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火葬场】断弦(二)

【脑洞火葬场】断弦(二)

大师兄救命


  内森那晚调查回到暂居的住所,一进门就觉得气氛不对劲,随着《Careless Whisper》配乐声响起,韦德穿着那套粉红蕾丝睡衣跳着舞靠上来,说:「我知道这首歌的意思不太适合热恋中的情人,但它旋律够浪漫歌曲也够经典对吧?」

 「…这一定是在开玩笑。」内森心想,多少猜到了韦德的意图,假意咳嗽撇过头,不去看这视线多停留几秒都能让人留下心灵创伤的场景,虽说万圣节快到了,但万圣节的鬼怪装扮得再恐怖,至少他们还待在门外。

 韦德搂着内森的后颈,亲昵的说:「内特宝贝,看你最近压力好像很大,要不今天你暂时放松下来,让我们深入交流,纾解压力?」

 「……」内森强作冷静的回答:「抱歉韦德,我头痛*。」说着做了一个捂住额头的痛苦表情。

 「怎么回事?你感觉还好吗?」韦德赶忙查看,关心说:「是不是这次调查让你压力太大了?或者是时间癌什么的症状?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我需不需要出去买个备用药?」

 见韦德真心实意担心自己,内森有些惭愧的移开视线:「没什么,不是什么严重的事…能先把音乐关掉吗?」

 韦德依言关了音乐,扶着内森回床上躺卧休息,自己给他倒了杯温水放在床头,在身旁看他需不需要协助。

 这个景象让内森想起和韦德还在岛上的时候,那时因为他的设计让世界上所有人都认为是韦德杀了自己,而在自己假死期间韦德设法到世界各地给自己找外星机器婴儿、还花大把的钱找能救活自己的技师,最后在自己休养期间在岛上照顾自己三个月*,那时候也差不多像这样,只是没穿这套性感睡衣。

 内森瞬间回忆起许多过去他们搭档时期的事件,包括韦德的牺牲跟帮助,还有自己变成婴儿时他的照顾,以及闹翻后的心灵感应,还有最后的空降回岛上支援…

 「难怪他总会怀念起那个时期…」内森有些发楞的瞧着韦德,暗想:「那段时间真的很好,我为什么很少回忆起这些呢?跳跃时间跟拯救世界的压力让我无暇多想吗?」又想起上回偶然瞥见的未来:「为什么最后会变成那样呢?」

 「你真的不要紧吗?」韦德伸手给内森按摩额部和头顶,力道轻柔小心,虽然内森不确定当中有多少纾缓效果,但还是回答:「谢谢,这样好多了…」

 「真的?那太好了!」韦德吁了口长气,更努力替内森按摩头部:「我还以为你被我吓出病来呢!那样的话我就不知道该怎么救你了…」

 

 往后的日子内森一样和韦德一边调查一边在公开场合秀恩爱,私下却更加疏远,韦德只当内森任务疲惫,不疑有他。内森则是在「任务为重」的前提下,在谎言与虚假甜蜜中挣扎,总觉拖越久对韦德伤害越深,但又无从结束。

 内森最终掌握目标物所在与敌人动向,他看准韦德可能会在任务过程中被擒,刻意引导韦德走跟自己不同的路径混淆敌人,自己走取得目标物的捷径。

 出发前韦德笑说:「待会在我身后的时候可别盯着我的翘臀看!」

 内森这回坦白的说:「我的注意力只会放在目标物上。」

 「什么!?你居然不想盯着我的翘臀看,你这个#^&%#镭射眼之子!」

 内森叹气:「韦德,执行任务时专心一点,那东西很重要…」

 果然分头行动不久韦德就失手被擒,对方真的是有备而来,抓住韦德后直接在内森走的那条捷径上一面放陷阱劝退一面拿韦德的安危作为威胁,而内森仍是径自往前走,完全不顾广播中的话语。

 韦德回头说:「你们是没查资料还是怎么?用我的安危威胁他?我可是有碎成渣都能复原的自愈因子,你们就不能事前谷歌一下?」

 绑住韦德的敌人脸色五味杂陈,但看着内森离目标物越近,使用念力破坏通道屏障势如破竹,气愤说:「我们本来不想这么对你们!我们根本不想这么对任何人!你们为什么不能就这么放弃算了?只要不去拿那该死的东西就没事了你们这俩浑帐!」

 「什么?」韦德皱眉的看着对方:「别说得好像你们才是受害者,我才是这里唯一被绑起来的那个!呦,最惨的人说话,看看这招怎么样?你们至少…唔…」韦德被那人一针扎进肩膀,注入萤光绿的半透明药剂,不久后感到强烈晕眩,周身疼痛。

 韦德还没发问,身边的敌人便朝广播系统方向喊:「这是让他暂时失去自愈因子的药剂,这回他不可能安然无恙了,还想要完好无损的带他回去就马上离开通道…」而内森仍然毫不在乎,径自向前走。

 敌人:「怎么回事?你们的关系不是很亲密吗?为什么他看上去完全不顾你的死活?」

 「……」韦德因药物作用眼前模糊一片,抬眼看屏幕里内森恍似未闻的径自向前冲,眼见就离目标不远,看来自己的安危丝毫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虽然早已习惯这种场面,但看着内森的决定心中仍不免有些刺痛。

看上去有些疯癫的主事者这时说:「他就是对自己的儿子都会毫不犹豫的牺牲,怎么可能会为了这个至少暗杀过他两次*的人放弃跳跃时空的原料?说真的,你们他妈就不能事前谷歌下?(?)」

 正当敌人手忙脚乱之间,看似颓丧沉默的韦德忽然挣脱桎梏,以一敌多与基地众人开战,杀出一条血路自行逃出。

 「内特一定知道我逃得掉,他总是知道任何事,以及该怎么做…」韦德身负重伤走出实验基地,希望能撑到跟内森约好的集合地点,一面说:「该死,惩罚者是怎么让凡人之躯单独杀出基地这件事看上去那么容易的?唔…但要是史帝夫一定有办法在不杀人的状况下应付这种场面,这就是为什么他是美国队长…」

 韦德忍着失血头昏的不适艰难的前往目的地,脑中起了点他不知是幻觉还是错忆的景象,他总觉得基地里的人并非都是坏人,看上去更像有不得已的苦衷,杀了他们的自己更像是助纣为虐的坏蛋。但印象中这个任务是史蒂夫批准的,内森也毫无异议的执行,想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也许等等见了内森能问问他,还能顺便诉个苦什么…

 

 内森还没到目的地,韦德先在附近稍坐一会,身上伤口渗出的鲜血浸湿他血红色的制服,看上去就与寻常无异,腹部重创疼痛到几乎麻木,就和平时自愈因子复原的感觉相去不远。他暗自庆幸,待会内森来了可以装做什么特别的事也没有,不会让对方对自己怀抱歉意。

 内森见到他没事的坐在地板上玩手机,也就不怎么过问状况。直接用念力浮起两人,从空中往新复仇者大厦送去。

 半空中,韦德终于忍不住问起了目标的身分,内森坦白回答:「他们只是普通的民间天才实验基地,偶然发现少量可用于时空穿越的燃料,所以他们偶尔能接收到一些平行时空、宇宙意识*之类的讯息,这东西对他们来说很重要。」

 「就…就这样?」韦德愕然:「你的意思是我刚刚杀了一堆什么错事都没做除了智商太高的无辜老百姓?还是在我顶着复仇者身分的时候?」

 「没错,事实上我根本没料到你会动手…」内森语气有些冰冷:「我很失望你的习性仍没有丝毫改变,我甚至不知道该不该把你带回去…」

 韦德只觉得头脑昏沉,耳鸣目眩:「……」

 内森深深叹气:「但就像我说的,燃料很珍贵,我不能为了你回去重来,我的第一要务事找到其他维修原料、确定跳跃目的,再去找更多的燃料…最多下回跳跃回去时顺便阻止你这么做。」

 

 降落达新复仇者大厦屋顶时,韦德已然疲惫乏力,就连原地站立都十分勉强,全靠着意志力让自己在内森面前表现寻常。

 「那我就先回…」

 「等等,韦德。」见韦德疑惑的看向自己,内森接着说:「有件事我必须要在误会更深之前向你明说,这事对我们都没好处,趁早告诉你也许对你最好。」

 韦德脚下有些虚浮:「什么事…?」

 内森铁了心肠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包括向你告白、答应你交往,那些都只是为了任务逢场作戏而已,我虽然没料到你会杀了那些人,但我多少知道你会被他们当做目标擒走。」

 「意思是…你说过那些你喜欢我,我们应该在一起的话,全都是假的?」韦德这勉强挤出力气反问:「为什么?这跟任务有什么关系?」

 「因为这样就能把你当做弱点引他们出现。」内森叹气:「这么做是最快的方法,我很抱歉可能伤了你的心,如果你觉得难过的话,接下来完全不想接近我也行,把时空跳跃器修好后我会自己离开…」

 「……」韦德在心里自嘲:「原来是这样,从过去开始所有人都把我当傻子,等着我出糗,等着我在受尽折磨后说出最无关实际的笑话,即使到这种时候仍是这样…看一个人装蠢在大多时候都很有趣,但自从大家真的把那人当蠢蛋的时候就不好笑了*…」韦德低着头的眼里闪过一丝染满哀伤的怒火。

 「韦德,你受伤了?什么时候?」内森的声音拉回韦德的心神,他顺着内森的视线看向自己浸满鲜血的腹部,汩汩流出的鲜血甚至沿着衣裤流向地板,形成一滩小血渍。

 「小伤而已没什么,我不会那么容易死的!」韦德反而朝内森笑了,一副不在意的问:「所以你刚刚说让我别接近你?那如果你需要帮忙或是遇到危险…」

 「不必了。」内森叹气:「老实说,我的危险就是来自你,韦德,那天你拿书给我,我直接看到了未来。」

 「原来是这样,这一切都说得通了!」韦德机械式的点头同意:「我知道了,我会离你远点~话说你那个交往的计策真的太厉害了!我没有讽刺的意思,就是…你怎么会知道我会说出那种话或做出那种事呢?哈哈,我在说什么,你肯定知道的,你一直都知道该做什么~」

 「…?」内森看着韦德反常的反应反而疑惑了,他原本以为说出实话后韦德可能会暴怒或直接捅自己一刀,于是试探性的问:「那么我们的关系还能回复到过去吗?」

 「当然,你说了算!就回到过去吧,过去那样很好,我想只要我不暗杀你的时候我们还是能当朋友的!」韦德说着友好而单纯的拍拍内森肩膀:「那么你先回去休息吧,这趟任务你出力太多了,回报任务交给我就行!放心我不累的,我可是有自愈因子~你说那个反自愈药剂?那个维持时间不长,一下就结束了!好了快回去吧,我先走了!」

 「嗯…」内森有些错愕的应了一声,看着韦德跑离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韦德则是在走往楼下的同时慢慢反应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心中揪疼如浪打礁石一波波涌上,光是回忆几个片段就疼得让他几乎窒息,更别说细思。当下只怕勉强维持的表面理智会崩溃,只管闷着头往前走,以至于彼得路过叫住他也没回应。

 「嘿!怎么回事?你听到我叫你了吧!这算什么?恋爱之后就弃姐妹不顾了(?)!」彼得感觉不太对劲,边说边追上,最后直接用蛛丝把人拉住,捆住拖到自己面前,问:「到底怎么了?一切都还好吗?」

 「……」韦德勉强想挤出笑脸,但想想一定比哭还难看,于是作罢。

 本以为对方一定会滔滔不绝的胡言乱语,但却意外的什么也没说,彼得正想问些什么,却惊觉韦德身上沁出的鲜血逐渐染红蛛丝:「你受伤了?是刚弄伤的还是还没复原?」

 韦德:「……」

 「…你不想说就算了,但伤看起来很重,我不能见死不救。」彼得说着就把他拖往离这最近的可用房间,正好是蜘蛛侠主题房。

 彼得把韦德放在地上,找到蜘蛛侠主题的医药箱给韦德治疗,不足的绷带用些蛛丝固定,出外替韦德把任务回报了,回来查看全身被染色药剂涂得蓝蓝红红紫紫的韦德,一直照顾到他自愈因子复原,眼见伤口逐渐好转才放下心来。

 彼得见韦德神色复原,问:「所以发生了什么?锁链没陪着你?」此言一出韦德眼底再度溢满哀伤,彼得发觉情况有异后说:「我不敢相信我会这么说,但这事要由你直接告诉我呢?还是我等等直接去问他?」

 「……」韦德这才模模糊糊的把始末说了,虽然去掉许多细节和情绪,但整件事不管怎么听都很过分,而韦德最后还是替内森说话:「是我自作多情才会尽出洋相,利用我的感情骗我做某些事情的人很多,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也许是那些我们现在无法窥探的时间线因果让他不得不那么做,就跟过去一样…」

 彼得有些动怒:「但他甚至说希望你离他远点!就算是为了整个世界或人类,他这么直接对你说也太过分了!」

 「是啊,但去掉表面对话谁不这样希望呢?所有人都希望我离他们远点…」韦德苦笑:「我自己也觉得我不该接近我爱的人,我总给他们带来痛苦跟不幸。」

 「那是以前,你得相信从现在开始不会了!你不能让这些伤痛缠着你。」彼得皱眉看着仍无力躺在地上的韦德:「你这样子真叫人看不过去。你知道吗?我后悔说要帮你追他了,如果现在你想远离他,抛弃过往那什么…并肩作战的断背情谊?我会站在你这边!」

 「唔…」韦德失神的直盯天花板,对彼得的提议不置可否:「我会好好考虑的,话说这里可以借我躺一下吗?就是我的血沾到的范围,我会用到的范围也差不多这样而已,主要是我还有点疼…」

 「你的伤口还没好吗?哪里疼?」彼得想低身查看。

 「…心疼。」韦德半开玩笑的说着,但却难掩神情虚弱,直盯着天花板同一个方向:「我需要点时间消化发生过的事情。」

 「当然,可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跟我说声,今晚我会留在这里。」彼得说着开始整理满地染血的医疗用品。

 

 那晚大多的时间里韦德都只是这么躺着,直勾勾看着天花板,眼睛也没眨几下。

 彼得偶尔跟他聊两句,问他吃饭时间到了饿不饿、伤口要不要紧、心情好多了没?但韦德都只是机械性的回答,配合些经典的笑话和影视漫画梗,就像寻常的日常反射对话,让人感觉完全没经过大脑。看上去就像精神与肉体已死,只剩那张嘴像寄生人体的外星生物般存活。

 直到彼得偶然说出了关于「命运」的话题,韦德才恍然回神,久违的回复了不一样的内容。

 韦德说他曾在奇异博士那看到了一本命运书,里面显示着每个人的过去现在未来,以及跟旁人的关连,只不过一般没有相关能力的人无法解读。

 彼得说:「我以前听过那个地方,据说就在宇宙的某处,那里有个超越时间空间的能量发射站,有些人会用某种方法更改命运…但我不知道究竟在哪,也许你能回去问史传奇?」

 「宇宙事务吗…?」韦德略一思忖:「我想我知道某个人能帮上忙…」

 

 第二天一早彼得确认韦德没事后,准备赶回去参加早上的会议:「抱歉,我真的得走了,有事下午给我打电话或传讯息都没关系,但我们不确定你现在自愈因子状况稳不稳定,所以千万不要乱来…」

 「我已经没事了,只是接下来几天可能要去宇宙处理些事…我会事先请假的!」

 「宇宙?好吧…听上去真像银河护卫队的日常。」彼得出门前叮嘱:「宇宙很复杂,自己多注意安全。」

「谢谢,你真的是我的超凡好姐妹!」

 「…行,随你怎么叫了。」彼得径自离开房间。

 彼得离开后,韦德依旧盯着天花板,祈祷般的喃喃自语:「嘿,小灭霸,我知道你在看。昨天那场面真是惊险对吧?在没有自愈因子的状况下以一对多,还是一群高智商的自学科学家。我相信能给我们共同的爱人死亡女神增添不少战力,对于发生在这的所有事希望你能看得开心,因为我有事想请你帮忙…」

 

彼得因一夜没睡没什么精神,也就没用什么花俏走法,寻常的徒步走到门口,正巧路上与内森擦身而过,想想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从背后瞪他一眼,快步离开。

 刚从韦德房间找不到人的内森奇怪回头,心想:「蜘蛛侠?他不是平时没住在复仇者大厦吗?」心里莫名生出某种猜测,当即放弃了要出去从周围酒吧找韦德的想法,转身走向那间蜘蛛侠主题房。

 内森正要走近,韦德正好从房间里走出来,见到内森时楞了一下,随后说:「嗨哥们,早安!我正好要去找你!」

 「找我?真巧,我也正好想找你…」内森昨晚反省了一夜,觉得韦德对自己付出甚多,自己对韦德无论人情义理上都过不去,今天一大早就赶忙想找人道歉,但第一件没料中的是他在彼得房里,第二件事是他看上去神采奕奕,对任务发生的事毫不介怀的打算找自己。

 韦德奇问:「这样吗?反正我的事不急,你先说找我有什么事吧~」

 内森回答:「你昨天回去的时候伤口很严重,我只是担心…」

 「喔,那个,完全不用担心!」韦德直接掀开制服,底下除了一些鲜艳药品色素、见怪不怪的皮肤惨状,伤口倒是完全没留:「我跟你说了自愈因子正常运作!不过我等等确实该洗个澡换个衣服~」

 内森见了终于放下心来,说:「你没事就好了…那你找我什么事呢?」

 韦德边穿好衣服边说:「噢!我想跟你借未来飞船*!我想去太空找个久违的老朋友~」

 「老朋友?」内森心里奇怪,但并不过问,只是表面询问:「你会开飞船?」

 「哈~靠着直觉试试就会了,我玩电玩时驾驶宇宙飞船的任务上手特别快!」

 「……」内森想起之前韦德开走自己未来飞船的那回,返还时一堆乱按的按钮和措置的把手,无奈一叹:「还是我负责驾驶吧…」韦德没有拒绝。

 在约好时间地点后,韦德径自向史蒂夫请了长假,安排好佣兵团,说了些「我在宇宙没办法接电话」之类的理由,接着整理简单行李,顺道打电话给跟内森执行任务时暂住的旅店,让他们把有用的东西寄回来,没有用的要丢要卖都可以,唯独一件粉色蕾丝深V性感睡衣,韦德特别交代:「那件请务必泼汽油烧掉!」

 旅馆老板:「烧掉女用性感睡衣?这听起来怎么那么像杀人弃尸毁灭证据的B级片?抱歉了客人,从现在起我得给我们的对话录音才行,这是我们的行政程序,请谅解…」

 「无所谓,那件是我的,从买到穿到丢弃都是。」韦德耸肩:「只是不能衬我身材所以不想再见到而已!」

 挂掉电话后,韦德又删掉了手机里《Careless Whisper》这首歌,带着旋律改歌词唱道:「我再也不会听这首歌了,可惜这首经典好歌~我也不会再像那样跳舞了~直到下次喝白板之前~」

 

 一切准备完毕,韦德坐上未来飞船,告诉内森要去的地点和位置,但在启程前问:「最后一道安全程序,在你看见的危险未来里有包括宇宙飞船的吗?像是我忽然被外星生物体寄生发狂、路过其他荒星下去上厕所却意外带回来抱脸虫的卵、误触船上的时空逆转装置让宇宙中弥漫的微中子全变回核融合状态而让我们两个瞬间烧死在船上…?」

 「不,那些不会发生。」内森回答:「你变危险的时间还没到。」

 「谢谢,听你这么说我放心多了。」

 

 两人在飞船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内森理解韦德对自己明显的疏远态度,但想时间总会冲淡一切,未来还有许多时间能弥补。

 在上个话题结束于尴尬的沉默后,韦德问:「所以…你的时空跳跃器修复得怎么样了呢?」

 「还差一些原料,在这个时空不太好取得…」

 「像是什么?独角兽的眼泪?」

 「没那么虚幻,不过…」内森将缺少的东西和可能取得的方法大略说了,韦德潜心记下,并写在小册子里:「有到类似的地方我会帮你留意的。」

 「谢谢…」

 韦德收起小册子问:「对了,我可以从你那要回一样东西吗?」

 内森奇问:「什么东西?」

 韦德神情略显局促:「就是我之前给你的那颗炸弹…」

 「…哪颗?」内森故意装傻,心里莫名不想归还。

 「就是交往第五天给的那颗炸弹!」韦德深叹:「说真的,后来想想拿那种东西当定情信物送人也太奇怪了,游乐场硬币那类的东西说不定更好,更何况我们之间根本不算真有什么,所以我想拿回来!」

 「噢,你说的是那个炸弹…」内森将视线移向他处:「如果你想拿回去我一定会还你,但我没将那东西带在身上,毕竟现在正行驶飞船,带着炸弹太危险了…你不介意的话回去再拿给你…如果我找得到放哪…」

 「那就拜托你了,那东西不只是个好用的武器,单价也真他$?*#的贵。也许我可以转卖给惩罚者?如果他还愿意买我的二手武器的话*…」

 内森找到机会说:「如果你急用钱的话我可以直接向你买下来。」

 韦德挑眉:「你想买那颗炸弹,真的?」

 内森将视线移向别处:「是,以防我找不到放哪。」

 「这样啊…」韦德神情闪过一丝失落,暗想:「连定情信物都那么不重视,那段时间果然全是为了任务逢场作戏。」随后回答:「我改变心意了,那颗炸弹你留着吧。过去搭挡时间我也给你添了不少麻烦,还有命运交织的设定什么,委屈你勉强包容我,那颗炸弹要卖要丢都无所谓,不用特别去找了…」

 「谢谢,这样我会轻松很多。」内森松了一口气,其实那颗炸弹一直放在身上,他正担心韦德发现会直接要回去。

 韦德在心底叹一口气,小声的喃喃自语说:「放心,对于我的事情和我们的命运问题,以后你会更轻松的…」内森隐约听到韦德的低语,但只当他又在说些别人都听不懂的话,没放在心上。

 韦德很快转换话题,改问副驾驶座的操作仪器,操控杆或定位系统,自动导航等,最后问:「那我在这还需要做什么吗?」

 「不用,我驾驶就行。」内森回答。

 「既然这样我就先去休息了!谢谢你载我一程!」韦德说着起身走往舱门前,而韦德离开后,内森满脑子都是关于两人的过去和韦德的事。

 

 经过中途只吃一顿太空餐点的路程,在韦德的指示下,内森将飞船暂停在灭霸神殿的停机处。

 而灭霸确实看到了韦德躺在房间地上时对自己的祈求,在他们停机时出来等候。

 韦德下飞船后视线捕捉到那显眼的紫色身影,兴奋的快步走过去,一面说:「灭霸,小甜心!好久不见了~哥们混得不错嘛!新漫画真精彩,拯救了宇宙,还追到了我们的女神*!」说着很亲昵的直接抱上去,但从灭霸的角度却感觉到他绝望求助的神情和不自然收紧的拥抱。

 「……」灭霸抬头见远远跟上来的内森,亲眼看见始末的他对韦德说:「我收到你的讯息了,你说的事情确实有解决的方法,但时间有点长,你可能得准备处理一阵子。」

 「真的?」韦德担心地球的事务,问:「我需要很久之后才能回地球吗?」

 灭霸解释:「不,处理完马上回去也可以,问题是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你必须适应…这个晚点再跟你解释吧…」说着瞥了眼走上前的内森。

 韦德知道灭霸顾虑内森在这,转头对内森说:「谢谢你带我来这!把我留在这就行了,我跟老朋友叙叙旧~」

 内森点头问:「那我多久开飞船来这接你?」

 灭霸抢道:「我会亲自送他回地球…用直升机。」

 韦德兴奋说:「哇喔!真的?那我们可以顺便搭直升机看夜景什么,这听起来就像某部电影…叫什么来着?」

 「……」内森:「那我先回去了?等你回来后我们再谈接下来的事情。」

 「你说我之后可能会变得危险这件事?放心,我会尽量不去找你的~」韦德微笑挥手:「谢了,路上小心,萨默斯~」内森听了这称呼楞了一下,但当下仍是只能往前走。

 内森回飞船后他才反应过来,今天一整天韦德都没叫过他名子,大多是说老伙计、朋友、哥们,而唯一一次竟然是疏远的以姓氏称呼。某种程度上,「路上小心,萨默斯。」可比「我恨你,内特!」杀伤力还要高。这是在为昨天自己所说要他们两个关系回到过去闹别扭?这时他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他搞不清楚自己是该无奈于韦德的回击,还是该高兴韦德心里其实在意假交往这件事?

 「不管如何,等他回来,可能变危险的时间也过了,再好好弥补这事…」内森这样想着,径自开飞船回地球。


  内森回去后,灭霸问韦德:「你想先休息几天还是现在就出发去处理你们命运交织的问题?我可以在路上跟你解释办法跟运作机制。」

 「现在出发吧。」韦德态度绝决:「趁我感到难受前赶紧下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