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直至深渊(Down to Abyss)- 7

【锤基】直至深渊(Down to Abyss)- 7



Chapter 7. 军火库


Loki的心脏砰砰地跳得很快,受伤缘故他的脸色十分苍白,瘦削的背脊顶在仓库墙壁上,视线却始终望向小路尽头的那扇门。


他不知道Thor是来这里干什么的。


也许是来救他,也许是他无意间戳破了Thor的真面目。可是本能告诉Loki,答案是前者。然而这个答案却无形中又令人恐惧——这无疑代表了他冒失又冲动的“探险”被对方发现了。Loki不知道哪个结果更让人焦虑,心脏宛如被一只大手攥紧了。


“嗯,去吧,我会检查一下下周要发走的货。”里面的Alpha又说。


很快的,围在这附近的巡逻与工人都散开了。


其实情况比之刚才不知好上多少,现在既没有警卫也没有好奇血迹的工人,可是莫名的恐惧还是将Loki整个人笼罩起来。因为脑中紧绷的每一根弦都在告诉他,这种恐惧来源于Omega骨子里对于自己Alpha的敬畏。


他好像惹Thor生气了。


野兽的第六感总是敏锐的,所以当Thor出现在防火通道中的时候,Loki反而没有太多诧异。鹿有长角,却永远敌不过狮子。但事实上这个比喻并不是多么恰当,他也并不是Thor领地里的猎物。


男人看见他,立刻跑过来。Thor还穿着今天出门时的T恤与牛仔裤,只是在脸上加了一副墨镜。


当他将墨镜取下来的时候,Loki能看到男人藏在眼底深处的暴怒与担忧。前特工莫名瑟缩了一下。但Thor一言未发,他只是贴在Loki身边,在密码盘上迅速地输入了复杂的12位密码。


“嘀——”的一声,门开了。


“记住密码了么?”Thor连头也没有侧。


Loki点点头,低声回答:“记住了,还有一道门也一样?”


“嗯。”男人仍然没有看他,只是托住Loki的腰臀将他推上与地面将近有一米高度落差的门。“快走。”


他的指尖擦到Loki腰间伤口的血迹。


等到稳稳地站到门上,Loki没忍住回过头,却发现金发的Alpha重新戴上墨镜,男人正仰首看他,皱着的眉宇里似乎有忧心的意味,却又令他无从判断。


Thor看起来也没想让他判断,他只是威严的站在那里:“我会善后,带着孩子们回车上等我。”


门缓缓合拢,当视野重新陷入黑暗,Loki不由自主的脚下一软,正是因为什么也没有说,他才清楚地知道:Thor是真的生气了,因为唯有当愤怒飙升到顶点,他的Alpha才会露出那样严肃的表情。


Loki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到墙的另一边的。


他原本有些幽闭恐惧,那是源于幼年父母罹难而他却被塞进壁橱的恐怖记忆。可他现在却顾不上了,对Thor的愧疚与担心占据了全部的心神。


**


当他再次输入密码打开门的时候,停车场内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


展眼望去,这里出现了一场“小型事故”:一个下班的厨师着急回家,倒车时将车尾与一辆送货的大卡车撞在一起。双方引起摩擦,卸货工人不依不饶,矮胖却敦实的厨师则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眼见着要发展成斗殴,在场的警卫不得不跑过去劝架,连两座高塔上的反光点也不再是逡巡的状态。


自然而然的,暂时被一辆越野挡住的“门”也就无人留意了。


Loki略略一怔就知道这是Thor给他铺的路,这让Omega心中不觉越发羞愧。若是刚才他哪怕能再多信任对方一点点,也不会因为一己私欲带来这么大的麻烦。特工心口一窒,脱下薄外套挂在手中,以此遮掩腹部的伤势,一路谨慎又迅速的赶回游乐场。


游乐场内,Narve与Vali已经被接了出来,陪在他们旁边的是一个棕色头发的年轻女人。


那是个Beta。她很漂亮,身材也格外好。只是轮廓过于分明的五官让人往往会忽略她的美,反而更加信任她表现出来的干练与精明的气质。她明显是对Loki的行为不赞同的,陪着他与孩子们返回车内的时候,Loki只觉得有些如芒在背。


腹部的伤口让他进入车内的时候脚下软了下。


托住他胳膊的是Narve。


金色头发的小鬼展现出了和他年龄截然不同的冷静,稚嫩的脸上写满认真。孩子没有慌乱,就好像并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他扶住Loki的胳膊帮他坐进副驾驶,然后转头对Vali大声说:“都是因为你!非要Papa出去给我们买饮料,他中暑了吧?”


Vali飘开视线,嘴唇撅得老高,半晌才咕哝出一句“对不起”。


棕色头发的年轻女人替他们拉开后车门,轻声安慰了几句之后才阖上。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自然,就好像是Loki真的是去替任性的孩子们去买他们要求的东西,又因为离开时间太久拜托顺路的朋友临时来关照一眼。


Loki一手捂住侧腹,一手摁开车窗玻璃。


女人低下头:“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吧?”


Loki点点头。


女人又说:“我叫Sif,不用谢了。”


特工的眉心拧得很近,因为在Sif离开之前,他听见了这个女人又轻轻的说了句:“我只希望你不要再给Thor添麻烦。”


车内的一切变得很安静。两个孩子终究受年龄限制,进入车内之后明显显得紧张又拘禁,而Loki捂住腰侧,从后视镜里看向他们与自己和Thor都很相似的容颜,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不知道是伤口的疼痛更刺激他的神经,还是刚刚经历的一切更能震慑他的心魂。


在车内的等待让时间变得十分难熬。


Vali终于有些忍不住,小小的孩子攥紧手指低声说了句:“Papa,Thor daddy什么时候回来?”


Naver顿时也没了主心骨,两个六岁的小家伙一起抬头望向Loki。


从后视镜中望着两双纯洁的翠绿色眼睛,Loki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他忽然想起出门前Thor半是恳求的那句话:今天孩子们在家,咱们休战,好么?


他的心口堵得发慌。


**


好在当令人窒息的情绪蔓延的更彻底之前,Thor平安回来了。


男人拉开车门时,孩子们爆发出一声欢呼。而Alpha看起来虽然严肃,但已没有了在C区仓库时那种威严到吓人的气势。他甚至回过头安抚后座的双胞胎:“真是太抱歉了,没玩多久就把你们带出来,不过Loki有点不舒服,我们先带他回家好么?”


孩子们懂事地点点头。


作为补偿,Thor表示下次出差会给他们带最流行的玩具。


一路上都格外安静,两个孩子不知道是不是累了,又或者没有吃晚餐,伴随着枯燥的公路旅途,很快相互依靠着彼此在后座上沉沉睡去,金色的小脑袋靠着黑发的,看起来是那样的和谐。


顾虑到孩子们熟睡,车中没有开音乐。


一家四口的呼吸声交叠在一起,在车辆极少的公路上,就好像能这样一直行驶到天涯。


Loki看着远处的天幕,忽然想到,其实这没什么不好的,这样就没有什么需要担忧的了。夜晚降临,太阳的金红逐渐被夜幕的深蓝压制,让交界处显出一片如晦苍茫。Loki喉结一动,霎时觉得反倒是身侧握着方向盘的Thor才更加真实一些。


车稳稳的停进家中庭院内。


Thor唤醒孩子们,拍拍车靠背让他们先行上楼,直到两个小身影奔进屋内,他才侧过身看着他。


“你得自己下车,不然目标太大了。”


Loki颔首。


他尽量保持着身体的平衡,维持用衣服挡住伤口的方式,单手撑住车门。稳稳站在地面上的时候,Loki长舒了一口气。Alpha到底放心不下,特工能听见身后车门上锁的“哔哔”声。Thor说着让他自己走,却很快从后面赶上来搂住他的肩膀——以此作为支撑,而从摄像头中看来,只像是一对儿今天在外面度过愉快的一天,感情很好的夫夫般。


Loki的心中有点涩,这一次他没有拒绝。


而当外屋的门关上的一瞬间,Thor猛地将他打横抱起。


“啊!”


Loki低呼一声,下意识用双手环住了对方的颈项。


早就在客厅打开电视的小鬼们扭头冲他吐吐舌头。


他就这样一路被他的Alpha抱回了楼上,卧室门扉阖上的时候,Loki只觉得自己是被Thor封锁进了狮王的洞窟。楼下的电视声还可以隐约听到,甚至社区的道路上还偶尔有车辆经过,就算是虚伪的世界那也是世界。但现在,这些世界都统统与他没有关系了。


因为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一样事物——Thor。


男人的躁怒直到这时才显现出来,Alpha取出医疗箱,摁住他的身体,不容分说的拉开他始终用外套挡住侧腹的手臂,当看到他腰腹晕染开一大片外缘甚至有些干成棕色的血迹时,Thor脸色更加阴沉。


他拿过剪刀剪开Loki的衣服。


“……不太深。”Omega抿紧嘴唇,不愿意承认多少有点心虚。


Thor瞥了他一眼。


“孩子们今天在游乐园等了你很久。”Alpha没接茬,重新起了个话题,“他们在蹦床项目上赢了奖,所以趴在栏杆上想等着你带他们去兑换奖品,但怎么都找不到Papa。”


Loki目光一暗,暗暗怪责自己未免太不尽责:“我下次一定……唔——!”


Thor却在他分神须臾眼疾手快地一下拔出了那枚铁片。


特工的身体因疼痛蜷缩在一起。


Thor用力撑开他的肩膀,没让他挣扎。等到Omega稍稍缓过来一些,他反手捞过医疗箱中的医用愈合喷雾,带有镇痛与粘合伤口双重效果的喷雾很快被喷涂上Loki的侧腹。


凉丝丝的喷雾让Loki安定下来,些微的麻药效果也让他逐渐不再被腰腹的疼痛所侵扰。


Thor这才拿出医疗箱中的纱布,小心替Loki清理伤口外侧的血迹,并且检查是否还有别的小创口。他弓着腰背,眉头因为专注而紧拧,蓝色的眼瞳里满满全是担忧。他用纱布一点点抹掉Loki皮肤上的血,虽然仍旧是个愤怒的雄狮,面对爱人时却又像是用尽了全部的温柔。


而Loki刚好能看到他头顶上的金色发旋儿,这让特工原本坚硬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Thor……”还是第一次,黑头发的Omega主动想要说点什么。


Thor沉下气。


Loki闭嘴了,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显得苍白。


Thor拿出成卷的纱布,展开来一圈一圈绕上他的小腹,虽然新式医疗喷雾早已不用缝针,但为了让伤口不会裂开,他绕得稍稍有些紧。两只手交替着在Loki腰两侧动作,从特工的角度看,就像是他的Alpha正在一次次的凑近他、拥抱他。过近的距离让Loki能看到Thor额角的汗水,眼尾经年日久积累的细纹与眉心中间化不开的结……


Omega忽然就有点后悔。


“我……”他的声音发着涩,“你说我们在一起七年了?”


Thor的手顿了顿,刚好纱布缠完,他便低下头替Loki在另一边的腰侧打上节。纱布结打得有点特殊,是JNSA特工才会使用的医用结,紧,同时也用来做救援时分辨是否是自己人的标识,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你怎么会这个?”Loki低头看着,难免愕然,毕竟他万分清楚Thor绝对不可能是JNSA的特工。


“你教我的。”Thor说。


Loki的喉结滚动,因为这样自己必不可能是Thor绑架来的——试问有谁会教绑架犯自己特工组织的医疗结捆绑方法?这种压根不是情报的细节,即没用、又扯淡,反倒像是恋爱中的小情侣闲来无事交流时……


“十年,Loki,我们认识十年了。”Thor抬起头,认认真真地说,“你总得允许我们在结婚前谈个恋爱?”


Loki的耳根倏地涨得通红。


这当然是一句调情,又或一句玩笑,可是当它被说的像是最真挚的表白时,就莫名让人眼眶发酸了。


“跟我来。”Thor抓住他的手腕。


不知道为什么,Loki没有抵抗。他跟着他走下楼,两个小鬼正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里面放的动画片,Narve拆了一袋儿薯片,正和他的兄弟分着吃,孩子们的四条藕节一样的小腿在沙发边上一晃一晃的。


Loki的心里像是多了点什么,一种名叫做“温暖”与“家庭感”的东西。


Thor带他来到楼梯下方的洗衣间,说实话这里非常狭窄,两个大男人挤进去几乎是要跳贴面舞的距离。不过没等Loki寻思更多,Thor抬手拉了一下连通洗衣机的电闸,他当然没有只摁一次,而是以“快慢快”的速度连续钦动三次,洗衣机下方的底座应声发出嗡鸣的金属声响,整个洗衣机很快陷入地下。


而当洗衣机原先所在的位置变成寻常的地板后,Thor弯腰推开了之后的一扇门。


这扇门藏匿在洗衣机原本位置的后方,但如果洗衣机没有降下去,它无论如何也不会打开。碍于洗衣机的上面还倒挂着烘干机,这扇小门需要蹲身才能进入。


“来。”Thor率先矮下身,没有任何犹豫就将自己的后背亮给特工。顾虑到Loki腰间的伤势,他又回头将手递给他。


Loki深吸一口气,握住那只干燥又有力的手。


当通过那个狭小的门后,呈现在Omega面前的是一条约有四五米长的短走廊。整个走廊均由银蓝色的金属材质构成,一种高科技的感觉瞬间震撼了Loki的内心。


“这里是……”


“秘密基地。”


Thor用手指碰了碰墙壁,不知道他摁到了什么,短短四五米的走廊上忽然出现了密集的红外线光源,光源带着高温,没有任何声音,像是一条条安静等待狩猎的恶狼。


“机关,贸贸然走过去会直接被切割成肉块。”男人又指了指刚刚用指腹摁压的地方,“再摁一下,这些红外切割线会自己动起来,就算咱们两个站在这里也没用。”


Loki吸了口气。


Thor输入密码关闭光源,领着Loki向前又走了几步,走廊正中间的位置上,左右两侧各有一扇门。门同样是金属材质,虽然没有之前Loki见到的“墙上的门”那么隐蔽,明显看起来却要更加坚固。


“防爆,防切割。”Thor说的简单,他往右一指,“你的抑制剂我都放在这间里面,同时储存的还有一些应急用的水源与食物,以及折叠床,右边的房间配有通风口,万一出了什么事你和孩子们可以在里面安然度过一个月。”


Loki心中一动,不知为什么下意识地攥了攥Thor的手掌。


Thor又指了指走廊尽头的一副画像:“画像后面是逃生门,如果大门的路堵死了,从那里也能逃出去。”


而直到这时他才领着他望向左边的那扇门扉,通过指纹、虹膜的检测之后,金属门缓缓自右向左滑开,呈现在Loki面前的……是一个欧式书房?


整个房间是非常英伦的装潢,和家里那种简约的现代风格大不相符。房间的正中央有一个长方形的,略显得古早绅士感的书桌。


环绕房间一圈的都是胡桃木色的书柜,里面摆放着许许多多Loki会喜欢的,但绝对不是Thor口味的书籍——特工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晓得,可他就是晓得。譬如莎士比亚,譬如英文诗韵律研究,又或者是法国美食菜谱。


Thor打开书柜,将书柜隔板上的照明小灯旋顺时针旋转一圈。


很快,书柜隔板向后转去,翻转出来的是一层层金属抽屉。金属抽屉依次弹出,里面陈列的是码的整整齐齐的枪支。


“手枪、冲锋枪、突击步枪。”Thor一个个打开书橱,每个书橱中都是一种枪支种类,并且都配有上百发子弹。


他没有任何藏私的意思,将所有的家底展示给Loki:西面的书柜中是枪支,北面便藏的是各种冷兵器,诸如匕首、冷钢刀、绳索,以及手雷、烟雾弹、闪光弹、催泪弹。至于东面的书橱中就是更加新型的特工类武器。


Thor点着东面书橱抽屉中一排伪装成世界名表的物件:“这是定位装置兼通话器,里面也藏有小型的炸弹。”跟着他又将一只钢笔放在Loki手中,“剧烈摇晃一下,化学物质会混合,书写之后会形成麻醉剂或毒药。金笔笔尖的是麻醉剂,普通笔尖的是毒药,毒药绝对致死。”


Loki微微一愕:“随便写在什么纸上?”


Thor点点头:“餐巾纸、毛巾,只要在对方鼻端30cm范围内停留超过5秒都会生效。当然,距离越近生效越快。”


这简直是比JNSA还要先进的装备。


Thor又示意了一下抽屉中的袖扣与领带夹:“袖扣是电击器,捏动两侧就可以释放出20000伏特的电压。领带夹是万能钥匙,这个是很久以前你和我提过的想法,我让Fandral做出来了。”


Loki怔怔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他用手指在那些武器上划过。而他的动作有多么优雅,心就有多么混乱:“为什么告诉我这个?”


Thor沉默了。


直到连从来沉稳的特工都有些受不了这份压力的时候,Alpha才开口道——


“如果日后你实在想要去冒险,从这里拿上装备再出门。如果你惹了祸我收拾不了,记得带孩子们躲进右边的那间屋子里。”他的声音喑哑,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定定地望向Loki,“这是我七年来准备的所有武器,我并不奢求你相信我,但是枪就在那,选择权在你。”


Loki一瞬间明白了Thor的意思。


如果自己的身手足够敏捷,现在就可以立刻拿起电击器,或者任何一把手枪,撩翻对方不在话下。


如果自己想离开,甚至想要尝试抛开Thor、抛开这个“家”,那么现在就可以行动。


但是孩子们还在楼上,面前的Alpha今天才救了自己。


Loki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


直到他这一退,Thor从回来开始就无甚表情的脸孔上才似出现了一点裂痕。金发Alpha的眉宇皱紧,终于,滔天的怒火席卷了他。


他暴躁的低吼出声:“你知不知道今天有多危险?Narve与Vali手臂上的芯片,我已经想办法去掉了上面的炸药。但你的芯片,我动不了。因为你是被Thanos重点监视的对象,如果不是我在芯片的追踪上留了系统后门,你在穿过D区与C区墙壁的第一秒就会被发现,跟着就会被胳膊里的埋的炸药炸成碎片!”


Loki的咽喉滚动着,Alpha逼得越近,他便越朝后退去。他当然不是打不过他,只是在这一刻,他完全不想和Thor打。他的Alpah看起来就像是一头受了伤的狮子。


这次,真的是他做错了。


其实Thor可以怪他的,也可以揍他一顿,但是他却将武器库都交给他。他兑现了他的诺言:保护他,尊重他。


在这一刹那,Loki甚至希望Thor不要如此。


Omega终于跌坐在了墙角的一个单人沙发中,而Alpha双手撑在了沙发扶手的两侧。


“Loki,你必须要知道,我同样是被监视着的,Thanos从来都不信任我。你和孩子们是他威胁我的筹码。但我会保护你们,给我一点时间,再给我一点时间……”


Omega能从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看出压抑的痛苦。是了,毕竟自己什么也不记得,所以整整七年的时光,又或者更久,都是Thor独自承受,他要一个人扛起他们的家。


特工忽然觉得心疼。他忽地抬起手臂,紧紧抱住了Thor。他抱得很紧,其实很多东西仍旧想不起来,可面前男人却让他克制不住地想要信任。


就当是他犯回傻吧。


房间中安静的只有两个人的粗重呼吸声。


有那么一会儿后,Thor猛地回过神,强壮的Alpha将黑头发的特工深深压入沙发之中。他们吻得很深,并非之前在卧室中被情动影响的吻,也不是天台上那个用作遮掩的吻。而是在这个乏人知晓的空间中真实且热烈,饱含着浓浓爱意的亲吻。如果说刚刚还有一些的焦虑与不确定,那么大抵也消弭在了这个吻之中……


“再敢乱跑,老子就把你绑在这里!”


“……嗯。”


TBC




下次更新时间:7月1日 中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