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诚祈祷(SE ME)

虔诚祈祷(SE ME)

湖底月圆

花朵生日小贺文。

ME&SE


非自愿性行为预警。

OOC预警。




我对不起马总。


(´╥ω╥`)



正文


这里别墅里的一个杂物间,靠左边是厨房,现在他们都在庆祝,按理来说没有谁会经过这里。

但这里有些动静不是吗?



Sean把Eduardo抵到墙上时,Eduardo还在不停推拒,他躲闪着Sean的紧接而来的嘴唇和越渐下移的手指——然而那并不成功,它们Sean将唾液涂抹到他的嘴唇,脸颊,颈窝以及锁骨,留下一目了然的痕迹。而他的手指,划过Eduardo打着寒噤的脊柱,停在尾椎的下方,熟练地戳刺。

但Mark还在这间屋子里,Eduardo绝望地想,我不能……

“让你的Mark来参观参观,”Sean将大拇指捅进Eduardo的私处,模仿婴儿的吮吸一样抽插着他,“我们背着他搞了多久……宝贝,放松一点,你咬得太紧了……”

“别……”Eduardo感觉到自己的上衣被推到锁骨上,Sean狠狠地舔咬着身上敏感的那两点,快感像高压水管喷射一般,Eduardo死死咬着下唇,泄露出脆弱的神情,“求你了……Sean……至少不要在这儿。”

这并非调情,Sean知道,Mark随时可能会到这儿,即便他现在正和Dustin他们庆祝现阶段的成功,但他也随时会走到这,管他什么理由呢。

“为什么不呢?”Sean解开自己的拉链,将炽热的性器戳刺向Eduardo的腿间。“我们这是第多少次了,我都记不得了……”

“或许第一百次了吧,Wardo,你的Mark知不知道我都快把你上透了。”

而可怜的Eduardo,他几乎快被挑逗得快要高潮了,两双赤裸又笔直的腿,每当他穿着短裤时会被Sean在餐桌底下会猥亵的腿,此刻像新生的小鹿一样站都站不稳。

“别……说了。”Eduardo喘着气,感觉自己被扛了起来。

他迷迷糊糊低头一看,简直都快要气哭了。

Sean把他面对面地抱在怀里,他的两条中看不中用的腿,此刻乖巧地挂在Sean的手肘上。

可这还不算,Eduardo本来背靠着墙,还能尽量里Sean远一点。

可这会儿,Sean往后退了几步,Eduardo瞬时就重心不稳。

Sean恶劣地笑看着Eduardo双手套在了脖子后面。

然后,他顶了顶下体。

事实上,Sean在性上致力于开发各种体位,也乐于用这点来磋磨Eduardo——现在他轻车熟路地分开这片臀瓣挤了进去。

“嗯……”两个人都忍不住舒畅地呻吟。





Sean从第一次进入Eduardo时就确定了,这是他上过的最好的一具肉体。

他年少时轻狂,即使现在快要到而立之年也仍然流连花丛,并非没有足够好的女孩想要发展,但Sean觉得自己定不下心,即使结了最终的结果也只是沦为定期缴纳赡养费的提款机罢了。


直到他遇到Eduardo。


这个年轻人有着勾人的眼睛和迷人的身段,却又对他的履历不屑一顾,无视了他所有的套路和技巧,又像一条忠诚的狗一样守在Mark身边。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和挑战。

所以他和自己打了个赌,一个月内让Eduardo爱上他。

他的玩心让他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他鲸吞蚕食着facebook里Eduardo的地位,展示自己独一无二的能力与魅力。

但Eduardo对他却没什么特别情感,除了敌意倒是越来越多之外。

然后,他发现了Eduardo的小秘密。

这本不该发生的。

如果Eduardo能更加警惕地关好浴室门的话,他就不会被Sean发现他拿着Mark的T恤对自己干那些肮脏的事情。

“bingo,看看我拍到了什么?”Sean拿着手机走了进来。

浴缸里一滴水也没有,除了把分开的双腿搭在浴缸边缘、不停地用手指猥亵自己的后穴时分泌的那部分。

Eduardo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倒流回心脏了。

Sean衣冠整整,而他却在浴缸里一丝不挂地拿着好友衣衫自渎着。

他害怕极了,甚至不得已地祈求他最讨厌的人删掉不雅照。

Sean当然没有想过要闹大,一旦发出去,对他来说这完全是损人不利己的事。

更何况他还不讨厌Eduardo。

接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


“发照片,不,你想多了,我还没有那么坏,我不想这样对你的,别怕。”

“Eduardo,我只不过是想,从这个意外的小惊喜中,收取一点点应得的报酬。”

“Eduardo,别哭,难道你想我发给Mark吗?这件衣服我觉得星期二看到过,当时它在他的身上。”

“乖孩子,好了,现在,把衣服放到一旁,恢复到我进来时的样子。”

“对,就是这样,腿分得再开一点,要让阳光充分照在你的小穴上,不许哭。”

“对,让我好好拍几张……手拿开,Wardo。”

“为什么说对不起,我从没怪过你,Wardo,我只是想和你多一些小秘密。”

“好了,现在,把三根手指都伸进去。”

“你真可爱,Wardo,看啊,我只是这样叫你你都受不了了,我要是当Mark面操你你该怎么办呢?”

“好了,现在拿出手指。”

“Wardo,看着我,好好看着我……看我是如何地……成为你第一个……男人。”

“Wardo,你真的没找男人练习过吗?你简直天赋异禀。”

“你真棒,Wardo,我觉得我们可以保留这个项目……”

“不,宝贝,我不需要钱,下一次我会直接找你的。”

“不许拒绝我。

你知道后果。”




Sean抬了抬眼,看着在欲火里燎烧又煎熬的人,张口咬上了他暴露出的喉结。


他能感觉到Eduardo在他牙齿下的微微颤抖,一部分因为性,而另一部分因为害怕。

他享用了一会儿Eduardo内道的舒爽,就提议道,或者我们可以去院子里,那你没有这里这么挤。

说着Sean迈着步子走到门口。

“不要。”Eduardo下意识地叫出声,紧紧地拉住Sean的胳膊,期间还有忍受Sean不停的顶弄。

Sean斜觑了他一眼。

Eduardo紧张得不行,内道不停地因为恐慌而收缩,他甚至用小腿磨蹭了一下Sean的背部,“我觉得……这里就……很好。”

Sean笑了,是吗。

下一秒Sean打开了门。

Eduardo一瞬间被巨大的羞耻和害怕冲倒了,他的肾上腺素急速分泌,浑身敏感到极点,他几乎一瞬间就射了,上帝保佑,他甚至没能坚持3分钟。

可外面没有人。

幸好外面没有人。Eduardo这么想

Sean看起来有些失望,但他很快就被Eduardo射在他俩小腹间的东西吸引了目光。

Eduardo,Sean说,我都开始担心你的身体了,你未免……

Eduardo恼羞成怒,但他还被挂在Sean身上,他的体内还停留着Sean,他的气愤看起来一点用都没有。

他为这种不平等的关系感到伤心,眼泪“啪嗒”掉在了Sean的心口。

Sean亲吻着Eduardo的脸庞,在他耳边小声说,别担心,Wardo,这是最后一次了。

天亮之前我会把手机里的所有照片删除掉,好吗?

但今晚,你是我的。

我一个人的。






你要学会放弃一个不爱你的人。

这对Sean来说是句废话。

曾经。

但当他无意间走到H33的更衣室时,听见一些破碎的呻吟声时为止。

他透过门的缝隙看了过去。

Mark和Eduardo紧紧连接在一起。

他们像两棵交缠的书,枝枝叶叶缠缠绵绵,又像落水者,对待救生浮木一样抱紧着对方。

Eduardo不停地呢喃着,我爱你,Mark。

他看起来幸福得快哭了。


那时Sean就知道了,他的小美人鱼不再需要他这把匕首了,王子已经爱上了他。


Sean希望自己有什么可以挽留住他的东西。


但到最后,好像都比不上Eduardo的一句“我爱你,Mark”的份量更重。





Sean最后一下重重地操进了Eduardo的身体里面,他们耻骨相抵,私处贴合,他就好像在用力地使自己接近那颗心。

Eduardo在溢满泪水的极乐中疲惫地睡着。

Sean抱着他,亲吻他,然后轻轻地为他清理好一切。


我的傻男孩,为什么你总是容易轻信我呢?

他们都出去了,不会有人发现的。

你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傻了,下一次再被我逮到,你就逃不掉了。

不过你也可以继续傻下去,没有人会比我更了解坏人们的心思,我Sean放过的猎物,怎能容许被其他人捉到。

我的Wardo,我的Eduardo,我的小王子,我的小蛋糕。


你会获得你想要的。


而我会把世界都堆在你的脚下。





我爱你,千千万万遍。




那是Sean第一次的虔诚祈祷。






耶路撒冷的众生啊
我指着羚羊或田野的母鹿
郑重的嘱咐你们
不要惊动
不要叫醒我所爱的
等他自己情愿

——《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