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火葬场】威胁(纷争x死侍、锁链x死侍三角) 下篇

【脑洞火葬场】威胁(纷争x死侍、锁链x死侍三角) 下篇

大师兄救命


 事发当天纷争正跟那位自己颇有兴趣的网友逛漫展,虽然两人处得还行但最后仍因为不及韦德有趣而被纷争定位在「说话比较暧昧的普通朋友」,道别回到家后天色已暗,洗个澡看个动漫剧场版配个冷冻食品也差不多到睡前时间了。

 他犹豫着到底要不要看韦德那里的状况,自从这回韦德回去后他越发觉得看那两个人的同居日常很让人无聊,尤其上回他回放还看到那场浴室play,心里只觉得难受,在那之后他连回放都不怎么看了。

 但今天他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就是非常、尤其、特别的「不想」看监视影片,这反而让他觉得奇怪,再三纠结下,还是决定快转看看发生什么事。

 于是当他看到韦德被强暴时简直惊得说不出话来,虽然画面被打翻后并未直接对着两人,但他仍能从声音来判断这件事的激烈程度,那些刺耳的滋润声和令他心疼的挣扎与韦德透着哭腔的呻吟,几乎要把他气疯了,他愤怒的把动漫周边扫下,电脑砸毁两台,懊悔的想自己怎么会因为这些玩物丧志的东西忽略韦德的安危,当下退出网上的群组与卸载手机游戏跟通讯软件,传简讯关心韦德的状况,奈何那晚韦德因身心俱疲昏睡到隔天下午,根本没接到纷争的电话或简讯。

 纷争那晚整夜没睡盯着摄影机,隔天早上是内森先睡醒,纷争眼睁睁看着画面中内森一一找出所有摄影机镜头并关闭,直到画面完全断连。

此后三天纷争传给韦德的讯息完全没回复,又不知道房子内现在的状况,纷争急得到处乱绕,满脑子胡思乱想。如果连强暴这种事都做得出来,韦德这三天内会不会被监禁成为性奴隶,或者强制接受对方发泄欲望的各种方式?接着又开始思考这是真实可能发生的事,还是自己里番看太多了?

在煎熬中焦虑的纠结三天,纷争决定冒着撞见内森的危险直接前往两人的住所,耐心的等到内森待在工作间,韦德独自在房里待着,才从窗乎闯进房,上前一把抱住韦德。

 「哇?!」韦德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纷争先掩住韦德的嘴,示意韦德不要出声。

 待韦德安静后,很快的掀衣检查韦德状况,没发现任何多余伤痕或绑缚痕迹(?)后,终于松了口气,紧拥韦德:「没什么事就好…」

 韦德困惑的被他搂着,完全不知道纷争冒险闯入安全屋有什么打算。

 纷争看出韦德的疑惑,小声说:「这里的摄影机全都断连了,详细去我那再谈,等等出门前先朝工作室喊说你想出去散心几天,接着马上出门,我先到门口等你…」说完又从窗户飘出去。

 见纷争没有生气的意思,韦德依言照做,走到门口后纷争立刻上前牵着他快步行走,并说:「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一定会跟上来。」

 韦德应和:「以我对他的了解也是。」

 在走到差不多二十公尺之外后,纷争说:「趁现在快走!」说着搂过韦德腰际,直接用念力飞上天空,加速逃离现场。

 

 回到纷争那后纷争给韦德解释了摄影机断连,自己联络他又得不到回应,心急如焚的状况下才会冒险直接到他们的安全屋找他。韦德见纷争并未怪罪自己,终于松了一口气,拿起手机看纷争传的全是关心自己安危的讯息,情绪剧烈波动之下,主动吻上纷争,说:「这次事件全是你引起的,你最好补偿我的精神损失!」接着理所当然滚到床上去。

 事后两人躺在床上休息,韦德看向床另一边的动漫等身抱枕,开玩笑说:「你是打算左拥右抱吗?给你个选择,要抱我,还是抱你『老婆』?」

「抱你!当然抱你!」纷争用念力把抱枕塞入衣柜中,紧紧抱着韦德说:「她们都是小三,你才是正宫!过几天我把这些杂物能卖的卖能送的送,这些东西让我没能即时阻止事情的发生,我到现在都觉得懊悔…」

 韦德听了心中泛起些微感动(毕竟这是由一个中深度动漫成瘾的人口中说出来的),但随后开玩笑似的转移话题:「说到小三,我倒觉得跟你比较像是婚外情。你瞧,我跟内特住在一起,跟你却得偷偷摸摸的到外面的房子…」

 见纷争因吃味而脸色凝重,韦德趁机提出,他觉得这种要去诱惑自己哥们的任务烂透了,只要纷争同意,然后答应他永远不伤害内森,他们大可当作没发生这件事,两人从基本的约会开始。

 纷争认真的考虑一下,但很快拒绝了。他解释,内森存在本身就是他的恶梦,因为内森的存在让自己觉得随时会被取代,就算这次不杀他,未来也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

 韦德气愤回答:「你也不懂我跟内森的关系,我是不可能让你杀我哥们的!」

 两人在言语上起了口角,纷争最后决定在其中一方妥协前暂时让任务继续,又补充:「为了你的安全,那些什么自渎禁令就算了吧,你也不用禁止他在外面找,就像最初那样。」

 韦德挑眉问:「所以一切回到原点?」

 纷争:「是,一切回到原点…当然,你也能让主动诱惑的力度不那么强,怎么说,表面能交差就好…」

 「为什么不呢?这不就是我的任务内容吗?作为一位称职的雇佣兵,我会完美达成我的任务的~」韦德不满的说些酸言酸语,随后起身着衣径自回跟跟内森的安全屋,到家后,才后知后觉的想起:「糟糕!回来的太急,好像忘记喝药!一个月期限剩下几天而已,我该给内特什么理由让我独自出门?」

 此后韦德虽然不像之前那几天神经兮兮,却因为没喝药的事有些心神不宁,内森对此感到抱歉与无奈,一直没主动跟韦德有什么互动,直到仪器修好后才对韦德说:「我对发生的事很抱歉,跳跃时空的仪器已经修好了,如果你真的不想再见到我,我可以马上跳跃离开…」

 「等等,什么?」韦德这才拉回心神,忙安抚:「嘿,我没有说不想见到你!我爱你亲爱的,拜托别走,留下来我们好好谈谈好吗?」鉴于纷争还没放弃杀内森的打算,韦德可不想在他跟纷争刚闹僵的时候任务失败。

 但内森表现得似乎随时可能离开,普通对话逐渐升级为争执,韦德趁隙抢到时空仪器,并准备要摔烂它,说了一些随机想到的奇怪理由:「这是为了《黄金女郎》的正常拍摄!这是为了毕亚瑟获得黄金时段艾美奖*!我不能让你到过去改变那些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东西!」

 内森劝说:「韦德,别这么做!那个仪器里有这个时空无法复原的科技,冷静下来…你还好吗?是不是脑伤又复发了?」

 「我必须这么做,为了让你别老是跳跃那什么该死的时空!」韦德说完就带着仪器跑到房间里狂砸(中途闪躲过几次念力袭击),内森追上后用念力拍开韦德,混乱中韦德受了一些伤。

 内森忙将砸烂的仪器碎片重新搜集,无暇去管受伤的韦德。韦德也担心内森会发现自己还存在着缓慢的自愈因子,佯做气愤的说自己要「回娘家」(说是自己的秘密安全屋,不是共用的),见内森仍无心在自己的去向,随手抓些随身用品就离开,快速跑回纷争那,顺便喝药。

 

 韦德到纷争家后,看见纷争似乎对着电视很生气的样子(看见韦德受伤,以及内森把时空仪器看得比韦德重要),但转头看自己时眼神又很温柔。

 「真是个捉摸不定的家伙…」韦德心想,对纷争说:「门没锁我就直接进来了,上回我来这忘了喝药,一个月期限就快到了,所以…」韦德说话的同时纷争起身上前,一如既往的给韦德解衣服,正当韦德想是不是又要发生什么,纷争却用念力递来一些药剂,小心给韦德受伤的地方上药。

   正当韦德呆楞着看着这一切,纷争解释:「虽然你还是有自愈因子,但细菌感染会让你痛苦一阵子…」

 「真的?哇喔…我好像很久没涂过药了…」韦德有些不知所措的环顾四周,发觉房子里干净简洁的多,问:「你的那些周边呢?收起来了?」

 纷争微笑说:「就像我上次跟你说的,能卖的卖能送的送,最近我又开始写剧本了,写的时候总能让我想起你。」

 「唔…」

 纷争给韦德涂好药,检查是否还有遗漏,接着说:「其实我在想,也许我们有时间能带着埃丽一起出游,你也很久没有见她了…」纷争话未说完韦德手机响起,上头来电显示是内森,韦德犹豫的看向纷争,纷争轻声一叹,放手让他接电话,自己退了两步。

 韦德接起电话,内森在另一头道歉,让韦德回不回去都没关系,但如果愿意回去,自己有些话要先向韦德明说。

 「我也是太激动了,让我好好想想…」韦德说完挂掉电话,将内森的话转述给纷争,并问:「下一步呢?要我回去继续执行任务,还是留下来跟你讨论出游的事?就像我上次说的,我们可以从基本的约会开始…」

 纷争低头思考半晌,最后勉强挤出微笑:「既然恢复好了就回去吧…」说着拿出保持韦德容貌的药剂:「记得喝药,下个月再见?」

 「…好。」韦德神情略有些失望,举起药剂一口饮尽,提着甚至还没打开的行囊照原路回去。

 纷争目送韦德离开后深深叹气,暗想自己当初怎么会提出这种任务内容,简直自作自受。

 

 韦德回去后和内森和平的坐下来讨论,内森说他虽然很珍惜跟韦德的感情,以及这种同生共死的联结,但毫无悬念的自己必须以大局为重,他最后还是会在时间线需要修正的时候跳跃离开,不可能永远待在同一个地方。

 韦德心里并未觉得意外,他所知道的内森一直都是这样子,总得做出对的抉择,包括该割舍的感情。

 「你就是这么样一个充满救世精神的男人,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喜欢你!帅呆了~」韦德说完主动抱向内森,内森满怀歉意的回拥。

 韦德这时忽然在内森耳畔说:「嘿,内特,我知道这时候说这个有点突兀,但你知道只要我能,我也愿意不顾一切保证你的安全…」

内森想起过去几个跳跃时空的场景,心中甜蜜:「是,我知道。」

韦德紧拥他,说:「谢谢你能明白这件事,只要再撑一阵子,我能感觉到,再撑一阵子就行了…」心中默念:「再撑一阵子,你那心理不平衡的双胞胎弟弟也许就愿意放过你了。」

「嗯…」内森觉得韦德又开始胡言乱语,关心问:「你真的不需要我帮你检查脑伤吗?」

 内森虽然看不到韦德的神情,从摄影机的角度却能看见韦德寂寞的表情,纷争觉得心里有点抽疼。

 「唉…就说别在我面前表现得太明显了…」

 

 

 此后内森为了修好跳跃时空仪器常常需要出远门找寻材料或可能来自未来的科技,一个月在安全屋里待不到几天。韦德则总是在内森出门前朝内森的脸颊亲两下,说自己会在家等他回来,让他多注意安全。而在确定内森离开后,回到纷争那住下,内森有回来的迹象才赶着跑回家。

 日子就这么过了大半年,纷争跟韦德在这段期间也常带着埃丽出游,就算韦德回跟内森的安全屋,纷争也会传讯息问韦德想买什么,或想去哪玩,讨论接下来的计画。

 对于纷争的剧本,他们仍然会玩些性感的扮演游戏,但纷争总说在参考了那么多电视电影动漫后,觉得有爱的剧情比较吸引人,也许他们能在日常互动中培养「爱」这种感情。

 韦德:「哇喔,那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

 纷争笑说:「反正我没其他事,可以在这里待上很久。」

 也许是纷争的「剧本」奏效,两人越来越有恋爱的感觉,也因为内森长时间不在,他们似乎都习惯了悬而未决的「是否仍要杀内森」问题存在,照样约会同居,并且有默契的不去触碰这个问题。

 

 这期间纷争试着做早餐给韦德吃,手艺挺不错,还神秘兮兮的说这是「独门秘方」。

 韦德听到关键字后表现出一副中春药的反应,心动且兴奋,还问:「你是不是放了不该放的东西?」

 纷争一脸坦诚:「没有,这只是普通的早餐。」

 韦德奇问:「一点会让人欲火焚身的材料都没有?或者是这里的装饰?弥漫在空气中的药?」

 纷争耸肩:「这里除了我跟你之外没有东西会让人欲火焚身,如果你想做些什么的话待会再说,但我建议先吃早餐,趁热吃最美味。」

 韦德一脸奇怪:「…好吧?」

 此后纷争常下厨。

 

 这样甜蜜的生活一直持续了半年,某天韦德在纷争家看电视的时候,纷争(下厨中)其中一台手机一直响起通讯讯息的提示音,频繁到韦德都没办法好好看电视了,于是拿起来看能不能关静音,却被那暧昧到任谁都会觉得可疑的称呼吸引目光,鬼使神差的打开手机翻阅内容(纷争因为怕麻烦以及觉得没什么可隐藏的事没设手机锁),发现是纷争见网友那段时间感到兴趣的对象。

韦德自认并不是会偷看别人手机或胡乱吃醋的人,但这些对话实在太过暧昧,他忍不住点开纷争与对方的互动纪录与认识时间,发觉当初自己遭强暴、纷争没在看的那时候,都跟他一起出去约会来着,此后自己跟纷争相处间的浪漫举动建议,还有纷争所说的「独门秘方」都是对方传给他的食谱,韦德瞬间大感醋意:「什么叫『好不好吃再跟我说?我能为你改良它~♥』,难道我是实验品吗?天杀的我最讨厌当实验品!」

纷争端菜时撞见韦德阴郁的表情,知道始末后解释:「只是过去偶然认识的网友,他说话总是这样,我们什么也没发生…」并坦诚说起跟对方的认识经过。

韦德完全听不进纷争的解释,拿着手机边看边说:「什么叫感觉他有点像我?我对普通朋友说话这么暧昧了吗?我明明…呃…好吧,这点待讨论…所以他现在要传什么照片勾引你?裸照?」翻照片时发现对方的奖杯跟奖状:「他是棒球校队队长?居然来真的?你他妈…噢,你跟他还有一条BFF手环*?这算什么?欲盖弥彰?」韦德也无心看完,放下手机径自去柜子拿维持容貌的药剂(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他知道放哪),一次拿了两三瓶,说:「你不用因为客气留我下来,我还是回去以免打扰你对着他的照片跟奖杯打手枪,四个月后见!」说完拿些随身物品回安全屋了。

 

 韦德回安全屋后仍然生着闷气,不理会纷争的解释,而这段时间内森刚好回来,纷争没办法贸然冲过来找他,韦德越想越闷,甚至连内森不用读心就感觉到空气中的低气压。暗想可能是自己出去太久,总是冷落韦德,对方会生气也是理所当然,于是买了百老汇的票,约韦德去看音乐剧*。

 韦德高兴的接受,还故意穿上跟纷争玩角色扮演时对方最喜欢自己穿的一件暗红色西装,那是特别为了他量身定做的服饰,剪裁合身,衬得他俊美性感。

 观众席上,韦德无心看歌舞剧,满脑子思考着到底是他俩真有什么,还是只是自己反应太大乱吃醋?仔细想想如果这种程度的暧昧就足够让人把关系闹僵的话,过去自己可能也没少拆散别的爱侣…嗯哼,生命的循环啊(?)

 正当这么想,韦德的手机忽然传来信息的震动(剧场礼貌:进场时手机先关机或静音),眼见传讯者是「辣酱批发商」,也就是纷争的联络资料。韦德为了怕身旁内森起疑,借故回讯息跟厕所暂时离席,岂料刚出剧场侧门就被纷争拦截。

韦德一惊:「你知道我在这还传信息给我?不怕被坐我旁边的内森偷瞄到吗?」

纷争:「没事,我里面转贴辣酱特价讯息,就算你打开他看也不会起疑。」

 韦德挑眉:「是吗?那你找我出来做什么?没事的话让我回去,我一直很想看这出戏!」

 纷争:「真的?这剧背景在几零年代?」

 韦德:「唔…大概1920到1980之间…我想…」

纷争:「都不是,背景在19世纪末,好了,跟我来。」说着牵着韦德到残障厕所关起门。

 韦德抱怨:「嘿,无故占用残障厕所,太没有功德心了!」

 「反正戏还在演没有多少人会来。」纷争盯着韦德这身衣服说:「你真不该穿这套,回去后你们肯定会发生什么。」

 韦德故意笑说:「我相信他不会的,他不是那种用下半身思考的人~」

 「是吗?那可真奇怪…」纷争搂着韦德开始亲吻:「那我就不知道我这种冲动除了基因,会是源自于哪里了?」

简段截说,他们在厕所里搞到歌舞剧快中场休息才把衣服穿好。

 过程中纷争向韦德解释他和那个网友真的什么也没发生,其实自从韦德出事后他就减少跟对方的联系,除了最近问点恋爱意见,就只有托他靠关系弄到两张高级游轮最顶级房间的票,而这两张为期一周的游轮票是为他跟韦德准备的。

 纷争还说:「弄到票之后我有跟他说未来还是少联络,我男朋友吃醋。」

 韦德问:「所以你跟他分了?」

 纷争回答:「我们根本不算开始,他已经因为同时交三个男朋友焦头烂额,我跟他根本不是那种关系…」

 韦德听着忍不住窃笑,随后问:「那我该用什么理由跟你一起去?」

 「我也给普莱斯顿一家寄了同时段的游轮票,只是跟我们不同船,据我所知普莱斯顿确实在那段时间安排了特休,你回去只需要说你要跟埃丽一起出游,就算期间内森去普莱斯顿家『确认』,他也不会起疑的。」纷争低头吻住韦德,认真说:「为了这次出游我策划了非常久,你如果不答应我等等只能把这两张票当粉丝礼物送给舞台剧主演…」

 韦德被纷争佯做可怜的表情逗笑了,当即答应下来,心里有些期待。

 

 事后纷争留了「东西」再韦德体内,要他好好带着忍到回家,以免中途内森忽然伸出狼爪,而韦德意志力薄弱一下就答应了,有这东西能让韦德清醒知道绝对不能走到这步。

 韦德笑说:「你真的想太多了,内森不是那种人,他不需要别人告诉他他怎样做是对的,因为他知道!他就像石头一样坚韧*…」

 而当韦德被内森按在安全屋玄关时,韦德开始佩服纷争的先见之明,也确实因为后面的「东西」让韦德始终保持清醒,明确且不伤对方尊严的拒绝内森求欢,安然和平的又度过一天。

 

 过两天韦德真的和内森提起自己要跟女儿以及普莱斯顿一家去游轮旅行,那段时间内森原本有出去找时空跳跃仪器材料的计画,听到韦德打算陪女儿出游,竟然一反常态的提出想跟韦德一起去的想法(内森自己也有女儿,知道对女儿的重视,也许一起出游可以更拉近跟韦德的关系),韦德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纷争这时候传来讯息,拍游轮票(登船证)给韦德看,并要他直接打上面的电话去买票。

 韦德不确定的照纷争指示的回答:「那我问问能不能多买一张票?」说着打电话去问,还真的是游轮公司、真的是客服接待,而且真的买不到票。

 内森略感可惜的说:「那只好下次了…」

 韦德安慰的拍拍内森:「没关系,有机会我们再一起去…」

 纷争则看着监视画面骄傲的笑:「想太美了,如果用钱就买得到我还需要靠关系?」

 于是内森就照原订计画去找修复时空仪器的材料,韦德则依约跟纷争搭游轮出游。

 

 游轮的起讫点都在纽约港,这艘高级游轮人数较少,但设施非常丰富好玩,饮食美味多样,晚上甚至还有烟火秀。

 两人在游轮上玩了半个礼拜,终于在最高级房间附属的专属烟火秀看台上,纷争牵过韦德的手说:「真希望这艘船能这么开下去。」

 韦德看着烟火回应:「如果不用额外加钱的话,我也这么希望。」

 纷争笑出声,随后神情认真的说:「韦德,我知道我们这段时间都不怎么谈这个问题,但关于任务的结果,我想我有答案了…」韦德被他这段话拉回注意力,只听纷争继续说:「这一切的开头全是因为我想利用你杀内森,即使不杀他也不想让他好过,但后来发生了改变,你变得比整件事更重要,过去这段时间我们都感觉这项任务糟糕透了,但我迟迟不退让,除了我没那么容易放下对内森作为『本体』的嫉妒,我也担心一旦结束了这项任务,我跟你的联系可能就到此为止,而我不希望这件事发生,所以…我想请你最后做一项决定…」

 「什么决定?」韦德奇怪的看着纷争俯身去拿一个方形的手提箱,打开来看里面是纷争的时空跳跃器、一份文件、一个精美的小绒盒。

 纷争拿出文件跟一支笔,说:「那个小盒子装的是婚戒,这是结婚登记书,里面能填的我都填好了,只要你愿意填写你的部分,我就答应你永远不伤害内森,还把时空跳跃仪器送他,我们回去纽约后直接提出申请文件,从此后我跟你留在这个时空,过我们的生活…但如果你不愿意的话…」

 韦德惊喜得欢呼,还没等纷争说完就像怕对方后悔似的赶快把文件填完,将文件递给纷争拿过箱子说:「那这些就是我的了!时空仪器跟婚戒!」说着伸手抱住纷争:「你也是我的了!反正你的美国身分是假名,不如干脆跟我姓,我还想继续姓威尔逊~」

 纷争见此也开心的笑:「可以,就这么办吧~」

 「真的?太好了!」韦德又欢呼一声,上前捧着纷争的脸朝嘴狂吻,问:「我们还剩下几天回纽约?」

 纷争:「大概还有三天。」

 韦德又问:「那这艘船上的设施你玩得尽兴吗?」

 纷争:「该玩的都玩了,为什么这么问?」

 「希望你没有其他想玩的,因为剩下这三天你得做好跟我待在房间不出去的心理准备!」韦德说完再度吻上。

 

 

 韦德回跟内森的安全屋时,内森已经回家,正为下一趟时间较长的旅行做准备。而心情愉悦的韦德并不在乎,说话跟互动方式也恢复到之前的哥们状态,还说让内森完全不用为时空跳跃仪器烦恼,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

 但几天后内森仍然收拾好行囊,准备去一趟较远的地方,离开前向韦德支会一声,但韦德并没有像过去一样亲昵的靠上来说:「路上注意安全,我在家等你回来!」环着他的后颈并朝脸颊甜蜜的亲上两口。这回只是叮嘱路上小心别出意外的话,仍是待在房子里整理一些衣服跟随身用品,并不在意自己的去留。

 内森强压下这种对眼前氛围的不安感,自己也不想因为这种枝微末节的小事显得耿耿于怀,于是在心底告诉自己韦德不会就这样离自己而去,转身出门踏上自己的旅程。

 想当然耳,在他回家时看到韦德的物品全被清空,并且在客厅桌上找到一封带着包裹的离别信时心里有多错愕。

 信中写着:「亲爱的内特:我爱你,哥们,但不是杰克崔斯特对恩尼斯戴玛的那种爱(好吧,也许曾经有一点),我对你更像罗宾对蝙蝠侠*的那种(呃,可能也不尽然,那种关系真让人困惑是吧)…」整封信有二十页那么厚,但内森楞是没看懂韦德想表达的意思,不过找出几个关键字,整理出以下几项:

✽韦德这段时间跟自己在一起与纷争给予的任务有关

✽那项任务正式结束了

✽为了避免自己误会其实韦德对同性性行为这件事根本没恐惧

✽韦德希望跟自己分手并且短期内别去找他

✽包裹是留给自己的两个礼物,自己一定会喜欢


 内森拆开包裹,里头赫然是属于纷争的时空穿越仪器,上头粘一张卡片,是韦德手写的:「我告诉你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另一个是一把造型夸张的黑色玩具枪,看说明书上写有一百多种语言以及两种型态变化,似乎还有名字叫「主宰者」。韦德粘着的卡片上写着:「也许你会喜欢这个玩具,我把他留给你,希望你能玩得开心!(别急着否认,要感觉从基因深处产生的那种喜欢,更何况这把要价日币八万六)」

 内森:「……」

 

 内森回过神后先到韦德的安全屋找人,找不到后再打电话给对方,这时韦德正跟纷争蜜月旅行,恰巧在做些夜间活动,纷争看到韦德的手机来电显示内森,皱眉想:「还没放弃吗?」趁着韦德换姿势的时候说要替他挂电话,实际上是按了听筒静音跟麦克风扩音,结果就是这边听不到内森说话,内森那却能听到他们这发生什么。(为了报上回内森强暴韦德那次只让他听声音的仇)

 之后纷争特别来劲,故意说些羞耻的话或告白,并让韦德有所回应,就等内森什么时候会挂电话。

 纷争故意问韦德:「宝贝,记得你自己的身分吗?」

韦德依言回答:「我是公司里作假账盗用公司财产的会计的丈夫,被董事长抓来…」

纷争忙说:「我不是指剧本里写的,是你现在的真实身分,你现在是我的谁了?」

韦德挑眉,带着喘息问:「登记结婚的配偶?你是想问这个?我以为这句话在蜜月第一个礼拜你就玩腻了…」

 纷争满意的笑说:「怎么会腻?这句话我还要听一辈子…」

 

 内森听着脸色阴沈,暗想韦德可能被纷争精神控制(毕竟一千年后的未来有这件事的先例*),于是收拾武器装备找到纷争的位置,看着两人幸福的互动更笃定韦德是被精神控制,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闯入攻击纷争,纷争重伤濒死。

 韦德震惊看着这一切,他抱着垂死的纷争几乎慌了手脚,这时内森却说韦德是被精神控制,要韦德跟他回去。

 韦德这才颤声将事情始末用内森「听得懂」的方式解释一遍,并拿下自己身上挂着的防读心装置,让内森不信可以直接读心,内森不可置信的扫描完,才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韦德颤声说:「我过去所做的都是因为不希望你死,你是我一辈子的好伙计,什么时候你想回到这个时空一起喝酒聊天解闷我随时奉陪,但我真正想共度一生的人是…」

 「……」内森沉默许久,最后把手伸向韦德,问:「韦德,最后一次确认,你愿意跟我走吗?」

 韦德摇头拒绝:「抱歉内特,这次容许我不跟你执行任务了,以及很高兴,我选择不用杀你的任务。」内森只好转身离开,继续跳跃时空。

 

此后纷争陷入昏迷,韦德想尽办法保住他的性命跟四处找能救他的人帮忙,最后结局是纷争被治好后终于清醒,韦德激动的喊他的名字,纷争却看着他疑惑问:「纷争是谁?」,韦德心中一沈,未料纷争却笑着说出自己新身分的名字(就是假名+冠夫姓威尔逊XD),并且说自己是韦德威尔逊的配偶,温馨完美大结局。

 

【脑洞完】

 

 

 

备注:

◎共用安全屋:出自《死侍再次屠杀漫威宇宙》,一个与正史世界状况相近的平行时空,内森说他跟韦德有许多共用安全屋,需要时可以使用。

◎他用的词汇是『待』(stay),不是『住』(live):在英语环境下这两者的差别能作为分析一个人是否把该处当「家」的想法,如果是前者『待』(stay)则表示他只是暂时待在这,并未产生长久留下来的想法。后者『住』(live)则把该处当「家」,不管离多远或离开多久都有回来的可能。

◎骇客伙伴:指在背后替英雄人物事先找出房间位置、建筑物平面图,然后利用通讯设备指示并达到目标的「幕后人员」,漫画中前期黄鼠狼威瑟会担任贱贱的「骇客伙伴」,后期单干多;惩罚者也有两代比较经典的骇客伙伴,如麦可洛跟亨利(这两个的工作简直是「骇客伙伴」的经典),后期也是单干。

◎从惩罚者那里调:梗出《死侍vs惩罚者》,漫画中罚叔有一大袋贱贱面罩。

◎素股:即股交,非插入式性行为之一,男性将阴茎放置在他伴侣的大腿内侧之间,彼此胯部进行推移以磨蹭。

◎毕亚瑟:1922年5月13日-2009年4月25日(癌症去世),漫画中贱贱最喜欢的偶像明星,《黄金女郎》的主演之一,该剧也是贱贱最喜欢的剧,漫画中多次提起,甚至在人生重要人物列表中毕亚瑟也常出现在其中,我在找资料的时候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关于毕亚瑟的维基资料里头特别提出「亚瑟长期为妇女,老人,以及犹太人和LGBT社区民权进行倡导,她的慈善工作和个人的坦率直言使她成为同志偶像。」由于贱贱喜欢这位女明星在《锁链与死侍》时期就很明显,有没有暗示什么就自行判断吧。(保留态度)

◎BFF:Best Friend Forever,意思是永远的好朋友。

◎百老汇音乐剧梗:梗出《锁链与死侍》他们俩似乎会讨论百老汇音乐剧,而且阿内第一次被贱贱救活的时候,贱贱曾高呼:「内特!!我现在真是太想和你去百老汇看音乐剧了!」

◎内森不是这种人:后面那段引用《锁链与死侍》贱贱对阿内的评价,原句是:「不,听着,我了解内特,这点小事不会伤到他的,他能重拾信心。他不需要别人告诉他他做的是对的,因为他知道。他像石头一样坚韧,我告诉你。谁关心她(多米诺)怎么想?对吧…?」结果阿内哭了(靠)

◎罗宾对蝙蝠侠:借用电影《死侍》第一集的吐槽梗。

◎毕竟一千年后的未来有这件事的先例:漫画《弥赛亚之战》中,贱贱活到未来一千年,被纷争雇用,纷争与他精神连结,可以在贱贱保有自我意识的状态下远距侦测贱贱的想法跟讯息。