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走钢丝:进驻的中央督查,与被消声的死亡

鄂尔多斯走钢丝:进驻的中央督查,与被消声的死亡

西北守护神


那里曾经有丰富的地下水、那里曾经是候鸟的天堂、那里曾经是草原上的明珠。内蒙古鄂尔多斯的土地上,能源和生态环境,污染企业的疯狂掠夺和人、鸟几近无声的抗争,在这里、在当下上演着......

只有正视问题的勇气,才有逐渐修复变好的可能......

(下文转自重金属新闻部)

最新情况

:这几天,面对舆论与督查,鄂尔多斯图克镇当地政府动用机械清理受污染多年的湖泊里的污泥,计划用沙子净水……但这只是改变的第一步(还是在中央环保督查入驻内蒙之际),如何进入深入彻底的治理,如何从根源上杜绝污染继续。期待当地政府真正有诚意的回应,而不是事情一旦发生了,就赶紧删贴。删贴,是不自信和不作为的表现,不仅直接损耗公信力,而且只会导致所有关注此事的网友的强烈反弹,并通过其他渠道继续全方位监督。

我们特别想问当地相关污染企业:“你们带走了煤和天然气和其他资源,能给当地村民和他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什么?”

《给我翅膀》

剧照

2021年10月9日,受当地委托的公关公司试图以每季度5万每年20万的变相贿赂阻止我们继续调查。以防公关公司听不懂,我们用四种语言表示拒绝:《 艺术家团队用4种语言拒绝每年20万的“金钱沟通”》

(点击可阅读)

2022年,我们还在继续(

包括向中央环保督察组提供真实情况

)……我们期望当地相关企业和部门能正视问题,善待每年从全球各地飞来内蒙做客的候鸟,善待被污染的家园……因为污染最终的代价是越来越珍贵的地下水、土壤,是国家保护级的候鸟,是人!

昔日全球候鸟迁徙地,

今天候鸟死亡湖

内蒙鄂尔多斯图克镇重金属污染事件

2021年夏末,我们邀请重金属乐队(“老头乐”+“土壤改良”两支乐队)奔赴污染现场,开启#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 ,试图通过重金属音乐,关注重金属污染,推动相关企业进行改善,呼吁相关部门进行整改。

刚孵化的候鸟,没几天就死了

国家级保护动物,天鹅,也死了

图克镇,位于鄂尔多斯西南部,在乌审旗最东端,下辖10个嘎查村,74个农牧业社,总人口4686户15064人,其中蒙古族4669人。

查干淖尔湖,是典型的草原湖泊,在蒙语中意为白色的湖泊。查干淖尔湖面积大,当地也有许多人称之为“海”,是图克镇人赖以生存的最重要水源。

查干淖尔湖,是典型的草原湖泊,在蒙语中意为白色的湖泊

2021年4月中旬,调查者来到查干淖尔湖,发现湖水呈现不正常的黄绿色。绕着湖岸边走几分钟,调查者就看到来很多候鸟的尸体,有的尸体还残留着羽毛,有的只剩下尸骨。

居住在查干淖尔湖附近村庄的田大叔十分笃定地说,“自从中天合创这些化工厂来到这里后,大批鸟儿陆续死亡,十分惨烈。”

大批候鸟死亡,十分惨烈

调查者当日沿湖行走 还发现刚死不久或濒临死亡的候鸟

天鹅也死了(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原来,查干淖尔湖位于全球候鸟八大迁徙路线之一的东非西亚迁徙线上,每年都会吸引大批候鸟。

田大叔回忆,曾经的查干淖尔湖,每到秋冬就有成千上万的候鸟来这里觅食,还有很多天鹅,十分壮观。春夏时,湖边蛙声欢快,草原中特有的大蚊子也到处飞舞着,一片生机。

“自从中天合创来后,一切都变了。候鸟一年比一年少,蛙声也弱小了,就连草原的大蚊子也差不多死没了。大批大批的候鸟死在查干淖尔湖,这是从前从未见过的场景,死鸟中有天鹅,还有许多长脚大鸟。”

让田大叔更加心痛的是,很多刚孵化出来的鸟儿,出生没几天就死了,“他们本来是来这里过冬的,没想到是送命的。”

喝了湖水,牛羊也病死了

田大叔还抱怨,就连他在湖里养的鱼也全死了。

田大叔是牧民,牧民们没有吃鱼的习惯。随着外地人的增多,牧民们也开始在查干淖尔湖投放各类鱼苗。据牧民说,“以前湖水干净肥沃,还能把鱼养到二三十斤肥美。然而,现在的湖水里,早已养不活鱼了。”

不仅如此,喝了湖水的牛羊,也逐渐病死了。调查者了解到,对查干淖尔周边的居民来说,数十只到上百只牛羊,几乎是他们所有的经济来源。自从查干淖尔湖受污染后,牛羊喝了湖水,没几天就会死去。

村民说,自从查干淖尔湖受污染后,牛羊喝了湖水,没几天就会死

牧民许阿姨向调查者哭诉,就在上个星期,她家死了五六只羊,“我们的羊在查干淖尔湖水喝水,经常生病,兽医来检查,说是得了尿道结石。如果结石没有及时取出来,尿液回流到羊的全身,羊会憋尿而死。这样死的羊,卖也卖不得,只好找个地方埋了。”

牧民们说,现在他们只能将查干淖尔湖周边围住,不让自家养的牲畜再靠近湖边。担心湖周边的井水也被污染,村民们也不再喝井水,改喝自来水和矿泉水。

经检测,查干淖尔湖化学需氧量超标12倍,氟化物超标2.6倍,铁超标2倍

田大叔也是一位脑梗患者,今年七十多岁,他捞起衣袖、裤脚给调查者看,手上、脚上都是斑斑粒粒的湿疹。田大叔回忆,他去北京看医生,医生见状问他“是不是附近有重金属污染?”田大叔才想起,他在查干淖尔湖边种了梨树,给果树浇水时趟过湖水,碰到了受污染的毒水。

“都是中天合创偷偷排放毒水害的。”田大叔说。

村民王四喜在看守所蹲了9个月,被判刑5年,缓刑4年。那四年间,他被电子监控,哪里都去不了。他告诉调查者,“事情没解决,倒把提出问题的人解决了。”

钻井污泥污染井水,重金属都超标

图克镇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除了煤矿外,图克镇细细的沙子上还分布着大大小小的中石油天然气井。

陶报嘎查的草地上就分布着不少的天然气井。调查者从村民口中得知,长庆油田公司第五采气厂在陶报嘎查搜集天然气,虽然给了村里每家每户一定的天然气井补贴,但钻井污泥却占用了农民的土地,并且未经处理就被就地填埋。

此后,问题接踵而来。从前村里人身体素质很好,如今村子却成脑梗、高血压、脑瘫高发地。

达尼斯是陶报嘎查土生土长的牧民,靠着养羊、种玉米为生。油田公司进驻后,他检查出了脑梗,一直都在吃药治疗。他的母亲和阿姨已经因为脑梗而去世了。他的嫂子,也逃脱不了脑梗的命运,如今必须拄着拐杖才能慢慢地走路。

养的羊,也时不时就死一只。家里的狗,身子半边一瘸一瘸地,走路颠颠颤颤,达尼斯说看这症状也像极了脑出血(即脑瘫),调查员还发现,这只狗有尿失禁的情况。

种种奇病让达尼斯怀疑是家旁边的气井污泥所致,他拿自家井水去做化验,发现铁、锰、挥发酚、氟化物、钡、菌落总数等多个指标超标,不符合GB5749-2006<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要知道,饮用水中过量的铁和锰会导致食欲不振,呕吐,腹泻,胃肠道疾病等。人体内过多的铁会影响心脏,甚至比胆固醇更危险。而挥发酚具有隐蔽性、持久性、蓄积性的特点,酚类物质可以蓄积在体内各脏器组织内,造成慢性中毒,引起头痛、出疹、皮肤瘙痒、精神不安、贫血及各种神经系统症状。酚类物质在生物转化的过程中,还会引起细胞死亡或诱发肿瘤。氟化物轻则牙氟中毒,使皮肤发痒、疼痛、引发湿症及各种皮炎,严重者致残性氟骨症。

此后,达尼斯只喝矿泉水,不再喝井水。

根据GB5749-2006<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曾经世代饮用的井水,目前其微生物、重金属等毒理学指标已严重超标

另一个严重的环境问题是,中天合创等企业大量抽取地下水,也是导致乌审旗地下水位急速下降、用水出现紧缺的重要原因。草场干旱,原来许多冒地下水的湖泊已枯竭。这对原本降雨量极少的鄂尔多斯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这几年,地下水资源急剧减少,还得从包头调取黄河水用作生产用水。这也极大地加速了草原沙漠化。

然而,在图克镇这个地方,就有中煤、中石油、中天合创等20多家耗水企业。这些煤化工企业不仅大量消耗水,像葫芦素煤矿的企业还把大量超标矿井废水排放到湖里,残害鱼鸟牛羊以及图克镇居民。

调查者发现,当地环保部门虽然多次的处罚中天合创等企业的污染行为,然而,这些煤化工企业依然持续违法,顶风作案,只是把明目张胆的排放污染变成不定期的偷偷排放。

 

中煤中石化等企业把大量废水排放到湖里,残害鱼鸟牛羊以及图克镇居民

村民们控诉,鱼鸟死了,牛羊也养不活,水也不能喝了,草场被污染,人也病了,他们的未来该怎么办?

调查者们2021年8月中旬又来到图克镇,发现查汗淖湖湖边的候鸟尸体更多了,走五步就可以看见不同候鸟的尸骨。

 

调查者买了60枝菊花给候鸟送葬,却发现,死去的候鸟多达几百只

调查者们买了60枝菊花给候鸟送葬,却发现,候鸟尸体至少有几百具。曾经的全球候鸟迁徙地,如今成了候鸟的死亡之湖。而这里的居民,也将面临如这些候鸟一般的命运,要么在这里死亡,要么迁徙他乡。

图克镇 × 小壕兔

图克镇隶属内蒙鄂尔多斯市,与陕西榆林市的小壕兔乡是跨省邻居,两个地方都位于中国著名的能源带核心。2018年,小壕兔水污染震惊全网,涉事煤矿和中石化停产整顿,国内外媒体持续报道,推动地方政府为全乡各村打深水井,饮用水安全得到基本的保障。图克镇与小壕兔的污染源高度重叠(煤矿和天然气公司违规排污)。

附小壕兔媒体报道链接:

《陕西榆林小壕兔乡污染调查:人得怪病羊成群地死》

《陕蒙交界小壕兔:十年污染,羊死人病,中石化泥浆污染该担几分责?》

★★★报料联系

如果你有污染的证据、内幕、故事或其他相关信息,

请联系我们。可以匿名联系。

邮箱:nutbrother@gmail.com   (坚果兄弟)

微信:nutbrother2  (坚果兄弟)

8+3:

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2022

针对严峻的重金属污染,我们想做点什么。

重金属污染无异于一场噩梦,多年来,儿童血铅事件、毒大米事件以及全国各地癌症村事件频发,给乡村带来了苦难(而中国1/5的耕地受到了重金属污染,当抽象的数据转为具体的污染事件,件件触目惊心)。与此同时,重金属污染多发生在没有话语权的乡村,具有高度的隐蔽性,在今天“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国策之下,环境污染问题在很多区域依然是极为敏感的话题,信息被遮掩,污染事实无法被公开,公众知情权得不到充分保障。

2021年春夏,我们结束了在中国7省8个被重金属污染的乡村调研(还有3个号外项目:ZiBo火锅鱼  泼脏水节等),合起来即8+3。随后,我们邀请多位朋友根据调研资料作词,邀请两支重金属乐队前往8个乡村进行巡演,让重金属关注重金属,让被遮蔽的残酷被更多人看到,并联结更多人参与进来—这个项目名为“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2022”,我们期待通过直接行动推动相关部门和企业对11个受重金属污染及水污染的地方进行治理修复,期待整个社会关注到比雾霾更严峻的重金属污染问题。

➤相关文章:

《重金属乐队的夏天:寻找1000个大众评委》

《重金属乐队的冬天:寻找8支有种的金属乐队》

《中国1/5的耕地重金属污染,能指望一场巡演吗⎮湖南、陕西、广东、内蒙4站巡演视频》

《最后一役,音乐作为一种不妥协的社会力量⎮中国2支重金属乐队的奇幻之旅》

➤8+3目前发布项目:

山东淄博重金属污染事件:

《中国有座城市,花了近30年把一条河熬成米其林级别的火锅汤底 ⎮ 淄博火锅鱼》

广东阳春重金属污染事件:

《1969年,列侬和小野洋子上演“床上和平”,2021年,土壤改良乐队被迫在床上演出》

陕西商洛沙河子镇重金属污染事件:《巡演前,乐队主唱写好了遗书》

湖南娄底桑锌镇重金属污染事件:《乐队下乡:一趟被删帖、被威胁、被贿赂的魔幻巡演》

青海拉加镇水污染事件:《比"泼水节"伤心一万倍的"泼脏水节"⎮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号外》

青海垃圾焚烧重金属污染事件:

在中国什么样的暗访,会被殴打、被恐吓、被强删照片,调查后暴瘦20斤?》

青海枸杞重金属污染事件:

《“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中年人毁于枸杞”⎮315深度调查》

筹集

调研

检测

巡演

费用15万+

(8地检测费用,我们借支了5万)

(8地调研和巡演,借支了5万)

(后续,我们将重返污染现场的执行费用5万+)

目前,在资金和参与人员都非常窘迫的情况下,我们已开展了一系列工作(调研4个月以及全国8地的巡演)。我们的重金属乡村巡演,建立在基本的田野调查和所在地污染样品的详细检测之上。调研地点和巡演地点涉及到中国西北、西南、中部、东部、南部。

为了还清借支的5万检测费用和8地巡演费用,以及后续重返污染现场执行其他项目(以便推动相关企业及部门改变),我们执行小组尝试售卖我们巡演的同款T恤《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预售巡演同款T恤,筹集巡演+检测费用》

(请点击这篇文章左下角的“阅读原文”)

如果你想直接捐款支持我们

请点击下面的图片

然后长按图片

你会看到“腾讯公益”小程序,点击即可捐款支持我们~

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2022

联合工作组

公益支持:中国绿发会

调研小组:茜瓜、萍曦、小黄、范博、田曦、坚果

乐队:老头乐、土壤改良

作词:冰煌,基丁叔,常乐,狼,周琰,李佳,东启,宏彬,坚果

大众评委:八十人

编辑小组:懒人、鸭鸭、麻麻雷、Kate

执行小组:老白,冰煌,常乐,小明,坚果,

宏彬

技术支持:湖大土壤资源保护与污染检测研究中心、杭州陆恒生物

设计支持&

物料赞助:蓝小劫

录音:中云

拍摄:老白,常乐,可乐S,宏彬,坚果,车车,小朱,大朋

剪辑:老白、车车

导演:车车、大朋

发起机构:青朴公益、潜行艺术

发起人:坚果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