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直至深渊 - 1

【锤基】直至深渊 - 1


设定:

黑.道Thor x 特工(伪居家)Loki,强强,ABO,适量Mpreg提及,HE


终于开始写这篇啦,重新规划了更加合理的大纲,目测是个大长篇。考虑到阅读舒适感适当减少每章字数增加更新频率,争取保持2-3日更。希望喜欢~


【锤基】直至深渊


Chapter 1. 天幕初破


越野碾过沙土,带起一阵阵烟尘,好在轮胎上的减震设施让车上的人只是轻轻摇晃一下。


Volstagg的准星却歪了,这令他瞄准镜十字花前的景象顷刻间一片模糊。


“Damn!”


“别做蠢事了。”后座的Fandral伸手够向副驾驶,一把摁下这个络腮胡子大块头的枪口,“好像FN2000真能打穿那座山一样。”


没有任何遮蔽物的沙漠高温且炎热,明晃晃的太阳直直地照下来,晃过车窗,打在一直于后座闭目养神的男人的脸上,这让名叫Thor的男人缓缓睁开眼睛。他抬起一只手遮住视线,无视手下干将们闲来无事的胡侃闲聊,目光越过正在开车的Hogun肩膀望向远处的山峰。


迈过扬尘的沙漠,便是干枯坚硬的沙土地,而沙土地的尽头就是那座万仞高山了。


说是万仞或许是有些夸张了,但那座山峦高耸嶙峋宛如直插天幕,加上地处沙漠与海洋之间又少有植被覆盖,远远望去倒像是个由灰色巨石与棕黄碎土铸就的天然壁垒,遮住所有的自由。


而阳光与那座森然的山峰……


Thor想,或许就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真实了。


突如其来的“哔哔、哔哔”的响动却让车内所有人瞬间停下了手头上的事情,Volstagg不再摆弄枪支,一贯寡言专注的Hogun也从后视镜中望来。


Thor则像是一头猛然惊醒,被人侵犯领地的雄狮,霍地侧过半边身体紧张地盯住Fandral膝上的那台电脑。


军用配置的电脑屏幕正弹出一个地图,而地图的左下角正不断闪烁着一个红点。伴随闪烁,地图不断以红点为中心收缩显示范围,最后定格在一个Thor并不愿意见到的位置上。终于,就在金发男人心脏几乎蹦出胸膛时,地图上的红点忽地消失了,电脑发出一声刺耳的“哔——”作为警报,跟着就连电子地图也从屏幕上一跳闪关。


车内安静下来,一时间仿佛只能听到众人的呼吸声与车轮碾压沙土发出的吱嘎吱嘎令人牙酸的声响。


“Hogun!”Thor一声怒吼。


驾驶越野车的汉子一点头,挂挡狠踩油门,车轮在沙路上旋出扬尘,越野车瞬间提速。


Fandral与Volstagg对此并没有任何异议,毕竟出事的人是他们老大心头最重要的家伙。


——Loki。


**


“唔……”瘦削的Omega抱住头,弓起背脊坐在床沿边。


他脚边的地面上有一个被摔碎的红色手环,就在几分钟前,那个小小的东西还卡住他的脉门上,企图通过心跳的频率与定位来判断他的动向。特工的本能当然让他摔碎了它,而他并不知道这是哪里,自己又为何身在此地。


屋内弥散着明显是属于他的信息素味道,可原本应当令人放松的气味却让黑头发Omega的神经越发紧绷。


Omega只有在发情期或极端放松的情况下才会开启释放信息素的状态,他对面前的房间却是完全陌生的。无论怎么想,Loki也想不起来这里究竟是哪里,自己之前在做什么,又为什么会陷入现在这种状况。脑中唯一清楚的是他是一名特工,隶属于约顿海姆国际安全分部(JNSS)*的Loki Laufeyson。


而这间屋子里另一种信息素——Alpha的信息素,也是他不安的主要原因之一,竟然来自他曾经的一个任务目标,Thor……


Thor…What?


Loki恍惚了下,他竟不记得对方的姓氏。这种射靶失去目标,更宛若透过毛玻璃去看整个世界的恐惧,刹那犹豫一只无形的大手,掐捏住他的心脏。


所以……


自己是被关押起来了?还是被注射了超标的药物?!


黑发的瘦削男人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迷顿的晕眩感令他不得不扶住身边的墙壁才能勉强站起身。


在洗手间见到的景象令他越发悚然。


苍白且修长的手指试图触碰镜中的人影,可等到指尖压上冰冷的玻璃,Loki才惊觉一切全都是真的:不知何时他原本及耳的头发已经长至散落肩头,相貌轮廓虽然没有明显的变化,可从眼角些许的细纹也足以判断他不再是二十出头时最意气风发时的模样,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成熟而稳定的Omega。从肌肉的力量来推断,他也应该有许久没出过外勤,却又并不是常年卧床的状态。


时间莫非过去数年?


这个认知让Loki迅速闭上眼睛,深呼吸几次以后他强迫自己缓缓在的镜前转身。


黑色的长发被手指撩起来后,露出愈显苍白的颈项,这让红肿的腺体被衬得更加明显。


瘦削的Omega指尖颤抖。


他最终一咬牙猛地朝自己腺体上用力一摁,瞬间直逼大脑的刺痛与一种Alpha信息素沿着腺体蔓延到全身的酸麻舒爽,让他差点跪软下来。


该死、该死!


他现在确定了,不到一周前自己才刚刚被标记过,并且看身体的反应,那压根不是什么初次标记,而是欢愉中Alpha饱含占有欲的反复噬咬——不知第多少次的注入信息素,用以巩固链接、彰显所有权。


恍惚一梦,不知几年。乍一醒来他居然已经变成那名叫Thor的Alpha的所有物。


No.


这个认知让骄傲的特工格外痛苦。


Loki从没想过要结婚。


一来特工是个居无定所的高危职业,尤其是十分罕见的Omega特工,必要的时候连身体也是武器。所以Omega特工通常死于过度疲劳、抑制剂摄入过量,又或者……一些因性征所引发的惨案。Loki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但也不想让婚姻成为绊脚石,再冒然拖累整个家庭。


再者,他的骄傲注定让他不可能轻易成为哪个Alpha的附庸,他还有一个必须要完成的使命。


可这个使命是什么?


他的喉结滚动着,无从想起。


翠绿色的眼睛茫然地轻眨,模糊的记忆让他确信自己本应该死在某个任务中,而不是睁开眼睛就从一个骄傲、独立的人变成他曾经最不耻的“Alpha的附属品”,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犯罪者。


是的,Thor·姓氏不明的家伙,在Loki破碎的记忆里,该是个赫赫有名的军火商。


他和他之间绝对不应该产生枪械以外的任何交流。


除了你死我活,不该有别的出路!


越跳越快的心脏敦促着Loki尽快逃离这里。


他想他陷入的可能不是什么平等的关系,应该是被关押或者绑架——虽然社会上Alpha还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与领导地位,Omega的权益却早已随着时代的进步有了保证,抑制剂早就是居家常备的药物,没有任何一个普通家庭会让信息素浓郁到这个地步,更别提他之前手腕上那个检测手环。


想到手环,Loki更加紧张。


失去定位检测装置,对方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一定是被药物影响太久,他才会失去身为特工的警觉,放任自己在这个有可能属于Thor的屋子里呆了这么久。


Loki撑住墙壁,咬牙迫使自己立刻离开。


然而并没有所谓的监视人员。


他霍地拉开房门,幽静、洒满阳光、铺着暖色羊绒地毯的走廊就呈现在Loki眼前。过于浓厚的居家气息缓释着过速心跳,紧绷的神经与恬然的环境让黑发特工有一种整个人被撕裂成两半的错觉。


一半迫使他融入这里,而另一半,属于自我的本能的那一半正在鞭策他火速逃离。


这里看起来就像是个最普通的别墅……


不,曾经约顿海姆最优秀的特工选择服从自己的第六感。


冲下楼梯的过程中,Loki在这屋内发现了许许多多属于自己的痕迹。走廊上自己和那个Alpha共同对着镜头微笑的照片,楼梯转角挂钩上两人并排挂在一起的衣物,客厅中绝对是自己喜好风格的油画,以及……明显是儿童玩具的皮球与小火车。


Loki刹住脚步,视线惊疑不定的徘徊中门口大小三块冲浪板上,随后僵硬地转向客厅,客厅的茶几上还摆放着几袋开袋的零食与听装的啤酒罐。


一切都显示着这里的生活是多么祥和。


这个想法令Loki胃中翻滚。


面红耳赤之余冲上心口的恐惧、愤怒近乎将他淹没,他就好像是罹患了某种癔症,又或者穿越到某个光怪陆离的世界。然而真实的视觉、嗅觉、触觉、痛觉都告诉他,这里就是现实。


他一秒钟都能不能再在这儿待下去。


他冲进客厅,企图拽开洗手台边放置餐具的抽屉,搜罗出刀具、利刃,再换上一件衣服用最快的速度逃离。但他失败了,堂堂军火商的家里别说一把沃尔特P99都没有,甚至连存放刀具的抽屉都被上了锁。最后不知道算不算是黑色幽默,Loki只从厨房中找到一把基本没有杀伤力的弹簧刀。


好在职业特性足以让Loki将任何东西变作武器,即使在别人手中只用来削水果的弹簧小刀,必要时刻在也可以在他手中化作杀人利器。


离开之前,Loki留意到门口衣帽架上一件那个Alpha的外套,片刻犹豫后他将外套套在了身上。就算极其厌恶被这股会让他腿软,将他标记的气味,可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沾有Alpha味道的衣物无疑会成为一重简单且有效的掩护。


他得更快一点,离开这里。


时间过去的越久他扯掉手环的事情越容易暴露,Thor或者什么其他关押他的人就越有可能出现!


Loki深吸一口气,用力拉开屋门。


整洁干净的草坪, 随意扔在地上的水管跳入视线,伴随钻入鼻腔的更有好闻的泥土清香与阳光闲适的味道,邻居家的一条金毛正独自在院落中玩一个网球。过于恬静的环境与心头的紧张让黑头发的特工再一次感受到冲击。


Loki奋力甩甩头,拒绝相信他真的与那个Alpha在这里生活过许久的推断,张惶的离开。


只是当跑出数个街区,将这一切抛掷身后,他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Loki有些茫然地站在街道上。


他也并没能判断出这里究竟是哪里。


由于工作原因,Loki去过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绝大多数城市,经验让他很清楚每一个国家、地区都会有标示性的建筑风格与服饰风格,再不济也可以从行人的肤色、口音上分辨而出。


但这里并不能。


马路上更没有任何路标显示长途汽车站、火车站与机场。


就算这三个均是容易暴露自己的高危地点,他也必须要从这三个出口离开。所以判断所在的国家与城市,显然就成为了选择交通工具的必要因素,可惜并没有任何发现。


海风特有的咸味钻入Loki的鼻腔中,道路上摇曳的椰子树让他判定这必然是一个海滨城市。只是当他试图用海滨城市、官方语言是世界语来缩小范围,观察一会儿之后,每一个判断又都和这里的人口密度、肤色、穿着对不上号。


此地人烟稀少,有各种肤色的居民,却没有任何一个明晰种族特性。


在这个人口密度比伦敦还要低的地方,霓虹灯宛如大城市般不要钱似的闪耀。公共设施干净且新潮,可又并不是什么经济发达、人口拥堵的大城市。甚至从人口比率来说,这些基建在某种程度上都堪称的上浪费。


Loki观察着,只觉得这里远比想象的更诡异。


看起来他并不像是被困在一个宅子里,而是被困在一座城中。


——他赫然被这个想法吓到了。


他迅速让自己挣脱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路上行人不算友善的视线与过多的监控摄像头让他没有贸然发问。他让自己定定神,其实比起无头苍蝇一样的乱转,他更应该想法看一看这个地方的货币不是么?毕竟货币才是最能够直观说明地域的东西。


他轻轻啧了声,感觉数年的居家生活一定让自己变蠢了。


数年的居家?


闪入脑海的念头令他惊诧,可随之而来的剧烈头痛就让Loki放弃继续翻搅自己已经糟透了的大脑。他吁出一口气将思绪集中在货币上,思考让黑头发的特工习惯性地将手揣进衣兜。


纸张的触感让Loki愣怔,他心头一喜,很快将衣兜中那团皱巴巴的东西掏出来。该感谢Alpha有从不检查衣兜的习惯么?他摸到的居然是一张被遗漏在口袋里的纸币。


Loki近乎如获至宝般将它展开。


然而无论从钞票上的图像还是货币单位均表明,这张纸币不属于他所知的任何一个国家。


瘦削的特工不死心地将那张50D$的钱币放在阳光下,阳光滤过纸钞,没有水线与防伪标志,连材质都更像个塑料的钞票,看起来宛如某种儿童棋类游戏的劣质道具。


Loki不报什么希望地走进一家街边超市。


意料之外又似乎是情理之中的,他手上类似游戏道具的票子确实是货真价实的钱。


直到用那张“塑料钱”换回一包万宝路,Loki才多多少少找回一点实感。他靠在暗影中给自己一根烟的时间,盘旋在舌尖苦涩的烟火气,让他自宅邸出来后就一直惴惴不安的心脏稍稍平静。


——只要有和外界相同的东西,就表示这里并非与世隔绝,既然不是与世隔绝,那么他就一定可以逃出去。


“咳……”


许是吸急了,Loki被烟气呛到闷咳几声。


这让他诧异地瞪大眼睛,要知道他可算是个老烟枪,原先彻夜蹲守、绞尽脑汁拟定行动计划时一宿抽掉两包也不在话下,什么时候他居然会被烟呛到?这种十分“Omega”的行为让素来独立干练的约顿海姆特工分外不爽。


而就在他将烟屁股摁灭在旁边垃圾桶上方的弃烟区,打算尽快离开前往市中心寻找新的线索的时候,眼角余光忽然让Loki瞥见了街角的一个人影。


高大的身形,长款风衣,在阳光下灿金色的短发,即便来人脸上尚架着一副挡住半张脸孔的墨镜,Loki还是在一瞬间就认出对方。


Thor……


黑发特工顿时再顾不得其他,转身就跑。


他绝对不能被那个男人抓到!


Loki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样强烈的意志。只是脑中尖啸的警报不断提醒着他,别试图与这个金发蓝颜的男人正面冲突。


那是野兽天生的第六感,就算他很强,Thor大概会更强。


如果是在之前,在抑制剂的帮助下,自己也许和他还有一拼之力。可现在,疏于锻炼的他不但力量与技巧大不如前,被对方标记的状况也让贸然对抗自己的Alpha犹如以卵击石。


而Loki从来都是知情识趣又聪明的那一个。


他跑得快极了,瘦长的身材与修长的双腿让他格外轻捷,细细的风声从耳边刮过。他并没有慌不择路,而是试图向市中心的方向奔去。即便对这座城市毫无印象,西北方林立的高层建筑群也让他确信那里必然是市中心。


只要到市中心,比这里大上许多的人口密度一定能够让他甩开Thor。


只要到市中心……


“Loki!”他身后的男人高呼出声。


Loki没敢回头,相隔十几米的距离也让他可以隐隐感受到那个Alpha的怒火。而挑战标记过自己的Alpha的权威,对没有抑制剂的Omega来说绝对是个糟糕透顶的选项。


他飞也似的穿过街区小花园,跑过小型商铺街,甚至险些碰翻一个兜售鲜花的移动花架。他顾不得偶尔路过的行人看他的眼神是多么怪异,只想摆脱身后的追逐。但或许是太久没有运动的缘故,并没真的跑出多远,肺中炸裂的痛处就逼迫他必须慢下来。


“Loki……!”可他还是隐约能听到金发男人的呼喊。


Loki一矮身在一个转弯之后闪身扑入树丛,淌过齐膝高的灌木他跄着步子冲下一道斜坡,那里有一座石桥的桥洞。


这座城市里有不少细小的水道,想必这些水道会最终汇入一条大河中,再由大河汇入海洋。只是这样的地貌许多地方都有,并不能作为推断所在地的依据。


小水道中的水流也比Loki想象的要湍急许多,原本细碎的水流声更因为回音效果,在石质桥洞内被无形放大。


所以等到Loki喘匀气息,他居然竟然听不到Thor执着的呼喊声了。


莫非他成功将那个男人甩掉了?


特工吐出一口浊气,将脸孔往那件带着Alpha气味衣服的衣领中埋了埋。他并没有意识到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吸入自己Alpha的信息素稳定情绪似乎是黑发Omega一个下意识的举动。


而哗啦啦的水流声与埋入立领中的脸颊都阻隔了一些声音,春日明媚的阳光和甩开Thor的喜悦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漫上Loki心头。


所以始终从自己下来的一侧留心上方的前特工,并没有注意到那个高挑强健的身影已经悄然出现在桥底的另一边。


那身影的风衣衣摆与黑色长绒围巾皆因为桥洞下的风微微飞扬,顺着风的方向另一些饱含控制欲与危险气息的信息素被送入Omega的鼻端……


Loki瞬间回过头。


那个令他的意志恐惧,却让他的身体无比想要亲近的人正逆着光站在那里。


Thor缓缓地开口:“Loki,就算你害怕我,但你连我们的孩子也不要了么?”


TBC


*注

1、Abyss:深渊,无底洞,地狱。音译自“阿鼻地狱”的“阿鼻”。

2、JNSS:Jotunheim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约顿海姆国际安全局。



下次更新时间:6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