能。

無常、自然,都是死亡的附屬。又或者是,無常與自然的附屬是死亡?

失去不代表不珍惜,自認珍惜也不代表重視,沒有一種準則能夠毫無錯誤地評價一個人,畢竟是人。

畢竟是人、畢竟是人。

並非我愛他們,也非我了解痛苦、更甚之死亡,只是自以為是的遺憾。

我不懂他們,我不認識他們。

只希望這兩個字能夠帶走一些苦痛,即使這兩個字替活著的人留下某種程度的傷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