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正確使用道具

請正確使用道具

阿離


※俏雁

※R18/鮮血有,注意

※OOC得不忍直視







=防雷頁=





羽國特產斷雲石,只要輸入內力就能隨心所欲化為物主需要的型態。

俏如來眼裡盛滿混沌醉意和情慾,他練的是掌上功夫,手穩,操在雁王體內那個東西就拿得更穩了。神物任化的光滑觸感膩手的要命,但要等到雁王下一次負傷,不曉得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眼裡醉醺醺的墨家鉅子壓在對方傷口上,絳紅血絲從白布底下透出來,只要按壓傷口,雁王就會顫抖著發出細微低吟,說不清是爽還是痛。也許都有。

傷口被撕裂、後穴被操弄,雁王半睜著眼,任由俏如來拿著那塊斷雲石在他腿間徐緩抽插。他知道俏如來醉了,也有點後悔……早知道就不教他怎麼使用斷雲石了。那塊滑膩的石頭發著熱,俏如來本就是陽性體質,輸入的內力自然也比體內溫度還要高出一些。

「你怎麼就不能安分點呢……」

「你若清醒,必當不會說出這種話、呃啊、啊……」雁王嗓音太低了,低得如牽絲那般喑啞。他下衫早被解開,肉刃直直挺了起來,頂端冒著黏膩精水。腥羶味、血鏽味、還有俏如來呼氣時嘴裡的酒氣混合在一起,逼得他腦袋更昏沉。

雁王在發燒。

俏如來靠在他額頭上,鮮血顏色的劍印相抵著,像是安慰又像是別的。他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滑石在雁王體內進出,溫熱石頭劃過體內敏感那處,雁王雙腿便細細抽搐抖起來,大量汗水遍布其上,關節處的細汗往腿間匯流,打濕了俏如來的手,那些呻吟和諷刺也隨之低下去,最後變成模模糊糊的抽氣聲。

為什麼不能像這樣安分一點呢。俏如來瞇著眼睛去看他。

手裡動作越來越快,雁王含糊幾聲低吟,下身直挺的陽物抖著射出精水,沾在俏如來的僧衣上。他毫不介意,將對方後穴裡吃著的滑石抽出來扔到一邊,挺著自己的肉刃便埋了進去。

雁王才剛射出,又正逢發著燒,哪裡還能有興致。可是俏如來一次一次都操在柔軟的那處,細細麻麻快感如針尖般刺激神經,被操進來的地方與下腹仿若安置了火團,他吐了口濁氣,眼裡畫面劇烈晃蕩,渾身如焰火焚燒,唯有俏如來銀白色的髮清涼如水。

「雁王……」

俏如來抓著他的腳踝高高拉起,濕軟後穴吸著粗壯肉刃的模樣一覽無遺。他鬆開壓在對方傷口上的手,沾著血的指尖插入雁王嘴裡,勾著對方舌頭翻攪纏弄。血腥味入喉,雁王一陣作噁就要吐出來,豈知俏如來不順他意,執著操著他的嘴,下半身也仍未放鬆,一下一下頂著那處操幹。

上半身與下半身都被塞滿,腦子昏沉渾身無力,身上的墨家鉅子彷彿要試探出他體力極限在哪,操了許久也不射,翻來覆去把人變換各種姿勢。

穴口被磨得發紅,精水在那處糊成一片黏膩觸感,衣衫凌亂出來的乳尖擦在地上同樣被磨得破皮紅透,雁王擅唆使挑撥的嘴張張合合,唾沫沿著嘴角流下將下顎打得濕亮,口中胡亂喃喃著些什麼。

俏如來最後一次把人按趴在地上,充血脹紅的性器猛烈操進操出。他的酒快要醒了,最後一下幹進雁王體內,抵著那處被蹂躪許久的部位射出來。精水又多又濃,卻不見雁王聲響。

他翻過這位師兄,發現對方早已受不住體力劇烈消耗而昏睡過去。躺在地上的雁王全身上下都是精水和血液,從俏如來拔出性器的腿間,汩汩溢出剛才灌進去的體液,與汗水混在一起,氣味濃厚而淫靡。

「這樣,會安分點了吧。」

墨家鉅子扶起簡直可稱為破破爛爛的師兄,撿起自己的僧袍包住對方。鮮血染紅了那件悲天憫人的袈裟,但俏如來不在乎。斷雲石隨他的意念化為石銬,沉甸甸銬在前任羽國之主手上。

「我們回去吧,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