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链(莱花 ME)

项链(莱花 ME)

湖底月圆

Eduardo的生日到了。

Luthor先生特意为办了一次生日宴会。邀请了各界名流——大多都是和此次大选利益相关的上流们。

Mark也接到了邀请。

Sean看着乳白色信封上的烫金字,抬眼看了Mark一眼。

“你知道这群老贵族他们腐朽平庸但历史悠久,最轻视白手起家的一代富翁吧。”

“是的。”Mark穿上了Chris为他挑好的三件套,正拿着什么别在领带上。

“但是你还是要去,因为那里有你的情人,尽管他得一整晚呆在他丈夫身边,而你,”Sean持着酒杯站起来,走到Mark面前,“就是个没有名分的可怜虫。”

Mark平静地扣好领带夹,这个领带夹看起来很有品位很衬这条领带。“你少喝点酒吧。”他走出了门外。

“Mark,”Sean的声音从门背后传来,但Mark没有停下脚步。

“如果需要的话,就告诉我一声。”他听见那个浪荡子的声音,“我抢过这么多人的女朋友,没道理不能出谋划策。”

Mark回头。

Sean靠在门框上抽烟,他吞吐着烟云,瞟了Mark一眼,“我想,成功抢走总统候选人的夫人会为我的履历舔上光辉的一笔。”

当然可以。

Sean Parker从未失手。




觥筹交错,Mark走进来时还有些恍惚。

这些年,他致力于改变人们社交的方式,使之变得更加有效率。

但如今的西装长裙和香槟塔,却好像从来就未曾改变过。

“Hi,Mark!”

facebook的CEO皱了皱眉头回头。

Winklevoss兄弟正向他走过来。

“你来这里干什么?”其中之一的问道。

好吧,Mark永远也不会承认他分不清世界上任何一对双胞胎。

“和你们一样。”Mark并不是来惹事的,他只想看看Eduardo过得好不好,如果可以,他还想送他一件礼物。

感谢一旁的Sean——好吧,他现在不在这儿,估计又在哪位长裙面前展示魅力。

Winklevoss还想说什么,就被一声有些开心的声音打断了。

“Hi,富人们。”Lex挽着Eduardo走了过来,Mark瞬间就不动了。

去他妈的Winklevoss。

去他妈的Lex。

Eduardo还是和记忆中一样美。




Eduardo的眼睛也同样小小地,偷偷地,闪亮了一下。

然后,他视线凝视在那一枚领带夹上。

他的嘴角泄露出上扬的角度。

“Dudu,”Lex轻轻拿起Eduardo的一只手,放在手掌心里揉捏,“你们几位应该相互都认识吧!”

“是的。”Eduardo尽量面不改色地回答道,“我们大学的时候是同学。”

Lex揽过Eduardo的腰,拿着酒杯向这三位先生敬了一杯酒。

“谢谢你们过来参加——”他一饮而尽,“我妻子的生日。”

Mark看着Lex放在Eduardo腰间的那只手,他的眼眸微微低垂,错过了Eduardo凝视的目光。

“这是我为Eduardo办的第一场生日会,”Lex笑着看向Eduardo,“以后的每一年,Edu,我都会为你办生日会,你喜欢吗?Edu?你喜欢吗?”

Eduardo不得不侧头与他对视,然后把头点了点后低下,“喜欢。”

Lex亲昵地捧住Eduardo低下的脸庞,“你喜欢就好。”然后在爱人的额头印下一个吻。



“看来你的Wardo暂时没办法脱身啊。”Sean凑到Mark身边说。

“嗯。”Mark闷哼一声,用心去凌虐自己盘子里的蛋糕。

“那你的礼物岂不是没办法直接交给Eduardo?”Sean挑眉。

Mark有些生气,虽然他知道在这场关系中他并没有被赋予这项权力。

但他还是有些生气。

Sean看出来了,心里摇头,你这还没有个一二三呢,先把Eduardo给弄出来,以后什么事不都随便你们俩,内忧外患,先平内忧再对外患。

他刚想对Mark说些什么时,Lex庄园的中心,玫瑰园里,Lex拿起了话筒。

“多谢各位先生和女士参加这次晚宴。”

“在这里,我有几件事情想要宣布。”

“首先,我将会参加此次总统的竞选。”Lex微笑并向下安抚了掌声。

“其次,我要为我的妻子,”Lex牵起Eduardo的手,“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Eduardo,修建一所全国最大图书馆。”

“我会用我们二人的名字一起为它命名,它将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

Lex转过头对Eduardo眨眨眼。

亲爱的,你还记得你大学时的愿望吗?

我会在那里为你的梦想专门修建一个房间。

我们想做多久就做多久。

Eduardo整个人都炸开了,这些事他也是第一次听说,之前Lex只是告诉他有惊喜。

但绝对不是他希望的那种。


“此外,最重要的一条是。”

Mark看着Lex嘴角勾起的笑容,没来由一阵心慌,寻找着Eduardo的目光。

“我的妻子已经怀孕了,医生说,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

“啊偶。”Sean说道。

猛然如惊雷入顶般,Mark急切地对视上Eduardo的目光。

对上了同样一个摇摇欲坠的心碎人。

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时不会给你打开一扇窗。

它会直接把你扔下地狱。

Eduardo感觉自己有点过度呼吸,他的心脏一定有问题,不然为什么会紧缩到他都快跪地蜷缩呢?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像被扔到荒郊野外的死刑犯,拼命想要从这个布满荆棘的玫瑰坟墓里逃出去。


一双手钳住他。

他的丈夫用他那双画眉鸟蛋一样蓝的眼睛关切地看着他,温柔却绝对有力地将他锁入怀里,环绕着他的脖子。

“咔嗒”一声。

Eduardo下意识低头。

“很干净的项链,衬你。”他的丈夫有些腼腆地赞美道。“我特意为你精心设计的,喜欢吗?”

“喜欢吗?Dudu?”

一条铂金的镶满钻石的项链出现在Eduardo原本空无一物的脖子上。






“啪嗒”一个紫色天鹅绒盒子掉在了地上。

一颗很淡很淡的蓝色钻石躺在荆棘中。

好像像爱神坠落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