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火葬场】断弦(三)

【脑洞火葬场】断弦(三)

大师兄救命


  在灭霸的飞船上,韦德问:「老实说我还以为命运管理处只是个概念或次元外的地方,只需要瞬间传送过去之类的,但你现在正开着飞船,看上去我们也不像是要出去吃饭或约会,所以这个时空中是真的有管理命运的地方?而且有实际的运作机制?」

 灭霸边开飞船边解释:「它在这个时空中确实是以实体存在,还有个以地球语言发不出音的名字,但离你们语言最接近的名称叫『无量之网』,每个时空都有这个地方,在宇宙生成之初就同时产生了所有人的命运,并无时无刻影响着我们所有人,无论生死。即使我们都曾尝试过冲撞或反抗,但事情的过程虽有区别,能量运作却会使结果步上正轨,无论以何种方式。」

 韦德奇问:「那我们试图改变也在它的计画中?这样我们还改变得了吗?」

 「未来有许多不确定性,就像物质的结晶,命运只能确保它的种类,却不能决定它的形状。」灭霸解释:「以人类短暂的文明历程来看看不出宇宙周期循环的真正面貌,或许它确实是能影响到人一生的每个阶段,但改变一个人的一生、一段关系并不是它的真正目的,它庞大运作系统会不断进行除错或自我修正,幸运的是在能量周期偏弱的时候会有一段『自由意志选择』,这期间以人为力量改变它,就有可能迫使它改变计画,在无碍大周期的前题下,让它进行小范围的自我修正。」

 韦德奇问:「我们怎么知道它的能量周期强弱?」

 「以地球的语言来说,『全息宇宙』能解释部分现象,类似于见微知着,看似不相干的事物却代表着宇宙整体运作的轨迹。而以你的状况来看,有机会让你知道自己的命运,而且在知道以后试图改变它,这就是能量影响步入低谷的表现。只要有这样的念头开始,你们未来的命运就会产生不同可能,直到除错后再次安定下来。」

 「…好吧,那它是怎么运作的?」韦德挑眉问:「有特派员或是什么穿黑西装的神秘特工伪装成身边的人影响我们的决定?依照整个宇宙的人口大概需要个几兆兆兆个特派员吧?这个挺有可能的,例如某些场合的某些时候,我好像特别容易被周围的人影响并做出错误决定,像当年我站在游乐器材店的门前…」

 「跟周围的人无关,能量会藉由各种形式影响着每个人,我们就活在这种能量中,无所遁形。」灭霸看向面前星幕穿梭的宇宙,说:「你们地球之前做过电浆海实验,宇宙中无处不在的电子同在等离子态的时候行动起来就像一个单一个体,为了同一个目的行动与扩张、侵略、消亡。而宇宙介质『乙太』就是由等离子与其他无法用地球现有名词解释的物质混合而成。只要命运控制处蓄积足够的能量发出,宇宙间各个角落会在同时收到讯息并进行修正。而系统之外还有更大的命运系统,操纵着操纵者的命运,更广大的周期与循环层层次第,环环相扣的互相连结、影响着,走向未知的目的。」

 韦德耸肩:「我倒觉得目的没那么难猜,十之八九是为了漫画销量,剩下的可能是为了电影票房,鉴于看电影跟看漫画的人比例实在悬殊。」

 「用你连结宇宙意识得出的结论也行,反正在这个次元以外的事务我也说不准。」灭霸接着又把话题拉回到改变命运的问题上:「换算成地球的时间,在改变命运后半年间是最重要的除错期,只要撑过去它就会进行自我修正,而『拥有改变命运能力的那方』会隐约记得对方,通常是亲手进行改变命运的人,如果你真的动手改变了,这意味着未来你得独自承受这些记忆,去面对一个根本不记得你的人。」说着顿了顿:「这是一场不可逆的关系改变,你真的做好决定了?」

 韦德楞神听着,沉思许久,最后说:「是,我想我没什么可选的,他说我将会变得危险,我也不愿意伤害他,最重要的是…」说着忽然捂住脸崩溃说:「我居然穿着一件丢脸死的性感睡衣勾引他!还拨音乐跳着奇怪的舞!如果是对喜欢的人还好说,如果只是为了任务逢场作戏看到那个画面连我都觉得恶心!想起来我就想挖个洞把自己填平!」

 「是啊,我也这么认为。」灭霸点头应和:「那套穿着真不好看,上次丧尸版玛莉莲梦露那件挺好。」

 「没错!我也这么觉得,鬼魂版甘乃迪总统都被我的魅力所迷惑呢!」

 

 不久后两人到达目的地,是个由诸多星球联合起来的奇异地点,在几乎算广大无垠的星云区域里,有部分已成荒星废墟,一部分正不时闪耀光芒,剩下的部分则未启用,看上去非常新颖,而这三种区域蚕食般的缓慢变换,正在运作的区域后方缓慢黯淡,转变成旧区。而新区则逐渐启用、点燃光芒,蜕变为放光的运作区,而成为旧区的部分还不到整个星云开头的万分之一,占地也十分微小,远看根本看不见。

星云中星球与星球间连着许多萤光蓝的细微绳索,近看每个区彼此皆以丝线相连,再近看每栋高科技建筑都有丝弦互通之处。灭霸带韦德到正在运作发光的星球底层,在一处较其他建筑相对简陋的小型建筑里,依照小型区域「太阳系」与以两百年为计的年代找到「北美洲」的资料区,输入韦德与内森的名字,眼前调出人物投影,两人间依时间线布满着材质奇特的丝线,有粗有细,有韧有柔,复杂而紧密。

韦德抽刀问:「现在要怎么弄断它?话说有人会来这里巡逻吗?」

「大概五十年会有人来这巡逻一次。」灭霸拿起房中一颗因建筑逐渐老旧而落下的碎石,接过韦德的武士刀,磨刀似的涂抹在刀身上说:「朝着线砍,这样就能直接斩断了。」而在将刀递给韦德时,镇重的问:「你真的做好决定了?」

「…我想我永远都无法做好准备,但这样做至少能确保他的安全…至少不是由我造成他的危险。」韦德说着说伸手接过武士刀,轻轻在复杂的线上由下往上一挑,紧密的丝线轻声断裂,悬空四散,孤独无依的胡乱飘扬。而他的动作看似轻巧,那刀却像是划在他心上一样疼,一直坚持到两人被彻底分开,彼此越飘越远,在操作仪上显示「毫无关联」前,他马上转身不再看,问灭霸:「接下来呢?」

 灭霸:「接下来你们会发觉彼此相爱。」

 「哈?!」韦德惊呼:「为什么?」

 灭霸一面解释一面带他回飞船:「这是除错系统的机制,爱是人系智慧生物体共同拥有的强大情绪,这种情绪既能保护族群也能接受异邦,能维系正统也能推翻所有,是一种超越理性与不理性的强大能量…」 

 韦德接话:「包括有人愿意为爱毁灭宇宙一半的生命!」

 灭霸自顾自说:「在接下来的半年内系统会为了除错而启动强烈爱恋与相思情绪,使你们超越当前影响有限的命运能量,积极取得彼此的连结。但假如你们陷入热恋,半年后的感情会恢复成当前的样子,极可能会分手或离婚,此后命运照旧运行,只是你们之间多了尴尬。但假如你们始终没有走到确立关系的那一步,系统会自动判定更新无误,你们的命运从此确立,再也回不到从前。」

 「…好吧…我是说,我还能怎么办呢?」韦德深深叹气:「这期间我会远离他的,谢谢你帮我这个忙…所以现在呢?带我回地球顺便搭直升机看夜景?」

 

 

 自那日道别后,内森对韦德的愧疚与思念与日俱增,虽懊悔自己的作为,但仍因为担心所预见的未来可能实现而刻意远离韦德(过程意外的轻松),直到三个多月后,确定韦德变得危险的状况不会发生,内森回头积极联系,一个多月过去却毫无讯息与回应,让内森一度以为对方还在外太空。

 「韦德回来了?为什么我从没遇到过他?」内森询问的结果是,韦德回来后积极的带佣兵团接工作,甚至还跑去拯救偏远的落后国家,就算回来了也都忙于宣传跟开设周边商品店,无暇于其他事务。(彼得有空会去帮忙任务或宣传,只要公司不太忙)

 内森传讯息问韦德需不需要自己资助,对方半个月后才回复婉拒,说目前来看财务状况越来越好,佣兵们也得到了还能接受的支付金额,自己能撑得住。

内森只好偶尔匿名雇佣让韦德去执行渡假任务,希望他能休息。这让他想起过去还在搭档的时候,有段时间韦德因为他的关系大多人都不愿雇用他,只有自己偶尔给他打匿名雇佣电话。他期待韦德能发现这个举动,但可能是韦德真的太忙,不只没能发现,甚至没法亲自执行他给的任务,这让内森甚感失望。

时间又过了两三个月,韦德在其他成员的帮助下将商店与雇佣任务安排得很好,也在帕克工业的帮助下生产多样实用的产品与扩大经营,有钱组成更好的佣兵团更有效率的处理任务以及赚钱,看着几年内不会出现财务危机的问题,韦德却比以往更匆忙的四处奔波,时常参与些他不需要亲自执行的任务,有时要一两周才能回来。

内森隐约觉得不对劲,认为韦德还在躲着自己,但不久后韦德反过来说想安排一天空档跟他见面聊天,有东西要给内森,时间正好是最后一次见面的半年后。

 因为时间关系他们约在纽约州内其他小城镇,离纽约市不太远,却也有段路程,只因那刚好是韦德这次出任务回来的路途中。内森早在约定的前一天就先行前往,韦德结束任务后几乎是连日赶路,但赶到时已经是傍晚。

 韦德赴约前接到一通号码不明的电话,接起来发现是灭霸打的,伴随着吵杂的噪音跟风声,对方说:「威尔逊!我是来提醒你今天是半年之期的最后一天,你们彼此的除错情绪(爱恋感)会达到最强,但你绝对不能跟他发生什么,也不能有任何承诺,最多到萍水相逢的普通朋友。除错后命运丝线会加固,到时候要再斩除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真的?好吧,我知道了,我会尽力控制住自己的感情…认真的,我可不能让一次贤者时间就把过去半年的辛苦白费…话说你那边的噪音是直升机的声音吗?」韦德问。

 灭霸回答:「没错,只有在地球我才能打电话给你,但我不想到下面去,只是来给你题个醒。切记我说的,绝对不能有超过普通朋友的举动!说完这些我就要回去了…」

 「好,谢谢你小灭霸!你改天想来地球玩了我介绍我的复仇者朋友给你认识!放心是新成员,大概70%左右…」

 

 挂电话后韦德整理好心情,扛着一大袋东西到酒吧里找内森。

 「韦德,好久不见。」内森上前去想伸手搂住对方,韦德眼疾手快的伸出右手握住内森伸出的手,很快的握了一下,说:「好久不见了朋友,见到你真好。」

 「……」内森尴尬的收回手,转过去给两人点了一些酒吧能提供的零食和酒,用念力替韦德扛起满身行李,在吧台找位置入座。

 点的酒和零食送到他们面前,内森先说:「之前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最近要见你变得很不容易…」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虽然这就跟过去我想找你一样不容易…」韦德转过身子把浮在半空中的行李一一取下放在两人之间,接着把那些东西全部推给内森:「这是我最近几趟收获的好东西,我想当成礼物送给你,相信你会喜欢的…」

 「给我?」内森依序打开来看,发现全是跳跃时空仪器缺少的材料,半年前他在飞船上跟韦德提过,没想到韦德全替他找齐了。眼见韦德将小册子里那些写有画线名词的页数撕下丢掉,感动说:「你为了我搜集这些?」

 「我能怎么说?我刚好知道你缺的东西,也刚好看到有可能出现你缺的东西的地方,总不可能放着不去拿来给你…」韦德说着面无表情的在小册子上写了一段新的提醒,画上个大重点,又将小册子收回腰间小包里,没让内森看到内容。同时说:「因为这东西很重要所以我不能随便留在你安全屋门口就走了,不然这样做会方便得多…所以…你准备要出发了吗?」

 内森看着这些东西说:「不,这些东西还要调整,可能需要花上一点时间,我想这段时间我们可以…」

 「好吧,我知道你一直很忙,随时欢迎离队,不用感到拘束~」韦德抢道,接着转过身喝了一大口酒,搭讪起坐在附近的女性:「美女妳是哪里人啊?芝加哥啊~好巧我也是肉做的,妳知道的,肌腱胸肌二头肌那些…噢不不我不是销售员…妳有男朋友了?不是?那女朋友?噢,好吧…」

 

 两人在酒吧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韦德非常容易分心,对待内森的态度就像对待别人一样轻浮。对于内森似有若无的触碰和过多的关心,无论是肢体或言语,他都将其巧妙地闪避且不逾矩,甚至刻意不去看对方错愕的眼神,而是若无其事的跟周围的人聊天搭讪,一副想把相处时间耗完的样子。

 但随着时间越晚,酒也一杯喝过一杯,周围客人逐渐稀落,来来去去只剩冷清的三两人,电视频道也只剩无法当话题的无聊节目。但内森仍然没有放人的意思,铁了心要跟韦德耗时间。

 一夜未眠又兼连日赶车的韦德纵使喝不醉也撑不住,他忍不住问吧台调酒师:「你们这边营业到晚上几点?」

 内森抢道:「他们这营业到早上七点,我故意选的,你尽管在这喝酒『放松』,不用在意打烊时间。」

 「……」韦德有些埋怨的眯起眼睛,灵机一动想了个好方法,赞道:「太酷了哥们!这就是我说的,好哥们就该一起喝酒到天亮!我真不敢想象这样的酒吧居然还需要特别找,照理说应该整条街都是!真是的,懒散的美国人…嘿,你还记不记得你从婴儿长到青年,酒吧小姐不让你喝酒那次?今天我们就一起把那次该喝的喝回来!」开始点烈酒灌醉内森。

 韦德毕竟有自愈因子,内森就算用念力分解速度也不如韦德直接喝不醉快,最后不免有些醉意,竟在微醺中认为说不定韦德灌醉他别有用心,也就假装被灌醉,让韦德送他回旅馆。

 韦德把内森送往他原本住的房间里,扶醉倒的内森到床上后给他盖好被子,转身留了些钱跟给客房服务的纸条:「如果他醉吐了,我很抱歉,希望这些钱能赔偿他弄脏的部分…」最后回头看了眼内森,眼神恋恋不舍,接着起身离开。

 「慢着,你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内森忽然醒来,用念力把韦德抓来自己身边,问:「你刚刚为什么这么看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可能真的喝多了!你看看这个,我伸出几根手指头?」韦德一面挣扎一面虚与委蛇,但最后实在拗不过对方,暂时在内森身边伴他入睡。

 内森看着韦德似乎安心许多,问:「我知道我不该这么问,但…你还喜欢我吗?」

 韦德苦笑:「我会尽量克制的。」

 内森听出这句话背后韦德仍喜欢着自己,欣喜问:「真的?」

 「真的,我保证…」

 内森听完安心许多,来日方长,只要韦德还有些喜欢自己,未来就会有机会。于是说:「你也休息吧,你不是也花了几天赶来这吗?」

 「嗯…」韦德一直装睡到内森睡着,才悄声出门,一面走过漫长的旅馆走廊,一面想:「他只是喝醉了,只是喝醉而已!我们什么也没发生,他醉得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醉得不会记得发生了什么…过了这晚他将不会记得所有事,也不会记得我们…」

 越是这样想心里越感闷痛,离内森越远心里的钝痛越难受,韦德甚至不得不停下脚步大口喘气才能让感觉好过些。他半夜传简讯给彼得,回报了他曾说过的经过以及最后决定,然后一个人到原本那间开到早上的酒吧喝闷酒,希望酒精能暂时麻痹这种痛苦。

 韦德以为他传简讯的时候彼得已经睡了,不料对方收到简讯后花了两个小时赶来,在酒吧里找到他。

 韦德摀着疼痛不已的胸口,这种持续性疼痛简直快追上癌症了。他撑着不适问彼得:「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这里毕竟不是纽约市,开到早上的酒吧没那么多间。」彼得坐在他旁边,递给他一瓶装在酒瓶里的飞机燃料,说:「拿去,特别为这天准备的。」接着让调酒师多弄点酒给两人,韦德那边要半杯好喝点的酒,综合一下飞机燃料的味道。

 「谢谢…」韦德将飞机燃料倒在酒杯里,颤抖的一饮而尽,蓄积在眼眶的泪水因仰头而滚落,他的理智虽让他没表现得那么难过,但这副身体似乎执意跟他作对,径自展现割舍某部分灵魂的悲痛欲绝。

 彼得问:「你还好吗?需不需要肩膀借你靠?」

 韦德抹去不断掉落的眼泪,语气却显得很正常:「不用,我还撑得住…暂时…」

 「唉…」彼得看着深叹一口气,付钱给吧台人员多叫些酒,拿起自己的酒饮了一口。

 「等等…」看上去相当悲伤的韦德忽然阻止:「你的年纪能喝酒了吗?」

 「你&%$*的,我成年了而且比你想象中的还要有钱*!」

 

 彼得醉倒趴睡在吧台,醒来时已是早晨,差不多是这间酒吧要关门的时间。

 奇怪的是彼得完全不记得他为什么跟韦德在这里喝酒到早上,于是问眼前还在掉泪的韦德:「你哭什么?」

 韦德抹泪道:「我不知道,可能是因为DC《小丑》这部电影打败《死侍》一二集成为历史上票房最高的R级电影,但不得不说瓦昆的演技真的屌*,说不定我是看了这部电影才哭的…谁知道呢?」

 彼得奇问:「只是票房被超越至于哭成这样吗?类似的状况我都没说…慢着…」想起什么似的看看自己的钱包,说:「如果只是这种小事我为什么会愿意花这么多钱请你喝酒?」

 「有道理,我看一下小册子,或叫它《死侍恩仇录》或《死侍笔记本》也行!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照着上面的仇恨名单寻一次仇,再失忆就再寻一次,真奇怪我怎么都不会把名单划掉呢…」韦德抹抹脸,拿出笔记本打开最近的一页,前面有几页被撕下来,而最后记录着的是一页特别标记重点的句子,他念出来说:「『远离Cable(锁链)』…嗯,有线电视(Cable)确实是让人着迷的东西,总是有各种吸引人的实境秀和史诗电影般的连续剧…」说着阖起小册子说:「好,我想我知道难过的原因了!一定是电视台取消了《黄金女郎》的重播!我对人们可能会遗忘毕亚瑟这样美丽善良优质演技好且关心社会的女演员感到愤慨,因此决定远离有线电视,然后找你出来喝酒,一舒胸中愤慨!而你是我的超凡好朋友,知道这件事对我伤害极大,那几乎是对人生希望受到挑战,信仰遭受质疑…」

 彼得一脸狐疑:「你确定吗?我在想你册子上的『锁链』会不会指队上的那个变种人?块头挺大,一只手臂是机械一只眼睛会发光的那个?有印象吗?」

 韦德苦思说:「唔…好像有这么一号人物。我只知道他是镭射眼的儿子,但你看到他的样子能让人跟镭射眼想到一起吗?」

 彼得:「…确实有点难度。」

韦德沉吟道:「而且他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干嘛提醒自己远离他还难过的在这喝飞机燃料特调?」

 彼得也想不透,抓抓头发道:「我也不晓得…」

 韦德倒是很干脆的不去想,起身道:「结案了!走吧,陪我去运动用品店买球棒,棒球和手套就算了,我要买回家砸电视…哈哈,我刚刚讲的那句真有俄罗斯风格*,钢人会喜欢的…」

 

 

 自那日回去后,内森几次想联络韦德,但总因各种非人为因素见不到面、遇不着、联络不上,甚至几次看见韦德就在自己面前不远处,想上前跟他搭话都会被莫名阻碍,例如转身后不见人影,就连直接到韦德房间去对方都能刚好有事从窗户跳出去。

 某次内森选择韦德跟朋友待在房间且不可能中途离开的机会找他,敲门后竟是彼得来应门,只见韦德从浴室门前走出来,正好穿着类似去年出任务诱惑他的那套性感睡衣,不禁心里一震。

 而韦德无所谓的叫着疏远的称呼:「是小萨默斯啊!希望你别介意我这么叫你,这是为了跟你爸做区别…所以来有什么事吗?任务相关的吗?是队长让你来的吗?」

 看到这个场景后内森心里只觉得难受,说了句:「我想改天再单独找你谈吧,打扰了。」转身关门就走。

 「好吧再见!」内森走后韦德毫不在意的对彼得说:「小蜘蛛你继续帮我看下一套睡衣!后天晚上的睡衣派对我一定要是最性感抢眼的那个!对了你觉得瑞安雷诺兹在《留级之王》里穿的那套红色深V性感睡衣怎么样?胸部有沟耶!」

 彼得则奇怪问:「你就这样让他走了而且毫不在意?」          

 韦德更奇怪了:「呃…不然该做什么呢?他看起来挺直的,应该对这种异装睡衣派对没兴趣吧?」说着回头朝浴室喊:「我先走出来了,换你了强尼!不要害羞!」

 彼得也有些糊涂了:「欸?说得也是啊…为什么我刚刚有一瞬间替你俩感到惋惜呢?」

 

 此后在内森锲而不舍的追踪下,终于等到个能私下靠近韦德的机会,他上前找韦德聊天搭话,韦德也很寻常的对答如流,内森终于忍不住问:「韦德,你还在为上回出任务的事生气吗?」

 韦德一脸奇怪:「任务?哪个任务?」在内森的解释下,韦德隐约想起好像有这么回事,挠头说:「上次假装情侣那个?喔喔,你说那件事啊…哎?那不是为了任务吗?任务完成就行了,别那么在意!」

 内森看他当真一脸不在意的样子反而心中奇怪,而此时韦德却忽然说出更让他匪夷所思的话:「话说…你叫内森什么什么的萨默斯对吧?听说你是镭射眼的儿子,老实说之前我完全不知道他有这么大的儿子啊!虽然在一个队上却一直没有机会跟你好好聊聊,别害羞,有机会约出来一起玩啊!」

 内森一愕,但看韦德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神情,紧张的上前检查他,问他是不是脑伤复发。

 「什么脑伤复发?我感觉思绪挺清楚的…吧?」韦德奇怪的想,他平时也是会跟别人「动手动脚」的人,但这次感觉特别奇怪,与其说喜欢或讨厌,更像是什么情绪也没有,只是隐约觉得别跟对方太靠近比较好,所以尴尬的挣脱了。

 韦德退了一步说:「等等,我之前并不怎么认识你…或者只是我不记得而已,你刚刚说我们一起出过任务这件事让我很惊讶,我想我肯定忘了什么…让我想想,我是不是还欠你钱忘了还?」韦德拿出小册子,没有翻到什么相关的纪录,至于那天标示的「远离Cable」也已经在砸完电视后划掉了,并未引起他的怀疑。

 「不,你并不欠我钱…」内森认为韦德可能又因什么原因失忆或被洗脑,于是问:「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抱歉…」韦德收起小册子问:「那么你是我的『恩客』吗?嘿,那些生意是我真没钱的时候接的,钱够用的时候我不会接那种工作,拜托请别说出去…」

 内森问:「你是指帮人洗海绵浴*?」

 韦德一拍手:「哦,原来我们只做到海绵浴!没有全套?」内森听了面色凝重,沈默不言。

 韦德内心却想:「全套还包括去角质,修指甲跟肩部按摩,明明价钱定的不错只有洗海绵浴真可惜…」

 内森又说了些他们搭档时期的状况,韦德也总是模模糊糊依稀仿佛的有近似的记忆,说:「我一直以为那些记忆是幻觉,怎么说…有点像梦境,没有实感,也不像现实生活中会遇上的事…嗯…又好像没有,真奇怪啊…」他对眼前的人完全没有一点熟悉感,过去命运交织的基础就是建立在这种熟悉感之上,如今一旦丧失了这种感觉,对眼前的人除了陌生,无法产生其他印象。

 在内森的邀请下韦德还是答应了跟他去向周围的人「求证」,但诡异的是其他所有人都不认为那些事曾发生过,毕竟他俩感觉就不是同一类人,感情也很疏远,旁人的记忆也像是曼德拉效应似的被集体更动,没有人认为他们是朋友,甚至在看到他两的合作档案资料时还很惊讶,原来他们合作过那么多次了?包括韦德自己也难以置信,只有内森记得全部的事情。

 

 此后内森越来越难遇到韦德,即使向韦德提起他们的过去,韦德过几天也会忘得一乾二净。表面上的生分疏离逐渐变成理所当然的习惯,甚至让他有种错觉,似乎他们本来就是这样子的。内森开始觉得整件事情发展诡异,连他都怀疑究竟这个世界是幻觉,亦或过去才是他的幻觉?

 这件事在他修好时空跳跃仪器之后迫不及待的跳跃时空查看,然而他记忆里那些深信不疑的片段却在他亲自跳跃后发觉一切变了样。例如当年岛上遇袭,韦德搭直升机回来帮忙,单挑剑齿虎让多米诺离开,最后他赶来把剑齿虎丢入海里,但这回他看到的却是韦德跟对方打架后两人一起掉入海中,而自己径自去处理岛上需销毁的科技,看到这他楞了一下,这跟过去的记忆相去甚远。

 他又跳跃到更以前,韦德跳跃平行时空救回变成婴儿的自己,自己也治好了韦德的洗脑跟脑伤,最后在他变成青少年时他带着自己去其他州玩,却因为他误会意思最后只能到酒馆喝酒,两人在酒馆里谈论过去,最后还在外头过了夜。这回内森跳跃回去后竟然看见他俩甫一传送到目的地,韦德马上被该州警察认出是通缉犯雇佣兵而被追赶,为了不连累自己,韦德假装与自己毫无关系,而当时自己也不出手帮忙,看着韦德好不容易躲过追捕后传讯让自己用二体切片传送一起回去,改天再约出来玩。

 内森不信邪的又跳跃回两人基因融合的时候,事情却变成自己并没有留在教会里跟韦德多待几天,而是在发现反变种能力仪器时就用念力拆毁并抢走病毒,而韦德的黏土病也没治,默默融化死掉再被灭霸复活(灭霸:「像烂泥一样融化?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内森持续跳跃往前,然而两人相遇的所有时间线不是错过,就是遇不着。他惊觉时空会随着他到来而改变,所有的脉络轨迹全然崩坏。他遇上的生命危险时总会莫名被救或刚好危机解除,而韦德也会有人引导他走上正确的路,时空照常运转,将他们带往和最后差不多的路线上。而他们命运交织的那条线彻底消失,连平行时空都不复存在。

 回溯时间最终停在韦德暗杀自己失败,此后内森不敢再往前跳跃,他怕再往前,他就认不出韦德了。

 

 内森不得不接受这一切,默默看着每一个被他改变过过去的未来,在不同分歧的未来,有的韦德自愈因子失效得癌症身亡,有的韦德直接受美国队长感化成为为英雄干脏活的暗影杀手,有的韦德被超智机构改造成非常惧怕惩罚者,也有的韦德跳过自己直接认识纷争,展开了一段令他匪夷所思的关系…

 内森看着韦德不同的生命轨迹,看着他对别人说出曾经对自己说的誓言,看着他给出曾经让自己魂牵梦萦的笑容,看着他对别人亲昵的说着俏皮话,看着他决定和别人共度余生…

 

 内森看了上百种可能,唯独没看到和自己的交集。

 内森恍惚觉得这些时空脉络陌生不已,记忆因为不断跳跃变得模糊,他开始不记得自己因何在此,也不记得曾经为了谁而伤心难过。他只是本能的跳跃到一个隐约觉得熟悉的年代,那时的他似乎在策划一项左右世界政局的计画,要造一座空中岛屿引起各国注意,如若不慎坠落,就在海上建起一座岛,收容各地的政治难民,提供一处理想的净土。

 

 内森在这个年代行事很低调,看着原本这个时间线的自己因为没人帮忙假死计画而失败被杀,他理所当然的取而代之,但他可不想在仇家还没放弃追杀的时期贸然现身,既然原本这个时间自己正在「假死」,那不如就顺其自然的继续「假死」吧…

 出于不知从何而起的熟悉感,他在这个时空也认识了几个健谈的佣兵朋友。某日他和一位朋友在酒吧里喝酒谈天,低头看见久未注意的腰间小包,像想起某人似的将里头的东西倒出来一样样检查,再评估要不要放回去。

 「窩哦…你从哪弄来这东西的?」那位佣兵朋友指了指其中一枚精致的炸弹:「这东西可非常了不起啊,可以直接炸掉几栋楼…不过我们佣兵不会真的用它,它更像是一种精神象征。」

 「怎么样的象征?」内森挑出那枚眼熟的炸弹,心中有点不明缘由的刺痛,奇问:「这枚炸弹为什么那么特别?」

 那位佣兵朋友解释:「这东西的价值主要源自于佣兵间的一句行话,就是『当一个雇佣兵把他最好的武器交给你的时候,他就是把心放在你身上了』,所以这东西相当于佣兵界的钻石婚戒…这个是你买的?」

 「不,我不记得由来了…」内森说着脑海中隐约闪过画面,一些他遗忘已久,但仍令他心中闷痛的片段。

 「所以你不记得是谁给你这玩意的?」那位佣兵朋友说笑道:「好吧,看来这世界上有某个佣兵心碎一地了,真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