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直至深渊(Down to Abyss)- 4

【锤基】直至深渊(Down to Abyss)- 4


设定:

黑道Thor x 特工(伪居家)Loki,强强,ABO,适量Mpreg提及,长篇HE




Chapter 4. 两个人的回忆


『不知用途的仪器正发出“滴、滴”的响动。这是一间遍布现代化医疗器械、有着银蓝色金属光泽的房间,房间内另有一面朝向走廊的单向玻璃。


Thor和Sif比了个手势,深吸一口气,走入房间中。


皮鞋撞击地面的声音,让躺在床上的黑发男人苏醒过来。


Thor深吸一口气,做好充足的心里准备后,他用手拍了拍男人耳边的枕头。具有探测功能的枕头在拍击下迸出一些蓝绿色的数据流。


“Loki?看这里,对,看这里。”


刚刚从深度昏迷中醒过来的瘦削男人十分虚弱,他的眉宇紧皱着,翠色的眼睛迷茫地轻眨了下。不过他依旧听到了关于自己名字的呼唤,过了有那么一会儿,他缓缓将视线移到Thor脸上。


Thor克制住自己任何与对方温柔交谈的冲动。他的时间很有限,必须用最短、最直接的语言直击要点。


“听着,Loki。我是Thor Odinson,你的Alpha。”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黑发男人的肌肉瞬间紧绷,可碍于力量被药物削弱,他没有反抗的力气,只能躺在床上戒备地望向Thor。


Thor的眼睛中闪过一抹痛楚,却又很快将这份痛楚按捺下去。


“现在是2036年,距离你记忆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


心率检测仪在病房中发出勉强规律的弹跳声,“哔——哔——”的响动就像是病房内某种不合时宜的伴奏。Thor仔细观察着Loki的神情,直到确定自己刚刚的话并没有给对方造成过大的冲击,才继续往下说。


“我知道在你心中我是你的敌人,但那不再重要,因为这并不是眼前的事实。”


Loki的嘴唇微微翕张,却并没立刻开口说什么,他现在就像是一台功率不足的机器,已经在竭尽所能地处理面前巨变的信息。


“我……凭什么相信你?”


“因为你没有选择,你只需要记住这些我告诉你的东西就可以。目前情况紧急,你我被一起困在一座城市中,我比你稍微自由一些,但也十分有限,而我需要你的帮助才能共同逃离这里。”


Loki当然不信任面前的男人,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荒谬。


他犹记得自己之前还接到JNSA的一个任务,正准备出发。而面前的人名叫Thor Odinson,是阿斯加德臭名昭著的军火贩子家族未来的继承人。虽然他不是本次任务的主要目标,却也不代表自己和他不是敌对的关系。所以对他来说,Thor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只是不相信Thor的言论,Loki此刻也并没有办法推断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间病房中。


Sif无奈的声音传入Thor的耳麦里:“头儿,他不信任你。”


Thor敲了两下耳麦表示自己会继续尝试。


“我很抱歉造成目前的状况,但你缺少了一部分记忆,我一定会尽全力帮你恢复它。只不过请信任我,我不是你的敌人,Loki,我之所以不解释,是由于情况复杂。”


“哪里复——唔!”


Loki的话却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打断了。原本身为特工,绝佳的心理素质与身体机能让他足可以面对各种突发状况,只是……突发状况恐怕并不包括在脑袋中钻孔。


“啊嗯!”


Loki闷哼一声反手攥紧Thor的手掌,用力到连小臂肌肉都隐隐颤抖。仿佛头脑被人翻搅的痛苦沿着脑额叶一直向他的颈椎蔓延,自颈椎辐射至全身的剧痛让瘦削特工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他能感觉到自己不可以思考,不能触碰关于过去的任何记忆,一旦追寻,连现在的清醒都很难维持。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痛苦让那双翠绿色的眼睛被难以克制的生理水汽浸润,他开始剧烈地挣扎,此刻的Loki就宛如一头受伤的猎豹。


“头儿,所有的指标都在增加。”


Thor的脸色冷白。


Loki强行摆脱了那张病床,房间内的仪器顿时发出“哔哔哔哔”危险的嘶鸣声。倔强的特工挣扎着扑跌下来,脱离小臂的点滴针让皮肤渗出鲜血。刺痛让他的意识更加清晰,Loki透过单向玻璃看到了摇摇欲坠的自己。


可什么病房会需要单向玻璃?不,这里压根就是某间实验室,或看押囚犯的所在!这个认知让原本就岌岌可危的信任顷刻崩塌。


他试图朝Thor发动攻击。


他必须要逃离这里,蓝白色混合了现代化器械感十足的房间,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某种实验用的小白鼠。这个认知使Loki胃部翻腾,他几乎是弯下腰便干呕起来。蓝色的病号服包裹着他瘦削的身体,弯腰的动作让突出的脊骨弯折成一道令人揪心的弧。


然而Thor却无法阻止颓势蔓延。


因为还没能再说上一句话,黑头发的男人便陡然摔软在他的臂弯之中。


他们又一次的失败了。』


Thor从床上坐起来时,正是半夜四点半。他睡不着,过去的记忆与近来的压力让他越来越难以安眠。刚才他就在迷迷糊糊中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金发男人将脸颊埋入掌心,发出了一声宛如狮王舔舐伤口时压抑的低咽。


但他没有允许自己脆弱太久。Thor很快克制住情绪,扭头看向床内侧正沉沉睡着的伴侣。


借着晨曦的微光,黑头发的Omega显得格外好看。虽然不再是二十刚出头时那样极端精致到有些凌厉的模样,岁月却将他雕琢的愈发成熟美好。


Thor执起将Loki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轻轻收回被褥中。


他还记得他们昨晚的吻,吻得很深,呼吸交缠,逗弄着彼此的舌尖、嘴唇,允许对方不断深入探索。而这一次Loki既没有崩溃,也没有因为记忆混乱轻易朝自己拔刀相向。即使他的记忆里依旧没有自己,Thor也觉得异常高兴。


他并没想弄醒伴侣,手最终只是在Loki肩膀上轻轻摩挲了下便松开了。


男人起身,蹑手蹑脚地从书桌的抽屉中摸出一根烟。他需要冷静一下,Thor拉开通向阳台的门,打算去那里思考接下来的事宜。


阳台门扉开合带起清晨的凉风,窗帘被掀动着飘荡起来。


所以Thor并没有留心到,当阳台门重新闭合时,床上“沉沉睡着”的Omega睁开了眼睛。


**


Loki确实什么都不记得。


他的记忆犹如碎散的沙漏,晶粒与细沙散了一地,相互混杂、完全错乱。他复杂地透过玻璃窗,看着因为半遮半掩的纱帘而有些模糊的男人背影,说不出自己此刻究竟是怎样的心境。而如果硬要讲,他目前较为条理清晰的记忆只到十多年前。


其中最清楚的大概便是他第一次杀人。


并没有所谓特工的荣誉、恐惧或是完成任务后令人战栗的喜悦,环绕他更多的是痛苦与空茫。因为在成为特工之前,他是个正正经经的杀人犯——


“下一个。”


16岁的少年拖着沉重的脚镣,缓缓走到照相机前。原本漂亮的绿眼睛因空洞而缺失焦距,只是单纯地服从指令正对着镜头,再侧转身体,由着狱卒留下两张照片。


他杀了人,就在坎特拉的闹市区。由于情节过于恶劣并事关国家机密,很快被判处死刑,最可笑的是他那时还尚未分化。


拍完照片留档后,他的全部个人物品都被收缴。Loki默默盯着被一个高壮的Beta狱警将自己的手表(他父亲留给他的那一块)装入密封袋中,他想他大概再也不会见到它了。死刑犯的东西当然不会再被交还到本人手中,更多都会在不久之后就被警员们顺走拿去卖掉。


但他也并不是很有所谓就是了。


Beta狱警好像留意到Loki的视线,扬起手中的警棍便毫不留情地捅在少年的肩头上。搡得Loki向后踉跄半步。


“看什么看!拿好你的被子,享受最后一个月吧!”


他的死刑执行日期,被定在一个月后。


Loki抬起头,事实上他忽然觉得好笑,既然要判处死刑,当初警察先生们为什么又要在坎特拉的街道上救下他呢?


被压着往囚室走的时候,Loki隐隐听到身后传来议论声。


“看到没……就是那个杀人犯。”


“这么年轻?听说被他杀害的还是个好父亲,活生生在街头被捅了数刀。”


“别去招惹他,谁知道他会做些什么。”


押送他的狱警一前一后,走在前方的狱警打开一扇又一扇走廊的门。每一扇走廊上的门就像一张地狱深处的兽口,吸引着他一步步走向深渊。Loki当然畏惧死亡,但他对现状又没什么所谓。因为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还会像当时那样做——


三个月前。


Loki站在坎特拉花园广场边的咖啡店吧台后,准备着手中的三明治。他眼角的余光不断瞥向坐在不远处靠墙挂画位置下的一个男人,那男人约莫三十五岁上下,筋肉健壮,个头高大,肤色偏黑,他叫Sam Thompson,一个职业杀手,也是杀害Loki养父的真凶。


但是,是不会有人给Laufey一个公正的待遇的。他的养父是个警察,在死前正陷入一桩贪污渎职案,因涉嫌贪污被停职在家,所有人都以为Laufey在电风扇上吊死,是一场畏罪自杀。


只有Loki知道,Laufey不可能那么干。无论贪污还是自杀。


他的养父虽然是个又糙又不会带孩子的糟糕单身汉,但从本质上来讲,绝对是个热爱生活的好人。Laufey就是那种会熬糊所有的奶油蘑菇汤,疲惫的时候甚至需要年幼的Loki踩在椅子上倒过来给他做饭,又会尽可能地给Loki更多零花钱让他去买喜欢的书籍,一有闲余就领着Loki去郊外钓鱼、野餐,并竭尽所能送他去最好的学校念书的家伙。


领养双亲死于凶案的孩子是很少有警察愿意做的事,毕竟那样的孩子通常会有严重的心理问题,平白增添很多负担。但Laufey将Loki从凶案现场抱出来之后 ,就再也没有抛下过他。


然而Loki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却被不远处的那个男人杀了。


Loki怨恨阳光晴朗的日子。因为就是在那样的一天,他从学校回家以后发现自己的父亲被高高悬挂在电风扇上。电线绕住Laufey的脖子,瘦高男人的身体还在随着扇叶的吱嘎运行而缓缓旋转,却早已没有了呼吸。


他们都说他是自杀,贪污渎职的案件更因为当事人的死亡而被草草盖棺定论,Laufey甚至没有一场足够体面的葬礼。


好在Loki找到了凶手。


他的父亲教给他足够多的打猎、追踪与刑侦的技巧。一辈子单身的老Laufey总得和他的养子炫耀炫耀,更别提Loki是那样的聪明,聪明到Laufey总是嚷嚷着给他存了一笔助学保险,以确保Loki能够在未来毫无后顾之忧地读完大学。


Laufey期待他上约顿海姆最棒的国立大学。


Loki取出了那笔钱,作为复仇寻凶所用的资金。虽然由于年份没到,保险公司所承诺的金额大打折扣,但用来追杀Sam Thompson已经足够了。


Sam Thompson是职业的,如果不是在Laufey眼底出血点与舌苔颜色上发现些许异常,又从指甲残余物种抠出一点点凶手衣服的纤维,Loki都很难发现他。而找到这个凶徒也耗费了他足足大半年的时间。


凶手在作案之后就远离Loki所在的城市,辗转来到坎特拉,对外伪装的身份是名单身父亲,离异,每两周会去前妻那里探望女儿。但并没有什么前妻与女儿,Sam Thompson倒是会在每周三的下午来坎特拉花园广场的咖啡店坐上一坐,点一杯卡布奇诺。


做好三明治以后,Loki开始冲泡属于Sam的“特制咖啡”。


他倒入上好的全脂牛奶,在牛奶中加入提前从黑市上高价买来的毒液,将加热棒插入银色金属奶泡杯中。牛奶很快因加热飘出香味,掩盖掉毒液零星的气味。Loki的手稳极了,等到奶花打得足够漂亮充足,他才将金属杯取下来在案台上顿了顿。他还给Sam在杯顶打出一朵漂亮的咖啡花。


“送给第4桌的先生。”


将三明治与咖啡杯放在托盘上以后,Loki交代女侍应。


这是个万无一失的计划,Laufey的事情早已结案,自己也从没和凶手打过照面。按照时间推断Sam更不会在咖啡馆中毙命,他应该可以全身而退。


Loki的心脏跳得很快,他假装冲洗杯子,杯子与水龙头轻微的磕碰声暴露出这个年轻人的手正在颤抖。


因为这就是他活下去的最大意义了。


所有与他有关联的,曾经爱过他的人都死了。所以他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他的养父报仇。


女侍应将餐点送达。


Loki的眼角余光一直盯着凶手——喝下去、喝下去。


……


Sam霍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而他只不过是抿了一口那个咖啡而已!


Loki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知道敏锐的凶手一定觉察了,也许是毒液的味道,也许因为别的什么。椅子向后翻倒在地,黝黑皮肤的凶徒瞪圆双目迅速扫视整间咖啡店。Loki瞬间矮身藏在了吧台之后,然而等他再重新站起来时,只来得及看见凶手的衣角消失在咖啡店的门口。


他跑了。


Sam Thompson跑了。


Loki的脸色发白,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这个职业杀手之所以在坎特拉停留将近一年的时间,就是因为这里足够安全。如果他觉察到有人要对他下手,那么用不着明天早晨他就会远走高飞。他拥有足够多的身份与护照,等到那个时候,Loki恐怕就再难找到他。


不行,不行。


Loki抓起了刀。


他迅速套上外衣,抓起置物架上自己的背包,不管同事的呼喊从后门撞出去。他穿梭在后街的小巷中,比起体面的两侧都有花圃的石砖路,肮脏的后街遍布着油污,倒在地上的啤酒桶与盛放剩菜的泔水桶。


那日的坎特拉天气阴沉沉的,冲出后巷的时候,熙熙攘攘的街道让Loki有些恍惚。


好在Sam Thompson正迎着他的方向跑来。


虽然是专业的,到底也不过是个三流杀手。凶徒还在因为刚才咖啡的变故惴惴不安,时不时回头望向街角咖啡馆的方向。不过就算不看咖啡馆,想必Sam Thompson也不会留意一个带着鸭舌帽背着双肩包的少年的。


Loki他原以为自己会害怕,但是真当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却又不那么怕了。


他的掌心里全是汗,但眼中没有慌乱,也没有恐惧,只有目标。


他的脚步越走越稳,就像是带着煞气的年轻死神。


错身而过的一瞬间,Loki猛地将刀刃捅进凶徒的腹腔。


“呃——!”


时间像是停止了,Loki永远都不远忘记Sam Thompson惊愕的眼神。比当时的少年高出一个头的男人骇然低头,腹部的锐痛让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行凶之人。


Loki却更快,他不能让Sam死得不够彻底。他飞快地拔出刀,又是一刀狠狠地捅进去。


路上所有的人都看见了。


人群发出巨大的尖叫声,只是没人敢靠近。


剧痛与暴怒让杀手将Loki瞬间掀翻在地,匕首还插在凶徒身上。Loki的肋骨应该断了,他尝到口腔中的血腥味。可他顾不得,肾上腺素让他甚至感受不到疼痛。


而趁着少年没有爬起身的功夫,Sam Thompson拔出一把匕首猛地捅入Loki的侧腹。


鲜血涌了出来,冰冷的感觉蔓延向Loki的四肢百骸。少年用最后的力气摸进口袋,那里揣着一只Laufey给他买的派克钢笔。


他用沾着血的手推开钢笔笔帽,锋利的笔尖猛地刺入凶徒咽喉。跟着一下、又一下。Sam Thompson倒下的时候,动脉中的鲜血喷了Loki一头一脸。


“呃唔……”


而直到对手轰然倒地,Loki才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坎特拉下起了雨。


天已经闷了好几日,惊雷打下来的时候让所有的人都有一种解脱之感,Loki也有。Sam Thompson就死在他身边几步开外的地方,他完成了他的使命。但Loki也动不了了,尖锐的刀锋深深地没入他的侧腹中。噼里啪啦的雨水从天幕上砸落下来,汇入地上的血迹里,蜿蜒成一条淡红色的细流。


远远有警笛在鸣响。


Loki咧出一个惨笑来,他当然畏惧死亡,如果有可能他也想要好好地活着,无论是他的亲生父母还是Laufey都希望他有一个幸福而平顺的人生。虽然若是问他自己,Loki并不知道事到如今,生活对他来说还有什么意义。


——没有人会因他的存在而感到快乐,也没有人会因为他的努力、优秀而感到喜悦,更没有人会关心他的健康,乃至生死。他亦没有需要去守护、去为之拼搏的东西。就算不来杀Sam Thompson,他也同样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罢了。


所以,这样也挺好。


就这样死了,也没什么所谓。』


Loki深吸一口气,将自己从年少时的记忆中拔出来。


Laufey故去的疼痛早已伴随着时间平淡,但那只不过是不去细想时候的状态而已。他也并非刻意为难自己,只是需要一段足够刻骨铭心的回忆好让自己的大脑保持清醒。但Loki难免有些恍惚:若是将时间倒退十几年,谁会想到他还能在睡在一张安稳的床上,在清晨的阳光中醒来呢?


这让他不自觉将视线重新移到屋外的Thor身上。


Alpha还站在阳台上,抽完了烟,正静静地望向远处沉思。


那个军火贩子有心事,Loki想。


现在Loki很难再用“绑架犯”来称呼他了,这当然不是说他就此信任Thor,只是如果Thor真的想要伤害他、杀了他,他拥有无数次机会。这个Alpha给Loki的感觉很特别:明明是立于食物链顶端的人,成熟、霸道又危险的结合,可是Loki又分明能够感受的出,Thor面对自己时难以自持的温柔与深情。


“切……”Omega侧了侧身。


Loki Laufeyson并不是需要温情的家伙,他明明更适合踽踽独行。


阳台的门吱嘎开了。


放任思维发散的Omega没来得及闭上眼睛。


两个人皆若有所思的目光意料之外地撞在了一起。


**


“叮铃——叮铃——”


清晨,从楼下社区经过的洒水车的声音缓解了这对夫夫的尴尬,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得以在短暂的时间里恢复心神。


Thor走过来伸手摸了摸Omega的肩膀。


“乱想什么呢,再睡一会儿。事情这么多,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了。再说今天孩子们就要回来了。”


“……什么?”


“孩子们啊,你和我的孩子。”Thor转身去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本相册又坐回床上,他的身上带着清晨寒露的滋味,加上淡淡的烟草与Alpha的气息,莫名让原本想要退到安全距离的Loki没有动弹。


Thor因而开心起来,连眉心也舒展了些。


他挨着Loki坐在床上,宽厚的肩膀与Omega瘦削的肩头挨在一处。他翻开相簿指着一张一家四口笑得傻乎乎的照片给Loki介绍道::“喏,我们的孩子,金头发的是Narve,黑色头发的是Vali,一对异卵双胞胎。今年都六岁了,在上这里的寄宿制小学,只有每个周末才会回家。”


Loki的面色有些发僵,之前虽然在楼下看过照片,可他并没有这样仔细认真的端详过。


这真的是Thor和自己的……


“别叫错了,两个小机灵鬼都特别会蹬鼻子上脸。要是发现你又忘记了他们,或者叫错名字,咱们这周末可就没个消停了。”


……又?


Loki抬起头。


Thor抿紧了嘴唇,伸手在他的脸颊上抚摸了一下,却没再多说。


Omega的心脏莫名收紧了,不知道是因为孩子,还是因为面前这个用悲伤眼神看着自己的Alpha。


他真的不该信任他。


可他却又无时无刻不能感受到来自Thor的深情……


TBC




下次更新时间:6月20日 晚八点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