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火葬场】断弦(一)(主内贱Cablepool,虫贱闺密向、灭贱哥们向)

【脑洞火葬场】断弦(一)(主内贱Cablepool,虫贱闺密向、灭贱哥们向)

大师兄救命


【篇名】:断弦(主内贱Cablepool,虫贱闺密向、灭贱哥们向)

【章节长度、性质】:长篇主剧情,渣攻贱受剧情偏虐,前期玻璃渣、渣内预警。

【配对】:单一CP锁链x死侍,其他出场较明显有虫贱闺密向、灭贱哥们向,但并不发展感情线

【出场人物】:锁链、死侍、蜘蛛侠、灭霸、美国队长(初始老年队长,时空状态是蛇队)、奇异博士、非凡复仇者其他成员客串(如霹雳火、罗剎等)、死侍佣兵团成员客串、穿越时空看到的阿贾克斯、惩罚者…等等,都是客串。

【时空背景】:漫画向,《非凡复仇者》初期与其同时期漫画(如虫贱刊、死侍佣兵团、死侍V4)。

【脑洞创生原因】:刚入坑的时候各种原因想到的,那时贱贱甚至还没被公布泛性恋,连三角CP也很直接的是电影上映前比较常被讨论的两个CP,阿内那时还没加入非凡复仇者(仅只是官方放出消息会加入,从CDP大佬群那知道后激动坏了就开始脑),非凡复仇者这刊也才开始没多久,实际运作是怎样的都只能靠猜。而本刊阿内形象确实渣渣的(例如经典的说出他是为了躲贱贱才跳跃时空),这篇也是在CDP没啥交集、阿内渣而贱贱苦追的十年基础下脑出来的剧情(十年=五十期搭挡刊到复婚刊中间十年),此后贱贱公布泛性恋漫画里就四处撩,我的本命也跟着一直换,这篇就继续被放着,就这么被放到了最后一篇。

【忍痛割舍的原因】:这篇脑洞放了将近四年,几乎是我待了多久,这篇脑洞就陪了我多久,这四年来不断的,加入跟圈子里的朋友聊天或自己忽然想到梗。虽然其中多次因为圈子冷、受挫、写文压力、身心疾病、三次元问题出坑,表面上最后都随便找理由回来,事实上是舍不得这个脑洞,想认真写它,但因为太重视,每次都放在最后。直到这次是真的撑不住了。只好把它放脑洞整理的最后一篇,很可惜我不能以正式文章的方式对其进行创作,但最少还是把这篇整理出来,我对这个圈才真的没有遗憾。

【后记或其他注解】:

这个脑洞刚出生的时候是在非凡复仇者第一期汉化且第二期还没出,那时候不清楚刚重置过的V4全新全异宇宙贱贱是否还是跟夏女王结婚(先前死侍V3漫画有暗示他们可能会在重置刊后取消这个设定),于是本脑洞默认背景是没有结婚。而四年过去了,能随漫画改正的设定就改正,一些无法处理的就继续留着,贱贱的婚姻问题就是其中之一,其他尽力符合(于是本脑洞设定贱贱单身)。

 本脑洞时间线关系各自引用,背景以《非凡复仇者》前期为主(如贱贱为主要资助复仇者的资金来源、美队刚开始是老年状态、小虫因为不想跟贱贱同队于是气愤退队)、虫贱刊前期部分设定(小虫为帕克工业总裁、贱贱不知道他的真实身分,只知道他在帕克工业打工,由于是漫画前期设定所以初始感情不怎么样)、死侍佣兵团(前期设定,贱贱利用佣兵团一起出任务赚钱资助复仇者,后期虽也因为这事和整团决裂,但本脑洞不引用到这么远)、灭贱刊设定(合作救女神的始末两人还算熟识、灭霸能隔空利用黑蛇诅咒观察贱贱,再引用一些《死侍V1》设定如在贱贱垂死时出场把人复活)、《死侍vsX特攻队》(内贱两人因为这刊一起跳跃时空而不慎将命运交织)、《死侍与锁链:争分夺秒》(这刊漫画的时间线是在阿内加入非凡复仇者之前,所以结尾贱贱才会问他要不要加入复仇者,因此本脑洞的设定是贱贱已经跳跃时空救完阿内,知道两人的命运紧紧相连)、部分《死侍V4全新全异》和《卑鄙死侍》(除了美队是蛇队的设定,脑洞中内森看见纷争指使贱贱追杀自己的状况引用于此刊,时间在《非凡复仇者》之后)。以及最主要的,阿内渣而贱贱展现不时怀念与死心塌地的十年(五十期搭挡刊到复婚刊中间十年在各刊两人交集的状况,如贱贱跟火箭浣熊的刊、锁链V2、弥塞亚事件、死侍V3…等),大部分阿内都渣渣的且说话很狠,贱贱依然死心塌地生死相随(而且弥赛亚事件还真的为阿内死了…),出了搭档刊五十期大概都是这个样子,似乎是阿内的编辑认为最好给他维持直男形象,贱贱怎么样无所谓(?),或者是想走断背山剧情路线,典型渣攻贱受模式。



【故事大纲】:

 

 韦德知道自己活在漫画中,事实上他还能靠着合约和生活遭遇判断自己的漫画销量。对于不同版本的形象和不同版本的悲惨故事,他有时会跳出来向读者笑说:「你们自己挑一个喜欢的吧!」

 有时候读者期待闹剧,他便在自己的主场胡乱捣乱,捉弄其他超级英雄;有时候读者想看喜剧,他便在圆满完结的事件中说些剧中人物听不懂,却使观众会心一笑的笑话;有时候读者喜欢悲剧,他也只能无能为力的让事情在眼前发生,试着不要在事件结束前自杀或随便朝周围开枪(这对他来说是喜剧的段落);有时候编剧想尝试惨剧,他也只能让那套血红色帅气制服下、血肉之躯胸膛里,多几道刺心刻骨,却又掩藏甚深的创伤。

 而这次主题似乎是英雄组队,外头的世界比往常更混换无序,众人不能没有向往的英雄作为精神支柱,而「众人」也包括韦德自己。看着好不容易因自己资助而重新组建的复仇者联盟,他想,他这次一定得尽力而为,就像过去内森跟他搭档时说的那样,他能做更好的事,他也因此深信着。

 在过去那个所有人都看不起他、厌烦他、认为他只是个邋遢无良的雇佣兵的时候,只有内森愿意接纳、引导他、带他走向更好的路。韦德总喜欢提起那段值得一再回忆的精彩过往,内森是在他那最惨的日子里,最好的陪伴。他非常愿意他们的组队能继续,如果他能给自己的戏做选择的话。

可惜最后因合约问题*他们无法时常组队,结束合作后内森也不怎么待见他,只有在需要他帮忙时现身,随后又消失无踪,径自跳跃时空。韦德常会反省,不知道当初自己是怎么搞砸的,或许从他在岛上合作后期背叛内森开始,即使他费尽心思,甚至不惜牺牲性命,也无法挽回这段关系。

 而这出英雄组队剧似乎满足了他再度与内森合作的愿望,内森因时空跳跃仪器故障不得不留在现世,并加入了由他资助的复仇者,这可把韦德高兴坏了,到处炫耀这是他最骄傲的搭挡,逢人科普内森的设定跟能力,并私下跟内森说:「嘿,即使我们两个以后不当复仇者了,我还是会负责你的医疗保险*!」

 「我有钱,能自己负担。」内森显然没什么兴趣,他早就对韦德过于热情的示好和算得上逾矩的亲昵显得不耐烦。他很早就知道韦德喜欢自己,这点对方也从没有要隐瞒的意思,但喜欢过他的男男女女太多了,实在没必要每个都回应。

 韦德半真半假的表现难过:「内特你真冷漠,想当年我们也是人人称羡的一对…好搭档。唔,心碎成渣渣了…」

 内森脱口而出:「这件事在岛上你暗算我之后就算完了。」韦德听着一愕,一时无言以对,内森自觉把话说重了,回想在那之后韦德也确实帮自己许多忙,当下想向对方道歉,却又不知道以什么名目。

 正这么两相沉默着,队上忽然有人要找韦德,韦德这才回过神来,说:「好吧,我很抱歉,对于以前的所有事,有机会再认真向你赔罪!我先去看有什么事需要我…」内森应了一声,在韦德话还没说完前先一步转身离去。

 

 或许他俩之间真的有命运交织这件事,内森头痛的想,不只是以前种种事件与巧合,即使他刻意跳跃时空避开韦德,他们总会因某种原因意外巧遇,而韦德仍会为了帮助自己不遗余力甚至牺牲性命,就像他上回为了保护养女霍普跳跃到一千年后,还能意外遇见靠着自愈因子活一千多年的韦德,而他最后也因为保护自己和霍普身亡。

 这个猜测不久后在史传奇那得到肯定的答案,史蒂夫正好有事要请史传奇帮忙,带着队上一部分成员前去拜访,史传奇为了不让随行的人无聊,开放某个能让他们一窥宇宙轨迹的神奇魔法室,有限度的让他们找可能有兴趣的书籍或道具。

 「内特你看!」韦德不知道从哪里翻来一本外型厚重精致的书籍,依照特定页数打开来直接在书面上投射出半透明蓝光的三维投影,韦德调出自己与内森的资料,两人资料中间竟瞬间连起许多丝线,依照人生轨迹逐一牵连,每条线细如蚕丝,但汇聚在一起竟粗如麻绳,复杂且环环相扣。

 内森皱眉问:「这是什么?」

 「这个是『命运交织线』!看来我们的命运真的紧紧相连了!」韦德兴奋的左看右看,试图看出每条丝线代表的事件。

 「…?」内森的目光被部分放在未来的丝线吸引,就这么恍神之际,眼前闪过不曾经历过的画面,画面中韦德受命追杀自己,还拆下自己的机械手臂装在他身上*。

 「借我看一下。」内森从韦德手中接过书籍,发现那条丝线连结的时间就在不久之后,他又挑选几条未来状况观察,却看到韦德接受了纷争的帮忙,并且依纷争指示杀了艾琳还有年老将死的自己,除此之外未来还有许多关于韦德的负面事件,有时自己与周围的人会受牵连,甚至身亡。

虽然出现的仅只是画面,并不了解前因后果,但光看这些内森就不免神情阴暗,连带对眼前韦德说话的语气也不怎么友善:「你没看见那些画面?」

 「看见什么画面?」韦德奇问,但他仍是以眼前所见事物提出正向判断:「我只看见这一捆漂亮的丝线!我想我知道这代表什么,锁链与死侍再度组队出击,重现昔日搭档刊的辉煌!」

 「人要向前看。」显然韦德没任何关于窥探时空的特殊能力,内森急忙一页页翻阅此书。

 韦德好奇问:「你在找什么呢?如果是开启『个人命运书』的方法,只要翻到…」

 「我在找斩断这些丝线的方法。」此言一出韦德瞬间噤声,神情难掩失望,内森勉强缓和语气说:「你别在意,我只是…未来有很多事情我不希望它发生。」

 「好吧,我想也是,那么多条线不可能总是好事…」韦德勉强微笑,转过身说:「那我去找到这本书的地方看看,说不定有能帮得上忙的线索!」说着跑回书架前。

 另一边史蒂夫藉由史传奇的帮助恢复年轻健壮,复原后说:「其实我今天来还想请你帮我解一个机会更渺茫的问题…能不能藉用你的能力提示我把蜘蛛侠找回来的方法?」

 回去后史蒂夫依照史传奇给的意见把彼得约出来,并带他逛当前的复仇者大厦与介绍成员,最后似是有意又似无意的刻意停在韦德跟内森附近,解释:「我知道你当初选择离开跟威尔逊总是胡乱执行任务有关,但我们现在的运作需要资金,而资金大半是由他提供的。」

 「如果只是这样你大可不用留他。」彼得叹气:「队长,如果是钱的问题你可以跟我说,我现在可以负担得起…可能…呃…三分之一吧…」想起托尼过去承受的巨大压力,想到后来他也不敢把话说满。

 「不用,让他来吧,他希望获得这份荣誉。而且如果需要,他还能执行一些不太适合复仇者的任务。」史蒂夫拍拍彼得的肩膀:「孩子,英雄有英雄该做的事,而憧憬英雄身份的人也有他们需要付出的东西,当然最后并非每个人都能成为英雄,但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容忍这样半吊子的人存在。」

 「这是你宁可留他的原因?」

 「暂时是,幸运的是,这段期间有人能管住他了。」史蒂夫说着引导彼得看向一脸不耐的内森:「他的存在能让威尔逊安份不少。」

 彼得观察了一会儿,知道史蒂夫所言非虚,叹气说:「好吧,你做这种牺牲也很辛苦了,而我也确实很怀念你喊的『复仇者集结!』,我想会为了这个有空回来看需不需要帮手…」当天离开前答应归队,并很快被得知消息的强尼拖去庆祝。

 

 韦德听闻彼得归队也很开心,拉着他四处逛,还给他准备了一间蜘蛛侠主题房间,里头全是蜘蛛侠的周边。彼得耐住性子陪他乱逛,到房间里环顾四周后说:「这种感觉真诡异…不过随你怎么摆,反正我是不会住进来的。」

 韦德奇问:「嘿,为什么?这可是我辛苦搜集的!我在史蒂夫房里也塞满他的周边,他也没说什么!」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那种被满屋子自己盯着看还能睡着的人,反正我不是,我还没自恋到这样。」彼得走近柜子前,看见架上的东西问:「为什么这里面会有保丽龙胶?」

 「喔喔那个,我示范给你看!」韦德上前除下自己的手套,拿保丽龙胶涂在手掌心,双手搓掌静置三秒后分开,两掌中瞬间牵连大量丝状干胶:「看!蛛丝!」

 彼得挑眉:「这东西还能这么玩?嗯?旁边那是什么…是你被粘起的皮肤吗?!」

 「没错!玩这个总要有点牺牲,就像炼金术,等价交换嘛!」随后又拿起架上周边,向彼得一一介绍起来。

 彼得忍住脾气跟韦德聊下去,结果竟意外发现对方其实是个挺有趣的人,聊到后来算是放下误会跟他成为好朋友,彼得顺势问起了内森的事,他实在好奇两人是什么关系居然能管住像韦德这么胡来的家伙,而韦德完全不隐瞒,肉麻兮兮的说了一堆夸张的形容词。

 彼得惊讶得出结论:「他是你的暗恋对象!?」

 韦德回答:「当然不是!才不只有暗恋那么简单,他是我唯一付出生命爱恋的男人,同时也是我的救赎、人生轨迹唯一的响导、是我心里独一无二,风度翩翩的变种人王子(?)。」

 「哈???」彼得惊讶说:「没想到你这么肉麻,跟你比起来我都不算会说话了。」

 韦德接着又解释自从离开岛上(普罗维斯登)后他们的关系就开始崩坏:「我也知道他会跳跃时空躲我,所以除非必要我也不会主动找他…虽然我对『必要』的定义似乎跟别人很不同,有时候晚上睡不着我也会觉得问题严重…而且我总会忍不住想,如果内特还有什么事需要帮忙而他又是一人闷头扛着呢?如果又有生命危险我却刚好不在身边呢?万一又有资料要我去调查顺便拉坐在副驾驶座的记者下桥*呢?」

 彼得拍肩安慰:「哥们,我觉得你真的想太多了,你看他开挂似的…慢着,拉记者下桥?原来你那次是为了帮他调查事情!你个%_&√这下谜团全解开了!」

 彼得想起史蒂夫说的话,暗想既要帮忙让韦德留在队上,但最好又别让他做太多「英雄事迹」,往其他地方消耗脑力精力总是好的,于是答应在追内森这方面助他一臂之力,说:「如果是感情事需要帮忙可以找我,无论是出主意或直接出力,想聊聊感情进度也行!对于有八卦可听…咳我是说有纽约市民需要人生方向上的协助我一向是义不容辞!」

 韦德窝心的回答:「谢谢,小蜘蛛,你人真好!老实说表面上我虽然一直把你当哥们,但在心里你早就是我的超凡好姊妹了!(?)」

 「别自己乱创词汇!」

 

 自那日在史传奇家中看到未来片段,内森日益不安,苦无时空跳跃器一探究竟,为了避免未来成真,内森决定暂时远离韦德,首先主动接下需要到远方调查加抢夺重要物品的任务(那同时也是修复自己时空跳跃器的关键道具),在韦德知道前低调出发,也不向其他队友道别。

 不久后韦德仍然知道了内森独自出任务的目的与地点,但这回内森躲他的目的实在过于明显,所以即使记挂着内森独自执行任务,但也相信内森完全有能力独自完成,自己就留在这里带佣兵团出去打工赚钱养这队复仇者*,努力达成既能维持复仇者运作又能分给佣兵团不算太惨淡的薪水的目标,后者都快因薪资的问题自立门户了。

 但他和彼得闲聊起此事时,却被对方一巴掌打醒(彼得将力量控制得刚好能打醒对方,又不会造成社会版头条惨案)。

 「对方独自出任务时贴心帮忙,这是多好的机会啊!资金问题先解决复仇者这一块就好,趁着锁链的任务还没结束,是男人就要主动前往,勇敢追爱!」

 「听上去好热血啊若头(?)!」韦德吃疼的捂着伤处,不确定的问:「但你真的认为私自跑去帮他的忙是好事吗?我的佣兵感应告诉我别自找麻烦…」

 彼得肯定的说:「一定是好事!忽略你那冒牌的佣兵感应提醒,正牌的(蜘蛛感应)在我这,所以相信我说的,快去陪他吧!带些用得上的…我不管是武器枪枝炸弹什么,你都这年纪了能自行判断…然后享受发生在这趟任务中的互动!」

 「你确定?」

 「是,我确定!」

 「你确定三千次?」

 「…对,我确定…三千次。」

 「唔…那好吧?既然你都这么确定了…」韦德回头收拾行李准备启程,并在确认运作资金没问题的状况下向史蒂夫请事假。

 待确定韦德会离开一长段时间后,彼得才默默拿起手机:「呼…这下终于有充足的时间可以赶在下个季度开始前安排集中的会议和发表会了…」

 

 「嗨,内特!真巧又见面了!我想一定是那什么命运交织的运作机制,那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对吧?我连出来散个步都能遇到你!」

 「……」内森无语看着韦德这一身明显是刻意扛来的大小包行李,其中不乏多件衣物和精良武器,内森本想直接拒绝组队,但想当时预知未来的时间没那么快来临,二来他确实有些调查卡关,有韦德帮忙可能会有所突破,所以并不拒绝韦德「巧遇」组队的提议。

 

 随着任务调查的进行与突破,内森对韦德的态度越发诡异,倒不是像防贼或怀疑他是内奸,而是好得不怎么自然,例如开始应和他回忆往日搭挡的日子,还有在大庭广众秀恩爱、说着感谢韦德付出的话,但私下相处时却又面有难色,似乎也不愿意跟韦德有更进一步的亲密接触,就连开玩笑似的亲吻都不愿意,他说情话时也是闭着眼,最接近亲密的举动是勉强跟韦德靠着额头,或背后拥抱着,韦德对此还开玩笑的说「断背山经典场景对*吧?」

 内森只淡淡应声:「嗯…先安静一会…」似乎是不愿意听到韦德得声音,但韦德也不往心里去,安静让他抱着。

 即使这样的诡异举动不胜枚举,但沉浸在恋爱甜蜜中的韦德仍丝毫未觉,过得非常快乐并定时感谢奥丁(?),在手机群组「红组姐妹会(夜魔侠保留席)」里激动的跟彼得汇报巨细靡遗的恋爱状况,直呼:「蜘蛛感应万岁!」彼得表示自己很为他高兴,连声鼓励韦德跟内森更进一步发展。因此韦德几乎是在内森还没暗示的那么明显时就答应确立交往关系。

 「……」内森叹气:「你就不会再多考虑几天?」

 「为什么?」韦德笑说:「不管我考虑多久答案都会是『是』!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花时间多想?」

 

 这次的目标隐藏在暗处,而且背后一定有很厉害的角色,否则不会藏得那么不着痕迹。内森隐约有点不安,待在这个时空莫名被限制了不少能力,除了跳跃时空、读心能力消失,就连念能力都没那么收放自如,有时不得不想出高风险的应对方法,即使是在无力面对风险的状况下。

 内森依好不容易调查到的线索推断,目标应该是有备而来,知道当前复仇者全员的弱点与对付方法,唯独不确定先前跳跃时空的自己,因此不敢轻举妄动。但如果自己跟韦德假装在一起,一来依照之前他们的搭档状况这事不会让对方起疑,二来韦德将会是个很好的突破口,在他们看来韦德的弱点也就变成自己的弱点,只要他俩演得够真实,目标将会更敢现身攻击韦德,也就更有机会暴露行踪。

 至于他们掌握对付所有人的方法当中是否包括针对韦德的自愈因子,内森不敢确定,在牺牲韦德的问题上他曾有一刻闪过:「如果他因此而死,说不定未来就不会发生…」的想法,不过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韦德毕竟对自己用处不小,而对于阻止未来惨剧的方法还是走自己想出的老计画—先尝试远离对方到时间经过。在这之前内森继续瞒住韦德,以免对方演技太差演不了假恋爱。

 

 

 两人正式交往不久,韦德为庆祝交往满五天决定送个「定情信物」给内森,于是他打开自己带来的武器袋、武器箱,里头不少是他特别为这次任务准备的,具有经典价值的武器弹药。

 他从里头挑出了个特别的铁盒,里头放着一颗精致的小型炸弹,还要进行多项拆装并完全上锁才能启动,一般带在身上并不会引爆。

 韦德甜蜜的说:「这可是我这最珍贵的炸弹!当然定情信物的价值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但即使用金钱衡量这颗炸弹也经得起考验且绝不会让你失望!就跟我对你的感情一样!」

 内森心想:「拿这种东西当定情信物?真不想要…」但看韦德一脸真诚,为了取信于对方只好勉为其难收下。

 「我也听说过送头发的,因为其他地方得不到,但连我自己也拿不到~」韦德笑着说,其实心底想的是佣兵界的一句行话:「当一个雇佣兵把他最好的武器交给你时,他就把心放在你身上了*。」但他并没有对内森明讲,光是内森收下信物这件事就足以让他高兴好几天。

 

 调查又进行了一个礼拜,案情陷入胶着,虽然没少跟韦德在外头秀恩爱,但回到临时居所时又总是一副头痛疲惫的模样。韦德见此十分心疼,由于内森对自己保密在任务上又帮不上忙,只好想:「假如我现在因为工作上的压力很大,又正好有同居的另一半,我会希望对方用什么方法来帮我纾解压力呢?假如是X-art.com网站上的女优们会做什么呢?」

 于是韦德在参考部分「网路影片」和爬了几篇论坛夫妻版的文章后出外买了一套粉红深V蕾丝性感睡衣,然而穿上后毫无网站说明的效果,但韦德知道这怪不了别人,镜中的问题多出在自己裸露的皮肤上。

 不同于平时将肌肤包得严实,破烂的表面使周围温度分外冷凉,平时刻意忽略的疼痛感此刻却特别清晰,半腐烂的人体机制靠着毒瘤癌症扩散与无限增生的自愈因子在危险平衡下勉强运作着,而这些都不是能掩盖在表皮底下的惨况,甚至他在这间房间站得久了,空气中也隐约弥漫着一股腐臭味。

 有着这样的身体状态,即使是这套网上一致好评,昂贵精致剪裁得宜的粉色蕾丝睡衣,穿在他身上也像是扔进垃圾场一般,被流出的臭水浸湿,染满不明的红黄污渍,简直与垃圾无异。

 「哈哈…这一切已经丑到我对自己的滤镜都没效了…」韦德说着些自嘲的笑话:「内特怎么会愿意跟我交往呢?现在想想他过去的行为合理多了…」说着深深一叹,丧气的离开镜子前,打算等被自己惊吓的情绪逐渐平稳,再回来看能不能接受。

 大约在镜子前往返一个下午,韦德才终于勉强接受这个类似性侵杀人事件腐尸复活的场面,仔细想想,或许是一部好的B级片题材。

 「连我都觉得有点勉强了,就是不知道内特有没有办法接受这种特殊主题…」韦德再度陷入纠结,这会不是他说自己能接受别人就能接受的事。

 「嘿,我在想什么?我还有个好的恋爱咨询师!就算我不相信他的恋爱成功经历,至少也该相信他的蜘蛛感应!」韦德当即拿出手机,把烦恼和事情始末加上诸多表情符号混乱的在群组里说了。

 接着差不多等到下班时间,彼得才回复:「放心,你们正在交往,那代表他愿意接受你的一切,我相信这点问题他不会介意的。」

 韦德:「哇哦真高兴听到你这么说!也许真像你说的那样…」韦德边回讯息边起身散步到镜子前,但在瞥到镜子里的画面又很快缩了回来,在群组里写:「好吧,我又不确定了,也许我真该放弃这个想法,跟他一起喝个啤酒看球赛说不定都比较有舒压效果…」

 差不多隔了一个多小时彼得才再次回复:「别想那么多,无论面对着怎么样的未知状况尽管向前冲就对了!顺便说,你不用传照片给我,我对你的信心不能帮助任何事,你得对自己有信心!」

 「谢了姐妹!你说这话特别有英雄范!」韦德随后补上:「哈哈,瞧我在说什么呢,你本来就是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