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压之下 颂歌四起

高压之下 颂歌四起


中共第十九届党代表大会通过了党章修订,收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二千多名党代表在习近平眼前,听到“不同意者请举手”的唱呼声,连小指头都不敢动。习近平踌躇满志,会后对记者说:“我们不要更多溢美之词。”但是,第二天,《人民日报》等姓党报刊就以头版三分之一篇幅刊登习近平半身彩照,歌颂他“不断开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更加光明的前景”等等。习近平显然认为这不是“溢美”。


旧中国君主之不喜阿谀,与习近平截然不同。宋太宗年间,参知政事张洎最善望风承旨,太宗初时不察,还“赐诗褒美”。有一次,张洎越次上奏,批评宰相吕端未尽言责,吕端揭发其奸说:“洎欲有言,不过揣摩陛下意耳,必无鲠切之理。”太宗开始留心,发觉张洎论事,果然是迎合他旧日所言,就把其奏议退还,冷冷加上一句:“卿所陈,朕不晓一句。”他把张洎贬为刑部侍郎,张洎“奉诏呜咽”,不久病死(《宋史》卷二六七)。


清康熙年间,廷臣上奏,有“德迈二帝(尧、舜),功过三王(夏禹、商汤、周文王)”语。康熙帝说:“二帝三王,岂朕所能迈且过哉?”他传旨群臣,此后不得再写这类谀词。他儿子雍正帝读臣下奏折,见有揄扬过当者,也“无不丹书申儆”(《郎潜纪闻》卷五)。


现在,习近平口说不要溢美之词,阿谀者却一一获习近平大用。新疆党书记陈全国下令家家户户悬挂习近平肖像,北京党书记蔡奇歌颂习近平“不愧为英明领袖,不愧为新时代总设计师,不愧为中共一代核心”,天津党书记李鸿忠推许习近平是“核心之核心,关键之关键,根本之根本”,浙江党书记车俊欢呼习近平是“众心所向,众望所归”,广东党书记李希盛誉习近平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精神北斗”等,都获擢升为中央政治局委员。陕西前党书记赵乐际为习近平父亲兴建豪华陵园,又把习近平开展仕途的梁家河村辟为“革命传统教育基地”,现在更获拜为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怪不得习近平才说“不要溢美之词”,传播界就响起一片“最高领袖”、“最高统帅”、“总设计师”的颂歌。


旧中国君主不要谀词的时代,“言者无罪闻者戒,下流上通上下泰”。新中国习近平“不要溢美之词”的时代,可没有“下流上通上下泰”这回事。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杨晓渡说:“我们要保持反腐败的高压态势。”而那“高压态势”当然不限于所谓腐败党员。这次中共党代表大会期间,北京民权律师余文生发表公开信,痛言习近平治下,民权更削,法治更坏,于是被公安登门拘捕;胡佳、齐志勇等民权鼓吹者或被迫离京,或被二十四小时监视;北京超级市场一律严禁卖刀,各地邮政对京速递服务也全部暂停。总之,“高压态势”取代了“下流上通”。这一定就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


来源:苹果日报

作者:古德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