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火葬场】断弦(四)

【脑洞火葬场】断弦(四)

大师兄救命

 

 内森回安全屋后认真看着这枚炸弹,花了三天努力记起所有事,惊讶于自己为什么会忘了生命里这么重要的人,马上将韦德的名字割在手臂上,并在血淋淋的伤口上涂了墨水,愈合后留下一行歪扭但深刻的痕迹。

 内森此后如大梦初醒,积极打探韦德的下落和现况,依据过往事件与接触频率推断,应该是有某种特殊的能量迫使他们远离彼此,而那种能量时强时弱,强的时候连见面都不可能,弱的时候还能说上两句话或擦身而过。

 为了摸索出这种能量周期,内森用老方法打匿名电话雇用韦德,而每次的目标都是杀自己,唯有如此韦德才可能排除万难来到自己身前,他需要做的只是偶尔到外头瞎晃让对方发现自己的踪影。

 而确实如内森预料,那种能量强的时候,即使韦德跑到自己身前,都可能会因为地板裂开掉下去或被忽然飞上五楼的卡车(?)撞出窗户,但能量弱的时候韦德可以更轻松的拿兵器接近自己,甚至能埋伏在房子里几个小时和他共处一室。

 最后内森终于得出能量规律脉络,只要趁能量弱的时候把韦德绑在自己身边,久之一定能找出方法让韦德记得自己,于是内森最后一次花重金雇用韦德暗杀自己,自己则设了完备的陷阱在安全屋客厅等他。

 正如内森所料,韦德在能量周期最弱的日子里的最弱的时候从窗户闯进安全屋,边抽刀跳向内森边喊:「抱歉,无关个人因素!只因为我的雇佣内容里你的名字出现好多次,虽然我没什么印象但很明显你就是我当前的最大目标!」随后韦德中了陷阱失手被擒,被内森用封口胶捆绑放在沙发上。

 眼看着封口胶就要粘到嘴边,韦德大喊:「哇!你个混蛋!竟然想封住我的嘴!我会把你的名字写到我的小册子上,你不会喜欢的…」

 「封嘴?我没这么打算…起码这次没有。」内森绑好后坐在韦德对面,说:「我想念你的声音,韦德…那是我听过最甜美的声音。」

 「嗯?我可没想过有人会这么说…好吧,我点糊涂了…」韦德疑惑的看着内森:「我过去认识你吗?在我被改造并洗脑之前?如果我们曾经是朋友的话请告诉我,我可能可以为了这件事回绝我的雇主或请他涨价。」

 「不用回报了,我就是雇用你的人。」看着韦德困惑不已的模样,内森解释:「我想见你,但目前的状况让我们难以见面,这是我雇用你的唯一原因。」

 「好吧…看来我遇上了我的大粉丝,我可没想过我会有像你这么狂热的粉丝!起码这几年不会有,嗯…也许几年后我比较有名气就很难说了,但当前我真觉得不会有像你这样的人存在。唔,说到哪了?对!所以你爱上我了吗?大个子!看上我这个可爱性感的红色小佣兵?」韦德说着朝他装个可爱的表情。

 「对,我是爱上你了。」内森神情认真:「所以我才愿意穿越时空回来找你,我愿意付出所有让我们的关系回到以前,也许现在的你不知道,但在我所经历的时空里,我们两个的命运紧紧交织在一起,而你是我独一无二,绝无仅有的…」

 韦德可没想到内森会直接深情告白,面罩底下的双颊发热,但表面上仍说:「括约肌说什么呢,现在的我根本不认识你…」说着忽然看到内森手臂上纹刻着自己的名字,那可不像是现场为了取信自己刻上去的。

 韦德心中一动:「也许他说的跳跃时空是真的呢?」或许是对方的言语太过动人,也或许是他看自己的眼神沧桑又真诚,韦德觉得自己无法不相信眼前人所说的话,那深沈爱恋与深刻懊悔的情节越听越令他感动,所以当内森起身上前掀开他半面面罩打算吻他时他并没有抗拒,只是稍微后退说:「哦你还是别看比较好,这画面不管吃饭前还是吃饭后都不适合看…」

 「我不介意,我说了在未来我们的关系很紧密,你得相信我…」内森用手指摩娑着他的皮肤,力度轻柔珍贵,最后吻了上去。

 

 翌日早晨,两人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内森特别享受把韦德抱在怀里的感觉,上回碰触他简直遥远的像上辈子。

 感觉怀中韦德缓慢醒转,正想说些什么浪漫的话开启他们这段新关系,韦德看着内森却惊愕不已:「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噢老天,我该不会又跟身材壮硕的老男人一夜情了吧?」

 此后内森丧气的发现,即使是在能量极弱的时候,韦德最多也就记得自己一两天,之后完全不认得自己和发生过的事,内森总会想各种方法跟理由留住韦德,不惜哄骗也要让他待在自己身边,只因为他知道这次如果放手,他俩又会变回两条毫无交集的平行线。

 刚开始几天内森会顺着韦德的话,干脆的说自己就是他一夜情的对象,在各种场合认识看对眼了来一发,说完后再来一发。韦德说:「嘿,这招不错!也许我们明天能再试一次…」然而到了第二天韦德又会不记得他说过什么,内森觉得自己对「明天」的定义都可能因此错乱。

 有时候内森会直接做到第二天早上,这样韦德醒来后虽然疑惑,但会假装认识自己,内森的解释也更容易被接受,在往后的日子里内森时常以这样的方式唤醒韦德,即使从韦德疑惑和不信任的眼神里,内森知道他什么都没想起来。

 随时间经过,内森开始说些其他的理由和剧情,例如自己是韦德的雇主,雇他来当自己的贴身保镖。

 韦德奇问:「真的?贴身到这种程度?」

 内森:「没错,走到哪都跟着,吃饭睡觉洗澡都在一起。」

 韦德惊呼:「这也太贴身了!你到底防谁?」

 内森:「一些潜藏於暗处的杀手。」

 韦德整装说:「哇喔!所以你的身份是?某国总统?掌握国家机密的政要?五十一区逃出来的秘密特工?老实说潜藏在暗处的杀手好像才是我的工作,不过为了钱我都能接受~」

 在此之后,内森换说起了他们搭档那时候的事,他向韦德解释这个时间点他们住在名为普罗维登斯的未来机械岛屿上,韦德负责照顾他和出任务,平时偶尔对练,逐渐发展出了恋爱关系,现在韦德是陪他出任务才跟他暂住在这里。

 相较于当年搭档生活的恍如隔世,内森意外发现更好的理由,后来内森直接说他们已经结婚一段时间,而那颗炸弹就是韦德求婚时送他的,韦德马上就信了,毕竟这和他的佣兵认知不冲突,而炸弹的颜色型号也是他会选择的类型,韦德见到后开始反省自己失智似的症状,笑说这可能是老夫老妻的相处日常之一,内森听着也很开心,而这就成为他们最后的关系。

 

 每次只要韦德忘记,他俩就开启一段新的关系,这刚开始挺有趣的,但随着能量周期转变,韦德的记忆越发零碎,甚至像病变一样加速失忆、混乱,对内森的解释也逐渐产生怀疑,并且态度陌生、疏远、不温不火,这让内森开始不安。

 慌张的内森只能靠着意外事件与实验找出某些规律现象,例如某次他们只是很平常的在做些「夫妻间」的例行运动,韦德却忽然记忆重洗,认为自己被陌生人强暴,内森便顺着这样的剧情引发韦德的惊慌和无力反抗,结果竟让韦德多记住自己两天,带着惧怕和愤怒。

 内森终于发觉「情绪」才是记忆的关键,引发的情绪越强烈越能在韦德的记忆里留下刻痕,即使最后都会随自愈因子自愈般消失,但在命运令人绝望的逼迫之下,内森也只能放手一搏,找出能重创韦德记忆的办法,不管如何先让韦德记住自己,未来再竭尽所能的弥补他。

 韦德逃离了好几次都被内森很快抓回来,最后直接在安全屋里找一间房间进行改造,将韦德锁在里头,不只将韦德铐在其中,甚至用了各种装置来确定韦德无法拖逃。过程中韦德经历昏迷、失忆、错乱,严重时甚至记忆直接回到还在K部门的时候,奇怪的问内森:「今天怎么是你代班?阿贾克斯那家伙去哪了?」

 眼见周期逐渐循环向能量高峰,内森不得已只好想了个虐打辱骂韦德直到他记住的方法,不只在言语间挖掘韦德不堪的过去,还故意弄断了他一只腿骨,希望韦德能从此恨上自己。然而这一切痛苦徒劳无功,韦德看他的眼神始终不起波澜,虽仍是惊吓于突如其来的殴打和疼痛,但对内森的到来并不害怕,也没有太多其他情绪,只有困惑。

 在将近第十天的时候内森终于在韦德面前崩溃,他颓然坐倒在满身是伤的韦德身旁,说他完全不想这么做,根本不愿意伤害韦德,无论是说出那些过分的话或做那种事,对他来说都一样难过,他甚至为此心疼的无法喘气。

 「我知道,我从一开始就察觉到了。」韦德忍着身上伤口的疼痛,伸出一只戴着铁链手铐的手拍拍内森,说:「虽然你一直发狠对我,但你的眼神总是痛苦得像快哭出来。还有这座牢笼,很明显是为了防止我逃脱设计的。刚开始我还想:『$*?#这疯子真了解我…』,但这几天下来我似乎能感觉到你的不情愿,想到你可能有什么苦衷…」

 「即使不记得我,他仍对我这么包容…」内森心疼的想,转身过去抱住韦德,问:「让你经历这些事,你恨我吗?」

 韦德虽奇怪于内森的拥抱,但仍没有推开(虚弱的身体状况也无力推开),维持这样的姿势回答,语气平静又疑惑:「不恨,照理说我应该会想把你炸成渣或砍成碎块,但奇怪的我就是恨你不起。就像…就像陌生人一样?话说回来我还真不知道你叫什么,以及为什么这么恨我?我曾经得罪过你吗?」

 「不,我并不恨你,你也没得罪过我…」内森深深一叹,将韦德拥得更紧:「相反的,我找不到比你对我更好的人…」

 「这样啊…」韦德的视线移向低矮的天花板,似乎想起了自己的过去,喃喃道:「你以前一定也有段痛苦的过去吧,有时候命运就像个婊子,无法掌握、无法预料,永远不知道它会将人推向怎么样的深渊…」

 内森着他一副以过来人开导自己的样子,心里一疼,问:「对不起…为发生过的所有一切,你的伤口还疼吗?」说到后来声音透着些哽咽。

 韦德感觉到眼前这人微微颤抖的身躯,轻拍他背后安慰道:「没关系,我一会儿就不疼了,我有很顶用的自愈因子,倒是你,我有认识几个心理医生还不错,需不需要我介绍给你?」

 「不,我很好,只要你在我身边…」

 「好吧,反正我暂时也不知道该去哪。坦白说我过去一直觉得这段时间应该会遇到个什么人,像是指引人生的好搭档,结束我这段混乱跟善恶不明的邋遢生活,但这样的人并没有出现,所以我想待在哪都无所谓…」韦德想着动了动麻木的脚,感觉奇怪的说:「对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你三天前弄断我脚骨后,他一直都不怎么灵便,你是用了甚么方法抑制了我的自愈因子?还是只是他恰好长歪了呢?」

 「什么?」内森一愕,放开拥抱急忙给韦德解衣检查,发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韦德的肌肤状况恢复正常,容貌也复原回没有自愈因子的样子。也因此更显得刚刚造成的伤口鲜艳狰狞,而前几天的伤口完全没有自愈迹象,因未能即时治疗而腐烂的伤口就像十九世纪富家摆饰桌边墙柱上精美的浮雕,这是韦德在死亡国度的爱人给他最深情的定情信物,用于指引他脱离俗世痛苦纷扰,从不死与永生的诅咒中,饱含爱恋的,让他向她的怀抱靠拢。

 内森倒抽一口气,解开韦德身上所有桎梏,抱起他往医院治疗。

 

 此后内森贴身照顾失去自愈因子的韦德,一直到韦德的脚伤与全身缓慢伤口复原。而令内森喜出望外的,韦德此后不再忘记内森,甚至想起了些被囚禁前的事,还有一些隐约如梦境般片段的记忆。而靠着这股久违的熟悉与恋爱感,他们理所当然的在一起过生活,韦德容貌复原后也乐于解下面罩生活,自信且甜蜜的与恋人待在一起。

 

 即使这样的幸福与能量强度不符,内森也只当奇迹发生,阻挡在两人间的诅咒忽然解除,珍惜的和韦德过日子。

 

 不久后,韦德的癌症症状严重复发,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终于在某天当着内森的面虚弱的昏过去。

 韦德被送去医院检查后,医生皱眉的看着韦德,瞥了眼病例直截了当的说:「怎么他妈又是你,这次就不废话了,回去准备收尸吧。」

 「哦…」韦德坦然接受,打算起身离开,却被内森拉住。内森焦急的询问病情,医生说韦德比上回癌细胞扩展得更快,什么科技都救不了,他没多少时间好活了。

 内森这才惊觉自己太小看背后那股力量,显然命运未曾放过两人,而是改变计画,打算一举让他们生死两隔。

 

 回去的路上韦德安慰丧气的内森,说自己已经经历过一次改造的折腾,不想再经历一次了,幸好上天给他重新选择的机会,他这次想留在爱人的身边充实的度过余生,不会像以前那样犯傻。

而内森不放弃的给韦德找寻回复自愈因子的方法,一面照顾着韦德一面努力调查、求医。韦德则无所谓,似乎只要跟内森在一起,就这样哪天突然死去也没有遗憾。

 某次内森冒险离开了一两天,回来竟看见韦德因某些意外昏死在安全屋里,瓦斯炉已经熄火,瓦斯味弥漫家中,稍有问题马上就会引发爆炸,若不是自己发现,韦德绝对无法逃脱。因此内森惊恐的把韦德带在身边,不让韦德离开自己太远。

 日常生活中,内森发现癌症并非韦德唯一的死亡威胁,总会有各种突如其来的灾祸降临在韦德身上,这段时间内森已经替韦德挡掉数台飞车、几次瓦斯外泄、风雨后坠落的看板、从天而降的大陶瓷花盆,甚至还有从窗外跳进的狂犬病松鼠和夹藏在超市香蕉里的巴西流浪蜘蛛。

 虽然韦德看上去毫不在意,依然甜蜜的跟内森过生活,内森却整日提心吊胆,半夜也睡不安寝,原因并非嘈杂的噪音,而是因为恶梦般的寂静。他常因为听不见韦德微弱的呼吸声而惊醒,看着韦德在微弱月光映照下格外苍白的面容,脑里难以抑止的想到最坏的事,醒来第一件事情总是检查韦德是否还有呼吸、胸口是否还有微弱的起伏。而唯一能再度使他入睡的,是抱着韦德时用肌肤感受对方的体温与脉搏,这让他有与之融为一体的安心感,仿佛当年那紧密相连的命运之弦仍密不可分的交织着。

 

 两个月过去,韦德的身体状况已经不能再糟,虽然表面上除了苍白依然完好,但只有始终照顾着他的内森知道,韦德体内癌症已经恶化到光是呼吸本身都很勉强。

 内森虽然能为他挡掉飞来横祸,却无法处理韦德终将因癌症身亡的问题。看着韦德受病痛折磨,不舍的他最终决定悲痛放手,丧气承认即使强大如自己,仍无力与这种未知力量抗衡,面对命运,他只能选择低头。

 「嘿,亲爱的,别露出这种表情…」躺在床上的韦德苍白虚弱的鼓励,隐约感觉到自己来日无多,他甚至得从眼前奇特的幻觉与杂错的记忆中勉强找出现实内森的所在,眯着眼睛微笑说:「谢谢你的照顾和陪伴,如果没有遇见你,就算自愈因子让我长命百岁,我也可能会孤独终老…当然如果自愈因子让我老的话…」

 内森想起了他在韦德其他可能的未来里,与其他男男女女共度余生的画面,轻声说:「不,你不会的。即使没有遇见我,你也一样能过得很幸福…」

 「哈…你对我真有信心…」韦德忍着不适与疼痛,勉强挤出微笑:「亲爱的,给我带点酒好吗?我知道这个要求很不适合,但我真的想喝点…」

 「好…」

 

 当晚内森把一瓶名贵的酒和白板药剂带来,颓丧的站在房门前,忍着心中刺痛暗自对天发誓:「我发誓我不会再见他了,不会再出现在他身边,我会让他回去过自己的生活,忘掉这一切重新开始…所以如果真有什么在控制命运的机制,如果能听到我此刻的祈祷,请让他在没有我的日子里,好好活下去…」

 当晚内森在酒里加了些安眠药,韦德饮下后很快觉得晕眩,他笑着说:「这酒劲真强,真好…我以前只能靠喝飞机燃料达到这种效果,那味道可糟透了…」说着微笑看着悲伤的内森,拉过对方的手,虚弱的说:「别丧气,亲爱的,你不亏欠我什么,是我亏欠了你。如果我能记得你说过的一切就好了,这样我就能陪你一起回忆那些让你念念不忘的美好过往。如果我的身体够好就好了,这样你不只不用照顾我,说不定我还能成为你的搭档,在你需要的时候站在身边无条件支援你,跟你并肩作战…」

 「是啊,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内森有些眼热鼻酸:「如果命运走向不同的方向,我们一定能走到那…」

 韦德听完后满足的笑了,酒劲让他晕眩,眼皮也越来越重,他有些抱歉的说:「我感觉有点困了…谢谢你带给我这么好的酒…嘿!,我明天起床,睁开眼,还是你看见你对吗?」

 「好好休息,你会好转的…」内森只是微笑,俯身轻吻韦德的额头,然后紧拥他,却不回答问题。

 韦德觉得内森的举动有些奇怪,压下这不寻常的晕眩感,认真问:「你还没回答我,你还会在我身边对吗?」

 「对不起,韦德。」内森轻声说:「在我找到让我们再次相遇的方法前,你要好好的活下去。」韦德怔了一下,但还没来得及问清楚甚么,睡意袭上脑袋,睡着了。

 

 内森把韦德送回他在曼哈顿的公寓里,给他注射白板,剂量足够清除他俩在一起的所有事件。

 后续的日子里内森偶尔为之的观察,发觉韦德果真恢复自愈因子,状况也完好如初,就像从未遇见过他那样,过着逍遥自在的佣兵生活。

 

 眼见韦德状况恢复,内森独自进行调查计画,到了史传奇那借了当年的命运交织查询书,竟发现两人原本紧密的命运交织线不正常的断裂,史传奇也觉得事情有异,向他提示了些命运交织的规则以及无量之网的宇宙位置,让内森自己开飞船过去查探。

 在史传奇的提点下他直接到了命运管理处,虽然运作模式大多靠宇宙生成时既定的流程运行、除错,但宇宙所有生灵生死命运的庞大事务仍是让管理处挤满了各种外星生物体,放眼望去不只有不停处理命运事务的服务员,也有不少是前来提出问题申请的智慧生物。内森依照流程提出四次元以上影响等级的案件处理申请,在星际旅馆停留两三天后命运管理处派了两位人系智慧生命体技术人员处理这个案件,他们带着内森穿越半个星云,依序找到二十世纪末与二十一世纪初的太阳系资料库里的地球北美洲,调出了韦德与内森之间断得乱七八糟的命运交织网。

 两人间飘散的丝线部分已不自然的连结到其他人身上,其余孤独无依,漫无目的的飘散,只偶尔的擦过触碰,但没有一条重新接上。

 还没等内森发问,其中一位技术人员说:「这种事时常发生,不过你们命运交织线数量也太惊人了,过了系统除错期我们不敢保证能修复如初…」

 内森奇问:「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另一位技术人员在操作台前调出了两人过去的交织图,顺便开启回放时间投影,内森惊见灭霸带着韦德进来,而韦德亲自将丝线斩断。

 内森惊愕看着这一切,技术人员说:「看来谜底揭晓了,不过居然全部切断?看来领着他来的人的个性非常极端,其实可以只挑几条线的…」

另一个技术人员边拿出修补丝线边解释:「你不用这么惊讶,过去也发生过失忆的是破坏命运交织线的人,假如你接触过时间管理局那你更可能记得一切,另外如果你觉得自己仍深爱着他,那也是系统除错期遗留的现象,不用太过在意,这里修复完成后你可以选择彻底忘记这一切,如果你想的话…」

 内森楞神许久后深沈一叹,看着投影角落里韦德跟其他人的牵线,竟然连纷争都跟他有关连,凭什么?远远看韦德跟彼得间还有一条长得特别奇怪的粉红色丝带,上头还打上蝴蝶结,他问:「这条弦是什么意思?」

 「那个啊!如果不是同个姐妹会的成员,就是超级好闺密了!」

 

 修复了大半天,终于把悬空漂浮的丝线勉强粘在一起,已经连结向他处的则无法处理,即使是这样也算是比旁人多出一半有余的数量。他们向内森解释:「替代用的丝线远不如宇宙生成之初就存在的丝线稳定或除错期重连的丝弦牢固,未来你们的关系是松散或紧密只能靠你们自己维持。」

 「谢谢…」

 「你回去地球后我们会重启你们之间的关连系统,这可能会让你觉得记忆模糊,如果你想忘记可以不用在意,放任它自由运作就行。若想记得些微讯息就在这期间努力回想,我们只能做到这样了…」

 「我知道了…」

 随着内森飞船越接近地球,他手臂上的扭曲字迹逐渐退色,只留下淡淡的,些微的,如污渍一般的青痕…

 

 

 不知过了多久,韦德作为帕克工业总裁的保镖兼闺密(?)跟彼得在街上散步聊天,彼得拿起手机问:「你有带行动电源吗?还是等等我到店里买一个,我临时有事得跟公司联络。」

 韦德摸了摸腰间小袋说:「没带!但如果有西瓜跟冰块盐水我能马上做一个水果电池给你!」

 「…那个视频是剪接的。」彼得默默吐槽:「西瓜并不能这样充电。」

 韦德夸张大喊:「不不不不!!我的生活充满谎言QAQ…」就在这么戏剧化的抬头之际,远远看见了一个身材高大、一头白发的人显眼的走在路上,韦德觉得对方相当面熟,转头对彼得说:「抱歉,我临时请生理假五分钟!(?)」接着窜入人群当中。

 「喂,你要去哪?」彼得喊:「有看到商店顺便帮我买行动电源啊!」

 

 韦德边穿过人群边喊:「抱歉我喝醉加药物中毒要找地方吐…」周围的人马上让出一条路,他直接跑到内森身后,拉过他的金属手臂说:「呼…呼…这位老帅哥等等,终于追上你了!我们是不是认识?我觉得你莫名眼熟…」

 「在很久以前…」内森看着韦德露出微笑:「我们已经见过面了*。」

 

 

【脑洞完】

 

 

 

备注:

◎负责内森的医疗保险:在《非凡复仇者》一刊中,几乎是在阿内(住院中)说自己跳跃时空是为了躲贱贱的同时,贱贱遇上了类似无法继续当复仇者的状况,那时他心想:「至少未来只需负担内森的医药费。」

◎看到的未来画面:脑洞中阿内看到的画面主要是《卑鄙死侍》的剧情。

◎帮忙调查顺便拉坐在副驾驶座的记者下桥:漫画《锁链与死侍》剧情,其实当时被贱贱从副驾驶座拉下桥的记者就是小虫,这是两人第一次在漫画中见面(出刊顺序来看)。

◎断背山经典场景:这个背后拥抱的动作是因为攻不愿承认自己喜欢着受,所以背后闭眼拥抱这样就可以让自己觉得拥抱的不是对方。

◎当一个雇佣兵把他最好的武器交给你时,他就把心放在你身上了:漫画贱贱说过类似的话,出自于贱贱跟两个鹰眼的刊。

◎合约问题:出自贱贱跟火箭浣熊的刊,贱贱拿出一张合约说他无法常跟阿内组队的原因是名气差太多,官方不准,并因此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

◎头痛:据说是国外在没有特别原因的状况下想推拒伴侣性行为常用的理由。

◎复活内森与岛上照顾情节:见漫画《锁链和死侍》,贱贱自述自己在岛上照顾阿内几个月。

◎暗杀内森两次:第一次是贱贱初登场,至于雇佣贱贱的雇主就是内森情急时牺牲的那个儿子,他没死后设法给内森捣乱,其中之一就是雇佣贱贱。第二次则是《锁链和死侍》时期贱贱跟X战警上空中飞船最后倒戈帮助阿内,但外头所有人都认为是贱贱杀了阿内,阿内也从不跟人解释。

◎宇宙意识:传说漫画中贱贱就是连接了「宇宙意识」才能打破第四面墙。这里用于解释为什么基地里「疯癫的主事者」可以知道一些漫画剧情类的东西。

◎装蠢逗笑这句:出自漫画,贱贱自述。

◎未来飞船:梗出灭贱刊,漫画中贱贱从阿内那偷来未来飞船上太空找灭霸。

◎罚叔买贱贱的二手武器:梗出漫威官方兵人动画,罚叔买了不少贱贱的网售瑕疵枪枝,气得开战斗货车撞破贱贱家并拿火箭筒轰贱贱。

◎灭霸拯救宇宙与救女神的剧情:因为时间太久我忘了刊的名字,似乎叫什么终结,大概是灭霸被女神复活找来拯救两个平行时空相撞的宇宙(即死侍V3结尾到V4全新全异之前遇到的漫威大事件),跟最高等的神谈判,最后创个融合的新宇宙让所有人的故事继续下去,故事结尾灭霸跟死亡女神在一起。

◎关于小虫的万年高中生梗跟穷梗:漫画虫这个时候好像已经将近三十岁,而且是帕克工业总裁超有钱(V4后期贱贱还欠小虫一大笔债)。之前好像在另一个脑洞也有用过这个梗,其实是这篇先用的,另一篇只是临时借去,这个梗玩不腻(?)。

◎《小丑》这部电影打败《死侍》一二集成为历史上票房最高的R级电影,RR亲自在推特上赞美「真的太强了」!

◎买球棒不买棒球手套:约三年前的新闻,俄罗斯年销五十万枝球棒但只卖出一颗棒球跟一副棒球手套,可见这项运动在俄罗斯的冷门程度,大多数球棒都是买回去放在车上防身、打架、当做工具用,而俄罗斯警方说明,他们发生行车纠纷时也很常拿起车上的球棒互殴,甚至因此出现「车主要放一支球棒在车上才能安心开车」的传说。

◎洗海绵浴:梗出虫贱刊,贱贱说过自己没钱的时候会收钱给人洗海绵浴。

◎像泥一样融化并死亡:第一次是出现在《死侍V1》的一手生身事件,被毁得只剩一只手,最后被灭霸亲自来到地球复活。

◎我们已经见过面了:化用他们在漫画初见对话以及《锁链与死侍:争分夺秒》的解释,贱贱回忆他们第一次见面,贱贱说:「有人雇用我来找到你!」,阿内:「而且你找到了。」但这句话似乎也可以解释成「我们已经见过面了」,由于我英文不太好,请自行看漫画解释吧,大概就是借用个意思(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