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41】Friends or Lovers?

【試閱/41】Friends or Lovers?


※建議觀看一織生日12 Hits!的廣播主持再來閱讀

※我想看高中生談戀愛

※和泉一織可愛嗎?

>>是的,非常可愛(請向下閱讀)

>>沒,我真的沒有喜歡和泉一織(我懂。)


  粉筆落在黑板上的摩擦聲和師長低沉平穩的講課,正好與在跑道上奮力衝刺的學生形成了強烈的動靜對比。

  外頭春陽和煦,冬末春初的涼風吹進了半開的玻璃窗,為這睡意滿溢的午後第一堂添了點振奮的效果,實則上其作用微乎其微。

  倒也不是教室內的每位學生都擺著東倒西歪的姿勢,盡是奮力又有些痛苦的撐著不斷受地心引力吸引的腦袋,在當中突出的是一織依舊是正襟危坐的優良生模樣。奮筆疾書地將凌亂的板書,依個人擅長的解讀方式整理在筆記上,絲毫不受一旁即將闔眼的同學影響。

  即使教室也不完全是寂靜的狀態,一織仍沒漏聽從後方傳來的微弱喀達聲,猶如一種提醒的音效,原先挺直端正的身軀猛然一震。

  他緩慢放下手中的鉛筆,抿緊了原本平直好看的雙唇,先是吸了口氣再長長吁出,眉頭隨之緊皺,上額也開始隱隱發疼。

  三天前?不,正確來講是上週四的事情。那是足以成為和泉一織完美燦爛的人生中一大污點的醜聞——課後留下寫檢討書。

  既不是課業未完成的關係,也非做了甚麼違反校規的事情……好,或許算是,但並非是本人刻意所為。

  真正要嚴格歸咎責任的話,毫無置疑地是四葉環的錯。

 連轉頭驗證內心的猜測都不用,罪魁禍首正舒適的進入夢鄉,連筆掉落在地上也毫無察覺,更別說有任何甦醒之意。若非正值課堂時間,就算又得用上國王布丁威脅的方式也必須叫對方清醒,再接上長達數分鐘的說教。

  想當然爾,這是無法兌現的念頭。

  一織硬是壓下想大喊對方名字的衝動,姑且為了不讓同個團體又是同班同學面臨留級的命運,趁著老師轉過身書寫板書的短暫幾分,迅速彎下身撿起被遺留在地上的鉛筆遞回四葉環的桌面。

  整個過程不稍幾秒的時間,十分簡潔有力,為避免再次被另位教師留下的悲慘事件,更是聚精會神於身後的動靜,用著只有兩人能察覺的音量說著:「四葉さん,現在是上課時間請你振作一點。」

 「嗯……太多國王布丁了……不過我還吃的下喔…」

 「請不要再說傻話了,要是這次再——」

  粉筆書寫聲停止的剎那,絲毫搭不上邊的短暫對話戛然而止。一織再一次快速地恢復成上課應有的正面坐姿,下意識還翻了幾頁課本,讓人對於他的專注毫不起疑。

  再次傳入耳裡的鼾聲夾雜著黑板上的例題解說,壓根聽不進去半句公式解說的一織更是捏緊了書本的頁角。

  (為什麼這個人總是如此任性妄為,一點也不考慮他人的心情。)他欲哭無淚,可又做不到棄之不顧,和泉一織是發自內心的想哭。

  待老師回到講台上再次開始解題時,他一口氣將椅子稍加後挪,轉過身去想嘗試能否用更近的距離喚醒不省人事的同學。

  將僅有擺飾功能的鉛筆盒向一旁移開後,一織以一手遮著半臉的姿勢貼近環的耳畔:「你要是再不醒來,我就把冰箱裡的布丁全拿去慰勞事務所的工作人員。」

  「布丁……?」仍在甜美夢鄉中游離的思緒一時沒來得及趕得上思緒,喃喃重複著布丁二字。

  過了片刻才以大夢初醒般的模樣,從原先趴在桌面的姿勢秒地彈起,更毫不顧忌場合是否得宜,直覺扯開嗓子:「不行——いおりん太過分了,怎麼可以擅自把別人的東西拿走啊——」

  「四葉さん請你小聲點,現在還是上課——」

  「四葉同學,請問有甚麼疑問嗎?」

  「咦、已經是山本的課了啊……沒有問題喔——」

  「四葉同學,答覆師長時,請簡短有力。」

  「好——」對於突如其來的點名,環沒有太多想法,僅是應聲回覆。若無其事的模樣也使老師沒有再過多的詢問,轉而將注意力繼續放在課程的進度上。

  如果心臟真能快速跳動到從喉嚨蹦出,對於一織來講,現在大概是有幾顆心臟都無法救回他曾一度以為停止跳動的脈搏。

  分明是有些微涼的季節,他卻感受到背部被汗水浸溼的不適。

    待老師的視線不再飄移到他們的方向,緩下了過分僵直的身子,可以說是順利地逃過一劫——等等!?分明做錯事的不是自己,為甚麼搞得似乎違反上課規定的卻是他?還非得邊緊張兮兮注意老師的動靜,一邊想法子把人給弄醒。

  「啊啊……」頭好痛。

  肯定是新年參拜祈求今年的順遂平安時,沒能將誠意傳達給神明,一定是。

  現役當紅偶像身兼完美高中生的和泉一織,在他十年來的人生中,初次感受到何謂流年不利。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