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火葬场】ABO设定文(Cablepool+Ajaxpool三角)

【脑洞火葬场】ABO设定文(Cablepool+Ajaxpool三角)

大师兄救命

【篇名】:未命名

【章节长度、性质】:中长篇,ABO设定

【配对】:主CP锁链x死侍、副CP阿贾克斯x死侍

【出场人物】:漫画版阿贾克斯(深渊人状态)、《锁链与死侍》五十期漫画全员、原创路人角色。

【时空背景】:ABO设定的漫画向时间线,时间线最早会从《死侍V1》的年刊开始(贱贱被改造并丢弃到K部门被阿贾克斯管着的状况),但主要的故事剧情线是随《锁链与死侍》五十期进行,算是ABO版的原作向。

【脑洞创生原因】:大家好像都很喜欢ABO的样子,虽然我没正式写过,但还是脑脑看。

【忍痛割舍的原因】:各种因素没写。

【其他批注、设定背景】:

 本篇背景里性别人口比例95%是Beta,2%是Alpha、3%是Omega,当前世上没被标记的Omega只占全部Omega的5%,因此相当稀少。

被标记的Omega从此只能对标记自己的Alpha感兴趣,其他Alpha也不能对被标记的Omega产生性欲,被标记的Omega发情期更难抑制,需要更强烈的抑制剂才能压下,但不能长久使用,会有些许副作用,越是压抑身体也越发痛苦,被标记后只能服从单一Alpha伴侣,有的甚至会从此为单一伴侣做牛做马,卖身赚钱者大有人在,因此未被标记的Omega抢得比较凶,甚至稀有到能在黑市卖出好价钱的状况。

随着科技发展质量最好的抑制剂包含防标记效果,当前外科手术甚至有遭强暴后一天内紧急复原腺体的手术(跟避孕药的概念有点像)。

 由于是天生性别,此世界观的人除了性别认知障碍那类的精神问题外,并不会特别为自己的性别感到自卑,随着人类的文明进入多元、平等、理性,抑制剂变成类似卫生棉之类的存在,是为了怕在特定时刻造成日常生活麻烦才使用的民生用品,抑制剂只能确保功效一天,药效通常不会太久,但「婚后」使用的抑制剂效用就没那么强(跟长久文化发展的性别权力支配有关,性平团体正在努力宣导中,期待有日能达成真正意义上的六性平等),而成为Beta的变性手术在法律规定下仅提供给「丧偶」和被强暴的Omega(且因生理机制改变等存在高风险)。

 但这些药剂、设施、手术,会受制于不同国家发展与地区科技工业文化等因素,在文化落后国家仍还存在着根深蒂固的性别支配观念(部分国家法定一A多O制),工业落后国则是无法产出有效药剂,在医学落后国则无法提供变性手术,又或者医疗费特别昂贵的国家则一般人无法负担。

 文中韦德作为未被标记的Omega的自卑来源是毁容、发情期不稳、无法被标记、无法怀孕,虽然占着及稀有的未被标记Omega的百分比,但价值少了一半,历史上有几个无法被标记和发情期不稳的Omega都被污名化成「红颜祸水」,在这特殊的历史环境下并不算是太光彩的特质。(性平团体努力中)

 大概是混和了ABO设定、现实世界、漫画背景产生出特有的历史文化世界观,但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还是一般ABO同人套路。

 

◎信息素的味道:

【Omega】韦德:近似鲜红樱桃糖浆那种强烈甜味,味道色彩强烈且容易窜入鼻腔,是「甜到能盖过一切的强烈味道」。

【Alpha】内森:信息素强大,范围较一般Alpha广(平时会用念能力收敛,毕竟是特别被基因配对出来对付天启的变种人,各方面都比常人强大)外围有着四月阳光的余韵,令人感觉温暖和安心,靠近中心则带点薄荷的凉味,常伴随着蓝色实体(?)一起出现。

【Alpha】弗朗西斯:像走进实验室就能嗅到的强烈药品,刺鼻的部分有点像特定牌子的清洁剂(Ajax),后期从地狱回来则透着地狱火焰的味道(有点焦臭、腐尸味),侵略性极强,非常危险。

 

 

【故事大纲】:

 故事开始的背景是韦德还在K部门的时候,那时韦德才刚被确认为改造失败,毁容尚不严重,只是身体比较虚弱(参考漫画《X战警:第一课》里的样子,还要再不严重一点)。缓慢的自愈速度与体内的毒瘤作用,皮肤表面的水泡与体内撕扯的疼痛日益明显,韦德觉得自己的身体状况每天都在变差,用一些药物勉强维生,以作为各种惨无人道的实验样本,但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是这样,实在没什么能用痛苦比高下的价值。

 在这种极端无聊与痛苦交织的环境下,部分的人产生苦中作乐的心态,开启了「死亡赌局」,还煞有介事的记录赌盘与赔率,在人生最后阶段选择活得像个讽刺闹剧。

 韦德到不久就成为赌盘红人,表面上他表现得看淡生死,幽默风趣的说:「嘿!我可是一个珍贵的未标记Omega,你们知道我在黑市值多少钱?开局起码要两倍赌注!」只有作为随行治疗者的弗朗西斯知道韦德在这无所谓的表面背后的痛苦跟害怕,虽然他总是倔将的不愿在别人面前显露,尤其是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心里越害怕话说越多,而正是这股被摧毁前的孱弱顽抗使弗朗西斯着迷不已,韦德是他待在这里多年来唯一想据为己有的Omega(被标记或许可以免于被转卖)。

 于是弗朗西斯趁着某天大家都各自回去休息,在韦德的小隔离室里喷满催情剂,韦德在逐渐模糊的意识中还乏力搡着弗朗西斯,说这样医病关系不正常,但很快因为喷雾的关系着迷于弗朗西斯身上Alpha信息素,对发生的一切无力抗拒。

 弗朗西斯的味道确实在韦德身上停留了一小段时间,一想到未来韦德只属于他就特别兴奋,恨不得到处宣扬,推韦德到手术室外的等候区时甚至没使用抑制剂,暗想韦德再也用不上那东西,自己愉悦的进手术室帮忙。

 忙了一整个下午终于出手术室,弗朗西斯却听见等候室里传来可疑的声音,靠近却惊见一名发情的Alpha病患正在强暴韦德,韦德因身体虚弱而昏厥,他马上上去把人拉开,带韦德去做身体检查,这才发现韦德因癌症和自愈因子互相作用而腺体病变,无法被标记、发情期不稳,也因此无法怀孕或生育。

 弗朗西斯为此感到崩溃,对韦德不安的占有欲逐渐扭曲病态,不只那天在等候室强暴韦德的Alpha被惨无人道的实验折磨至死,就连稍微接近韦德的朋友都可能会被折磨或弄死(如《死侍V1》年刊里的蠕虫)。

 韦德终于在这种环境下爆发并成功激发出更强的自愈因子,杀死弗朗西斯逃出K部门,之后又辗转脱离了X武器,开始自己的佣兵生活。

 

 韦德因为腺体病变,无法被标记、发情期不稳,出去后一直无法定下来,甚至有时候难以自控,一大早醒来又不知道昨夜跟谁睡了。他想过筹钱去变性成Beta,但自愈因子会让他在三天内变回Omega,还伴随着强烈疼痛,一点解决办法都没有(悲允)。

 因此韦德随身带着大量的抑制剂,对外一直伪装成Beta,有时他的佣兵或恶棍朋友会聚在酒吧里聊天,有人说自己的朋友听说有Alpha跟韦德睡了,韦德其实是Omega。

 「怎么?我看上去被标记了吗?」韦德无所谓的笑说:「没在家带小孩或待产,好好等待自己的Alpha回家?你的朋友一定是看错人了,应该是某个SM俱乐部里穿着相似的家伙。(漫画里常有人说韦德的制服像SM俱乐部走出来的)」

 接着其他人又继续讨轮韦德一些像Omega的特质,例如有时候说话很撩,喜欢女装和漂亮的帽子、天性容易依附权力(被当枪使之类的),还有特别擅长照顾小孩等,韦德听着跟着大笑,离开前语气挑逗的说:「如果是的话,试着来标记我啊~」

 韦德离开后,其他Alpha在背后议论:「我敢保证他一定是Omega,等哪天露出马脚而已。」

 

 不久后韦德接到法国世界统一教派教主安东的委托,盗取façade病毒让全世界的人都变成平静的蓝皮肤,甚至Alpha和Omega都会被改变成Beta,冲动的天性也会相对稳定,韦德觉得这样挺好,没有那什么复杂人种、肤色、六种性别之分,不会有人再因此痛苦,一次解决多种问题。韦德认为:「我这是在为世界做好事呢!」

 不料内森出场阻挡此事,两人还意外基因融合,之后内森更把全世界都变成粉红色。而他和教主安东在机场巧遇后聊天,聊到谁可能原本是什么种族,谁原本又是什么性别,聊到诸多超级英雄的时候,韦德说:「我敢肯定美国队长一定是Alpha!」

 安东:「你怎么判断的?你是亲眼见过他还是什么?」

 韦德:「拜托,他把一个大A字都挂自己头上了,难道还会是其他?」

 

 

 韦德回到自己在曼哈顿的公寓之后,愉悦的感受像Beta一样悠闲不用担心发情期的活着,开心之余把自己架上、包里所有的抑制剂全倒进马桶冲掉,正想安稳的睡个好觉,不料此时内森忽然解除全世界统一肤色的状态,韦德不只再度毁容,性别也马上回复到Omega状态,更不幸的是,随之而来的还有强烈的发情期反应…

 恰巧是这个时候,内森正想因为把世界所有人复原的事情来找韦德道歉(照漫画剧情),不巧撞见这一幕。内森身上Alpha的味道让韦德格外抓狂,发疯似的叫内森滚开离他远点,要解除统一状态应该先跟他说一声,现在才来道歉他妈太晚了!

 内森赶忙用念能力将两人的味道屏蔽掉,并用念能力替韦德解决生理需求,一直到韦德平静下来才跟他好好说话。

 韦德就这样羞耻的让内森帮自己解决,事后穿好衣服埋怨:「你帮我干什么?这下出糗的只有我一个人了!我还宁可你…」

 内森解释:「我不随便标记人,要负责的,而且我觉得你该有自己人生的选择权,不应该那么轻易的交给你刚刚还在喊着讨厌的人。」

 「谁说要让你标记啊!滚滚滚,滚出我的家!」韦德脸涨红着把内森赶出家门,自己待着生闷气。

 未料内森刚出去不久又拆墙回来(噫),他买了一瓶Omega的抑制剂给韦德,又说了些关心和道歉的话,之后才离开。

 「……」韦德看着那瓶抑制剂,若有所思,随后收到了X战警的合作通知(要去闯浮空圣殿岛),手握抑制剂,索性赌一把:「就当我用下半身思考吧,这种救世主形象真的帅呆了!」

 

 之后韦德经历了倒戈向内森,救活内森以及帮助他复原,并在岛上照顾内森生活起居的种种事件。刚开始相处的三个月里,内森逐渐熟悉韦德,知道他的不定时发情状态和他当时想让全世界一样的真实原因,韦德也因为秘密让内森知道而无所谓的大方在他面前吃抑制剂,但即便两人关系越亲密,韦德仍没有与内森成结的意思,主要是羞于让内森知道自己不能被标记,于是总装作一副还没想定下来的潇洒神态。

 黑匣子在旁看了戏称整天有只没被标记的Omega在内森面前晃,又不给他标记,态度总是暧昧而疏远(尤其为了照顾内森又安排在同一间房),真是痛苦,只是身为一个Beta他感觉不到(幸灾乐祸)。

 

 之后又经历了跳跃平行时空找内森,并将婴儿期内森照顾长大的事件。由于Omega的本性让韦德对带孩子非常有一套,小内森也非常黏韦德,照顾内森的任务也就落在韦德身上。而之后走向也依照漫画,内森为了帮韦德治疗脑伤恢复记忆,两人的感情因此向前迈进一大步,在内森差不多长到十三四岁的年纪时,忽然语出惊人的对韦德说:「韦德,等我恢复后一定要标记你,在此之前你不能让别人碰到你。」

 「噗…」韦德一口喷出喝到一半的汽水,虽然知道内森已经恢复记忆,但韦德仍忍不住把他当小孩看待,擦嘴说:「这话谁教你说的?一定是黑匣子在观察黄片网站的时候脱口而出的,乖,听话,小孩子别学。」

 内森皱眉:「我已经恢复记忆了,别总把我当小孩看。」

 「是,当然!」韦德捧着内森的脸抚平他眉心的皱折,说:「我怎么会把你当小孩看呢?谁是我最棒的小冠军啊?说嘛!谁是我最棒的小冠军?」

 「……」内森:「…韦德,你还没答应我。」

 「好吧,要我说的话,我不能答应你。」韦德耸肩:「你才这个年纪,答应你我会被抓去关的!」

 「唔…」内森思考说:「那等我长到成年的时候,你再给我回复…」

 此后内森更努力锻炼身体、认真处理政务,誓要成为韦德绝对拒绝不了、即使天塌下来也能够承担的起的Alpha。

韦德:「在我看来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内森:「在你答应我之前,做得都不算好。」

 之后终于到了内森的成年礼,韦德照漫画把他带出去喝酒,内森也恢复像过往一样的身体状态,在旅馆中,重新向韦德告白。

 回旅馆房间里,内森故意将韦德的抑制剂藏起,去掉念力让两人的味道充斥房间,满意的看着韦德因自己的信息素而神情迷乱,两人意乱情迷的拥吻,充满挑逗意味的抚摸与回应,但真当扯下衣裤时,韦德忽然清醒,搡开身上的内森,急忙的想找抑制剂。

 此举让内森不满,内森问:「为什么不接受我?是我做得不够好,还是你心里有别人?」

 韦德回答不出个所以然,只说:「我想我们还是只当伙伴就好…」内森听完负气而走,韦德则情绪低迷,回岛上后两人莫名疏离,内森也因为卢美吉斯坦的事务重新联系上多米诺,这让韦德分外绝望,最后提出离岛申请书,在内森还没回应前独自潜入输送机回纽约。

 

 回纽约后韦德陷入自我厌恶之中,连续几天不吃抑制剂,故意放着随时都可能发作的发情期不管,在某天晚上跑到声色场所瞎晃,想让某些「意外」发生。

 韦德穿着帽T在吧台喝酒,镭射和烟雾不时映在身上,让他皮肤裸露的部份变得模糊不清。不久一个散发着Alpha气息的男子上前搭讪,给韦德和自己各点一杯酒,拿着酒杯低声说:「大老远闻到你的信息素,这里几个大佬都要疯了。这年头像你这样没被标记的Omega还敢到处散发味道的实在没几个。」

 韦德拉开连衣帽:「即使长得这么恐怖吗?」

 对方只看了一眼:「也没想象中的严重,你没去过毒窟,那里的Beta跟Omega,甚至还有Alpha,状况比你想象得还恐怖。倒是你,有什么原因把自己的未来随便葬送在这里?」

 「也许我根本没把未来赌在这。」韦德狡黠微笑:「所以你上前只是好奇我的故事呢,还是想做什么更刺激的事?」

 对方耸肩:「做为一名Alpha我没什么损失,只是有点好奇。如果你真的想,我的车就在外面…」

 「跟我走更快,你甚至不用乘车。」熟悉的低沉嗓音响起,内森一出场信息素直接盖过在场所有人,就连原本上前搭讪的Alpha都识趣的不敢出声。内森径自走到韦德身前,问:「我以为你有更好的理由拒绝我,现在这算什么?随便找个人把一生搭进去?」不等韦德回答,内森直接用二体切片传送把两人传送到岛上的温馨小房间(也是漫画里内战后韦德被传送回去后待的那间),没玩什么花样直接就上了,粗暴的在韦德最隐密的地方肆意进出,过程中不断对韦德说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成为别人的人,标记目的非常明确。

 事后内森放心的把韦德搂在怀中入睡,长久以来的不安终于获得安定。岂料第二天醒来发现韦德完全没有被标记的迹象,不信邪的他按着韦德再尝试一次,韦德被日醒,对上内森惊疑不定的神情,呻吟着说:「你不管做几次都没用,我不会被标记的…唔…这就是我为什么不答应你的原因…不然以我的状况,哪可能到现在都还是处…」

 了解事情始末之后,内森虽然遗憾,但也只能无奈接受,此后两人的关系又像情人又像伙伴,替对方解决生理需求是常有的事,但在这一A多O被允许的世界里,好像没有必要去在乎天长地久的承诺,韦德因为无法生育有些遗憾,暗想如果又有哪个疯狂科学家想融合出更强的变种人基因,内森是一定会有其他伴侣的,自己最好别在这段关系中放太多感情,像过去一样就好。

 

 这样的关系维系了一段时间,内森到哪都带着韦德,某次要去卢美吉斯坦处理政务,黑匣子提醒:「那地方可没我们这那么先进,造不造得出抑制剂都是问题,你带他到那最好注意那里的政商名流,可能有人会动无法被标记的Omega的歪脑筋。」内森听着莫名担心。

 而两人到了卢美吉斯坦后,韦德发觉自己忘了带抑制剂,只好被内森用念力在身边屏蔽信息素以保安全,而在视察过程又不巧忽然发情,因此有了暗巷play跟后空制服的剧情(出发前内森让他带的后空制服,这个漫画出现过,只用两颗扭扣和一块步覆盖臀部,分外色情w)。

 好不容易撑回府邸,内森又得一个人去面对官员跟政要,这里面很多人是Alpha,韦德如果又有什么突发状况场面就很尴尬了,只好把韦德一个人留在房里。但内森离开前忽然递给了韦德一瓶Omega的抑制剂,微笑说:「出去逛逛吧,自己小心点就行。」

 韦德手拿着抑制剂,埋怨说:「嘿,你应该早点拿给我!」但最后还是甜蜜的亲吻内森,让他好好开会,不用担心自己。

 

 内森去开会后韦德独自在首都乱逛,感受贫富差距跟科技差距,接着又绕到不久前他们发生关系的暗巷,味道甚至还没完全散去,让他有些脸红心跳。

 随后另一股强烈的信息素窜入韦德的鼻腔,有点焦臭、腐尸味,侵略性极强,光味道就让人感觉得出来者的危险。而熟悉得令人生寒的嗓音在身后扬起:「真是令人怀念的味道,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在这方面毫无防备。」

 弗朗西斯伴随着地狱火出现在暗巷中:「你不知道我为了能回来再见你一面付出了多少代价…」炙热的空气和强烈的信息素气味熏得韦德头脑发昏,正奇怪于抑制剂失效的状况,弗朗西斯便上前强占了韦德,事后在韦德身上留下一张用火烧出字迹的纸条,上面写着自己的所在地,便放韦德独自一人模模糊糊的走回府邸。

 悲剧的是,韦德回去后竟发现自己被弗朗西斯标记了,开完会的内森回房间也不敢置信:「这是怎么回事?」

 韦德混乱回答:「我也不知道,很久以前一个试图标记我的家伙死后复活,但这次竟然…」

两人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但考虑到被标记的Omega日后发情期所需面对的痛苦,内森决定让韦德自己选择:「…所以你怎么选?」

 韦德害怕看见内森嫌恶或冷漠的眼神,始终将视线放在地板上,想如果未来面对内森都得这样,不如直接离开好点:「我收拾东西马上就走。」

 内森:「…你真的不想再多考虑其他可能?」

 韦德万念俱灰:「作为一个Omega我还能怎么样呢?很抱歉我没保护好自己,很抱歉辜负了你,我能说的只有这些了…」说完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离开,内森也不拦他,眼睁睁看着。

 

 韦德任人宰割般找到弗朗西斯,随后开启身在地狱一样的生活,弗朗西斯那备有跟当初K部门一样的发情药剂,甚至还有自愈因子抑制剂,韦德几次想趁失去自愈因子时自杀,都被喷上发情剂神智迷茫后被大搞一番,或是把尸块重新拼回去把人救活,总之生不如死。

 但其实韦德并不是永久被标记,一个月必须续一次药,他还是一样发情期不稳与无法生育,只因为药物造成「被标记」的假象让他不得不留在弗朗西斯身边,直到一直从岛上观察韦德的内森终于看不下去,用切片传送帮他逃出,并合力击退弗朗西斯后韦德才重新回到内森身边。

 回岛上后内森说:「我喜欢你是因为你这个人,不只是单纯因为性或者你是个Omega,你好好待在这,未来我们一起想办法。」

 于是两人过上一阵子没有性生活的平淡日子,发情期时韦德利用被标记后更强烈的抑制剂来抑制痛苦,直到有天他发现自己的标记迹象逐渐淡去,又变回原来的样子,于是高兴地找上内森,说这个好消息,两人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脑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